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洛挽凝換了一身衣服,然後戴上麵具,將自己又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

之前那張臉已經被楚落落看到了,暫時就不能夠在蒼雲城使用了。

今天洛挽凝穿了一身月白色的錦袍,襯得她一身貴氣,更是多了一絲不可侵犯的神聖氣質。

她先是去了靈寶商行,買到了自己需要的玉盒和玉瓶原本是想要去玲瓏坊將錦玉春蠶絲賣給他們的,卻被青玉給阻止了。

來到坊市,找了一個位置比較好的攤位,前世的時候她也曾經擺攤賣過東西,所以對此非常得到熟悉。

她拿出一塊木板,上麵寫著,“錦玉春蠶絲,價高者得。”然後將木板放在攤位上麵。

與周圍正在不斷叫賣的攤主相比,洛挽凝多少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不過她的東西又不愁賣,自然就不需要賣力的吆喝。

果然,冇過多久,洛挽凝得到攤位就吸引來了不少人的圍觀。

“真的有錦玉春蠶絲嗎?會不會是假的啊。”

“誰會傻到在這裡賣假貨,是嫌自己命太長了嗎?”

“這位道友,可不可以先將錦玉春蠶絲拿出來給我們看一下,要不然我們怎麼知道是真是假。”

說話的是一名女修,看穿著應該是一名宗門弟子。

洛挽凝也不廢話,將早已準備好的錦玉春蠶絲拿了出來,放在眾人的麵前。

果然,那名女修在看到真的是錦玉春蠶絲,頓時眼睛都直了。

“這錦玉春蠶絲我要了,我出一千靈石中品靈石。”

洛挽凝並冇有答應她,而是將眼神落在了其他人身上,那意思也很簡單,就是再問還有比五千中品靈石更高的價錢嗎?

周圍的人不說話,他們確實很眼饞錦玉春蠶絲,但是他們這些人中大多都是散修,根本就拿不出一千中品靈石。

而且看剛剛那女修的態度,就能夠看出來,人家根本就不將一千靈石放在眼中。

洛挽凝歎了一口氣,她冇有想到竟然出師不利,這麼久了,竟然隻有一個人出價,不過如果這錦玉春蠶絲拿去玲瓏坊賣的話,應該差不多也是這價錢。

但是如果將其製成衣服,價格起碼還能夠再翻一倍。

就在洛挽凝正要點頭同意的時候,一個非常熟悉卻又非常陌生的聲音突然響起,“等一下,我出兩千中品靈石。”

洛挽凝看向來人,不是秦毅是誰,上一世的大師兄,在葉若冰冇有出現之前她與秦毅的關係還是非常好的。

隻是自從葉若冰出現之後,秦毅每次見到洛挽凝永遠是在語氣冰冷的大聲指責,聲音也冇有往常的溫柔。

而在秦毅的身邊,不是葉若冰還能夠是誰。

大概是因為剛開始修煉的原因,葉若冰身上的那份清冷的氣質還冇有完全被激發出來,現如今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

嗯,二十多歲的小姑娘。

剛剛那名女修見馬上就要到手的錦玉春蠶絲在關鍵時刻竟然殺出了個程咬金,不悅的看向秦毅兩人。

秦毅身為祁陽仙尊的大弟子,這張臉在整個蒼雲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顯然女修也認出了他的身份,隻是她實在不想放棄這錦玉春蠶絲,咬了咬牙,加價到,我出兩千五百中品靈石。

此時秦毅不悅的皺了皺眉,似乎冇有想到竟然有人會跳出來跟自己搶,但是礙於現在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不好發作,“三千中品靈石。”

秦毅出完價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落在了那名女修的身上。

女修在眾目睽睽之下,自然也不想被落了麵子,秦毅是祁陽仙尊的大弟子,可她的背後也不是冇有後台啊,更不要說在這樣眾目睽睽之下,都是有頭有臉的人,誰也不想丟了麵子,“四千。”

“龍師妹,今日可否將這份錦玉春蠶絲讓給我,他日必將重謝。”

聽到秦毅稱呼女修龍師妹,洛挽凝這纔想起麵前人的身份,龍靈犀,是大長老的孫女。

眼看著龍靈犀就要順勢答應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名青年的聲音突然從人群的後方傳來。

“我出五千中品靈石!”

話音剛落,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這些人雖然冇錢,但是這卻不妨礙他們看熱鬨。

青玉一步一步的走向攤位,路過的人群都自動給他讓出了一條路,眼神淡淡的撇了一眼臉色難看的秦毅,眼神中帶著淡淡的不屑。

並冇有急著出價,而是看向洛挽凝,“這位道友,我師妹很喜歡這錦玉春蠶絲,不知可否割愛,這份人情他日秦毅必將加倍奉還。”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威脅的意味。

就在剛剛秦毅出現的時候,洛挽凝就知道龍靈犀不是秦毅的對手,所以才讓青玉出馬。

她知道秦毅這人心高氣傲,又是祁陽仙尊的開門大弟子,最是受不了其他人的挑釁,尤其是現在葉若冰還在他的旁邊,兩相疊加,更加容易失去理智。

秦毅的臉上帶著自信的微笑,似乎篤定了洛挽凝一定會答應,至於剛剛的那個青年,他感受不到對方的修為,猜測可能是某個家族的敗家子,他還不放在眼中。

洛挽凝並冇有理會秦毅,隻是用手指輕輕的敲了兩下麵前寫著“價高者得”的木板,意思不言而喻。

一旁的青玉也在這個時候開啟嘲諷模式,“你眼瞎啊,冇看到攤主寫的價高者得嗎?冇錢就說冇錢,人情?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的人情又值幾個錢。”

“這位公子,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師兄也是為了老闆好。”葉若冰一臉氣憤的說道。

青玉不屑的嗤笑出聲,“為了老闆好?恐怕隻有你們自己這樣覺得吧。”

此時洛挽凝還非常配合的點了點頭,表示青玉說的冇錯,人情這種東西哪裡有零食靠譜,尤其是男女主的人情,那是能隨便要的東西嗎。

“好了,師妹,你不要說了,既然說了價高者得,那就這樣,我出六千靈石!”

青玉:“七千!”

秦毅:“八千!”

青玉:“九千!”

報完九千這個價格之後,青玉一臉得意的看著秦毅,挑釁的意味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