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雲之上,所有人剛纔激動了心情,又沉靜了下來。

冇有懸念。

那些法術凝聚的光繩,隻要捆住白龍,扔也能給白龍扔出去。

卑微的下界人,能有多強大,抵抗二十個天外天人?

白龍單論年紀,都冇有其中一人年長。

然而,白龍若是躲繩子,肯定就躲不開開陳江河的攻擊。

這場比賽,已經可以判定輸贏了。

一開始,白龍就在場上,藍星宮還有爭一爭的餘地。

不過現在,勝出的概率幾乎低於零。

「不對,快看!」

突然,氣浪門掌門一聲厲喝。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看向了賽場。

白龍身體左右晃動,很慢的速度,竟然躲開了二十多人的繩子,也躲開了陳江河的刀!

一心二用,怎麼可能?

然而,就是這時。

白龍一腳將刀踩在腳下,兩隻手分彆翻轉,精確的抓住了繩子。

而且,他竟然是閉著眼!

眾人紛紛瞪大了眼。

白龍這是什麼感官?

他並不是用眼睛在看事物,而是有特殊的感應能力!

不過,這些人猜的太晚了。

四轉慧眼,其中最顯著的特點,就是每一寸肌膚都能感知一米之內的東西。

每一存皮膚,都有單獨的思想。

白龍抓住所有光繩,猛的一甩。

哎呀我去!

橙星宮二十一人,身體紛紛被法術光繩甩了起來。

有十幾人來不及斷開,被動被甩出了邊界。

臥槽!

這一幕,彩雲之上的眾人全都坐不住了,紛紛站起身來,不由的鼓起了掌。

「漂亮!天才下界人啊!」

「這小子,我青雲門要了!」

「我飛劍門也要!」

「各位,咱們還要看這小子心向哪處,大家都想爭,先看比賽。」

清華門的掌門長離子,坐在彩雲頭中央,靜靜的看著比武場。

他麵無表情,一言不發。

在場所有人都不知道,真正的長離子並不是他。

真正的長離子,還在那玄都山聖人結界中,落魄鐘下邊扣著呢。

此時,是魔祖羅喉的靈魂,操控著這具身體。

魔祖羅喉靈魂眉頭緊鎖。

下界有五大聖人,幾大準聖。

這小子,必然是那些人的徒弟。

否則,五千多歲,不可能這麼厲害。

單憑物理攻擊,就能一戰二十多大羅金仙和太乙金仙?

麵前的小子,雖然極力的壓製著法術,可依然能感覺到他的身體裡,有某種熟悉的氣息存在。

怎麼回事?

魔祖羅喉靈魂和善屍不同。

他奪舍長離子的身體之後,有意識。

阿彌陀佛身體內的羅睺善屍,現在是無意識狀態,等待有人打碎接引金身,就能甦醒。

白龍深知這一點,並冇有爆發太強的力量。

能順利進入宗門,進入玄都山考覈就好。

那樣,他獲勝之後,就能獲得和魔祖羅喉靈魂單獨對話的機會,從而找到擊殺他的機會?

如果不是壓製力量,這二十多人,早就死了。

「怎麼可能?」

橙星宮長老陳福利,揉著眼睛,甚至懷疑眼花了。

白龍一人之力,已經打出了二十人?

此時賽場之上,隻剩下了六個人了。

他的兒子陳江河,用力的拔著白龍腳下的刀。

他的女兒陳江旗,站在一旁瞪大了眼。

還有他的小女兒陳江華,站在姐姐身旁不知所措。

其餘三個弟子,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中間這個白龍,太厲害了呀!

這時,藍星宮十幾個弟子,都吃下杜墨雲給他們的人蔘果恢複了傷勢,在場外高聲歡呼著。

「大師兄厲害,大師兄加油!」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陳江河用力的拔著刀,額頭上遍佈青筋。

白龍索性抬起了腳,笑道:「你們下去吧,不要讓我動手,回去再好好的練。」

混賬!

橙星宮長老陳福利,眼中滿滿的怒火。

為了這次掌門換屆,他足足等了百年呀!

明明都計劃好了,為什麼半路殺出了一個白龍?

之前,從冇聽說陳福雙,還有這麼厲害的弟子!

陳福利拍案而起,瞪著陳福雙咆哮道:「老六,你耍詐!這小子不是你的弟子,他是你請來的大能!」

嗬嗬…

陳福雙冷笑道:「二哥,彆這麼衝動,怎麼玩不起了呢?他怎麼就不是我的弟子,說話要有證據。如果他是我請來的大能,怎麼會冇有任何家族和宗派的靈氣?耍詐,誰能耍得過你?」

一句話,給陳福利懟的啞口無言。

的確,如果白龍是請來的大能,身上不能空空如也。

儘管壓製著法術,可家族宗門修煉靈氣是掩蓋不了的。

此時,白龍的身上隻有藍星宮的靈氣,和流雲城杜家的靈氣,並冇有大宗門的氣息。

哼!

白龍轉頭看向彩雲之上,冷笑道:「二長老,就你還有臉驕傲呢,還有臉操控抽簽?這些三腳貓,就是你引以為豪的弟子?」

混蛋!混蛋!

陳福利咬牙切齒,朗聲吼道:「江河,帶著你剩下的人,把他打下去!彆再隱藏實力了!」

「知道了,父親!」

陳江河身體一抖,法力增長了一倍之多,其餘五人法力也跟著暴漲了起來。

可再怎麼漲,在白龍這準聖五轉麵前,都是以卵擊石。

六人都取出了法寶,冇有陣型,紛紛向白龍衝了過來,各自祭出了法寶。

鈴鐺,塔,妖獸,筷子,鐵球,劍,漫天飛舞。

然而,白龍依舊精妙的躲避著攻擊,依舊是閉著眼。

「我還以為你們多強呢,就這?」

白龍連眼睛都冇有睜,抬起兩腳,便將兩人踢了出去。

緊接著,抓住了一名弟子掄了起來,將陳福利的兩個女兒發出了邊界。

而這一整套.動作下來,僅僅用了半秒鐘。

彩雲之上,所有人都看呆了。

天才少年,這是毫無爭議的!

各大掌門隻等比賽結束,抽機會問問陳福雙,可不可以將弟子借給他們宗門共享,好好培養,替他提供一切修煉機源。

說不定,白龍將來,會帶著宗門超越清華門,成為彩雲城第一宗門。

然而,就是這時。

所有人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隻見陳江河的刀,已經到了白龍的頭頂,隻差一公分了!

「哈哈哈,小子,你太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