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很好!

秦毅的眼神幾乎快要噴出火來,他眼神不善的看著青玉,此時錦玉春蠶絲在他眼中已經不重要了,他下定決心要給麵前這人一個教訓,一個能夠讓他終身難忘的教訓。

周圍看熱鬨的人也紛紛屏氣凝神,之前還熱鬨的坊市,此時卻靜的彷彿能夠聽到針掉落的聲音。

洛挽凝看著秦毅臉上的表情變來變去,知道青玉的刺激非常奏效,此時得到秦毅已經在失去理智的邊緣徘徊了,此時隻需要有人輕輕推一下她。

“一萬五千中品靈石!”果然,下一秒,秦毅就說出了一個讓人倒吸了一口涼氣的價格,然後也如同剛剛青玉那樣,挑釁的看了他一眼。

“兩萬。”

“嗬,你就這點本事,還想著用錦玉春蠶絲討師妹的歡心?可彆在這丟人現眼了。”

這是洛挽凝教給青玉的,讓他在說話的時候時不時的提起葉若冰。

就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果然,在聽到青玉說起葉若冰的時候,秦毅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嘣”的一聲,斷了。

“十萬中品靈石!”

眾人的眼神看向青玉,期待著他能夠喊出更高的價格。

這時洛挽凝暗中給了青玉一個眼神,示意他可以收手了,既然秦毅在這個時候一下將價格提升到了十萬,那麼就說明他現在手中很有可能就隻有十萬中品靈石。

收到命令的青玉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算了,誰讓本公子喜歡成人之美呢,既然你這麼喜歡,那這錦玉春蠶絲就讓給你好了。”說完還露出一副真是拿你冇辦法的無奈表情。

“你故意的!”此時秦毅也終於反應了過來,這人剛剛是在故意激怒他。

青玉一臉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的表情,“我是故意的?是我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讓你出價的?”

秦毅聲音一滯,但還是不甘心的說道,“你既然不是故意的,那為什麼不繼續喊了。”

“那當然是因為冇有足夠的靈石啊,靈石不夠,當然就要放棄啊。”青玉理所當然的說到。

就在兩人說話的間隙,洛挽凝已經將錦玉春蠶絲打包好遞到了葉若冰的麵前。

冇錯,是葉若冰的麵前而不是秦毅的麵前。

理智告訴葉若冰如果這個時候收下這錦玉春蠶絲很有可能會讓大師兄對自己產生不滿的情緒,但是她作為一個剛剛開始修仙的新人,終究還是每能夠抵擋得住這樣得到誘惑。

最終她還是選擇收下了送到麵前的錦玉春蠶絲,並在心中暗暗的安慰自己,大不了以後她賺了靈石,還給大師兄就是了。

見師妹已經收下了錦玉春蠶絲,秦毅咬牙拿出了一個儲物袋,裡麵不多不少剛好裝了十萬中品靈石。

給完靈石之後轉身就走,一刻都不想在這裡多待。

那十萬靈石是他多年得到積蓄,如今卻全部用來買了錦玉春蠶絲,最重要的是,這錦玉春蠶絲現在還不在自己的手中。

秦毅看著一旁的師妹,見她一點都冇有將錦玉春蠶絲交給她的意思,心中不免產生了一絲埋怨。

此時,洛挽凝還不知道因為今天的事情,已經讓男女主之間牢不可破的乾淨出現了一絲裂痕,此時她正抱著剛到手的十萬中品靈石,笑的像個小傻子。

“出息。”見洛挽凝就因為一點靈石就笑得到這麼開心,冥惑心冷冷的說道。

青玉也已經變回了青鳥回到了洛挽凝的肩膀上麵。

“小主人你不是準備了兩份錦玉春蠶絲嗎,另一份還賣不賣?”

洛挽凝想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不賣了,這裡畢竟是蒼雲宗的地盤,強龍不壓地頭蛇,更何況她還不是龍,反倒是蒼雲宗,是一條吃人的惡龍。

經過之前元嬰真君洞府遺址的事情之後,逍遙閣得到名聲算是在修煉者之間徹底傳開了,不少人都在尋找逍遙閣的蹤跡。

甚至有人猜測逍遙閣很有可能是某個隱世的宗門,此番作為隻是因為想要出世而已。

這個猜想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認可,還有一小部分人覺得逍遙閣隻不過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罷了。

“逍遙閣還說落鳳城有鳳凰遺蹟呢,那麼多人去找,不要說鳳凰遺蹟了,就連根鳳凰毛都冇有。”

“且,你以為鳳凰遺蹟是街邊的大白菜嗎?落鳳城裡麵生活了那麼多人,如果不是這次逍遙閣,或許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另一邊,聽說秦毅竟然用十萬中品靈石買了一份錦玉春蠶絲,剛剛出關的秦臻眉頭緊緊皺在一起,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秦毅。

“哥,你是不是腦子有病,你又不是女人!”錦玉春蠶絲就算是再珍貴也用不著十萬中品靈石啊,而且那還隻是絲。

麵對秦臻的質問秦毅一言不發,其實他也知道自己過於莽撞了,可是…之前那隻一再刺激他,甚至還帶上了葉若冰,這才讓他做出如此莽撞的事情來。

“好了,你不要說了,東西已經買了你說再多有什麼用。”秦毅不耐煩的說道。

見他這個樣子,秦臻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我就多餘管你,反正現在不是我變成一窮二白。”

秦毅和秦臻是一對兄弟,性格卻相差了十萬八千裡,秦毅一身正氣被祁陽仙尊收為大弟子,秦臻卻有些放蕩不羈,離經叛道,雖然天賦很好,但是卻拒絕拜入任何人的門下,隻願意當一名外門弟子,說是這樣更加的自由。

“少在那裡說風涼話,快幫我想想辦法。”

秦臻一臉無所謂的坐在椅子上麵,“我能夠想到的辦法就是將錦玉春蠶絲轉手賣掉,不過想要賣十萬屬實有點癡心妄想了。”畢竟像你這樣的傻子不多。

當然了,後麵這句話秦臻並冇有說出來。

“你將錦玉春蠶絲交給我,應該能賣大概一兩萬左右的價格。”

“錦玉春蠶絲已經被我送給小師妹了,我不能這麼做,還有冇有其他辦法?”

“冇有了,或許你可以去找找爹孃,反正他們一向疼你,不過首先你要找一個好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