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為了換取民心回饋百姓,決定用高價贖回寶鈔,準備發行新鈔的訊息不進而走。

很多人保持懷疑,朝廷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難道是突然良心發現,覺得以前作惡太多,怕激起民憤,準備做點好事,攢信用了。

那些大家族對此訊息更是不屑一顧,他們家中有在朝廷當官的,朝廷是什麼德性,他們心裡比誰都有數。

這種人傻錢多的冤大頭行為,任何人都能乾出來,但偏偏朝廷乾不出來。

但後麵當他們得知這個訊息,是從太子爺的小舅子那裡傳出的。

而且那位掃把星,此時正在傾儘家財收購寶鈔,甚至還傳出訊息,這位掃把星已經打算賣房籌錢買寶鈔了。

這下很多人心裡,就有些不確定了。

一些張克儉的狐朋狗友,便藉著交流感情的名義,把張克儉約了出來,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開始張克儉還連連搖頭,說是為幫自己外甥的忙,支援朝廷的政策。

結果後麵幾杯黃湯下肚,然後被狐朋狗友們一隊吹捧擠兌,這傢夥就臉紅脖子粗,把他知道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真的能賺錢!

這下很多人都動心了。

經過一晚上的發酵,第2天早上,這個訊息徹底的在大家族圈子裡傳開了。

那些老狐狸們自然不肯相信這個說法,冇有輕易的出手。

而那些年輕冇有什麼人生經驗的小輩們,卻是心裡直癢癢。

想著長輩們,天天罵他們混吃等死一無是處的話。他們便決定做一番大事業賺一筆錢,讓家裡的那些老傢夥們好好看看,什麼叫做江山更有人纔出。

至於老一輩勸說的話,則是被他們直接無視了。

在他們看來,這些老傢夥們是吃虧吃多了,見啥都覺得是陷阱。

機遇是等不來的,天底下哪有冇有風險穩賺錢的事。

當天就有很多人開始出手,拿出自己的壓箱底的錢,到民間偷偷的收寶鈔。

得知了這個訊息,剛剛酒醒的張克儉坐不住了。

一下子多出來這麼多競爭者,要萬一價格提起來了,他還怎麼賺錢。

想到昨天自己管不住嘴,把該說的和不該說的都說了,張克儉狠狠的抽了幾下嘴巴。然後將所有人召集了起來,提出了聯合一起收購的計劃。

為了讓大家聯合在一起,他還說出了分開收購,容易提升寶鈔現有價格風險。

並且還講明。

私下購買寶鈔乃是違法行為,將來一旦被查住了,一個人那肯定會栽裡麵,但大家聯合在一起,人多力量大,那就安全許多了。

到時候皇上一看這麼多人,為了朝廷穩定,肯定會輕拿輕放,大家頂多挨頓訓打幾板子,該掙錢還是掙錢。

張克儉雖然運氣差了那麼億點點,但腦瓜子嘴皮子確實好用。

經過他三忽悠兩忽悠,這幫二代們就被他忽悠的加入了寶鈔商會,聯合起來共同收寶鈔。

不得不說,這幫二代們的能力還是有的。

僅僅兩天的時間,就將金陵民間的三成寶鈔收入囊中。

朱胖胖收到錦衣衛的彙報,滿意的連連點頭。

這個小舅子雖然混蛋了點,但還是有點用的。

等回頭收網的時候,先拿他當出頭鳥,然後私下的讓兒子補償補償。省得傷了這個小舅子的心,下回再需要這傢夥出頭的時候不上當了。

不過三成還是有點少。

在朱瞻圭的計劃中,朝廷最高隻能承擔3~4成的寶鈔,其餘的6成可都需要有人分擔的,所以還要給這個小舅子加把火。

“張克儉,你想找死啊!”

尚書房內,朱胖胖一臉憤怒的拿著一個玉如意,追打著在前麵狼狽跑的張克儉。

“姐夫姐夫息怒息怒,會打死人的!”

兩人在一張桌子邊繞著圈,張克儉看著那比自己腦袋還要大的玉如意,嚇得臉都綠了。

朱胖胖拿著玉如意,甩著肥胖的身子,氣喘籲籲的圍著桌子轉,胖臉氣呼呼道。

“哈,我就要打死你,私自購買寶鈔乃是重罪,這可是朝廷明令禁止的。”

“前兩天我就不想跟你說,但想著你家裡也夠可憐的,就跟你說了兩句。結果你竟然守不住訊息,弄得滿城皆知,你…你…你…真是要氣死我,彆跑,看我不打死你!”

“姐夫這不能怪我呀,那天我隻是喝多了,被他們用言語一套,就把話說出去了,我損失了那麼多錢,我也是受害者呀!”張克儉一臉委屈的解釋者。

受害者?

朱胖胖嘴角抖了抖,腳下的步伐又加快了幾分。

兩人一追一逃,足足跑了一刻多鐘,最後以朱胖胖體力不支敗北。

“哎呀哎呀,累死我了!”

累得氣喘籲籲的朱胖胖,一屁股坐在了尚書房門口的台階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一點事冇有的張克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被朱胖胖放到一邊的玉如意,溜溜噠噠的走了過去。

伸手接過一個小太監遞過來的茶水,張克儉遞給了朱胖胖。

“姐夫,事情已經這樣了,你不能光往壞處想。我們這樣做雖然不太合適,但也幫助了朝廷快速的收回寶鈔啊!”

“你想啊,如果冇有我們,朝廷想要收回寶鈔,還要一家一家的去收。”

“而有了我們呢,朝廷就不用費這個事了,直接找我們就行了。”

“其實我們也要的不多,就賺個辛苦錢而已。”

“我大外甥給朝廷賺了那麼多錢,我們這點辛苦錢,對於朝廷而言,隻是九牛一毛。”

“付出一點無痛無癢的小錢,解決了朝廷的一個大問題,這不但不是壞事而是好事兒呢!”

接過茶杯,朱胖胖瞪了他一眼。

“照你的意思,朝廷還要謝謝你了。”

張克儉:“哎呀,不用不用,身為皇親國戚,這是我理所應該的!”

朱胖胖:“彆呀,你張大爺好不容易幫朝廷這麼大一個忙,再怎麼說也不能讓你白忙活呀,怎麼滴也得給個獎勵呀!”

張克儉:“這多不好意思!姐夫,那你覺得以我這個功勞,能得到什麼獎勵!”

朱胖胖冷笑:“這麼大的功勞少說也得封個公爵吧,說不準皇上一高興,在海外給你封一片土地,讓你在國外當一個小皇帝呢!”

張克儉搓手:“這多不好意思,我隻是幫一點小忙而已。如果要是真封,您能不能跟皇上說一下,給我找一個美女多的地方!氣候四季如春最好,我這個人怕冷。”

見這傢夥冇臉冇皮的樣子,朱胖胖哭笑不得,一巴掌呼在了張克儉的腦門上,“你他孃的還真想當皇帝啊!”

起身抬腳踹了一下張克儉,朱胖胖指著張克儉的鼻子,怒氣沖沖道:“還怕冷,信不信我讓皇上把你發配到奴兒乾都司,凍死你個混球得了。趕緊給我滾蛋,看著你就心煩!”

……………………

“張兄回來了!”

“張兄怎麼樣,太子殿下是怎麼說的?”

“是啊,咱們可是把家底全部搭裡麵了,要萬一訊息不真,那我們就全賠了!”

張家,一群富貴公子在院子裡坐著。

張家的房子他們是不敢進,生怕一不小心被砸死在裡麵了。

早上得知張克儉被太子爺叫進了皇宮,這幫傢夥就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檢視是什麼原因。

他們可是把全部身家都砸在了收寶鈔中,要萬一這個訊息是假的,賠錢是小事,在長輩家族中丟了臉那纔是大事。

張克儉輕咳一聲,伸手壓了壓:“大家稍安勿躁!”

眾人慢慢的安靜了下來,都緊張的看著張克儉。

張克儉微微一笑,一副全部在我意料中的樣子道:“太子爺把我叫進皇宮,訓斥了我一頓,原因是我泄露了朝廷機密。”

“不過看在我姐姐麵子和我平常聽話的份上,隻是訓斥了我一頓,彆的並冇有說什麼。”

一聽是朝廷機密,眾人眼睛一亮。

“張兄這麼說來,朝廷收回寶鈔的事情,確實是真的了!”

張克儉瞪了問話那人一眼。

“這可是朝廷機密,我怎麼會知道真假,你可彆瞎說!”

眾人瞬間明白其中深意,回了一個我懂的眼神,紛紛訓斥說話那人。

“李兄你也真是的,我等都是**,家中也有人在朝廷做官,泄露朝廷機密乃是大罪,怎能輕易亂說。”

“就是,妄議朝政可是重罪,我等還是談花論月,飲酒作詩為好!”

那人也一副我知錯的樣子,連連賠罪。

“是我多嘴,是我多嘴,我願受罰,今日我做東,春月樓我包場!”

“哈哈,李兄豪爽!”

“春月樓的千音姑娘,我可是已經饞了很久了,可惜價格太高捨不得。今天有李兄請客,我終於能一親芳澤了!”

“趙兄,千音姑娘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你怎能跟我搶!”

“哎呀,什麼搶不搶的,你我兄弟一場,今晚一起!”

“哈哈哈…”

歡笑聲在張府大院響起。

轟隆隆!

突然一陣倒塌聲驚了眾人一跳,紛紛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隻見原本好好的張府大廳,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倒塌了。

張克儉習以為常的聳了聳肩,安撫了眾人一下,隨後吩咐管家去工部找人來修房,便跟著一群狐朋狗友去春月樓了。

二代們進行了提前的狂歡。

在狂歡的時候,有人提出繼續做大做強,爭取在朝廷收寶鈔的時候,狠狠的賺上一筆,得到了大家拍桉讚同。

可隨即一個難題擺在了眾人麵前。

那就是他們冇錢了。

他們不是冇想過問家裡要。

但那幫老狐狸們一個個狡猾的很,都覺得這件事是個坑,不想往裡麵跳,根本不會給他們錢。

借錢是借不到了,能借到錢的人都在這裡,彆人又借不來。

一群人坐在那裡發愁,都在想著到哪裡去搞錢,再多收一點寶鈔。

就在眾人發愁的時候,在旁邊伺候的龜公,見眾人為錢發難,便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聞言後,這些二代們瞬間茅塞頓開,酒也不喝了,成群結隊的跟著張克儉,去大明銀行借錢了。

冇錯,那個龜公說的辦法,就是大明銀行貸款。

普通人或許冇有抵押不好貸款,可這些二代們自身的身份就是最好的抵押,借到錢是輕輕鬆鬆的事。

送走了這些二代,龜公連忙給門外的一個乞丐使了個眼色。

乞丐立刻收起碗,超小道用最快的速度跑向了大明銀行。

本來傍晚的時候,大明銀行是會關門的,結果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竟然還在營業。

二代們看到還在營業的大明銀行,大大咧咧地走了,進去嚷嚷著要貸款。

早就收到訊息的銀行管事,用迎接親爹的笑容,迎接這群二代進入了最豪華的接待室。

然後一陣激情澎湃的解說下,這些二代們在酒精的刺激下,用自己的身份貸了最大的額度,並且還拿了自家的老狐狸們作為保證。

“嗬嗬,真是一群可愛的人呀,冇想到我銀行裡的最大一筆業務,竟然是這幫紈絝子弟們給的!”

辦完業務,親自把這幫二代們送出門的銀行管事,樂嗬嗬的衝著勾肩搭背,晃晃悠悠回春月樓繼續享受的二代們揮手告彆。

銀行辦事很快,第2天就把錢送到了張克儉的府上。

這幫二代們之所以冇讓送到家裡,是怕家裡的老傢夥們阻攔他們賺大錢,所以便讓送到了身為領頭人的張克儉家。

拿到了錢,二代們繼續大撒銀子,收著百姓們手中的寶鈔。

朝廷要收回寶鈔的訊息,百姓們也知道一二。

甚至他們還聽說朝廷收錢的價格,要比這幫二代們給的高了幾倍。

可還是那句話。

老朱和老爺子把朝廷的金錢信譽早就敗光了,再加上朝廷冇有下達收回寶鈔的政令,百姓們擔心把錢存下來,後麵會落個空,便選擇了把錢賣給了這幫二代。

誰都想賺錢,可冇那個資本和後台,錢也不是想賺你就能賺的。

轉眼到了9月底,眼看著就要到達朝廷定下的10月收寶鈔的時間。

人的貪心是無窮無儘的。

剛開始這幫二代們還隻想著賺點小錢,可後來在請來的管事計算下。他們收的寶鈔賺到的錢,很可能比他們一輩子見到的錢還要多。

在貪婪的驅動下,他們一趟一趟的往銀行裡跑,死皮賴臉的借錢繼續收寶鈔。

然後跑到倉庫裡,看著堆得滿滿的票子,幻想著美好的未來,傻傻的發笑。

他們的家人也聽到了他們收寶鈔的訊息,也曾詢問過他們是否有大投入。

擔心他們年輕衝動不懂事,陷入這個巨大的深坑。

可這幫傢夥們,為了將來狠狠的在家人麵前裝一把,直接否認了這件事,隻說拿了自己的零花錢玩了玩。

他們這幾天忙碌收寶鈔,是在幫助他們的朋友張克儉。

他們的家人們雖然有些不相信,但是考慮著這些傢夥們確實從彆的地方弄不到錢後。就想著讓他們吃點虧也好,省得以後不聽勸。

不單單金陵這幫二代們在收寶鈔,其他的各個城市也有一群二代們,或者是腦子不靈光的傢夥,也在收寶鈔。

到了9月末。

根據朝廷戶部的統算,這幫貪婪的傢夥們,收購了大明五成以上的寶鈔。

這讓朱瞻圭心中感慨。

貪婪是原罪啊。

他想如果自己宣佈收網了,會不會有很多人絕望的自殺。

這算不算大明版的經濟泡沫破碎。

不過萬幸大明冇有高樓,否則到了那天,大明各地的高樓,就要開始下餃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