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來酒樓。墨州的許多百姓,都喜歡來這裡喝酒吃肉。這也是墨州最大的一間酒樓。

身為通天閣地長老,羅文帶著一些宗門內地弟子,進入了這悅來酒樓。

在酒樓裡,羅文的臉上寫滿了憂愁。他們已經苦苦尋找了好幾日了,可是始終找不到那夥劫鏢地人在哪裡。

這讓他很是鬱悶。羅文鬱悶地吃著飯菜,隻覺得寡淡無味,一點也吃不出飯菜地可口來。

這時,一些鄰桌的百姓,在議論紛紛,也引起了他的注意。其中一個說話較快的大漢,滔滔不絕的對眾人說道:“你們聽說了嘛,那魏潛可是被人當街砍斷了一條手臂。”眾人一聽,不由得深吸一口氣,均是臉色震撼,

“快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砍了魏潛手臂的人,是誰呀?”眾人一臉好奇的看向他。

他接著說道:“這件事情,說起來還是魏潛自作自受。誰讓他竟然當街去調戲一個惹不起的女人呢。”眾人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起來,

“快說,在這墨州,還有墨家得罪不起的女人嗎?那人到底是誰呀?”那壯漢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儘,站起身來,將腳放在桌子上,很是豪氣說道:“那女子可不簡單,不是彆人,正是血滴樓樓主軒轅靜。”眾人再次倒吸一口冷氣,竟然是血滴樓樓主。

難怪敢砍了魏潛的一條手臂,這血滴樓樓主,行事果然是霸道呀。那壯漢接著說道:“當時,那軒轅樓主,正在和一個叫王也的嬉戲。軒轅樓主說自己吃多了也不會變胖,說什麼不信的話,讓王也來捏一捏自己的細腰。”在酒樓裡一聲聲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眾人均是一臉震驚的看著那壯漢。

那壯漢嘿嘿一笑,接著說道:“那王也還冇動手,那魏潛便伸出手來,想要捏一捏軒轅樓主的細腰了。結果便可想而知了,被軒轅樓主砍斷了手臂,而且最後驚動了魏潛的父親魏鑫,但仍然還是被逼的磕頭認錯。”眾人直接不由得驚歎一聲,

“厲害,不愧是血滴樓樓主,這般行事作風,果然是招惹不起呀。”但其中有一人卻問了一個問題,

“那王也是誰,竟然能捏軒轅樓主的細腰?”眾人都是好奇的看了過來,對這個問題,同樣是充滿了好奇心。

壯漢搖了搖頭,苦笑一聲,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事後魏鑫魏潛父子倆不斷的磕頭認錯,最後還是王也出口,饒了他們。但魏府也因此欠下王也恩情,邀請王也等人進入了魏府,好生招待了。”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是進了魏府呀。”那壯漢又喝了一口酒,接著說道:“說來也怪,那王也三人自從進入魏府之後,便傳出來一件奇怪的事情。”眾人的心再次被勾起來,忙追問道:“快說,到底又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壯漢停頓了一下,笑了笑,接著說道:“墨家老祖竟然起死回生,活了過來。而且變得比以前更加年輕了。你們說奇怪不奇怪。”聞言,眾人都是一臉震驚。

而在一旁一直聽著這壯漢說話的羅文,不由得眼孔一縮,當即便摔下碗筷,朝著那壯漢走去,

“你說墨家老祖原先快要死了,現在卻起死回生了?”那壯漢點點頭,很是得意地說道:“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確實如此,我可冇有半點誇張的說法。”羅文渾身散發著殺氣,

“好個魏知州,你竟然能起死回生。看來是你們魏家無疑了。”說著他便帶著一行人離開了悅來酒樓。

在另一邊,王也三人已經住進了魏府好幾日了。這幾日下來,魏府好酒好肉的招待三人,倒也是不敢造次。

王也推開房門,然後又將房門給關上,走到桌子前,對著詹台琉璃和軒轅靜說道:“我已經查過了,這魏府的墓穴,已經被人用強行手段給破壞了。而且據說,有人曾經看到有佛光從墓穴之中散發出來過。想來應該是那濟弘和尚搞的鬼了。”聞言,軒轅靜不由得撇了撇嘴,

“看來是白跑一趟了。原來我們從濟弘妖僧手中搶走的龍脈,便是這魏家大墓之中的呀。真的是白白浪費功夫了。”詹台琉璃一笑,

“既然這樣,那我們便不用在這裡待下去了。還是直接離開吧。”軒轅靜點點頭,笑道:“也行,反正,好吃的都吃的差不多了。也該是離開了。走吧。”於是,三人走出房間,來到大廳之中,對著魏府的魏鑫說道:“我們要離開了,這幾日多謝你的款待了。”那魏鑫連連搖頭,很是惶恐地說道:“不敢,我們也隻是儘一儘地主之誼而已。如果有什麼招待不週的地方,還請三人恕罪。”軒轅靜嘿嘿一笑,對他說道:“老傢夥,我砍了你兒子的一條手臂,你當真不跟我計較了。”聞言,那魏鑫當即嚇得臉色都白了起來,連忙跪在地上,

“不敢,再也不敢了。請軒轅樓主恕罪呀。”他以為這軒轅靜又要舊事重提,故意找他的麻煩。

這樣的事情,他可是承擔不起呀。因此他也隻能跪地求饒了。見他如此膽小怕事,軒轅靜哼了一聲,

“算你識趣,既然這樣,那我便饒了你們這一次了。好了,我們還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跟你廢話浪費時間了,我們該走了。”三人轉身,就要離開。

這時,魏家老祖魏知州,走了進來,對三人客氣的說道:“三位,還請留步,我有要事和三人相商,還請給我一點時間。”軒轅靜冷哼一聲,

“莫非你這老東西,也要找我們的麻煩?”魏知州連連擺手,笑道:“不敢,我哪裡敢找軒轅樓主的麻煩,隻是有件事情,想請三位幫一幫我們魏府而已。”王也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均是一臉不解,問道:“你要我們幫你什麼忙?”魏知州咳嗽一聲,眼神示意魏鑫,讓他離開大廳。

那魏鑫見狀,隻能起身告退,

“孩兒先行退下了。”在他離開後,魏知州才緩緩開口,

“我魏府要有滅頂之災了,請三人出手相救。”biqμgètν.net說著竟跪了下來,一臉的誠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