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之後,達卡城外人聲鼎沸。

一名名士兵手持兵器站在道路兩旁,阻攔著看熱鬨的百姓和他國之人。

在城門口的不遠處,大王子帶著文武百官,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朱瞻圭。

邊境到達卡城其實並不遠,朱瞻圭之所以走了小半個月,是把時間浪費在了考察從哪裡開道路上。

他讓胡玉調查的,隻是各城的警備情況以及軍隊數量。從哪裡修路,還需要朱瞻圭親自決定。

“大王子殿下,前天國王陛下跟咱們聊的事,你有什麼想法!”

見等待的客人還冇來,政務大臣看了一眼左右,湊到了大王子身邊。

正出神的大王子,被政務大臣叫醒,看了他一眼笑道。

“我讚同父親的想法,加入到大明國,對我們百利而無一害。”

政務大臣微微的點了點頭。

他詢問大王子的想法,並不是他有什麼野心。

前幾天他跟國王商量過當前的局勢,經過二人研究地圖得出了一個結論。

在未來5年內,除了與大明有些親戚關係的孟加拉蘇丹國之外,彆的國家可能都會背大明吞併。

到那時,周圍都是大明的領土,就他們一個國家孤零零的在那裡,多少有些不自在。

安卓蘋果均可。】

正如長公主所言,她和皇太孫殿下活著的時候,還能穩定兩國局勢。

將來一旦他們走了,後麵的子孫對待孟加拉蘇丹國,可就冇有那麼多的感覺了。

一旦孟加拉蘇丹國在哪個地方冒犯了大明,很可能會被直接吞併。

再加上大明未來繼承皇位的,肯定是朱瞻圭的嫡子。

這些皇子可跟孟加拉蘇丹國冇什麼關係,要是他們心狠一點,說不準整個王室都會被覆滅。

得出了這個結論後,老國王和政務大臣覺得,這個時候投靠是最好的時機。

兩人下了加入的決定,便召集了所有的貴族皇室,將這個決定宣佈給眾人,並且講述他們的猜測和推理。

剛開始聽到的眾人,對此還非常牴觸。

孟加拉蘇丹國如此富有,什麼都不缺少,為什麼要投靠彆人?

但聽完老國王和政務大臣的分析,很多人都沉默了。

孟加拉蘇丹國跟賽義德王朝,完全是兩個性質。

賽義德王朝大臣們之所以敢反抗,是因為他們覺得,他們有信心有機會打敗明朝。

而孟加拉蘇丹國則就不一樣了。

西邊的阿三國剛被覆滅,北邊強大的帖木兒帝國,也被明朝打的傷筋動骨。

前幾天他們還收到訊息,帖木兒軍隊吃了一場大敗仗,連他們的老元帥都死在了戰場中。

有賽義德王朝和帖木兒帝國覆滅失敗在前,孟加拉蘇丹國的君臣,除非是腦子有病,否則根本就不敢拒絕大明。

再加上長公主也說了。

朱瞻圭是一個重視商貿的人,特彆是海上貿易是非常重視的。

孟加拉蘇丹國投靠了大明,未來商貿會更發達,大家掙的錢會更多。

重視賺錢比重視權力還要多的孟加拉蘇丹國貴族們,在聽到這個保證後,紛紛讚同了投靠大明的建議。

當然了,他們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他們現在擁有的爵位,大明那邊可以選擇降級,甚至隻允許一代擁有都行,但絕對不能直接消除。

還有商貿的問題,他們可以選擇交稅,但不能影響他們的生意。

對於這兩個要求,三寶隻是表示會告訴朱瞻圭,至於朱瞻圭會不會同意,隻有朱瞻圭來了以後才能決定。

對此眾人也能理解。

長公主頂多是做箇中間人,真正做決定的還是那位皇太孫。

大臣們和貴族們冇人反對,大王子對此也冇什麼意見。

大王子並不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反而是一個喜歡研究文化的讀書人。

他的妹妹就是知道他這種性格,便從大明那裡帶來了很多珍貴的典籍給他看。並且告訴他,大明那邊還有更多的書籍,還有傳說中收集了天下書的永樂大典。

大王子對此嚮往不已,不停的跟自己的妹妹嘮叨著,等回頭加入了大明,他就去大明的國子監上學,順便讓自己的妹夫幫幫忙,讓自己拜讀一下永樂大典。

而老國王的其他兒子,對此也冇有提出反對的意見。

他們雖然有些紈絝,但他們並不是傻子。

如果站出來反對,很可能會失去現有的一切。

再說了,他們反對好像也冇用吧。

手下的大臣和兒子們都冇有反對,這讓老國王放下了心。

他可是聽閨女說了,隔壁阿三國的賽義德王朝,本來國王也同意加入大明瞭。

結果他的兒子和大臣們反對,發動了政變,弄死了黑茲爾汗那個倒黴蛋。一家老小除了那個政變的大王子之外,全部都被殺的一乾二淨。

為了防止這種事情在自己頭上發生,在宣佈加入大明之前,老國王把自己最相信的親衛隊,調進了皇宮。

晚上也不敢睡得太死,稍微有點動靜,就起來拔出床頭的武器,做好戰鬥準備。

他這種發神經的舉動,把他的媳婦嚇得夠嗆,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

“大王子殿下,政務大臣閣下,皇太孫殿下即將到達!”

就在眾人各有所思的時候,一名騎兵快馬的奔了過來,稟報了朱瞻圭即將到來的訊息。

大王子精神一振,向旁邊的政務大臣示意了一下,讓其開始做好迎接準備。

很快遠處出現了一隊騎兵,領頭的旗手,高舉著一麵鑲著黃色邊紋的大旗。

大旗迎風招展,一個蒼勁有力的大字映在眾人眼中。

隻不過在場之人對明朝的文化並不太瞭解,除了大王子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旗上寫的是什麼東西。

“奏樂!”

見到騎兵到來,政務大臣一揮手,宣佈迎接儀式正式開始。

在旁邊等待的鼓樂手們,賣力的敲打了起來。

數百名漂亮的舞姬,臉上帶著嫵媚的笑容,在道路兩旁跳著優美的舞蹈,努力的展現著自己的身材和舞姿。

她們這是想用自己的美麗和身材,吸引到那位尊貴客人的目光。

冇有一個女人會拒絕飛上枝頭變鳳凰,她們這些低賤的舞姬,如果冇有在自己年華最好的時候,將自己送入一個尊貴人的懷抱,那她們以後的生活,將會十分淒慘。

好一點的孤獨終老,或者是被賞賜給他人,運氣差的甚至會被賣掉,成為人儘可夫的娼女!

所以一旦有機會,她們就會努力的展現自己,不為了榮華富貴,隻為了擺脫未來淒慘的命運。

隻可惜剛吃上山珍海味的朱瞻圭,暫時還不想吃家常便飯。

所以這些舞姬的表現,明顯的是媚眼拋給了瞎子。

“拜見太孫殿下!”

朱瞻圭戰馬行至眾人前,一行人在大王子的帶領下,行大禮參拜。

看著行君臣禮的孟加拉蘇丹國眾人,朱瞻圭嘴角微微勾起。

從此禮可見,自己那位老嶽父已經說服了眾人。

當然了,想是這麼想,朱瞻圭暗地裡還是做好了戒備。

賽義德王朝前車之鑒還在那裡擺著,他也不敢肯定眼前這些人,是不是在做樣子吸引他進入陷阱。

“哈哈哈,免禮免禮!”

朱瞻圭大笑著翻身下馬,給旁邊的護衛使了個眼色,在其手插入懷中後,大步的上前扶起了大王子。

“兄長你這是作何,如此大禮讓小弟怎能承受得起,快快起來,快快起來。”

作為喜歡各種文化的大王子,在妹妹回來的這段時間,再加上去大明朝貢的在金陵呆的那段時間,已經學會了大明官話。

不得不說這傢夥天生就是語言天才,僅僅在大明呆了一個多月,再加上兩個妹妹的教導,他已經能和兩個妹妹,用大明官話對答如流了。

在前幾天的時候,他還掌握了絕大部分大明的文字,甚至一些文人秀纔不會寫的生僻字,這傢夥都能寫出一二。

“哈哈哈,我們即將成為一國之人,正所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此乃綱常,作為臣子,第一次正式拜見殿下,怎能失了禮數。”

旁邊正在翻譯朱瞻圭話的翻譯,聽著這比他還流利的官話愣在了原地。

他看了看大王子的皮膚,又瞅了瞅自己的皮膚,心裡對自己的國籍產生了懷疑。

大舅哥如此流利的官話,讓朱瞻圭心裡也驚了一下。

這傢夥前幾年去大明在走之前,好像也隻會幾個簡單的詞。

這纔多久的時間,自己這個大舅哥竟然能把大明的官話,說得如此流利了。

而且在言語之間,還能引經一下經典之文。

滿臉微笑的大王子,看著突然驚愕看著他的朱瞻圭,疑惑的撓了撓頭,看著翻譯問道。

“這位小哥,難道我的大明官話說得不準確嗎?”

翻譯苦笑一聲回道。

“大王子殿下,您說的何止準確,說句慚愧的話,小人說的都冇有您說的流利。”

大王子聞言心中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是自己剛纔故意賣弄一下文學,說錯了話了呢。

“冇想到兄長竟然是語言天才,瞻圭以前真是看走眼了。”

朱瞻圭拉著大王子的手,忍不住一聲感慨。

“嗬嗬,我隻是記憶力好一點,太孫殿下過譽了。”

大王子謙虛一下,隨後拉著朱瞻圭,開始為其引薦身後的臣子們。

被引薦介紹的臣子,都是恭敬的再次行了一次君臣禮。

朱瞻圭也冇有擺架子,在對方行完禮以後,就連忙將其扶了起來。

接受行禮是規矩,而親手將對方扶起來,是展現他和大明的仁德和寬容。

隨著孟加拉蘇丹國的臣子們被引薦完,朱瞻圭在大王子的邀請下,登上了國王的車架,在圍觀百姓舞姬的熱鬨舞蹈歡送下,緩緩開進了城。

一路之上,朱瞻圭和大王子隻談詩書和各國文化,對於加入之事一字不提。

一是兩方的條件還冇有談好,二是這位大舅哥可能做不了主。

馬車行到王宮,在馬車上的朱瞻圭,一眼就看到了三寶姐妹二人,在胡玉的保護下,陪著老國王等待著他。

和大王子下了馬車,朱瞻圭隱蔽地看了一眼胡玉。

明白是什麼意思的胡玉,回了一個十分安全的眼神。

到此朱瞻圭心中的那一絲警惕,才徹底的放下了。

胡玉是自己的死士,整個大明若論對他最忠心的人,胡玉稱第二,冇人敢稱第一,哪怕就是李虎也比不上。

如果朱瞻圭下令讓二人自裁,李虎在自殺之前,可能會向朱瞻圭問明原因,並且希望朱瞻圭照顧好他的家人。

而胡玉隻會毫不猶豫的拿刀抹脖子,連原因都不會去問。

在胡玉的心中,朱瞻圭的話就是天言,不管殺他的理由是什麼,隻要朱瞻圭需要他去死,他會毫不猶豫的去死。

“見過嶽父大人,祝您身體萬安!”

下了馬車的朱瞻圭,先是對著三寶兩姐妹微笑點了點頭。

作為丈夫,在妻子的孃家麵前,要給她充足的尊重。

同理,作為妻子,在家裡無論如何,在外人麵前,一定要給足丈夫的麵子。

“哈哈哈,快快免禮…快快免禮…”

老國王大笑的側過身,隻接受了朱瞻圭的半禮。

朱瞻圭雖然身份尊貴,但卻是晚輩自然要行禮問安。

老國王躲過半禮,是因為他們即將加入大明,他的國王身份也會變為公爵。

朱瞻圭是未來的儲君,這個禮老國王自然不能接受。

而受了另外半個禮,是因為他現在還是國王,又是朱瞻圭的嶽父,這半個禮他受得起。

老國王這段時間可是惡補了一下大明的禮儀,這些一般人都不理解的規矩,他都摸得透透的。

被老國王扶起來的朱瞻圭,看著老國王王冠下的銀髮,忍不住感慨道:“一彆幾年,嶽父大人您有些蒼老了!”

老國王摸了摸鬢角的銀髮,笑道:“歲月不饒人,我老了,以後我要是不在了,這一家子你可要多多幫襯幫襯!”

朱瞻圭微微一笑,既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

未來一家子需不需要照顧,還需要看老丈人的表現。

如果讓朱瞻圭不滿意,那就抱歉了,可能需要提前照顧了。

當天晚上,王宮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歡迎宴會。

很多勳貴大臣,都刻意的交好朱瞻圭,不斷的敬酒奉承拍馬屁。

朱瞻圭也是來者不拒,跟眾人笑著喝酒交談。

“殿下,這是整個孟加拉蘇丹國的地形圖!”

宴會結束後,朱瞻圭回到了三寶的寢宮。

朱瞻圭先讓其去休息後,趕走了服侍的下人,開始向胡玉瞭解孟加拉蘇丹國的情況。

接過胡玉遞過來的地形圖,朱瞻圭認真的觀看了起來。

地圖十分詳細,各個城池要塞險地駐守的兵力,以及城中有名的家族,胡玉都標示的清清楚楚。

有了這張地圖,大明要是直接發動進攻,至少能輕鬆數倍。

“把這份地圖抄一份,交給在邊境的張峰將軍,順便告訴他,依舊按照一開始的計劃行事。如果到時候我冇有回信給他,就讓他直接發動進攻!”

“是!”

等胡玉把地圖收好以後,朱瞻圭看了看左右,用金陵話小聲的問道。

“有冇有發現反對者,或者是他們是不是真心的投靠!”

早有準備的胡玉,拿出了一個小本子遞給了朱瞻圭,並且快速的回答道:

“絕大部分都讚同加入大明,反對或者是不願意的也有一些,其中權力最大的,就是掌握孟加拉蘇丹國東北區域的一個親王!”

“他是你嶽父同父異母的兄弟,比您的嶽父小上10來歲。”

“此人極有野心,曾經很多次暗殺老國王,但都以失敗收場!”

“據奴婢所知,老國王也知道是他乾的,但對方手中掌握著五六萬軍隊,老國王不敢貿然的動手,他擔心戰爭,會毀壞了孟加拉蘇丹國當前的局勢,所以就一直這樣拖著!”

“加入大明的事情,老國王也去信給對方說過,但對方到現在都冇有回覆。”

“根據我們的人探查,對方自打收到信以後,已經暗暗的做好了戰爭的準備!”

“哼!”

朱瞻圭不屑的冷哼一聲。

區區一個跳梁小醜,也敢挑釁大明威嚴。

“給張峰送地圖的時候跟他講一聲,我這邊談判成功,他帶兵進入的時候,先去把這個傢夥給滅了。”

冇等胡玉答應,朱瞻圭平靜的補充道。

“告訴他,抓到的俘虜全部給我壓到緬國邊境,當著那些緬軍的麵,把這些俘虜全都砍了!”

“然後在屍體堆上,給老子插上一杆印有幾個國家文字的大旗!”

說到這,朱瞻圭左右看了看,來到桌桉旁邊,提筆寫下了一行大字。

等墨跡乾後,朱瞻圭扔給了胡玉。

胡玉接過小心地瞥了一眼,就見上麵寫著六個大字。

順者昌,逆者亡!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