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挽凝之所以知道這裡有一道暗門,這還要多虧了上一世。

上一世她被困在這裡許久,無意之間才發現了這道暗門,與之前那些人拿走的東西相比,這裡麵的纔是真正的好東西。

進入暗門之後,看著裡麵琳琅滿目的寶物,楚落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你是逍遙閣的人?”

楚落落並不傻,這個有關於元嬰真君洞府得到遺址就是逍遙閣的人泄露出來的,除了逍遙閣的人,又有誰會對這個遺址內部得到機關如此清楚。

洛挽凝輕“嗯”了一聲,算是承認了她的話。

雖然洛挽凝的目的一開始隻是煉丹爐,但是她可不想讓彆人以為自己是地主家的傻兒子,所以她毫不客氣得到收走了三分之二。

如果不是有洛挽凝在,楚落落就連這三分之一都得不到,更何況到目前為止一點忙都冇有幫,這三分之一都算是她白撿的。

所以即便是不滿,楚落落也冇有說什麼,而且她的修為不如洛挽凝,就算是不滿也隻能忍著。

元嬰修士收藏的寶物,就算是隻有三分之一,那數量也是非常驚人的,楚落落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跟師兄妹炫耀,一想到葉若冰露出羨慕嫉妒的眼神,就連心情也變好了幾分。

這時洛挽凝卻給她潑了一盆冷水。

“如果你想要守住這些東西,最好不要告訴任何人,不然的話,就是給他人做嫁衣裳。”這可是她的經驗之談,隻是有些話不能夠明說。

“財不外漏知道嗎,越是富有的人,越是會低調。”

楚落落不傻,立刻就明白了洛挽凝的意思。

“對了,我還冇有問你,你與葉若冰之間到底是什麼仇?”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的那種。

“總之你想要對付葉若冰,就不要想著和她硬碰硬,相信你應該已經知道這一點了。”

洛挽凝言儘於此,能明白多少,那就要看楚落落的悟性了。

兩人分開後不久,又有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現在山洞前。

“大哥,你說的是真的嗎?這山洞裡麵還藏著其他東西?”

“那還有假,一般像元嬰期得道修士,洞府裡麵的東西怎麼可能隻有這麼一點,一定是被藏在了其他地方,咱們動作快點,可不要被人捷足先登了!”

另一邊,回到住處的洛挽凝整理了一下自己這次的收穫。

那名元嬰修士生前可能是一名煉丹師,就光煉丹爐就收藏了七八個,洛挽凝全部都收入了囊中,留下一個,其餘的還能夠拿去賣錢,這也算是一筆格外的收入

就在她想著到底要留下哪一個的時候,青玉落在其中一個通體黝黑的煉丹爐上麵。

“小主人,選這一個。”

洛挽凝看著那個煉丹爐,體型隻有其他幾個煉丹爐的一半,看起來也更加的厚重,結實,一看就是耐造的。

她將這個煉丹爐放在一邊,其餘的則是收進另一個儲物袋中準備找個時間拿去賣掉。

除了這些煉丹爐之外,還有法器,靈藥,這些東西她前世都見過,所以並不稀奇。

“這是什麼東西?”

洛挽凝將一段通體黝黑的竹子,大概有三四尺長,她不記得上輩子有這樣一件東西啊?

轉念一想,或許是這東西長的太過普通了,她給忽略了也說不定。

將斷竹拿在手中,越看越像是剛剛從火堆裡麵拿出來的,乾巴巴,醜不拉幾的。

秉承著不會就問的原則,洛挽凝將冥惑心給喊了出來。

起床氣滿滿的冥惑心再將斷竹拿在手中端詳了片刻之後,說了一句,“這是墨竹,不過這墨竹嬌貴,不過儲存不當,已經不能用了。”

一席話讓洛挽凝的心情如同坐過山車一般。

墨竹算是上古奇珍,通體黝黑如墨玉,水火不侵,堅韌異常,如今在千雲大陸早就已經絕跡了。

見洛挽凝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冥惑心輕咳了一聲,“這段時間本座比較忙,冇事不要叫我。”

“知道了。”

洛挽凝冇有注意到,冥惑心在離開的時候,將那截墨竹也一起帶走了。

“算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想開之後,洛挽凝也不再繼續糾結墨竹的事情,自然也就冇有發現,墨竹已經被某條魚給順手牽羊拿走了。

將剩下的東西整理好,以後能用到的就留下,其餘的全部都像剛剛的煉丹爐一樣裝進儲物袋中,等離開蒼雲城就拿去賣掉。

至於為什麼不在蒼雲城賣,那自然是因為葉若冰在這裡。

就她那個奇怪的體質,一個普通得到簪子到她手裡都能變成一個能儲物能種植的芥子空間,誰知道這些東西萬一落在她的手裡會變成什麼樣啊。

她運氣好愛撿漏洛挽凝管不著,但是她不能夠接受這個漏是從她手中流出去的。

將所有東西都整理完畢後,明天還要去靈寶商行去買一些用來裝靈藥的玉盒以及一些用來裝丹藥的玉瓶。

一些比較珍貴的靈藥,需要用玉盒來儲存,丹藥也是如此,玉瓶能夠保護丹藥的藥效不會隨著時間而流失,也因此,一些幾百上千年前煉製的丹藥,一直到現在還能夠使用。

一想到明天又是大把大把的靈石撒出去,心臟又是一陣抽痛,不行,她必須要想辦法賺錢了,總不能這樣一直坐吃山空啊。

“小主人,你不是在小秘境中獲得了很多錦玉春蠶的蠶絲嗎。”

在青玉的提醒下,洛挽凝終於想起了還有錦玉春蠶絲這件事了,之前是想要拿來給自己做幾件衣服的,不過現在她已經有了更好的,這錦玉春蠶絲自然也就不需要了。

當初她可是收了足足兩座小山那麼高的錦玉春蠶絲,這要是都賣了換成靈石,那可不止一座靈石山。

不過洛挽凝卻並不打算將所有的錦玉春蠶絲都賣掉,畢竟,物以稀為貴,一下子出現大量的錦玉春蠶絲,一定會影響到錦玉春蠶絲的價格。

“這些,應該足夠製作兩身衣服了。”洛挽凝從那一堆錦玉春蠶絲中拿出了一小部分,準備明天拿去賣了,回籠一下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