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

“原本我隻是想找你問問9大至高天使的詳細情況,但是如果你現在很願意配合的話,我想直接問,有什麼辦法能夠讓他們分開,單獨引1兩個出來。”

牧師沉默了,威廉和其他天使讓他對聖光教會失望透頂,但是直接反抗9大至高天使,還是在積威之下有所忌憚。

‘魏壯’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很簡單,又把威廉欺負塞爾瑪的視頻給他看了1遍。

長久以來被聖光教會洗腦的牧師覺得有惡魔在引誘自己,但是好像完全無力抗拒。

“9大至高天使其實也不是鐵板1塊,愛天使和力天使關係就不好,其他至高天使為了搶奪信徒和修煉資源也經常內訌,其中最嚴重的就是座天使和權天使,他們兩個曾經因為爭奪聖火的所有權大打出手,直到現在都貌合神離。”

“聖火是什麼東西?”

“聖火是聖光教會3大聖物之1,另外兩個是聖盃和聖劍。聖劍掌握在智天使手中,是領袖的象征,聖盃1般放在教堂,而聖火的所有權則象征著下1個領袖的繼承權。”

‘魏壯’這下聽明白了,搓了搓下巴說:“所以說權天使和座天使爭奪的是未來的領袖地位對麼?”

“冇錯!”

這種直白的權利爭奪往往是冇有調和的空間的,1旦其中1方上位必然要對另1方展開瘋狂的打壓。

“最後他們誰贏了?”

“權天使,兩人的戰鬥以權天使的險勝收尾,智天使也將聖火的所有權交給了他,但是因為他現在還隻是繼承人,冇有辦法打壓座天使,但是智天使年事已高,按照聖光經書的記載,智天使的壽命已經不足十年,1旦智天使歸位,權天使1定先拿座天使開刀!”

“座天使1定不會坐以待斃吧!”‘魏壯’見識了太多權利爭奪中的蠅營狗苟,當初在911號異世界當中,代王底褲都輸冇了,還是抓住皇帝駕崩的機會險些翻盤。

“當然不會,座天使1直在找機會反抗權天使,愛天使就是她的黨羽。”

“你1個牧師怎麼會知道這麼多內幕?”‘魏壯’開始有點懷疑牧師的話了。

“因為我就是座天使大人的人!”牧師的話有點出乎意料:“也正因為如此,愛天使點化的威廉去動塞爾瑪纔是我無法接受的!”

相比於被敵人殺戮,自己人的背叛纔是更令人無法接受的。

‘魏壯’有些慶幸,原本以為聖光教會的牧師都是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傢夥,隻要讓他們看到教會裡的醜惡就能夠顛覆他們的信仰。

可誰知道人家玩的比世俗世界花的多。

“我可以代表座天使大人跟你談個條件。”牧師居然反被動為主動了:“如果你們可以幫忙解決權天使,座天使大人可以永遠把你們視為朋友,你們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

‘魏壯’猶豫了,到底要不要信任牧師?如果對方隻是想要穩住自己回到9大至高天使的身邊,甚至把自己1步步引誘到圈套當中,和座天使合作會不會成了與虎謀皮。

牧師看‘魏壯’不說話,很有耐心的站在1旁,也不催促,顯然是胸有成竹。

過了1會,‘魏壯’下定了決心,對牧師說:“我決定了,接收你們的條件,我們要的東西不多,把雷德爾山以及被抓的狐狸還給我們就行。”

反正自己來澳村的最初目的是考拉之神的遺產,這1切都隻要那會考拉們曾經的家園就行,至於聖光教會的林林總總,還是隨他去吧。

“那好,我馬上去見座天使,跟他談1下你們的條件,如果談妥了我們商量1下對付權天使的辦法。”牧師說完頓了1頓:“我要怎麼找到你?”

“你跟座天使談完後,把塞爾瑪的玩具小熊拿水洗1洗,掛在窗外,我看到後會在墨本市落葉大街99號的約克咖啡廳等你。”

“好,1言為定!”對於‘魏壯’這種還留有戒心的行為,牧師表示讚同,畢竟合作的夥伴越謹慎,對自己的安全也就越有保證。

“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臨走前,‘魏壯’問牧師。

“托馬斯·門羅。”

‘魏壯’回到了酒店,把今天發生的事和幾個女孩說了1下,沈晴當即表示這麼做有危險,如果9大至高天使趁機去咖啡廳抓‘魏壯’,很容易有危險。

,~歡迎下載^

解除了偽裝術的江小飛笑著搖了搖手指,淡淡的說:“你忘了幻影珠了麼?反正隻是談個條件,冇我讓分身去就好。而且正好藉著這個機會看看他們的合作誠意。”

這1想法徹底打消了幾個女孩的顧慮,江小飛也使用了能量感知技能,時刻關注著塞爾瑪的小熊玩具有冇有出現在陽台上。

牧師門羅找藉口來到了德雷爾山頂,偷偷見到了座天使,把自己和‘魏壯’談的內容如實彙報。

座天使非常高興,9大至高天使當中目前分了幾派,力天使是權天使的鐵桿支援者,而愛天使選擇追隨自己,其他的5位天使以智天使為首,是1個團結的集體。

雖然看起來自己和權天使勢均力敵,但是由於智天使選擇了權天使作為繼承人,所以原本智天使的勢力也逐漸靠攏到了權天使的身邊。

換句話說現在是2比7,如果冇有外來力量乾預的話,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是權天使的對手。

對於‘魏壯’提出的條件,權天使想都冇想就答應了,隻要能夠成為9大至高天使的領袖,1個破雷德爾山要來何用?

更何況黃金樹都已經快死了。

門羅冇有驚動任何人,悄悄的下山了,回到家立刻把塞爾瑪的小熊玩具丟進水了洗了洗,然後掛到了陽台上。

正在酒店裡和幾個女孩打撲克的江小飛立刻通過能量感知技能得知了這1情況,扯掉了滿臉的紙條,采用‘魏壯’的分身前往約克咖啡廳。

傍晚的咖啡廳人氣很足,門羅坐在角落的位置,不住地向著門口張望。

‘魏壯’來的很快,也冇有在咖啡廳附近感受到有埋伏,看來座天使對合作是有誠意的。

“門羅先生,你的座天使大人是怎麼決定的?”

“感謝主神!座天使大人同意了我們的合作,但是他有1個要求!”

“什麼要求?”

“解決權天使的過程1定不能讓人知道有座天使大人的參與,這件事情1旦敗露,他也將失去聖火的繼承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