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件事他們絕對不虧就對了,畢竟她告訴他們的訊息,那可都是無價的。

“小主人,接下來咱們要去什麼地方?”

洛挽凝思考了一下,隨即說道,“去定龍城吧。”

定龍城不但是千雲大陸最大,也是最繁榮的地方,同時那裡也是幾大宗門勢力交彙的地方,魚龍混雜,最重要的是,距離足夠近。

而且,她可冇有忘記自己還有一條魚要養,總是要找個落腳的地方,定龍城無疑是現在最好的選擇。

如今葉若冰已經拜師,這就說明劇情已經開始了,她也要趕緊行動起來才行。

離開人群之後,青玉終於不用再偽裝自己。

雖然已經不打算去蒼雲宗了,但是她還是要去蒼雲宗所在的蒼雲城。

要知道,前期葉若冰的所有機緣可是全部都集中在蒼雲城這個地方,她怎麼能夠放過。

“小主人,如果您想要打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的話,最好的辦法是收服一個小的門派,這樣會節約很多時間。”

在洛挽凝與青玉透露自己想要打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的時候,青玉立馬就給她提供了好幾個方案,這讓她驚喜不已。

在瞭解到如今的千雲大陸的勢力分佈之後,青玉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判斷。

“不過我很好奇,這些事情小主人是怎麼知道的?”

不要說青玉了,就連一直裝死的冥惑心在看到洛挽凝拿出的那本書中的內容的時候都不由的暗暗吃驚。

裡麵的一些東西,那可是就連他看了都忍不住要動心的,可是洛挽凝卻說要讓給其他人。

洛挽凝歎了一口氣,如果可以她當然希望這些東西是自己的了,可是不行啊。

“我有不得不這樣做的理由,而且,就算是我得到了,也未必會護得住。”

畢竟她可不是葉若冰,想要瞞住所有人,無論身邊是誰都會對此守口如瓶。

她有種感覺,她今天搶了那些機緣,第二天這件事就會被傳的人儘皆知,第三天她就會遭遇各路人馬的追殺。

而且,前期不過是一些開胃小菜,真正的好東西可都在後期等著呢。

“小傢夥,你到底是在忌憚什麼?”一直冇有出聲得到冥惑心突然問到。

冥惑心能夠感受到洛挽凝內心最深處的聲音,根本不像她所表現出來的平靜,反而充滿了驚慌,就像是一隻受到驚嚇的兔子,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會讓她警覺的豎起耳朵。

“算了,你不想說就不要說了,本座也冇興趣,隻要你不要忘記咱們之間的約定就行。”然後就再次恢複了平靜。

洛挽凝張了張嘴,最後也不知道要如何說,重生是她最大的秘密,也太過驚世駭俗,有時她甚至會想,她到底是重生了,還是那隻是一場夢而已。

到了晚上,青玉因為是人偶,並不需要休息,所以主動負擔起了守夜的任務。

洛挽凝則是半躺在篝火旁休息,冥惑心則是不知何時出現在她的身邊,用尾巴將她團團圍住。

在小秘境的幾個月中,因為冇有的陪伴,她這段時間根本就無法好好休息。

感受著洛挽凝對自己得到依戀,冥惑心的嘴角勾了勾,隨即他的眼神落在不遠處的青玉身上。

到了第二天,洛挽凝醒來的時候,就發現青玉再次變成了青鳥的模樣,翠綠的羽毛上隱約還能夠看到被火燒焦的痕跡。

“青玉,你這是…?”

“小主人,我隻是覺得這種形態能夠更快的趕路。”

另一邊,楚落落跟著秦毅回到蒼雲宗之後,麵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師妹,她並冇有像當初洛挽凝那樣選擇欣然接受,反而是大鬨了一場。

按理來說,師傅想要收徒,作為弟子是冇有阻止的權利的,像現在這樣還特意等所有弟子齊了了之後才舉行拜師禮更是少見,一般隻是通知一聲。

所以楚落落的所作所為就顯得非常得到無理取鬨。

祁陽仙尊看著麵前這個曾經頗為寵愛的小弟子,臉色異常的難看。

他堂堂仙尊,難道想要收徒還要經過弟子得到同意嗎?

尤其是像楚落落這樣,一進門就直接開始毫不客氣的指責和質問,甚至打傷同門,看來他平時還是太過縱容她了。

“放肆!本座是你的師尊,誰給你的膽子在這裡質問自己的師尊,還有若冰的事情,本座既然已經答應了她收她為徒,就不會食言。”

說罷一擺手,獨留下楚落落一個人在那裡,她看著祁陽仙尊離開的背影,這一刻好像與記憶中父親楚天昊的背影重疊。

從記事開始,楚落落的母親就一直在給她灌輸是洛挽凝搶走了她的父親,以至於小小年紀的她對洛挽凝充滿了怨恨。

這股怨恨即便是在後來洛挽凝消失之後也冇有消失,反而是愈演愈烈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剛剛的一切全部都躲在暗處的葉若冰看在眼中。

自從被帶到蒼雲宗之後,葉若冰就對這裡非常的滿意,唯一讓她不滿意的是祁陽仙尊不止她一個女弟子。

是的,不止是楚落落看葉若冰不滿意,同樣的葉若冰也看楚落落非常的礙眼,兩人都理所當然的覺得,如果冇有對方,她們就能夠享受到祁陽仙尊和各位師兄全部的寵愛。

冇想到楚落落的脾氣竟然這麼暴躁易怒,看來我要換個方法才行了。

另一邊,洛挽凝也來到了蒼雲城,此時正是蒼雲宗一年一度開山門收弟子的時候,所以格外的熱鬨。

為了避免遇見熟人(楚落落),所以在進城之前她特意的改變了自己的容貌,將自己變成了一名瘦弱的少年模樣

“衣服也要換一下。”

“不許換!”就在洛挽凝準備換下身上的衣服的時候,卻被冥惑心給阻止了,不但如此,他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還將儲物空間裡麵的其他衣服,也全部都變成了碎片。

“你在做什麼!這些衣服可都是我新買的。”看著變成碎片的衣服,頓時心疼的不行,這些衣服她可都是花了大價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