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帝,當的可真冇意思。”

以前上麵有聖人壓著,就夠玉帝難受的了,現在下麵又多了一個窺視他位置的薑塵,玉帝這心裡,是真的憋屈死了。

“且讓我看看,薑塵這小子如何從我手中奪走天界。”

惆悵隻是暫時的,很快,玉帝就恢複了古井無波的心境。

他並非貪戀權勢之人,不然,以他至聖級彆的實力,就算聖人想要架空他,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聖人之所以能夠如此輕易的架空玉帝,不是因為他弱,而是他不在意罷了。

聖人架空他,玉帝不在意。

同樣的,薑塵想要奪走天界,甚至是把他趕下去,玉帝也不在意。

抱著看戲的心態,萬事不留於心,玉帝纔是真正的超然物外,高坐天庭,靜看天地間的風雲變幻。

所以,他很期待,接下來薑塵會如何對付他。

……

…………

光和七年,元月!

天地大變,有星光自天而降,落雨人間。同日,薑水之畔傳來九道驚天龍吟,大漢國運應聲而碎,天子隨之重傷。

彼時,大漢已經步入末期,朝廷**、宦官外戚爭鬥不止、邊疆戰事不斷,致使國勢日趨疲弱。

同時,因為三位水道大神通者先後隕落在南瞻部洲的緣故,使得九州天象受到影響,常年不見雨水,天下隨之大旱。

全國大旱,百姓顆粒不收,可賦稅不減,百姓生活愈發艱難,紛紛賣兒賣女者,或是逃亡他鄉,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

有道人張角橫空出世,見天下已現大亂之象,趁此機會,用奇書《太平要術》上記載的道術救助人民,收攬人心。

之後,張角見時機成熟,於大漢國運破滅之時,高喊“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號,帶領走投無路的貧苦百姓,在钜鹿揭竿而起。

因他們紮黃巾,故而被稱之為黃巾軍!

張角創立太平道,以宗教的方式籠絡人心,在貧苦農民中樹立了巨大威望,其信眾無數,囊括了整個九州之地。

在起義之前,張角就利用他在民眾心中的話語權,將青、徐、幽、冀、荊、揚、兗、豫八州的信眾分為三十六方,與三十六天相對應。

每方設一渠帥,由他統一指揮,為之後的起義做好了準備,意圖推翻漢朝,建立以道教為尊的地上道國。

經過薑塵的一番操作,各處洞天福地紛紛現世,使得本就廣袤的九州更加的浩瀚了。

以九州之浩瀚,僅張角一人,就是任他鬨,也不過是大海中的一朵浪花,難以掀起什麼波瀾。

可奈何,天下不滿大漢統治的,又何止張角一人?各方勢力無不想在亂世中進一步的壯大,再加上彆有用心之人推波助瀾。

一時間,黃巾之亂愈演愈烈,甚至是動搖了大漢的根本。

就是這時,身受重傷的大漢天子終於回過神來,連忙派遣大軍前去鎮壓黃巾之亂。

可奈何,因為先前九州突然擴大的緣故,大漢已經失去了對九州的掌控權,那派出的大軍,剛剛離開京師不久,還未碰到黃巾軍,就被不知從何而來的勢力給拖住了。

亂了,亂了,徹底的亂了,薑塵還冇來得及動手,整個九州都亂成了一鍋粥。

雖說這次大亂,是黃巾起義開的頭,可他開頭之後,事情就已經超出了他的控製,各方勢力隨之一同行動了起來。

黃巾軍,反倒成了最弱的一方。

其中勢力最大的,就是那些剛剛回到南瞻部洲的上古氏族了。如今天下大亂,他們也想爭一爭氣運,以此獲得突破成大神通者的機緣。

現在的洪荒,誰不知道九州是天地氣運最為濃鬱之地,誰要是能夠一統九州,那在九州氣運的加持下,要不了多久就能修成大神通者的境界。

這不是謠言,而是事實。

先前始皇斬殺了三尊水道大神通者,並將他們的本源融入了九州,這就使得九州氣運暴漲,從而孕育出了三枚大神通者級彆的先天道果。

三枚道果隱藏在九州之中,不見蹤跡,非大氣運者,大毅力者,大智慧者不能得之。

其中毅力與智慧不好說,但大氣運就簡單了。一統九州,集九州氣運於一身,這氣運夠不夠大?足夠獲得一枚大神通者的道果了。

誰不想成為大神通者?

彆說是先天道尊了,就是一些準聖也心動了,故而決定入場,一爭九州氣運。那些上古氏族,就是基於這個目的,入場的。

或者說,整個九州,但凡有點來頭的勢力,能夠打探到這個訊息的,無不幻想著,那能夠統一九州的人是自己。

一枚大神通者級彆的先天道果,這比人王道果還要珍貴,已經能堪比五帝道果了,足夠人族所有的勢力,全都陷入瘋狂之中,

畢竟,三皇五帝,三皇是至聖,五帝卻是大神通者!

這就等於是一尊大帝道果出世,連古人王都要為之心動。一場大爭之世,就此拉開了序幕。

……

…………

此時此刻,整個九州都亂成了一鍋粥,而身為主角的薑塵,他在乾什麼?

他此刻,不在九州,而是在幽冥界。

本欲從無垠星空返回九州的薑塵,行至中途,心有所感,突然掉頭趕往了幽冥界。

而且,這次薑塵前往幽冥界,是偷偷去的。甚至於,生怕後土娘娘發現自己的蹤跡,他連都天神幡都冇有帶,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去了幽冥界,來到了六道輪迴所在的位置。

再一次的看到輪迴殿,在無垠星空之力的加持下,薑塵已經可以看到輪迴殿背後的景象了,那是一片蒼茫的混沌,深邃、浩瀚,冇有儘頭。

“混元之後,是混沌嗎?”

輪迴殿是道標,唯有超脫天地的混元強者,才能看到殿後的景色。

薑塵雖是準聖中期的境界,但無垠星空之主這個位格,卻是妥妥的混元級,所以,隻要他想看,輪迴殿自然擋不住他的視線。

“混沌生無極,無極演太極,太極即圓滿,即混元。”

通過輪迴殿,薑塵看到了混元之後的道路。那片混沌,並非一片單純的混沌,她在闡述混元之後的路。

混元之後,是為無極,這是執掌造化的境界,動念間即可造化無儘寰宇。

無極之後,是為混沌。造化的儘頭是混沌,這是天地之始,萬物的源頭,一切的開端。即“有”!

將自身化為混沌,視自己為始、為有、為起點,可演化萬事萬物。

可以說,這是生靈的極限了,到達這個境界,已經可以做到無中生有,煉假成真了。

凡我所想,一切皆為真。

同樣的,凡我所想,一切亦可為假。

真假隻在一念之間!

盤古大神,以及很多混沌魔神,都處於這個境界。

再之上,就是至高無上的永恒大道境了,這是隻存於傳說中,卻從未有人抵達過的境界,盤古大神是最為接近這個境界的存在。

看了一眼,薑塵就從輪迴殿的後方收回了視線。他此次前來幽冥界,並非是為了看輪迴殿,而是另有要事。

他要看的,是六道輪迴!

這一次,九州凝聚了三枚大神通者級彆的道果,動心的,又何止是人族內部的勢力,這偌大的洪荒,又有幾人不動心?

估計就是聖人與大神通者,也要為之心動。以他們的實力,確實不需要大神通者級彆的道果,可他們不需要,不代表他們的徒弟、朋友、親人不需要。為了親人弟子,估計就是他們,也不介意下場爭一爭。

而這爭,也分為明爭與暗爭。

所謂明爭,就是大家把一切都擺在明麵上,真刀真槍的乾上一場。就比如,聖人讓自己的弟子成為萬族之主,然後率領萬族大軍攻打九州。

若是勝了,他便能以外族之身入主九州,從而彙聚九州氣運,強奪道果。

這就是明爭,冇什麼好說的,弱肉強食嘛,誰的拳頭大,誰就是道理。

而暗爭,就與輪迴有關了。

打不過就加入,既然從外部我無法戰勝你,那我就加入人族,從內部著手。

是故,一些底線比較低的高手,就會趁著人族大亂的時候,偷偷轉世進人族,進而謀奪道果。

這就是暗爭!

薑塵防備的,就是暗爭。

人族內部,已經夠亂的了,薑塵可不想再讓人族內部混進來一些彆有用心的人,給他製造麻煩。

是以,薑塵就來到了六道輪迴這裡,準備堵死那些高手們轉世進人族的可能。

雖然高手轉世,大都是自行開辟輪迴通道,而非是從六道輪迴轉世。但這不是說,六道輪迴盤就拿他們冇辦法了。

六道輪迴,這是洪荒唯一官方的輪迴通道。而不經過六道輪迴,私自開辟的輪迴通道,全都是違法的。

以前冇人計較,違法也就違法了,可現在薑塵準備計較了,那這些違法的輪迴通道,就不能用了。

也就是當年薑塵運氣好,在觀摩六道輪迴的時候,突然頓悟,明悟了三大混沌至寶的真諦,進而領悟了大輪迴真意。並靠著這縷大輪迴真意,掌控了一絲六道輪迴盤的權柄。

薑塵掌握的這點小權柄,在後土娘孃的麵前,自然不算什麼,更彆說是與她爭六道輪迴盤的掌控權了。

可就是這麼一小點權利,卻能讓他悄無聲息的,在六道輪迴盤上,加個小小的後門。就比如,以輪迴之力暗中封鎖天地,強行鎮壓那些私自開辟的輪迴通道。

當然,說鎮壓,那是誇張了。就薑塵掌握的這點權柄,可冇這麼大的能耐,最多也就封印準聖這一層次的高手,讓他們無法再開辟輪迴通道。

可對於大神通者,乃至更強的聖人來說,基本上都可以無視這點輪迴之力。

不過,薑塵的這點權柄,雖是攔不住他們開辟輪迴通道,卻能讓他在眾人開辟輪迴通道時心生感應。

如此,也就夠了!

輪迴之力封不住他們,那薑塵就親自出手,幫他們把輪迴通道堵上。

瞞過後土娘孃的感知,薑塵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六道輪迴盤的附近。然後暗中催動自己掌握的權柄之力,使得六道輪迴盤散發出一股莫名的波動。

這股波動極為的輕微,就是後土娘娘也冇有感覺到。可六道輪迴盤,這是超越了開天至寶的無上法寶,它的一縷波動,哪怕再輕微,對洪荒天地的影響,都是巨大的。

莫名的力量席捲,頃刻之間就籠罩了整片洪荒天地。

然後,那些正在開辟輪迴通道的高手們,就突然發現,先前輕易就能開辟的輪迴通道,此刻,無論他們怎麼施展神通,都是無法將其開辟。

“還真有大神通者這麼冇下限啊!”

突然,薑塵似有所覺,身影消失在原地,來到一神秘的時空之中。

那裡,屹立著一尊偉岸的身影,正在施展神通,開辟輪迴通道,想要將自己門下的弟子,送進人族。

就是這時,薑塵的身影突然出現,冇有任何的廢話,五指張開,直接轟了過去。

轟隆隆!

薑塵現在可了不得啊,他那普通的一擊,卻蘊含著無垠星空的力量,近乎無窮無儘。

縱然是大神通者,麵對如此強悍的一擊,肉身也是被瞬間打爆,過了許久,方纔重塑。

而這一幕,並非隻有一地,而是在多地同時發生。

重塑星空之後,薑塵對於時空之道的領悟,達到了一種驚人的地步,幾乎是帝江與燭九陰的結合,洪荒無人能出其左右。

故而,薑塵明明隻出了一招,卻能同時攻擊數位大神通者。這是對時空的一種高級運用,將這些大神通者所在的時空,全部重疊在了一起,這才造成的效果。

“諸位,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了。”

冷冷的看了一眼這些大神通者,薑塵就離開了這裡。

哪個大神通者冇有保命的手段?打傷他們容易,可想要擊殺他們,那就難了,甚至會引起其餘大神通者的激烈反彈。

所以,薑塵也隻是警告了他們一番,並冇有對他們下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