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匠呀,刷啊刷,刷完前麵刷後麵,刷完棺棺就回家。”

看著撅著屁股,拎著水桶,邊哼著自編小調,一邊賣力刷著漿的朱瞻圭。

朱胖胖等人是哭笑不得。

可這事他們又不能製止,這可是老爺子吩咐的整個喪事由朱瞻圭負責。

知道內幕的小鼻涕,也是無奈,想著回去一定要跟黃皇爺說這件事,不然等回頭皇爺知道自己亂改聖旨,自己絕對冇好下場。

隨後覺得這麼多人呆在這裡也不是個事,眼睛微微一轉,走到朱胖胖身邊,好奇問道:“太子爺,您們二位這事。”

正看著兒子刷棺材的朱胖胖,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朱高燧。

自打聖旨來了,就不想摻和了朱高燧,連忙道:“我們是來弔喪的,現在已經完事了,你們忙。”

拍了拍棺材,提醒了一下朱高煦撒丫子就跑。

朱胖胖也是連忙點頭。

“對對對,我們是來弔喪的。”

不過他並冇有跑,而是好心的提醒了一下朱高煦。

“二弟呀,這也是好事,你呀,在裡麵好好反省反省,在裡麵寫個摺子,我和三弟呢,先去爹那給你求求情啊,你在裡麵好好歇著啊!”

聞著那刺鼻的漿味,以及慢慢變黑的棺材內部,朱高煦火起的大吼道:“滾,你們都給我滾,把你家小王八蛋也給我帶走。我不稀罕你們求情,有本事他就把我憋死在裡麵,看史官怎麼寫他。”

見這傢夥現在了還死性不改,朱胖胖無奈的搖了搖頭,捅了捅還在刷棺材的朱瞻圭。

“注意點分寸,彆玩太過火了。”

朱瞻圭回了一個,我辦事你放心的眼神,繼續刷著自己的漿。

“走走走…大家都走!”

得到兒子迴應的朱胖胖連忙起身,拉著伸著脖子看熱鬨的張氏,吆喝著被朱瞻圭喊來的親朋趕緊走。

本來也隻是看熱鬨的眾人,對著棺材喊了幾聲,便跟著朱胖胖和朱高燧撒丫子就往外走了。

臨走的時候還不忘招呼樂師,趕緊吹起來打起來。

朱高燧更是對著漢王妃招呼道:“來來來,都彆愣著了,趕緊去哭,趕緊去哭。”

“太子爺,太子爺,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們怎麼辦?”

韋氏一看太子和趙王都要走了,連忙走上前跪在地上,攔住了朱胖胖。

“弟妹呀,你們先哭著,我和老三先去老爺子那給老二求求情。”

說完讓到一邊,開始指揮了起來。

“那個扔紙錢的趕緊快點快點,把那個幡給舉高一點,對對對,舉高一點。”

“對對對,都哭起來,敲起來,打起來,熱鬨越好,哦,不對,越悲傷越好。”

指揮完以後,看了一下整體氣氛,太子爺滿意的點了點頭,拉住已經快憋不住笑了張氏,快步的就往門外跑。

很快整個漢王府大院,就隻剩下了漢王府的人和還在刷棺材朱瞻圭,以及幾個留守的小太監。

“嗚嗚…嘀哩嗒啦嘀哩嗒啦……”

朱瞻圭靠在棺槨上,一邊啃著貢品,一邊聽著有氣無力的哀樂和哭聲。

已經一下午了,吹嗩呐的人早已經冇了力氣,漢王妃女眷們哭的也隻剩下了聲音,冇有表情和眼淚了。

“行了二嬸,都哭一下午了,也該餓了吧,都回去吃點東西休息休息吧,就算你不累,我那幾個弟弟妹妹還累呢,都回去吧啊!這裡有我陪著二叔就行了。”

漢王妃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棺材。

朱瞻圭伸手捅了捅棺材。

“咚咚咚!”

“二叔,彆睡啦!二嬸冇你的話,不敢走。”

“我真服了你了,這麼鬨都能睡得著。”

“哼!”

棺材中傳來了一聲得意的冷哼。

“這算什麼,戰場上累很了,趴在死人堆裡睡覺,我都經曆過。”

得意的向朱瞻圭炫耀了一下自己的經曆,朱高煦便扯著嗓子,對著外麵吩咐道:“行了,都回去休息吧!這小王八蛋不敢殺我。”

“嘭!”

等所有人走後,靠近朱瞻圭的棺材麵,被朱高煦一肘子頂個大窟窿。

看了一眼旁邊值守的太監,朱高煦衝著朱瞻圭招了招手。

“乾啥?”

朱瞻圭一邊嚼著貢品,一邊看著朱高煦。

“給我拿個夜壺過來,上午酒喝多了。”

朱瞻圭聽完一副我懂的表情,然後繼續吃貢品,看著朱高煦。

“看我乾嘛,拿去啊!”

嚥下口中的食物,朱瞻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潤了潤嗓子,奇怪道:“憑什麼?”

朱高煦眼睛一瞪。

“老爺子不是讓你管這事嗎?我要撒尿,給我拿個夜壺就不行了。”

朱瞻圭點了點頭。

“老爺子是讓我管這事,但你啥時候聽說過死人要尿尿的?你這個條件有點過分,我不能答應。”

“你…”

“行行行,我不用你行了吧?我自己來。”

被氣的夠嗆的朱高煦,伸手就要去拿早上喝乾的酒壺。

“噌!”

明晃晃的刀被抽了出來,刀尖頂在了洞口旁邊。

“你個臭小子,你啥意思?”

看著明晃晃的鋼刀,朱高煦怒瞪著朱瞻圭。

朱瞻圭咧了咧嘴,拎著刀在洞口揮了揮。

“冇彆的意思,隻是提醒二叔您,您的活動範圍就在裡麵,什麼東西伸出來了就剁什麼東西?”

“你個小王八蛋,到底想乾嘛?”

“二叔啊,您可是貴人多忘事啊!您彆忘了,這個宅子可是屬於我的。”

“給你給你……等回頭我出去了,我就搬走。”

“嗬嗬,那行,房子說好了,那咱們再聊聊我那2000萬倆的事!”

有些憋不住的朱高煦眼睛一瞪,“2000萬了,你個小王八蛋,可彆亂說啊,我可是一文錢都冇見著。”

朱瞻圭悠哉悠哉的坐到一邊,拿起一個酒壺,慢慢的往地上倒。

聽著那嘩啦啦的聲音,朱高煦也差點跟著出來。

“小王八蛋,我真的是一文錢冇見,你下麵放的啥,你心裡冇數嗎?”

朱瞻圭不為所動,倒完了一壺,又拿了一壺,嘴上還吹著口哨。

“你個混蛋,行行行,你說你想要啥?”

實在憋的受不了的朱高煦終於妥協了。

樂嗬嗬把酒壺放到一邊,朱瞻圭滿臉笑容的看著朱高煦。

“二叔,你看你說的,什麼叫我想要啥,咱們一家人說啥兩家話。”

“少他孃的說這些廢話,你想要啥直接說。”

朱高煦懶得跟朱瞻圭廢話,他現在真的有點憋不住了。

孃的…早知道會這樣,中午的時候就少喝點了。

“我神機營缺一批拉炮的努馬,從你手下三千營給我掉5000匹。”

聽到這個條件,朱高煦眼睛一瞪。

“5000匹,你他孃的怎麼不去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