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青玉馴服了冰血焰這件事洛挽凝還是非常開心的,雖然不是她自己馴服的,但是畢竟青玉是她的人偶,四捨五入,這冰血焰就相當於是她的了。

這簡直就是意外之喜。

順便一說,昨天晚上洛挽凝也冇有閒著,她用了一晚上的時間,將記憶中出現過的丹藥丹方全部都默寫了下來,又是滿滿得到一本。

如果這裡麵的內容被其他煉丹師知道了,又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畢竟這裡麵的丹方有一半左右是已經失傳了啊,而且還是經過改進的,其價值根本無法估量。

隻是這些丹方她暫時還用不到,想要學習煉丹,她需要從頭開始,不能夠一蹴而就,除了異火之外,她還需要一個煉丹爐。

就在她出門準備去買一個煉丹爐的時候,突然想起,她上一世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她曾經無意間發現了一個元嬰修士的洞府。

在這名元嬰修士的洞府之中就有佈置一個煉丹爐。

洛挽凝心念一動,或許她可以去那裡碰碰運氣,畢竟她手裡得到靈石已經不多了,能省一點是一點,而且元嬰修士的收藏還是十分令人心動的。

不過畢竟是元嬰修士的洞府,裡麵自然是處處充滿了殺機,上一世的時候她是因為學會了木偶術,靠著木偶才勉強進入,這一次她可不打算這麼做了。

而且她也冇有忘記現如今楚落落已經頂替了她的位置,不過以楚落落的實力,就算是進去估計也是送死。

想到這裡,洛挽凝的心中有了主意,她在青玉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冇一會兒的功夫,青玉飛走又飛了回來,“小主人,訊息已經散播出去了。”

她剛剛讓青玉利用木偶以逍遙閣的身份散播了一則千年前元嬰真君洞府遺址得到訊息,還附帶了相應的地圖。

這個訊息在蒼雲城引起了一陣轟動,落鳳城的事情早已經傳到了蒼雲城,據說有關於鳳凰的訊息就是從逍遙閣傳出來的,而且最近禦獸宗也在尋找逍遙閣的訊息。

所以在這個訊息傳出的時候,還是有很多人選擇了相信,尤其是那些散修,向來都是秉承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原則。

一時之間,蒼雲城的符籙,丹藥,陣盤都被采購一空,畢竟是元嬰真君得到洞府,裡麵必然是危險重重的。

與此同時,楚落落自然也聽到的這個訊息,雖然隻是傳言,但是直覺告訴她,這個訊息很有可能是真的。

原本她是想要去找秦毅一起去的,可是一想到他之前還冤枉自己,楚落落立刻就放棄了這個想法,準備好符籙丹藥以及法器之後,就離開了蒼雲宗。

等到她來到傳言中所說的位置的時候,發現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一個煉氣期十層的小娃娃在這些人眼中自然是不算什麼,但是誰讓楚落落有一個好師尊了,看在祁陽仙尊的麵子上,這些人也不敢對她暗中下手。

殺死一個小女娃事小,得罪了祁陽仙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而混在人群中的洛挽凝自然也注意到了楚落落的身影,不知想到了什麼,她並冇有選擇對她視而不見,反而是故意往他的身旁靠了靠。

上一世楚落落雖然與她不對付,卻並冇有對她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正所謂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洛挽凝現在最大的敵人依舊是葉若冰,這一點是不會變得。

所以如果楚落落早早的被葉若冰解決,這對於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而且,說到底,楚落落是楚叔叔唯一的女兒。

不過洛挽凝也冇有選擇這個時候上前去搭訕。

冇過多久,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之下,陣法很快就被破開了,眾人迫不及待的進入洞府。

“太好了,冇想到逍遙閣的訊息竟然是真的多。”

隻是冇走幾步,眾人再次被一個幻陣給困住了。

上一世,洛挽凝在這裡被困了足足三天的時間才僥倖破了陣,而這一次,有這麼多人,其中不乏精通陣法之人,眾人一起齊心協力,不過一刻鐘的時間,陣法再次被破開。

在陣法被破的一瞬間,眾人就一最快的速度進入洞府內,生怕慢了一點好東西就被其他人給搶先了。

楚落落也想要上前,隻是她的修為隻有練氣期,根本就不是其他人得到對手。

這些人或許不會主動對他出手,但是如果是誤傷,那就怪不得他們,這裡人這麼多,祁陽仙尊又能知道是誰乾的。

就在這時,洛挽凝突然出現一把拉住她,楚落落回頭正要嗬斥,洛挽凝率先說道,“你搶不過他們的,而且真正的好東西也不在那裡麵。”

楚落落驚訝的看著她,張嘴想要說話,卻再次被製止了。

等到兩人進入洞府的時候,裡麵的東西已經被刮分的差不多了。

她們兩人則是因為修為低,隻得到了一些不起眼的靈藥。

隨著眾人一起離開,一直到了晚上她們兩人這纔再次返回這裡。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幫我?”楚落落問出了困擾她一天的問題。

洛挽凝假裝思考了一下,這才說道,“我是誰不重要,你隻需要知道我們擁有共同的敵人。”

聽到“共同敵人”這四個字,楚落落的腦海中閃過一張張臉,“你是說葉若冰,你認識她?”至於洛挽凝,一個區區練氣五層,她還不放在眼中。

如果洛挽凝知道,自己因為修為低而被排除在外,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葉若冰被祁陽仙尊救回來之後就說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就連名字都是師尊給取的,用的還是祁陽仙尊的姓氏。

洛挽凝冇有否認,葉若冰的身份她確實知道,不過她也更知道以楚落落的性格,守不住這個秘密。

“有些事情就算你現在知道得到也冇用,還會給你帶來麻煩。”

楚落落還想要繼續追問,卻被洛挽凝給打斷了,隻見她的手在一旁的石壁上麵摸索了幾下,一道暗門緩緩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