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童立得到臉色變來變去的,他剛剛也看到那些靈藥的斷口,意識到自己可能真的誤會洛挽凝了。

“對不起。”童立一張臉憋的通紅,咬牙說道。

“既然知道自己錯了,下次就不要在冇有證據的時候亂冤枉人,你永遠不會知道你剛剛的那些話會對被冤枉的人造成多大的傷害。”

在說出這段話之後,洛挽凝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舒暢。

而被說的童立低著頭,並冇有反駁,最後還是葉景出來打圓場,“抱歉,這位姑娘,童立並不是故意的,他之所以會變成這樣也是有原因的,我為他剛剛的話給你道歉。”

洛挽凝冇有說話,難道一句有原因就能夠隨便誣陷彆人,對人惡語相向嗎?

她抬頭看著葉景,視線卻被他肩膀上的白蛇給吸引住了。

白蛇通體雪白,一雙眼睛是血紅色,頭頂有兩個鼓起的小包。

洛挽凝知道,這應該就是葉景的靈獸白蛇,體內有白蛟血脈,隻不過現在還冇有覺醒,小說中就是因為葉若冰無意之間幫助白蛇覺醒了白蛟血脈,才讓禦獸宗欠了她一個大人情,更讓葉景她產生了興趣。

後來葉若冰能夠與多隻神獸簽訂契約,也是因為有了葉景的幫助。

畢竟在千雲大陸,每一個人隻能夠與一隻靈獸簽訂契約,在已經擁有一隻靈獸的情況下想要與另一隻靈獸契約,要麼之前那隻靈獸死了,要麼主動接觸契約。

不過無論是哪一種方法,都會對修煉者本人造成一定的傷害。

但是這樣的限製卻並不會出現在禦獸宗的弟子身上,因為他們多修煉的禦獸決是從上古流傳下來的功法,能夠讓他們與多隻靈獸契約。

麵前這些人修為雖然隻是練氣期,但是他們每個人都至少契約了兩隻以上的靈獸,其中更是有實力堪比築基期的存在。

其中葉景更是身為嫡係血脈,他所修煉的是完整版的禦獸訣,威力還要更大一些。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禦獸宗的行事一向非常霸道。

想到這裡洛挽凝不願意與這些人做過多的糾纏,她還要抓緊時間趕往下一個目的地,小秘境的開啟時間隻有三個月的時間,早點將東西拿到手,她才能夠稍微安心一點。

“就算是有原因,那也不是他能夠隨意汙衊我的理由,不過他既然已經道歉了,那就這件事就先這麼算了,還請這位你道友以後說話的時候過過腦子,不要在空口白牙的去隨意汙衊一個人的清白,畢竟造謠一張嘴,辟謠跑斷腿,這個到底你們應該比我這個小孩子要更加明白。”

說完這些話便轉身準備離開,身後卻傳來了葉景的聲音,“小姑娘,在下葉景,我們幾人都是禦獸宗的弟子,我看你隻有一個人,要不要跟我們幾人一起行動,這樣還比較安全。”

洛挽凝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不用了,咱們後會有期。”

等到洛挽凝徹底走遠之後,葉景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麵色陰沉得到看著身後的童立,“回去之後滾去思過崖待著,冇有我的允許,不許出來!”

童立聽到思過崖這三個字,身體一顫,低聲說道,“是,弟子知道了。”

其餘的幾人見葉景這個樣子,全部都低著頭不敢上前。

與葉景幾人分開之後,洛挽凝並冇有再將白雲拿出來,這裡畢竟不像沙漠那樣人煙稀少,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她已經遇到過好幾波人了,全部都無一例外的被她躲了過去。

順著記憶中的路線,洛挽凝在趕了一天一夜的路之後,終於在西北方向其中的一座山峰半山腰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找到了她要找的東西。

她熟練的在山體上麵摸索著,在摸到一塊凸起的時候的時候,洛挽凝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找到了。”

轉動機關,一個洞口出現在她的麵前,大小剛好可以讓她通過。

上輩子她是無意之間開啟機關進入這裡的,在進入山洞之後,更是九死一生,差一點死在山洞內的機關上,幾次在死亡的邊緣徘徊。

也正因為這樣,她對這裡的每一處機關印象都非常的深刻。

山洞內的濕氣很重,而且很黑,但是洛挽凝卻並冇有點燃火把,上一世她點燃火把,就被一群蝙蝠給襲擊了。

順利的躲過了山洞內的所有機關,又走了一段時間,山洞變得豁然開朗。

在山洞的中心位置,當著一張石桌,上麵擺放的是一盤棋局,而另一邊,一個充滿書生氣的青年單手執黑棋,手停在半空中,整個人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青年的皮膚光滑,手指摸上去還有彈性,恐怕誰也不會想到,這樣的一個人竟然並不是真的人,而是一個用木頭製作的人偶。

上一世洛挽凝無意之間進入這裡,得到了這個山洞的主人,一位人偶師的傳承。

人偶師,與煉丹師符師相同,隻不過人偶師已經消失很多年了,據說一位厲害的人偶師,能夠用一堆木頭做出真人的效果,無論是樣貌還是觸感,都與真人一模一樣,十分的神奇。

洛挽凝看著麵前這個一動不動的青年,從一旁拿起一枚白子落在棋盤上麵。

就在白子落在的那一刻,剛剛一動不動的青年突然有了動作,將手中得到黑子落下。

因為已經有過一次經驗,所以洛挽凝根本就無需做過多的思考,她如果想要拿到人偶師得到傳承,就必須要在棋盤上贏過麵前的青年。

過了許久之後,洛挽凝將最後一枚棋子落下,對麵的青年露出了一個笑容,“恭喜你通過了考驗,這本書就當做是你的獎勵了。”

洛挽凝接過書,這本書的厚度可要比前世的時候她得到的那一本厚多了,難道是因為她這一次冇有悔棋嗎?

畢竟上一世的她對圍棋一竅不通,在這裡足足和人偶青年磨了三天才靠著耍賴贏了他。

將書收起來,洛挽凝的眼神看向麵前的青年,認真的說道,“你要跟我一起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