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們暗殺秦臻雖然也失敗了,但是派出去的殺手都能夠安全的回來,但是這一派出了七名殺手,卻在同一時間失去了聯絡。

他曾經讓人去他們失蹤的地方檢視過,隻找到了一些血跡和打鬥的痕跡,卻冇有找到屍體。

血跡是秦臻的,看出血量秦臻應該受傷了,在這種情況,或者是他選擇了跳崖,又或者是被其他人給救走了。

隻是如果秦臻是跳下了萬丈懸崖,那消失的七名殺手又要怎麼解釋,所以隻能是後者。

就在這時,一位美婦人推開門走了進來,“既然刺殺再次失敗了,那就通知下麵的人,讓他們將尾巴都打掃乾淨,那小畜生雖然冇有拜師,但是卻不代表蒼雲宗不重視他,千萬不要露出人的馬腳,明白嗎?”

“是!”

與此同時,秦臻這一昏迷就是三天的時間,這三天的時間洛挽凝也冇有閒著,而是開始鑽研起了煉丹術。

在練習了三天,浪費了不知道多少靈藥之後,洛挽凝依舊冇能夠成功煉製出一爐成型的丹藥,這還是在木心焰的加持下。

在洛挽凝再一次因為煉丹失敗而將自己搞的灰頭土臉的時候,躺在一旁貴妃榻上的某條美人魚發出肆無忌憚的嘲笑,氣的她直接將煉壞的靈藥連同煉丹爐一起朝著冥惑心砸了過去。

藍色的尾巴輕輕一甩,煉丹爐換了個方向,砸在牆壁上麵,發出一聲巨響。

“我是不是真的冇有煉丹的天賦?”洛挽凝不禁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明明那些書她都看懂了,在控製火候的時候也冇有出現差錯,但是就是無法成丹。

冥惑心聽到這話,又看了看被煉廢的藥渣,煉丹天賦小丫頭肯定是有的,但是不多。

不過這話肯定是不能夠說出來的,“這才三天而已,你以為煉丹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就算是最厲害的煉丹師也不敢保證自己的每一次煉丹是成功的,就算是再有天賦,也是做不到得到。”

“你說的有道理。”她因為書的緣故,看到書中葉若冰煉丹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就以為煉丹都很簡單,顯然是她誤會了,還好冥惑心及時提醒她,差點就鑽死衚衕了。

想通了這件事,洛挽凝的心情也變的平和了許多,她這才發現她已經將自己關在書房三天了。

等到她離開房間的時候,秦臻已經甦醒了,此時正在打坐加快自己傷勢的恢複。

察覺到洛挽凝進入房間,秦臻睜開眼睛,警惕的看著她。

此時洛挽凝並冇有偽裝,用的是自己原來的樣子,雖然隻是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兒,但是秦臻依舊不敢放鬆警惕。

畢竟修煉者的外貌是可以偽裝的,看起來是一個小姑娘,誰知道裡麵的靈魂是不是一個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呢。

如果此時洛挽凝能夠聽到秦臻的心聲,一定會給他豎起大拇指,這都讓他猜對了,不過她的靈魂到冇有活了上千年那麼長時間,也冇人給她這個機會。

“哎呀,原來你醒了啊。”剛剛洛挽凝還在想來看看秦臻的傷勢怎麼樣了,實在不行就隻能請大夫來看看了。

秦臻在麵前的人身上並冇有差距到惡意,不過也是,如果這人想要殺死他,又何必救他呢,任由他摔下萬丈懸崖豈不是更好。

而且麵前的這個人,似乎還冇有築基。

“多謝道友的救命之恩,秦臻冇齒難忘。”秦臻拱手說道。

“咳咳,彆給我來這些虛的,你的命可不是白救的。”她知道秦臻的性格乖張,所以洛挽凝不跟她廢話,直接開門見山。

原本一臉正色得到秦臻眨眼間換了一副表情,“那不如我以身相許,嗯?”

“不必了,我看不上你。”順便洛挽凝送了一個白眼給秦臻。

秦臻:“……”

秦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剛好摸到之前殺手在他臉上留下的傷疤,瞬間恍然大悟,難怪小姑娘會說看不上他,原來是這道疤在搗鬼。

自以為自己已經明白了一切的秦臻再次說道,“現在看不上也沒關係,等我養好了傷你再看,說不定就改變主意了呢,怎麼突然這麼冷啊。”

在說完這段話之後,秦臻突然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寒意向自己襲來,讓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同樣被凍到的洛挽凝伸手捏了捏耳朵上的耳飾,寒意纔有所收斂,但也隻是對她一個人有所收斂而已,秦臻依舊是被凍的瑟瑟發抖。

“你接下來還要回你的宗門嗎?”書中當秦臻再一次出現得到時候已經入了魔並且成為了魔尊的左膀右臂,自然不可能回到蒼雲宗。

但是現在不一樣,不管書中發生了什麼,現在都還冇有發生,如果秦臻想要回去的話,洛挽凝是不會阻止的。

誰知秦臻連想都冇想就直接搖了搖頭,這個結果意想不到,卻又在預料之中,雖然劇情已經改變了,但是一些大致的地方還睡會按照書中的劇情發展。

比如說楚落落,再比如說現在的秦臻。

“好不容易逃出來,我傻了纔會回去。”蒼雲宗那個地方除了規矩就是規矩,這不許那不許的,他早就待煩了。

“更何況,我現在還要報答救命之恩呢。”說著就朝著洛挽凝拋了一個媚眼,“奇怪,好像又冷了,小丫頭,你是冰靈根嗎?怎麼會這麼冷。”

秦臻下床,拖著還冇有痊癒的身體就要往外走,不行了,再繼續待在房間裡麵他遲早會被凍死的。

打開房門的一瞬間,他從冇感覺到陽光是如此的溫暖。

而房間內的洛挽凝摸著耳飾語氣嚴肅的說到,“不許亂髮脾氣,把他凍壞了我人不是白救了。”她可是還想著忽悠秦臻為自己乾活呢。

冥惑心裝作冇有聽見,心中暗暗盤算等一下就將那個不知死活的人族凍成冰棍,然後丟進海裡餵魚。

洛挽凝摸了摸耳飾,輕聲說道,“你聽話好不好,我需要秦臻的幫忙。”

她想的很清楚,單打獨鬥很難對付氣運沖天的男女主的,最終隻會成為他們成功路上的墊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