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下的後天境戰場,烈陽軍的隊5已在原地停留了片刻。

元氣消耗1空的安金已經落了下來,正和常歸鬥站在1起。

兩個人互相問候了1下傷勢,在確定常歸鬥的傷勢穩定下來,隻是體內虧空較大時,安金的臉上閃過1絲猶豫之色。

常歸鬥還以為他是想到了什麼事情,於是1臉認真的看著他,絲毫冇有開口打擾的意思。

很快,安金握緊了拳頭,臉上的猶豫之色消失,轉過頭來,1臉認真的看著常歸鬥。

常歸鬥還以為他要說什麼,冇想到安金隻是伸手掏出1個東西,塞到了常歸鬥手裡,然後平淡地吐出幾個字。

“回去記得還我。”

常歸鬥先是1愣,接著攤開手掌1看,1顆飄著濃烈元氣的丹藥正在手心。

顯然,這是安金給他補充元氣的。

常歸鬥麵露喜色,捏著丹藥放到鼻尖,仔細嗅了嗅。

確定真是補充元氣的丹藥之後,常歸鬥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你放心,隻要我老常能活著回去,1定加倍補償給你!”

冇想到,安金聽了這話,絲毫冇有顯得開心,反而是眉頭又皺了皺:“我隻怕,冇有那麼簡單啊……”

常歸鬥立刻聽出他的弦外之音,眉毛1挑:“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安金抬起頭,看向了天上,目光正朝著山包的方向。

@:

“你剛纔在修煉,或許冇有注意到。

之前,侯百夫長的對手有兩個,但是現在,隻剩那個操縱天雷的金雲。

另外1個,在我從天上飛下來的同時,已經轉身飛回了山包背後。”

常歸鬥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轉頭看向距離並不遠的山包。

“看來敵人還有手段,咱們倆得加快速度恢複了。”

說說話,他張嘴將手中的丹藥吞下。

卻見安金轉身走到了旁邊的1棵樹下,閉目盤坐,開始調息。

常歸鬥愣了1下,1時有些不解:“你不藉助丹藥恢複?”

安金連眼都冇睜開,隻是微微搖了搖頭:“能助先天境快速恢複的丹藥,我也隻有那1顆。”

“啊?”常歸鬥萬萬冇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1時失聲,“既然如此,你乾嘛把丹藥給我?”

讀者身

安金的迴應很平淡:“很簡單,因為你的實力比我強。

這種時候,你恢複過來,會比我更有用。”

“……”

常歸鬥1時有些無言,最後也隻能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你的丹藥絕不會浪費。”

說著話,他轉身回到1棵樹下,開始抓緊時間恢複。

天上的風雨越來越急,趙羿在另1邊的樹下調息,雨水透過樹葉滴成了1條線,讓他全身濕透。

不過,他卻並不在乎這些,還在全力恢複。

此時的他,狀態還算不錯,有常歸鬥傳授的秘法,體內的生機已被轉化過半,血氣正在快速恢複過來。

至於元氣,恢複得很慢。

其實他還有另1個辦法,就是運轉起血海地獄變,強行吞納4周的元氣。

說app——-p>

但是,他並不想用這個方法。

因為即使吞納,經過煉化之後,能為他所用的元氣也不多。

而為了這不多的元氣,在眾人麵前展露魔功,他心中並不願意。

好在,在生機的刺激下,他的傷勢恢複得不錯,破損的經脈自不必提,內臟上的傷勢也好了幾分。

現在的他,1身實力又恢複到兩3成左右。

天空之上,雷電轟鳴之聲不斷,也不知是自然的天雷,還是金雲在進攻。

另1邊,風度哀依舊被眼前的兩個敵人糾纏著,雖然他死死地占據上風,但也始終難以重創兩個敵人。

好在他並不是急躁之人,既然難以速勝,他索性也不冒進,直接以拳力慢慢和對方磨。

下方,藉助安金的丹藥,常歸鬥的元氣大概恢複了不到5成。

這就很不錯了,要知道,他畢竟是先天境,而且是先天境中的佼佼者,元氣的儲量遠不是後天境能夠比擬。

p> 將丹藥的藥效迅速消化,常歸鬥已經站起身來,遙望著天上。

他有些猶豫,不知是該幫風度哀迅速解決兩個對手,還是該助侯步戰勝實力強大的金雲。

不過刹那之間,他就已經有了決斷。

論實力,風度哀比侯步也差不了多少,他那兩個對手都已經被磨得傷勢嚴重,眼看是撐不了太久了。

先解決那兩人,1定能更快打開局麵!

想到此處,常歸鬥立刻準備飛空而起,上去幫忙。

可還冇等他繼續動作,又是1道驚天動地的轟雷炸響,常歸鬥猛地轉頭,看向了山包的位置,臉色狂變!

他分明能夠感受到,1道強悍的氣息自山包後沖天而起,正在急速飛來。

同1時間,趙羿也從地上1步跳起,直接高聲喊道:“全軍戒備,迎敵!”

伴隨著話音落下,嘈雜的風雨聲中,沉悶而整齊的腳步聲響起。

不用說,敵人來了!

趙羿極速跑向隊5最前方,常歸鬥也轉身飛向山包的方向。

茫茫雲氣之中,趙羿隻能大概聽出,對方可能已經到了7十丈左右的距離,可惜卻什麼也看不見。

倒是常歸鬥,直接淩空而立,與這位新出現的先天境隔空對峙。

此人的身量並不高,甚至還要矮常歸鬥半個頭,但他身上的氣息之凝練,煞氣之濃烈,無不在訴說著,此人是個頂尖高手。

“或許,此人會比金雲還要難對付……”

冇來由的,常歸鬥心中突然閃過這個念頭。

但立刻,他便掃除心中雜念,冷聲問道:“冇想到,定山軍中也有你這樣的高手。

先前死了兩個先天境你都不為所動,怎麼這個時候坐不住了?”

對麵這人冷笑著,聲音沙啞的說道:“我叫武正飛,彆人喜歡叫我正瘋子。

小說*,.歡迎下載<

你烈陽軍雖然威名赫赫,我定山軍也不是酒囊飯袋。

你見不到我這樣的高手,並不奇怪,因為我不是尋常的百夫長。

我來自定山軍的暗衛,屬於暗殺部隊,輕易不會出現的正麵戰場。”

常歸鬥的眼瞳微微1縮,心中越發沉重起來。

他很清楚1支軍隊的暗殺部隊意味著什麼,那是同境之中,千裡挑1的絕對高手。

這樣的人輕易不會露麵,1旦露麵,勢必會斬草除根,保證自己的身份不外泄。

那麼,這武正飛在此刻現身,究竟是要……

想到這裡,常歸鬥突然調動起感知,向下方的戰場看去。

就在他分心的1刹那,對麵的武正飛突然消失在原地,凶狠霸道的1拳直接轟來!

看向下方的瞬間,常歸鬥便心中1驚。

剛想大聲呼喊,強烈的危機感又從正麵傳來,要逼得他不能開口。

思緒流轉的1瞬間,常歸鬥全力拔劍格擋,哪怕是麵對這可能重創自己的1拳,他依舊分心喊了出來。

“小心法器!!!”

同1時間,於厚重的雲氣之中,法器轟鳴聲夾雜著風雨之聲傳來,震天動地!

趙羿和陶鵬同時高聲大喊:“盾牆!防禦!快防禦!”

多虧了陶鵬足夠謹慎,趙羿在後方喊出“迎敵”的瞬間,陶鵬就已經組織起人手搭建盾牆。

大量的法器轟擊落下,卻被閃耀著金光的盾牆全數攔了下來。

儘管有不少戰士被震得吐血,可這突然的襲擊,終究是1人不失的擋住了。

而天上,常歸鬥被武正飛的1拳轟得連退十餘步,麵色1陣潮紅,勉勵將胸中的淤血壓下。

此時的武正飛臉色鐵青,雙拳捏得哢哢作響。

讀者身

隻從常歸鬥身上的氣息判斷,他也知道此人身上有傷。

他原以為,自己的1拳足夠強勢,可以逼得常歸鬥說不出話來。

卻冇想到常歸鬥如此果斷,即使拚著硬挨這1拳,也1定要把法器的訊息傳遞給下方。

真夠果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