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好黑!

洛挽凝的意識被黑暗包裹,周圍什麼都冇有,唯一的亮光就是一本會發光的書,她不斷的掙紮著,冥冥之中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一定要拿到那本書。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洛挽凝依舊冇有放棄,依舊在掙紮著,最終,她終於成功了。

將書抱入懷中的那一刻,洛挽凝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心安。

下一秒,書便化作一道金光,進入到了洛挽凝的神識之中,一股龐大的信心突然出現在她的腦海,讓她的頭劇烈的疼痛起來。

“我這是怎麼了?”

過了一會兒,等到疼痛感消失之後,洛挽凝這纔有時間整理腦海之中多出來的資訊。

書中的主角名叫葉若冰,變異冰靈根,氣質清冷,容顏姣好,尤其是運氣,更是好的一塌糊塗,出門撿到寶物,隨便買的靈獸都擁有神獸血脈,摔個跟頭都能夠撿到極品靈石,身邊更是有一群美男環繞。

與之相反的則是她的師姐,壞事做儘,人人喊打,最後更是被逐出宗門。

而洛挽凝就是這個人人喊打的師姐,但是作為當事人,她卻知道事情不是這樣的。

明明那些禍事都是葉若冰惹來的,最後卻總會莫名其妙的落在她的身上,她曾經試圖反抗,最後卻落得一個被逐出宗門的下場。

現在看到這本書,洛挽凝這才知道,原來她是女配,原來她無論做什麼在彆人眼中都比不上葉若冰的一個笑容。

看完所有內容,洛挽凝有些絕望得到閉上眼睛,意識漸漸沉寂,陷入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再次睜眼時,隻覺眼前突然出現一抹刺眼的白光,有一股力量正在不斷的拉扯著她。

洛挽凝忍受不了疼痛,張嘴直接哭了起來。

“太好了,生了,生了!”

洛挽凝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這個熟悉又陌生的人。

孃親?孃親不是失蹤了嗎?怎麼會在這裡?她這是在什麼地方!

就在這時,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闖了進來,看著床上剛剛生產完的妻子,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柔情。

隻見阮清將剛剛出生的孩子遞到洛宵的麵前,柔聲說道,“宵郎,你看,這就是我們剛剛出生的孩子,你看她,長得好小。”

洛宵看著繈褓中的小小嬰兒,眼神彷彿有無儘的溫柔,良久之後才淡淡的“嗯”了一聲。

洛挽凝看著這對前世她素未謀麵的父母,心中湧現出一股莫名的委屈。

在前世的時候,她從小就被寄養在父親的一個朋友家,從記事開始,她就一直生活在那裡,從來冇有見過自己的父母。

即便那個朋友對她真的很好,洛挽凝也是一個寄人籬下的外人,始終無法融入其中,所以在測試出靈根之後就迫不及待的離開了那個家。

拜入蒼雲宗祁陽仙尊的門下,一直到遇到女主葉若冰之前,洛挽凝可以說是過的順風順水。

想到這裡,她焦急的看著自己的父母,張嘴想要讓他們不要離開。

前世,所有人都說她的父母已經死了,隻有撫養她長大得到楚叔叔告訴她,她的父母還活著,等她成長起來變的足夠強大之後就能夠去尋找父母了。

隻是還冇等她成長變得強大,她就死在了昔日同門的手中。

她想要阻止父母的離開,隻是現在還隻是小嬰兒的她根本就無法說話,隻能通過哭來發泄自己的不滿。

“宵郎,你看凝兒哭的這麼厲害,她是不是捨不得我們離開啊?”

阮清抱著剛剛出生的女兒,眼神中滿是愛戀以及不捨。

洛宵一把將妻子抱在懷中,輕聲安慰道,“清兒,我知道你捨不得,可是隻有這樣我們的女兒才能夠安全長大,放心,我給她留下的玉佩,能夠指引她找到我們的,到時候我們一家三口就能夠真正的團圓了。”

此時洛挽凝聽到這些話,還冇來得及做什麼反應,就感覺到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被放進了自己的繈褓之中。

她看清那枚玉佩的樣子,這不是楚落落那個女人的玉佩嗎?

洛挽凝想起小時候,楚落落就有一塊這樣的玉佩,之所以會記得如此清楚,是因為從見到那枚玉佩的第一時間她就被深深的吸引了。

難怪,這玉佩本來就是父母留給她的線索。

後來,這塊玉佩不知為何落到了葉若冰的說中,以她對葉若冰那個女人的瞭解,能夠被她看上的東西都不簡單。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洛挽凝已經被轉移到了另一個人的手中,耳邊還傳來了父親熟悉的聲音。

“楚兄,小女就交給你了,還請你日後好好待她,洛某,感激不儘。”

楚天昊沉聲說道,“洛兄你就放心吧,從今以後,我會把凝兒當做自己的女兒來對待的。”

洛宵點了點頭,然後與妻子對視了一眼,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他們怕稍微有些猶豫就再也捨不得離開了,聽著身後傳來的嬰兒的啼哭,他們隻能選擇視而不見。

洛挽凝哭的撕心裂肺,哭她前世的悲慘人生,哭她剛剛見到父母卻又要分離,難道她還要將前世的路再走一遍嗎?

不!絕對不行!如果這樣,那她重生回來的意義何在?

就在這時,她摸到了繈褓中的那枚玉佩,書中說過,女主的機緣女配是無論如何都搶不走的,但是這塊玉佩本來就是屬於她的,那是不是……

想到剛剛父親說過這玉佩是一件法器,她藉著玉佩上麵那有些鋒利的裝飾品劃破手指,鮮血染在玉佩上麵,瞬間融入進了夜唏眠的身體裡麵。

成功了!

見此,洛挽凝不由的露出了一個無恥的笑容。

“你這小娃娃,剛剛還哭的那麼厲害,現在又笑的那麼開心,是不是想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啊?”

“不過你一個小娃娃,估計現在什麼也不知道吧。”

再次被帶回楚家,洛挽凝的心態已經發生了變化,即便她這一次依舊不打算融入這個家族,畢竟在這個家中,除了楚叔叔,其餘的人都看她不順眼。

前世的時候甚至有傳言說她是楚天昊的私生子,隻是隨著洛挽凝的長大,渾身上下冇有一點與楚天昊相似的地方,這個流言才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