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後,朱瞻圭給全軍將士們放了幾天假。

全軍將士們暢暢快快的玩了幾天,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去了。

接下來還有一場大仗要打,小倭瓜已經選擇了投降,小倭瓜這裡就要暫時告一段落了。

宴會後的第5天,朱瞻圭召開了一場軍事會議。

經過會議商量,決定留下一個兵團和有5艘組成的海軍小分隊,駐守出雲和石見。

人選方麵,朱瞻圭經過慎重考慮,決定讓神機營第二軍團長沉安,帶領部隊駐守兩地。

海軍那邊分出了5艘戰艦,組成了一支小分隊,作為海上巡防部隊。

之所以留下這麼多人,主要是擔心小倭瓜們不服氣,趁著大部隊離開了又過來偷襲。

留下來的人確定以後,艦隊便開始裝船準備返航。

打個小倭瓜國,他們就用了大半年的時間,阿三那邊還有這麼遠的距離,等他們趕過去的時候,最起碼要到年底了。

到了阿三那裡還要打仗,占領統治。

時間可以說是非常緊,他們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朱瞻圭都已經打算好了,在長江路海口,把東西卸下來就立刻出發。

雖然很想兒子和幾個媳婦,可國家大事更重要。

這一切的努力拚搏,為的都是自己的將來和孩子的將來。

身為人父,不拚不行啊。

永樂13年8月中。

裝的滿滿噹噹的艦隊,揚帆起航返回大明。

金陵,皇宮,尚書房。

“這段時間休息的怎麼樣!”

老爺子坐在地毯上,雙手撐開,滿臉笑容的保護著跌跌撞撞往前走的小傢夥。

坐在對麵同樣也伸著手防備著的朱胖胖,聽到老爺子的話,連忙回道。

“已經好了,瘦了10多斤,昨天禦醫檢查了一下,說已經冇有什麼大礙了,隻要以後保持運動,不要太勞累就行了!”

“哈哈哈,我的乖重孫兒真厲害!”

一把接住撲過來的小傢夥,老爺子哈哈大笑的,在小傢夥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咯咯…”

聽到太爺爺的誇獎,小傢夥也樂得哈哈大笑,小手用力的拍著。

“過段時間我打算去北平,家裡這邊就交給你了,小崽子那邊有任何奏報,你不要做決定,第一時間傳給我。”

確認兒子身體冇問題,老爺子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金陵這個地方,老爺子是真待不習慣,如果不是北邊的紫禁城還冇有建好,他早就搬過去了。

本來曆史上,去年北京之後,老爺子並冇有回金陵,而是留在了北平。

可在這個世界就不一樣了。

一心想著重孫子的老爺子,在北平那裡連呆都冇呆,隻是休整了一夜,第2天就回金陵了。

如今小傢夥大了一點,不再像剛出生的時候嬌柔了。

老爺子便決定帶著小傢夥去北平那邊住。

“爹,北邊寒冷,依兒臣看您還是留在金陵吧,如果您不放心那邊我過去也行!”

朱胖胖哪會讓老爺子走。

他倒不是不捨得老爺子,而是擔心老爺子把他孫子也帶著。

老爺子對小傢夥簡直是寵上天。

每天都要帶在身邊,甚至上朝的時候,都會把小傢夥放在龍椅邊陪著。

這一舉動讓朱胖胖無語的很。

前兩年自己還冇當皇帝,兒子就先一步監國了。

結果今年自己的孫子都坐上龍椅了。

這可讓朱胖胖鬱悶的很。

明明這一切都是自己的,為什麼自己還冇得到,自己的兒子孫子,都先體驗一遍了。

“你去乾嘛!”

老爺子斜了眼朱胖胖一眼,拿著一把摺扇,一邊給小傢夥扇著風,一邊道。

“我打算把小傢夥帶回北平給你娘看看,這孩子自打出生你娘還冇見過呢。”

“在北平的時候我就跟她說了,她估計早就盼著見孩子了!”

老爺子話都說到這了,朱胖胖是自然不敢反對了。

如果他要敢反對,那就是不孝。

先不提對名聲的損失,其實他心裡也想讓他母親看看孩子。

再說了,老爺子隻是去北邊看看,又不是去打仗,也消耗不了多少錢。

“那好吧,您什麼時候出發?”

老爺子想了想回道:“過幾天吧,等小崽子回信過來我再走。”

提到了朱瞻圭,朱胖胖內心猶豫了許久,終於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爹,瞻圭到底去哪了,您可千萬彆告訴我,真的去防禦外麵之敵。”

老爺子轉頭看向朱胖胖,表情認真的肯定道。

“他真的是防禦外敵了,這件事是千真萬確,太子爺您乾好您份內的事就行了,彆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朱胖胖一頭黑線。

這其中絕對有事。

如果真的是防禦外敵,以大明海軍那強大的實力,敵人到底要有多麼強大,才能跟大明海軍周旋這麼久。

戰爭打的就是消耗。

從出發到現在,海軍和神機營那邊根本就冇要過補給,糧食和其他的補給連提都冇提過。

這麼大的軍隊,難道不吃糧食冇有傷員嗎?

海軍那可是有數千門炮,每齊射一次都是巨大的消耗。

如果敵人的實力真的不弱,兩方肯定進行過交戰。

在海上作戰,可不同在陸地上。

每一次開戰都是消耗十分巨大的。

先不提彈藥和火藥,戰船的維修一般的小碼頭都乾不了。

可自打海軍離開以後,船場那邊除了製造戰艦之外,根本就冇有戰艦過去維修。

打那個阿三國更不可能了。

要知道打那個阿三國,兵部可是調集了5萬能征善戰的部隊。

這些部隊現在還在福建泉州等待,戶部準備的糧草,以及工匠營提供的炮彈火藥,還在那裡堆積著呢。

如果朱瞻圭去打阿三國,這些補給和兵員肯定會帶著的。

要說去打倭寇吧,那更不可能了。

整個沿海區域的倭寇幾乎差不多都被剿滅了,剩下一兩個小勢力的也被沿海水師剷平了。

現在對於生活在沿海的百姓而言,除了風浪天災之外,幾乎是冇有彆的危險了。

“啟稟皇上,太孫殿下送來緊急奏報!”

就在朱胖胖打算在探探口風的時候,在門邊站著的小鼻涕,接過外麵來的小太監手中的奏章,快步的走了進來,遞給了老爺子。

老爺子眼睛微微一亮,心中明白朱瞻圭那邊應該已經擺平了。

將小傢夥遞給朱胖胖,老爺子快速的拆開奏章閱讀了起來。

“好!”

打眼掃了一下上麵的內容,等看到已經找到了石見銀山,現在正在開采,以及繳獲了大筆金銀訊息後,老爺子高興的叫了聲好。

朱胖胖眼皮抖了抖,心中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這爺倆肯定瞞著自己乾了什麼事。

瞅老爺子那興奮的模樣,再加上這段時間,夏原吉老是神神秘秘的問老爺子的情況。

朱胖胖心中有一個大膽的猜測。

自己那個兒子,可能又乾回了老本行,出去劫掠了。

冇辦法,他不得不往這方麵想。

海軍那邊很明顯是冇有遇到外敵,海外冇有外敵,朱瞻圭還帶著海軍和他嫡係的神機營出去了。

那可能隻有一個。

朝廷又缺錢了。

自家那個兒子也發現了一個發財的地方。

同樣也是心狠手狠的老爺子,跟自己那個兒子對頭一商量,決定搶一把。

“爹,這次搶了多少啊!”

看著興高采烈的老爺子,朱胖胖把玩耍扇子的小傢夥放到一邊坐好,悠悠的問了老爺子一句。

“哈哈,這回賺了5000萬兩白銀和100萬兩……”

老爺子高興之下,下意識的說了出來。

可話剛說一半,突然發現大兒子正幽怨的看著自己。

“咳咳…”

“小崽子說,他們打敗了外敵,外敵為了活命之下,拿出了5000萬兩白銀一百萬,兩黃金贖命。”

“小崽子告訴我,他已經答應了,錢也拿到手了,人也放走了,現在正在返回呢!”

“他打算把錢先送回來,然後去泉州帶上兵員和補給,就去那個叫阿三的國!”

老爺子不愧是皇帝。

假話說的跟真的似的。

他一邊說著不著邊的謊話,一邊把奏章塞進了懷中,絲毫也冇有給朱胖胖也看看的想法。

伸手抱起小傢夥,老爺子衝著朱胖胖揮了揮手。

“事情就這樣說了,過幾天等小崽子回來再走的時候,我就去北平,家裡的事就交給你了,你先回去吧!”

朱胖胖無語的走了。

老爺子難道覺得他傻嗎,這個漏洞百出的謊話,他要是冇聽出來纔有鬼了呢。

朱胖胖心很累,他感覺自己根本就不像兒子,又不像爹。

這爺倆乾什麼事,都防備著自己,好像自己是外人似的。

他有那麼迂腐嗎?

這種對大明有好處,而且隻要鬨得不太大的事情,他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啊。

他可是大明的太子,又不是世界的太子。

“唉!”

走出尚書房,朱胖胖回頭看了一眼,歎了口氣。

自打老二老三去封地以後,朱胖胖突然發現日子變得無趣起來。

以前老二老三在的時候,三兄弟經常在一起鬥嘴。

雖然經常被兩個兄弟欺負,但日子過得又快樂又開心。

可自打老二老三去了封地以後,平常也冇人跟他鬥嘴了。

媳婦這段時間照顧不了孫子,就迷上了麻將,每天都是跟其他幾個小媳婦打麻將,根本就見不到人影。

兒媳婦那邊除了早上的拜見,平時都忙著商會的事情。

白毛閣大學士又被自己送走了,現在正在一個兒媳婦那裡養著,要回來又不好意思。

孫子又在老爺子那裡要不回來,國家政事又不用他操心。

這造成了朱胖胖每天除了早晨起來跑跑步,運動運動之外,就是一個人發呆看書。

這種日子以前他非常想要,想著清靜清靜也好。

可這一連清靜了一個多月,朱胖胖突然感覺到有點寂寞孤獨冷了。

“真羨慕那臭小子,天天在海外跑,能見識國外的風土人情,如果我能去見見開開眼界,那該多好啊!”

回東宮的路上,朱胖胖邊走邊鬱悶道。

想到在海外到處溜達的朱瞻圭,朱胖胖內心一陣羨慕。

說實話,長這麼大,他連大海都冇見過。

有機會他真想去海邊見識見識,感受一下兒子說的海天一線的壯觀。

“對呀,我為什麼不能跟他臭小子一塊,那臭小子做事莽撞的很,這次戰爭可是關係到國家命脈,如果要是冇有人看著這臭小子,這臭小子要萬一殺順手了怎麼辦!”

朱胖胖猛地停下了腳步,心裡有了一個從出生到現在,都冇有的大膽想法。

那就是他也要去海外,他也要見識見識國外的風光。

現在老爺子雖然年齡大了,可再活個五六年還是冇問題的。

既然老爺子身體冇問題,那自己出去一年,見識見識外麵的風光應該冇問題吧。

越想朱胖胖越心動,最後他真的去找老爺子了。

隻不過半天後,他被老爺子罵出來了。

用老爺子的話說,堂堂一國儲君不好好的學習政務,天天到處跑成何體統。

罵完以後,老爺子又摸著下巴想了想,補充了一句。

“不過我覺得你說的對,此次戰爭可是關係到國家命脈,關係到我大明未來的糧倉寶地,冇有個人看著那臭小子,我還真不放心!”

說完,老爺子一拍大腿,決定不去北平了,而是跟著朱瞻圭去海外。

朱胖胖要是不說,老爺子還真冇有去海外的想法。

朱瞻圭提出打阿三國想法的時候,他隻是考慮著需要付出多少代價,拿下以後,未來給大明帶來什麼好處的事情。

根本就冇有想過親自前去。

結果朱胖胖今天這麼一提,老爺子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我為什麼老是想去北方?

大海那麼寬廣,有無數的財富,我為什麼不去看看?

再說了,自己現在年齡也不小了,也冇個幾年活頭了。

難道自己這輩子,真的要在政務中結束生命嗎?

老爺子有些不甘心。

所以經過朱胖胖今天這麼一提,他決定成為華夏曆史上第一個跨海遠征的皇帝。

如果這場跨海遠征取得了巨大的勝利,並且給後世子孫帶來了無窮無儘的好處。

那他朱棣在武皇帝中,他排第二,冇人敢排第一。

再加上新學的創辦,大明未來的百年計劃。

他朱棣百年之後,下去遇到老祖宗和老朱,可以驕傲的說。

在華夏曆史皇帝中,他朱棣的功績隻有始皇帝能比。

什麼漢武,唐宗,宋祖,根本就冇有資格跟他比。

越想老爺子越興奮。

最後把大兒子趕走,然後把六部大臣內閣學士召了過來,宣佈了這個訊息。

剛開始眾人的還反對,可老爺子一句,如果我死在了外麵,太子立刻繼位,任何人敢反對,那就是謀反。

文官中幾乎都是太子黨的人。

老爺子那一副鐵了心要走,而且都把話說到這一步了,眾人也不再阻攔。

不過群臣們有個要求,那就是朱棣必須要帶一個重臣跟著,而且還要從三千營和五軍營中,挑選一些兵馬作為隨身護衛。

一心想著出海打仗的老爺子,對於眾人的要求,連考慮都冇考慮就應了下來。

在選擇隨行重臣的時候,夏原吉上躥下跳,不停的毛遂自薦嚷嚷著他去。

後來跟眾人爭吵了一番,差點爆發全武行後,這老貨終於說服了眾人。

他最後說服眾人的理由是。

阿三國那裡遍地是黃金糧食,皇上和太孫殿下又是大手大腳的主。

如果不派一個善於精打細算的人過去管理,估計那些東西冇有拉回來,就被敗的差不多了。

他這個理由成功的說服了眾人,不過內閣那邊楊溥表示自己也要去。

用他的話來說。

打仗的時候肯定要有人出謀劃策,打下的地盤也需要人管理。

夏原吉負責錢糧,那他就負責管理這些事了。

經過半天的討論,此次出行的人員被徹底的定了下來。

領頭的朱棣,負責錢糧管理的戶部尚書夏原吉,負責出謀劃策,管理規劃新土地的內閣學士楊溥。

以及五軍營指揮使張輔,帶領一萬五軍營和三千營的士兵隨行跟隨。

同時吏部那邊選出100名優秀的候補官員,隨軍一起出發,將來這些人就是管理外麵領土的官員。

為了能有人自願報名,老爺子考慮了一下開出了重賞。

未來在阿三國當官的官員,5年進行一次輪換。

回京述職以後官升一級,有好地方需要官員優先分配。

並且在俸祿方麵直接翻了10倍。

官員在外當官期間,這些俸祿會直接發到他家裡。

官員在外麵的吃喝住宿,全部由朝廷承擔。

當天下午訊息傳開後。

那些隻考了舉人一直考不上進士的書生,一下子都轟動了。

雖然當官的地方路途遙遠,文化語言不通,但條件真的很誘人呀。

他們這些人考了舉人以後,進士怎麼都考不進去。

雖然在大明朝舉人也有選官的資格,可問題是大明朝最不缺的就是能當官的人。

這些舉人們如果沒關係冇錢賄賂,這輩子都彆想選上官。

哪怕就算是選上了,也是一些偏遠的縣城。

科舉去年剛剛考完,如果皇上冇有放恩科,還要等三年的時間。

三年又三年,他們哪有那麼多時間的。

哪怕就算他們等得起,家裡人也等不起啊。

更何況他們也不敢保證,能在下一次科舉中考中。

與其等個三年甚至六年,甚至更長久,還不如跟著皇上去海外拚一把。

到了那裡,最差都是一個縣令,隻要呆滿5年的時間回來,成為一方知府都有可能。

越想舉人們越覺得劃算。

當天天黑之前,吏部那邊收到了500多名毛遂自薦書。

經過吏部幾個大老的討論選擇,100個名額被定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