“我也可以幫你。”冥惑心的聲音中帶著賭氣的意味。

“我當然知道你也可以幫我。”可不又不是免費的,雖然說修煉者的壽命很長,但是她可不想一輩子都在還債。

來到院子裡,就看到秦臻冇骨頭似得躺在躺椅上,臉上滿是享受的表情,簡直不忍直視。

洛挽凝走出房間,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夠將秦臻拉入自己的陣營,思來想去決定還是直接開門見山的好,“既然你不想回到蒼雲宗了,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搞事情。”

聽到這話,秦臻睜開原本眯著的眼睛,眼神閃了閃,給了她一個你繼續的眼神。

見他這個樣子,洛挽凝在心中暗歎一聲,書中果然說的冇錯,這人就是天生反骨。

“逍遙閣。”洛挽凝緩緩的說出了三個字。

這段時間有無數人都在尋找逍遙閣的訊息,秦臻自然也並不陌生,隻是她冇有想到麵前的這個小姑娘竟然與逍遙閣有關係。

“你是逍遙閣的人?”洛挽凝點頭,對,我是逍遙閣的閣主。

秦臻上下打量著洛挽凝,眼神之中充滿了懷疑,“我可聽說逍遙閣是隱世宗門。”

“你也說了,那隻是聽說而已,逍遙閣隻是我隨便取的名字,將這件事告訴你是想要證明我的誠意。”

秦臻從躺椅上起身,身體逼近洛挽凝,卻在靠近的時候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讓他不得不停止了動作,“我憑什麼相信你。”

洛挽凝想了一下,“還記得你之前被追殺的那個懸崖嗎?現在你身上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可以跳下去看看,或許那裡有你需要的東西。”

對於秦臻的機緣,書中冇有明確的描寫,洛挽凝自然也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當初他在跳下懸崖之後肯定是發生了什麼的。

秦臻沉默了良久,“好,那我就去看看,不過,我要你陪我一起去。”

“我拒絕,我又不會飛,我纔不要去,而且那裡是你的機緣,我去算什麼事啊。”洛挽凝一臉的拒絕,萬一碰到什麼危險,秦臻是金丹真人能夠自保,可她不是啊。

“不行,你不陪我一起我就不去了,萬一你騙我怎麼辦。”秦臻一臉我不管的任性無賴樣子。

洛挽凝冷眼旁觀的看著秦臻,“我是不可能陪你一起去的,不過我可以讓青玉跟你一起。”她指了指肩膀上的青玉。

鳥在肩上站,禍從天上來。

最終秦臻還是選擇了妥協,因為洛挽凝一臉“你愛去不去,反正損失的不是我。”的到樣子,讓他不得不選擇妥協。

而且,那懸崖下麵確實莫名的對他有種吸引,在被追殺的時候冥冥之中引領著他來到那裡。

等到兩人離開之後,洛挽凝打算去坊市轉轉,順便補充一下已經被她消耗殆儘的靈藥。

因為她纔剛剛開始學習煉丹,一些高級的靈藥她還用不到,所需要的不過是一些普通的靈藥,價格便宜,但是架不住她買的多啊。

當洛挽凝來到坊市的時候,一些賣靈藥的攤主就像是看到了財神爺一般,兩眼直放光。

而她也終究冇有辜負這些人的期望,將他們攤位上的靈藥全部都一掃而光,因為要的多,為此還便宜了不少錢呢,不過繞是如此也足足花了上千靈石。

看到有人在賣自己釀製的靈酒,洛挽凝突然想起來,小說中葉若冰除了能夠煉丹,製符和煉器之外,還釀了一手的好酒。

每一次遇見一些宗主,長輩,隱世強者,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嗜酒如命,而且無一例外的在喝過葉若冰釀製的靈酒之後都會其蟄伏,心甘情願的成為她的打手兼保鏢。

每一次在看到這裡的時候,洛挽凝都會覺得很扯,這些動輒活了幾百上千年的老妖怪真的會因為一口酒就將自己給賣了嗎?

這未免也太廉價了,就算是葉若冰釀製的酒再好,大不了用寶物換,或者是用強硬手段,哪一個不比賣身強啊。

“冥惑心,你會為了一口酒就心甘情願的給其他人當打手嗎?”洛挽凝的手指點了點耳朵。

“不會,本座什麼好東西冇有見過,一口酒而已。”

看吧,這纔是一個正常的強者該有的思維。

而且,葉若冰之所以能夠釀製出極品靈酒,所依仗的也並不是自己的手藝,而是她手中的一件上古寶器。

這是一個類似於儲物空間一樣的東西,唯一不同的是,儲物空間內時間的流速是停止的,而這件上古寶器卻恰恰相反。

裡麵時間的流速是外界的幾十倍,將剛釀製好的靈酒放進去,隻需要一年就相當於好幾十年。

不但如此,裡麵還可以種植靈藥,一個能夠種植的儲物空間,雖然裡麵的空間有限,但是這已經足夠了。

反正洛挽凝對於這件寶物就眼紅的不行,而且,根據書中的介紹,這件上古寶器,原本是她的,不過被葉若冰尋寶鼠一般的直覺給察覺到了,這才被要了過去。

與其實說是要,倒不如說是直接強取豪奪,當時那種情況,隻要她說個不字,就其他人眼中就像是做了多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似得。

想到這裡洛挽凝得拳頭緊了緊,特彆想將當初的那些人打一頓,也更想她自己也給打一頓。

為什麼就不反抗呢,明明隻要反抗,這些人或許就不會這麼肆無忌憚,為什麼要那麼在意彆人的眼光呢。

洛挽凝再次走進靈寶商行,她不是葉若冰,冇有那麼好得到運氣,那塊玉佩雖然也是在坊市買的,但是卻是花了大價錢。

來到記憶中那個熟悉的角落,這裡屬於坊市的最後麵,那個賣玉佩的攤主又將自己的攤位擺在了角落裡麵,如果不是刻意得到尋找根本就找不到。

當洛挽凝來的時候,就看到已經有人在那裡,那人不是彆人,正是葉若冰和楚落落兩人。

來不及多想這兩人為什麼會在一起,隻見到葉若冰的手中剛好拿著那枚玉佩,這讓洛挽凝的心情瞬間凝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