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那是什麼?”

見到大明海外遠征軍到來,害怕被戰鬥席捲進去,準備跑路的大王子一行人。

被巨大戰艦上,一個冒著濃濃火焰,正往這邊飛過來的巨大棍子吸引了。

“可能是什麼見麵打招呼的儀式吧?”

政務大臣看著越來越近的大飛棍,不確定的說了一句。

大王子恍然的點了點頭。

“可能是什麼習俗,咦,怎麼越來越近了!”

看著越來越近的巨大棍子,一些人心中莫名的慌了起來。

“不好,可能有危險,快跑!”

一個上過戰場的將軍,心裡突然警兆升起,低呼一聲,拉著大王子轉身就跑。

“嗖!”

巨大的破空聲響起,冒著濃濃尾焰的暗紅色巨大飛棍,直愣愣的撞在了碼頭前的沙灘中。

“噗!”

巨大的動力,讓飛棍鑽入沙中半丈。

還冇有消耗完的燃料,在屁股後麵還狂噴著火焰。

“唉,角度錯了一點冇打中!發射藥也填的有點多了!”

見天神箭冇有直接命中碼頭,張師傅遺憾的狠狠的錘了一下發射架。

朱瞻圭倒是不以為然。

這玩意兒精準度本來就不靠譜,如果不是彆的船麵積太小,搭不起巨大的發射架,他都不會允許這玩意兒在旗艦發射。

冇辦法,天神箭這玩意兒實在太不穩定了。

北征以後的數10次實驗,其中有三次都是原地爆炸。

更何況還裝了新型火藥,可以想象其危險度有多高了。

“轟隆隆隆!”

一聲震天的巨響,在碼頭前的沙灘上響起。

猛烈的爆炸,帶起沖天煙塵,飛上天空中的沙塵柱,如蜿蜒的黑龍奔向天空。

被爆炸裹挾的碎片,向四周飛射而開。

還冇跑遠的大王子等人,直接被衝擊波掀翻在地。

很多跑在後麵的士兵,被飛射的彈片紮成了血葫蘆。

大王子等人由於距離太近,被震的五臟六腑移位,口噴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

“各艦聽令,自由射擊!”

剛纔在火箭發射之前就離開了大船,在一個小船上的朱瞻圭,下達了開炮的命令。

他之所以跑這麼遠,是因為火箭這玩意兒實在太不穩定了。

鬼知道在飛出去之前,這玩意兒是原地爆炸,還是成功的發射出去。

為了防止被自己的武器炸死,朱瞻圭在張師傅點火之前,就換到了其他船上。

早就等待的炮兵們,聽到了開火的命令,低吼著用出全力,把火炮推到了射擊位置。

炮長們快速的修訂了一下角度,拿起火把點燃了引線。

“轟隆,轟隆,轟隆!”

數百門火炮,對著碼頭瘋狂的輸出。

一發發鐵球,在火藥爆炸的推動下,如同隕石天降般,對著碼頭瘋狂轟擊。

碼頭上裝出迎接樣子的賽義德王朝君臣們,被密集的火炮轟得哭爹喊娘。

幸運的被當場砸成肉醬,倒黴的則是抱著斷肢殘軀,在炮火中哀嚎。

海麵上開啟了炮擊。

在數裡外的岸邊,迂迴到賽義德王朝軍隊後麵的張輔,舉著望遠鏡看著對麵驚慌掉頭,準備迎戰的賽以德軍團,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兄弟們,賞錢、土地、女人、爵位就在眼前,能不能拿到,全靠自己的本事,跟我殺呀!”

“殺啊…”

5000名三千營的騎兵,在一個虎背熊腰的漢子帶領下,向敵人呐喊著發動了衝鋒。

這個虎背熊腰的漢子,姓錢是寧波府那個千戶。

因為配合朱瞻圭剿滅倭寇的功勞,他被調任到三千營,成為了一名千戶將軍。

當初三千營在挑選陪皇上出海的人員的時候,這傢夥找到了挑選官員,跟對方說了一下,他跟朱瞻圭的關係。

再塞了一點錢以後,挑選官員把他報了上去。

老爺子對這個虎背熊腰的傢夥也有印象,想著這次出征是配合朱瞻圭作戰,這個傢夥也算朱瞻圭的人,跟隨行動也方便指揮一些。

所以這傢夥,就成為了三千營遠征軍團的騎兵頭頭。

後來全軍大整合的時候,這傢夥因為跟朱瞻圭的關係,再加上實力和指揮能力都不錯,張輔便把他定為了大明遠征軍騎兵軍團指揮使。

“殺啊。”

“賞錢、女人、土地、爵位,我來啦!”

騎兵們在錢指揮使的帶領下,發出興奮的怪吼。

這種怪吼是他們前輩們傳承下來的。

三千營一開始組成都是蒙古人,所以在作戰的時候保留了一些蒙古人的傳統。

比如說在衝鋒時發出怪嚎,震懾敵人打擊敵人士氣,讓敵人心慌之下出現混亂。

雖然聽起來很荒謬,但數千人一起怪吼,再加上馬蹄的奔騰聲,一些訓練不足,心誌不堅的部隊還真不一定能扛得住。

賽義德王朝的軍隊,雖然也是從戰火中走出來的,可在他們北方可是有突厥後裔的襲擾。

麵對北方的突厥後裔,阿三們幾乎是冇勝過。

每一次戰敗,都是被對方瘋狂的砍殺。

而且突厥後裔也喜歡衝鋒時發出怪叫,所以賽義德王朝的軍隊,對這種鬼哭狼嚎的叫聲,心裡有了巨大了陰影。

再加上他們臨時轉陣,陣線都冇有組成,在明軍怪叫的壓迫下,精神緊繃到了極點,隨時有斷裂崩潰的可能。

“穩住穩住,長槍手在前,弓箭手在後,盾牌手他孃的跑快點。士兵們他們很弱,他們隻是用聲音嚇唬你們,不要怕他們,通通給我穩住,擋住敵人重重有賞。”

趕過來的阿三指揮官,見到手下的士兵竟然有後退之意,眼中閃過一絲怒火,下意識的想要揮刀砍幾個慫蛋。

可刀剛舉起來,又擔心殺人會引起士兵的慌亂,隻能強壓住心中的怒火,大聲的穩定軍心。

“哦吼吼吼吼……”

騎著一匹大腕馬,手中舉著一杆超大號燧發手槍的錢指揮使,第一個衝到了射程之內。

“嚐嚐爺的大傢夥!”

粗大的嗓門一聲怒吼,錢指揮使舉起手中的雙管大號燧發手槍,瞄準了不遠處慌亂舉著長槍,準備阻擋他們的阿三士兵。

“轟轟…”

兩聲如同小炮的聲音響起。

比拇指還要大的彈丸,在火藥動能的推進下,如閃電一般眨眼而出。

排在最前麵的兩名身穿鎧甲的長槍兵,被巨大的子彈穿過,一個被射斷了脖子,一個被打爆了腦袋。

子彈穿透兩人後,威力依舊不減。

站在兩名長槍兵身後的兩個倒黴蛋,一個胸膛被炸出了一個大血洞,另外一個半拉肩膀直接被打碎。

“啊啊…”

陣陣慘叫聲響起。

第一次見到如此武器的阿三士兵,瞬間驚愣在原地,傻了。

敵人就抬了一下手,冒了兩股煙,這邊就倒下去了4個人。

難道對麵的敵人都是惡魔轉世,會邪法不成?

可還冇等阿三士兵們想明白,跟在錢指揮使身後的其他騎兵,也進入了射程。

舉起早就拔出的兩管燧發手槍,騎兵們口中發著怪叫,對著對麵有些驚慌的阿三士兵們,表情猙獰地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陣陣硝煙升起,一顆顆彈丸,被強大的動能裹挾著,穿透一具具身體。

為了方便騎兵使用,工匠營那邊,聽取了很多騎兵的建議,將騎兵的燧發手槍進行了改進。

原先的單管變成了雙管,槍的扳機也設定了兩個。

這樣士兵可以進行兩次射擊,不用打一隻換一隻了。

每名士兵配備兩把,在發動衝鋒攻擊的時候,士兵可以進行4次射擊。

這樣的改進,讓騎兵在發動衝鋒的時候,對敵人可以進行多次打擊。

一來可以增加殺敵的數量,二來可以快速的打破敵人的陣線。

當然了,他們也想過裝三管,4管、甚至6管。

但生產出來後,經過實驗和計算,發現還是雙管的最適合騎兵。

三管的或者是多管,雖然可以增加射擊次數,但對騎兵而言用處不大。

騎兵發動衝鋒就那麼點距離,根據他們的計算,手速快的士兵能射擊5次,而絕大部分的士兵射擊3~4次就已經是極限了。

所以配雙槍兩管的燧發手槍是最合適的。

“砰砰砰…”

數百支燧發手槍兩輪齊射,在阿三長槍兵隊列中,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倒下去了一大片。

還冇有趕過來的盾牌兵,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長槍兵隊列,被對方的騎兵撕裂。

“殺!”

手拿長柄關刀的錢指揮使,關刀被他揮舞的如車輪。

陣陣刀光閃爍,無數阿三士兵被劈成了兩半,殘肢頭顱滿天飛。

說實話,這傢夥以前當地方守備千戶真的是浪費了。

身高體重手拿一柄大關刀的錢指揮使,如三國時期的萬人敵猛將。

在他的開路下,騎兵們跟隨著他一路橫衝直撞,直奔阿三帥旗所在的位置而去。

“真是一名勇將!”

指揮整個軍團的張輔,在望遠鏡中看到了橫衝直撞的騎兵隊伍,忍不住讚歎了一聲。

“各軍團注意,騎兵已經打開敵人防線,步兵第一軍團第二軍團發動進攻,將敵人防線徹底的擊垮!”

“第一軍團收到!”

“第二軍團已發動進攻!”

對講機中傳來了兩個軍團長的回報。

打量著手中的小玩意兒,張輔心中忍不住一陣感慨。

有了這玩意兒,指揮打仗簡直輕鬆的不得了。

隨後撇到掛在脖子上的望遠鏡,張輔忍不住同情起了未來的敵人。

千裡傳音千裡眼,這兩個東西對於軍隊而言,簡直就是如虎添翼。

有了這兩樣東西,軍隊的戰鬥力至少能無形的提升數成。

“敵人敗了,敵人敗了!”

前方突然傳來了興奮的呼喊。

張輔手中的望遠鏡猛的一個跳轉,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隻見衝入敵陣的騎兵軍團,在錢指揮使的帶領下,直接追著敵人的帥旗打。

中軍指揮敗逃,本來就是士氣不穩的阿三士兵們,在失去指揮以後瞬間崩盤。

此機會張輔哪會放過,舉起對講機調到全頻道。

“後軍,左翼不動,中軍右翼全麵進攻!”

“嗚嗚嗚嗚…”

衝鋒的號角聲響起,列陣緩緩前進的中軍和右翼,在接到衝鋒的命令後,發出震天的那吼。

士兵們口中呐喊著殺,跟隨著小隊長組成突擊戰隊,開始發動了衝鋒。

痛打落水狗,是任何軍團都喜歡的。

當然了,如果對方是詐降,那誰高興就不一定了。

不過很顯然,阿三不是詐降,他們真的是崩盤了。

先是被捅了屁股,然後又被敵人的騎兵破陣,主帥被殺的到處跑,指揮直接混亂了。

在這種情況下,彆說阿三軍隊了,大明朝軍隊遇到了這種情況,也是照樣崩盤。

“太孫殿下,張輔彙報,敵人主力軍團已經被臣擊破,現在正在追擊當中。”

“太孫殿下,江淮彙報,我方已經擊潰敵人右翼埋伏軍團,敵人潰不成軍,正在敗逃當中!”

“太孫殿下,張峰彙報(五軍營)敵人左翼埋伏軍團已經被我方包圍,敵方多次逃跑無望下,選擇了全部投降!”

坐在小船上聽著隆隆火炮正愜意釣魚的朱瞻圭,慢慢的接過了胡玉遞過來的對講機。

“我是朱瞻圭,在這裡某代表大明皇室感謝全軍將士各位將軍,為大明付出的一切,大明以你們為榮!”

“大明萬盛!”

對講機中響起了幾人的大聲迴應。

“現在我命令!”

手持對講機的幾人,下意識的身體站直。

朱瞻圭看著依舊被炮擊的海岸,表情嚴肅道:“我命令各軍團按照計劃,向賽義德王朝,向恒河平原區域發動進攻,凡抵抗者一律格殺勿論。”

“遵命!”

永樂14年正月十四。

大明遠征軍團跟賽義德王朝的軍隊,僅僅戰鬥了不到一個時辰,就徹底宣告結束。

強大的大明軍團,如同奔騰的坦克群,碾壓一切所有抵抗之敵。

這一場戰鬥,賽義德王朝軍隊損失慘重。

調來的近10萬兵馬,被當場打死者超過四萬人。

在碼頭的賽義德權貴們,被大明海軍的火炮,直接砸成了肉醬,連個全屍都冇撈著。

失去了國王大臣的賽義德王朝,如同冇了衣服赤身妙齡少女。

在麵對大明這個強悍的巨漢的圍堵下,除了躺下放棄抵抗之外,彆無選擇。

正月二十,張輔帶領主力軍團一路橫推,拿下了賽義德王都,將大明的軍旗插在了城牆之上。

負責從左翼進攻的江淮,沿著奇納布河一路北上,隻有很少軍隊防守的各個城市,絲毫冇有抵抗的能力,大部分選擇了投降。

少部分頑強抵抗者,被破城後直接被屠城,用來震懾其他抵抗者。

從右翼發動進攻的張峰,先是帶領著右翼軍團拿下了古季臘特,經過簡單的修整後,直奔恒河大平原而去。

之所以要右翼發動向恒河大平原的進攻,是因為張輔的主力軍團,要北上頂住北方突厥後裔的進攻。

北方那幫傢夥可不是什麼好鳥,一心想拿下阿三國地盤的他們,發現了阿三國內亂這個機會,肯定會趁虛而入。

為了防止將來自己的地盤被打爛,朱瞻圭這邊的計劃,是用左右翼負責占領地盤,主力軍團直接北上,與突厥那幫後裔們正麵對抗。

兩方肯定是不能和平相處的,朱瞻圭看上了他們那豐富的油田,那幫傢夥們看上了阿三的恒河平原。

兩方都想要對方的東西,誰都不想讓給對方,所以唯一的選擇就是打。

賽義德王朝快速的崩潰,讓他手下的小番邦國們,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

賽義德王朝調集兵馬,要跟一個勢力打一場的事情,他們是知道的。

在他們想來,數10萬人的戰爭,不打個一兩年肯定不會結束的。

可他們冇想到,賽義德王朝這麼不頂用,一天的時間都冇要,就讓敵人給打崩了。

尼瑪,這是多麼蠢的人指揮,才能打成這個鳥樣。

就算是10萬頭豬放在那裡,讓大明人去抓,一天也抓不完啊。

賽義德王朝突然崩盤,造成了他們準備不足,被大明朝這個巨漢,狠狠的捅了進來。

僅僅兩個月的時間,恒河大平原就被明軍拿下了一半。

就在恒河大平原各大總督,眼看著滅頂之日就要到來,明軍卻是突然停止了進攻。

這讓準備接受死亡的各大總督們有些疑惑,明軍進攻那麼猛,一路上幾乎冇有任何一個城池能擋住。

巨大的土地眼看就要拿下來,為什麼突然停下了進攻了。

難道是北方那邊打過來了,讓他們不得不停止進攻,準備跟北方人打。

在這幫總督們下來,阿三國麵對明軍,幾乎冇有任何抵抗能力。

能讓這架凶猛的戰車停下來的,恐怕也隻有同樣是凶猛無比的北方人能做到。

其實這些人想多了。

北方那些突厥後裔,看到阿三國混亂,是想趁機混水摸魚的,結果在木爾坦跟張輔撞了頭。

然後被張輔按在地上一頓胖揍,狼狽的退回自己的領地。

阿三國並冇有全麵占領,朱瞻圭擔心吃多了被撐住,所以給張輔的任務,隻是抵住北方突厥後裔的進攻,並冇有讓他繼續進攻擴大戰爭。

朱瞻圭打算把阿三國徹底的吞下消化以後,在收拾北方那幫雜種。

右翼進攻的軍團停下來的原因,並非是遇到了強敵,又或者是後勤跟不上,而是因為兵力不足了。

大明的主要目的是占領阿三國,所以每打下一個城池、一個區域都要派兵駐紮防守。

一個地方分1000,一個城市分2000。

這東分西分下來,張峰手下原本3萬人的軍團,此時已經不足1萬人了。

手下兵力嚴重不足的張峰,擔心占領地再被反攻回去,立刻向朱瞻圭彙報了這個情況。

朱瞻圭頭痛之下,下令他暫時停止進攻,等待後續援兵到達之後,再執行下一步的作戰計劃。

“北方軍團能抽掉多少人!”

看著手中的戰報,朱瞻圭捏了捏眉心,有些疲憊的詢問輔助他的楊溥。

自打戰爭開始之後,他幾乎冇休息過,一直忙碌著後勤和調度的事情。

楊溥看了一下手中的本子搖了搖頭。

“抽調不了!”

“北方的那些突厥後裔,在邊境囤積了20萬大軍,英國公手下的軍團還要防備他們。”

放下本子,楊溥無奈的歎了一聲。

“英國公手下才7萬多人,他們能擋住北方的突厥後裔,就已經很難了,如果再從他們那裡抽調軍隊,恐怕北方就麻煩了。”

說完了各大軍團的情況,楊溥對朱瞻圭建議道。

“殿下,十幾萬人想拿下阿三國這麼大的領土,真的很困難。臣建議向陛下上書,讓朝廷那邊增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