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剪世界樹,這件事從來冇有人做過,如今,冥惑心便要來做這第一人。

雖然隻是樹苗,但是到底還是世界樹,想要給它修剪樹枝,用普通的辦法肯定是不行的。

即便是洛挽凝使出全力,也隻不過是削掉了世界樹的幾片葉子,這件事還得是冥惑心自己來。

隻見他伸出鋒利的直接,唰唰唰的,三下五除二的便將世界樹的樹冠給修剪好了。

原本茂盛的樹冠瞬間便禿了好多,而且一點都不美觀,跟狗啃了死了。

如果此時世界樹樹苗會說話的話,肯定會跳起來指著冥惑心的鼻子罵。

就在冥惑心剪完之後,一道銀白色的身影突然從角落裡麵衝了出來,一口將下麵剛剛被修剪下來的世界樹葉子一口吞下。

洛挽凝看著浮空水母三兩下將世界樹的葉子吃了個精光,完事還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不由的滿臉黑線。

之前世界樹樹苗還隻是一片葉子的時候,浮空水母這傢夥就對人家虎視眈眈,如今也算是如願了。

一把抓住浮空水母的傘蓋,洛挽凝將浮空水母給第六了起來,一臉嚴肅的教訓道,“我說過多少遍的,不許亂吃東西。”

洛挽凝抓住浮空水母的手搖了搖,隨即浮空水母那長長的觸手在空中也跟著搖了搖。

察覺到不對勁的洛挽凝,鬆開手,隻聽到“吧唧”一聲,浮空水母整個癱倒在地上,睡死了過去,原本銀白色的身體逐漸染成了綠色,這顆嚇壞了洛挽凝,不會是中毒了吧。

還是冥惑心看出了端倪,安慰道,“它吃了世界樹的葉子,現在應該馬上就要進階了,現在不過是進入了沉睡狀態,等它醒了也就進階完成了。”

“可是……”

洛挽凝一臉糾結的看著地上沉睡的浮空水母,眼看著它的身體越變越綠,開口道“它不會一直保持現在這個顏色吧?”

冥惑心看著地上的浮空水母,摸了摸下巴,道,“應該不會。

浮空水母屬於變異凶獸,介於凶獸與神獸之間,而且它雖然發生了變異,卻冇有完全變異。

完全變異之後的浮空水母應該稱作海靈,大海中的精靈,極其的稀有,是由大海中的普通水母變異而來。

普通水母想要蛻變成海靈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需要巨大的運氣,否則便會卡在浮空水母的狀態。

同時海靈擁有好幾種形態,不過這些形態之中並冇有綠色。”

聽到他這麼說,洛挽凝這纔算是放下心來,“那就好。”

將睡著的浮空水母收起來,此時大門從外麵被人推開。

那人一進來就看到洛挽凝一臉坦然的坐在冥惑心的魚尾上,眼神中劃過一絲驚訝,心中將洛挽凝在鮫人殿的地位再次網上提了提。

鮫人殿與其他勢力最大的不同便是內部不會有那麼多的分歧,這裡的所有人全部都以冥惑心為主。

可以說,就算是現在冥惑心下令讓這些人去死,鮫人殿上下所有人也會毫不猶豫的立刻去死。

“什麼事?”

冥惑心一臉不悅的看向來人。

“回主君,傳人的輦車已經準備好了。”

冥惑心皺了皺眉,最終還是冷冷的“嗯”了一聲,道,“知道了。”

等那人離開之後,冥惑心這纔開口說道,“蒼穹仙宮身處上界中心地帶,最是繁盛,秘境,機緣更是數不勝數。”

冥惑心自然知道洛挽凝不希望一輩子都依靠自己,雖然他很享受這樣被依賴他的感覺,但是他卻不會因此去折斷洛挽凝騰飛的翅膀。

最多是把那些礙眼的絆腳石殺掉而已。

因為蒼穹仙宮的強大,各大道統都喜歡將自家弟子送入蒼穹仙宮修煉,也因為,蒼穹仙宮的背後勢力極其的複雜,幾乎上界的各大宗門道統中都能夠看到它的影子。

如今世界樹已經長到,可以預見的,在未來的億萬年中,整個上界將會飛速的發展,一些沉睡中的古代怪胎也會陸續的甦醒。

洛挽凝能夠提前進入蒼穹仙宮也能夠提前搶占先機。

更不要說,蒼穹仙宮內獨有的靈藥蒼穹神花能夠輔助她體內的並蒂神蓮快速融合。

不過蒼穹神花數量稀少,蒼穹仙宮對此更加嚴加管控,隻有在非常重要的時候纔會小氣的拿出那麼一兩朵。

此時鮫人殿外,一輛水晶打造的輦車,極儘奢華,車身雕刻人魚浮雕,活靈活現,栩栩如生,彷彿下一秒就要活過來一般。

車前,是九隻通體雪白的雪凰,聖潔無暇,身上不可侵犯。

好在洛挽凝已經在鮫人殿生活了一段時間了,見到這樣一幕並冇有太過震驚。

“傳人可喜歡。”一名鮫人殿長老走上前道,那語氣,彷彿隻要洛挽凝說一句不喜歡就立馬換其他的。

用神獸拉扯的宗門道統不再少數,但是用整整九頭那可就冇有幾個人,方眼整個上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屈指可數。

✘一直到真神境中期,這才停止了增長,此時洛挽凝這才緩緩的睜開眼,深吸口氣,隨後吐出一口濁氣,可見是之間被壓製的太狠了。

洛挽凝感受著自己現在的修為,道,“難怪在千雲大陸的時候你會說我已經到極限了呢。”

當時她還不太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隻是在從上古秘境出來之後,隱隱感覺到自己已經臨近突破的邊緣卻遲遲無法突破。

就像是一顆即將發芽的種子,明明馬上就要破土而出了,卻在關鍵時刻泄了氣,而千雲大陸就像是一塊營養貧瘠的土地。

難怪人人都想著飛昇,與下界相比,這簡直就是仙宮和狗窩的區彆。

“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見洛挽凝睜開眼睛,冥惑心問道。

洛挽凝看了一眼冥惑心,搖了搖頭,“不知道,我初來乍到的。”

麵對這樣一個陌生的地方洛挽凝的心中湧出一陣仿徨。

“不是要去找父母嗎?”

一直到真神境中期,這才停止了增長,此時洛挽凝這才緩緩的睜開眼,深吸口氣,隨後吐出一口濁氣,可見是之間被壓製的太狠了。

洛挽凝感受著自己現在的修為,道,“難怪在千雲大陸的時候你會說我已經到極限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修仙女配很無辜更新,第119章 九凰輦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