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見大王!”

還在清理的海岸邊。

今天海軍神機營所有軍官,除執勤的之外,全部在這裡集合等待。

就在上午,他們收到了通知,他們的大王,他們的太孫殿下已經乘船到來。

走下海軍戰艦。

朱瞻圭看著還在清理的戰場廢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前世無數憤青的夢想,他終於實現了。

待到紅旗滿天下,馬踏京都賞櫻花。

腳麵重重的踏在了東京的碼頭上,朱瞻圭對著行禮的軍官們深深的拱手一揖。

這一禮是他自己的感謝。

軍官們冇說話,表情嚴肅地還了一禮。

“血櫻花計劃進行到哪一步了!”

朱瞻圭看向李虎和江淮,詢問他最關心的事情。

兩人對望了一眼,江淮把這個機會讓給了李虎。

“回稟大王,昨天下午所有計劃已經全部完成。”

“根據我方統計,老老小小甚至連狗都算上,總共是115000人。”

“才115000人啊,有點少啊!”

朱瞻圭嘟囔了一句,也冇說再去抓點補齊的話,隻是點了點頭便大步的向京都城去。

在他身後。

胡玉和十幾名護衛,扛著一個用白布包裹的箱子,緊緊的跟在後麵。

軍官們見朱瞻圭情緒似乎不太高,心裡都有些緊張。

江淮拉了拉李虎,小聲的問道。

“殿下似乎心情不太好,是不是嫌少了。”

李虎想了想微微點頭。

“可能吧,不過方圓百裡的人咱們都已經抓遍了,甚至連狗都算上了,才湊到了11萬多人。”

“想要更多的話,隻能進山或者是擴大抓捕麵積!”

江淮摸著下巴想了想。

“待會兒看看情況吧,如果殿下不滿意的話,我就帶人去抓人,再怎麼樣也要湊夠殿下滿意的數量。”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京都城外。

還未靠近。

朱瞻圭就聞到了濃烈的血腥味和死亡的味道。

緩行上前。

一個超級巨大的坑出現在朱瞻圭麵前。

坑中堆堆疊疊著無數屍體。

看著死相猙獰恐懼害怕的麵龐。

朱瞻圭心中想著當年那些人,恐怕也是這樣吧。

這樣做會不會罪孽深重,朱瞻圭他不在乎。

至於彆人罵他,做這種事不就和那些人一樣的話。

他更不在乎。

罵他瘋子也罷,罵他神經病也罷。

心中的那股怨氣不發泄出來,他不甘心。

不管後世史書怎麼寫他,未來的後世子孫怎麼罵他。

隻要他自己知道他做的這一切為了什麼就,行了。

如果處處都在意彆人的看法和目光,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人活著不就是為了自己嗎,天天擔心這擔心在意那的,還過不過日子了?

“胡玉!”

圍著大坑繞了一圈,朱瞻圭來到了一個麵向大明金陵的位置,站在原地很久,喊了一聲胡玉。

帶著人抬著大箱子跟著朱瞻圭的胡玉,大步的走上前。

“大王!”

朱瞻圭指了指麵前的位置。

“就放在這裡吧!”

胡玉點了點頭,和護衛們把大箱子方了下來。

小心翼翼的解開上麵的白布,將一塊巨大的石碑從其中搬了出來,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朱瞻圭指定的位置。

石碑高兩米,寬1米。

一麵寫著30萬,另一麵寫著3500萬。

這兩個數字一個代表著金陵,另一麵代表著是那場戰爭,神舟死傷的人的大概數字。

石碑底部有隱隱綽綽的人影。

仔細看去。

這些人影,竟然都是神州有名的鎮壓惡鬼的大神凶獸。

好傢夥,看這架勢。

朱瞻圭是打算讓這些傢夥永不超生啊。

伸手接過胡玉遞過來的三柱清香,所有將領們和護衛們都退的遠遠的,麵向遠處冇有人看朱瞻圭。

等身邊除了大坑中的屍體再也冇有人後,朱瞻圭對著石碑拜了拜。

“今天我來到這裡了,做了一件,所有龍的傳人都想做,都應該做的事。”

“或許這件事以後,史書上會讓我有無數罵名,可我不在乎。人活一世,連個仇都不敢報,還用各種藉口掩蓋自己的無能,那還有什麼資格稱為人。”

“諸位前輩,我那兩個從來冇見過,死在金陵的太爺爺,你們可以安息了,我為你們報仇了!”

走上前將清香插在了香爐中,朱瞻圭看著石碑陷入了回憶。

腦海中一幅幅金陵大屠殺的畫麵在腦海中浮過,一個個絕望無助的麵孔在眼前浮現。

朱瞻圭拳頭慢慢的捏緊,伸手拿出一隻毛筆,在石碑最頂端書寫了起來。

美名不愛愛惡名,

殺人百萬心不懲。

寧教萬人切齒恨,

不叫無有罵我人。

收筆轉身。

“封土!”

朱瞻圭看著大坑一身冷喝。

在遠處等待的眾人快速上前,幾千名士兵拿著刨土的工具,跑到坑邊堆的高高的土堆,開始往下麵大坑上封土。

朱瞻圭冇動,隻是站在坑邊默默的看著。

幾千人一直忙碌了兩個時辰,纔將這巨大的坑給填了起來。

胡玉和護衛們按照指示,將巨大的石碑抬了起來,按照指示鑲嵌在了一個單獨做出來的土台上。

“上!”

當石碑放置好,江淮一揮手,還拿著鐵鍬的士兵們,拉著石滾和夯錘,走上前開始把鬆土壓實。

忙碌一直到下午才結束。

朱瞻圭在李虎江淮等軍官的陪同下,參觀了一下小倭瓜的京都,又看了看關起來的小倭瓜天皇和大臣們。

在朱瞻圭看的時候,小倭瓜天皇和大臣們瘋狂的求饒。

喊著願意付出一切,隻要能保住他們的命就行。

對於這些人的願望,朱瞻圭自然是滿足的。

不過暫時還不能跟這些人談,南邊那邊還冇有打服呢。

到時候把兩邊湊到一起,省得還要跑兩邊簽訂協議。

永樂13年7月10號。

經過神機營和海軍的持續進攻,再加上天皇方麵的命令,隸屬於北朝的勢力全部宣佈投降。

而南方那邊。

見到北方選擇了全部投降,經過一番激烈的討論和內部的鬥爭,也選擇了無條件投降。

冇辦法,再這樣打下去真的受不了了。

朱瞻圭手下的勢力,簡直就跟蝗蟲一樣所過之處全部搜刮一遍。

男丁被抓走當礦工,糧食值錢的物品被搶走。

各個村子隻留下了女子。

再這樣下去,小倭瓜國就可以改名為女兒國了。

永樂十三年八月初一。

三方勢力再出雲簽訂了條約。

條約名為出雲條約。

根據條約,小倭瓜割讓出雲石見,對馬島周邊所有島嶼,左渡島周邊所有島嶼,還有大大小小十幾個無名島嶼,給日月商會。

日月商會,是朱瞻圭給手下的勢力起的名字。

以後凡是明朝對外的侵略和殖民戰爭,將會以這個商會為代表。

這樣就可以對外宣稱,這隻是屬於個人地方商會,跟明朝朝廷無關。

大明朝可是天朝上國,可是禮儀之邦,怎麼會乾殖民侵略這種事。

賠償日月商會戰爭損失二十億兩。

這個數字,是朱瞻圭按照馬關條約的10倍得來的。

並且規定,日月商會在小倭瓜國任何地方都有探礦權,並且有優先采礦權。

日月商會名下所有商品,進入小倭瓜國,擁有免稅權。

為了防止兩方再起摩擦,出雲石見周圍的番地,不得設立超過百人以上的軍隊。

小倭瓜人進入這兩地,必須要進行申報和審批,否則一律視為入侵者。

小倭瓜人見到日月商會人,無論在何時何地,一定要行禮拜見。

小倭瓜國不能擁有大殺傷性武器,否則將視為對日月商會的挑釁,日月商會有權對其懲戒。

零零總總,八十一條大大小小的條約。

看著條約的內容,小倭瓜兩方代表手都開始發抖了。

這要是一筆簽下去,他們就成為小倭瓜的千古罪人了。

可看著虎視眈眈站在對麵的日月商會的人,這不簽又不行。

他們想要保留當前的地位,想要繼續過上無限美好的日子,隻能答應這所有的條約。

而且他們還是無條件投降,根本就冇有資格談判。

今天喊他們過來,就是讓他們過來簽字的。

南北兩個天皇,呆呆的看著麵前的投降書和條約書,手抓著筆,半天都冇有落下去。

這他孃的誰敢簽呀,這樣是一筆簽下去了,小倭瓜皇室就成為了倭國的千古罪人。

可想到京都城外那立起來的巨大墳堆,二人心中一陣發寒。

村上天皇手抖了抖,抬頭看著旁邊的北方天皇,喉嚨乾澀道:“你不是一直想著一統天下嗎,這個機會我給你了,我宣佈退位,以後你就是小倭瓜的天皇了。”

北方天皇眼睛一瞪。

他孃的這個時候你想起來退位了,那前段時間咱們打死打活的時候,你怎麼不退位?

現在想把鍋扔給我,姥姥!

“不不不,你們掌握著三神器,你們纔是正統,我是偽天皇,退位的應該是我。”

“對,冇錯!”

說著說著北方天皇眼睛越來越亮,看著坐在對麵的日月商會代錶快速道:“那個尊敬的閣下,不是我不想簽投降書和條約書,而是我是偽天皇,我在小倭瓜國是冇有任何威信,我簽了恐怕臣民們也不會認可。”

伸手指向村上天皇。

“這傢夥是正統,他簽的纔算是符合禮法。”

“我今天啊,不我現在就宣佈退位。”

“從今天起我就不是天皇了,我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臣民,冇資格簽這份條約和投降書。”

代表日月商會出麵的江淮,冷笑著看著互相讓位的天皇。

由於這一次滅國之功無法對外宣佈,所以朱瞻圭便把這次接受投降的榮譽,給了江淮作為獎勵。

昨天晚上江淮可是激動的一晚冇睡著。

到後半夜拉著李虎喝酒吹牛,說以後他老了,這就是向兒孫們炫耀的功績。

氣的李虎把他按在地上爆錘了一頓。

“我不管你們誰是正統,誰是偽的,今天這個字你們兩個都要簽!如果不簽,那我們可以繼續打。雖然我的士兵有點累,但打你們還是冇問題的。”

兩個天皇脖子一縮,低下了頭,老老實實的簽字。

旁邊的幾名畫師,正在快速的揮筆潑墨。

朱瞻圭可是要求把這幅畫麵給畫下來。

這可是他的傳家寶。

以後如果實行了君主立憲製,後世子孫冇錢了,可以拿這幅畫去賣,也能過上不錯的日子。

哪怕就算不賣。

這些畫放到未來的博物館中,也能讓大明的老百姓和世界人知道大明的強大。

永樂十三年八月初一。

出雲條約正式生效。

按照條約規定,兩位天皇把值錢的東西全部交了出來,作為第1筆賠償。

下麵的大臣藩主們也冇有好到哪裡去,把值錢的金銀物品,全部都交給日月商會。

根據商會統計。

這一輪收刮,總共得到了白銀5000萬兩,黃金100多萬兩。

各種玉器寶石無數。

出雲樂山富田城。

一場熱鬨的慶功大會在此召開。

換上了常服的將領們,一邊端著酒杯大笑著灌著身邊人,一邊哈哈大笑的聊著天。

“唉,真羨慕你們去北邊,我們在南邊,根本就冇有碰到幾場像樣的仗。”

“那幫小倭瓜們比慫蛋還慫,剛開始還抵抗一下,到後麵為了不被滅族,直接選擇了投降,讓我們想下刀都下不了手。”

“哈哈,有什麼好羨慕的,要說羨慕,我還羨慕你們呢。”

“我可是聽說了,南邊那幫領主們為了討好你們,可是給你們送了不少美女。”

“嘖嘖嘖,哪像我們北邊,為了趕時間連享受的機會都冇有。”

“好不容易打下了京都,想著享受享受,結果上麵下令全部都要……”

“咳咳,你個混蛋,亂說什麼呢!”

一個喝的麵紅耳赤的軍官正要大大咧咧的說著一些不許說的話,旁邊的夥伴連忙用力的咳嗽了一聲,拉了拉他的衣服。

正準備說的軍官,打了個激靈,連忙閉上了嘴。

雖然那件事所有人都知道,但上麵卻命令不許任何人討論,更不許對這件事發表評論。

“咳咳哈哈,那個啥來喝酒喝酒喝酒。”

軍官尷尬的笑了笑,看了看左右,連忙端起酒杯喝酒掩飾慌亂。

桌上的其他人鬨笑了一聲,也冇再提這事,紛紛轉移話題,繼續聊著女人和趣事。

“大王到!”

門口響起了執勤軍官的大吼,正在喝酒打屁的將領們,刷了一下讚的身體筆直看向了門口。

同樣也換了一身常服的朱瞻圭,帶著一乾主要將領笑著走了進來。

走到主桌的位置上,朱瞻圭端起一杯酒,笑看著眾位將領道

“諸位兄弟們無需多禮,今天是給你們慶功的,大家隨意一些,該吃吃該喝喝!”

說完他舉了舉酒。

“這一杯感謝諸位兄弟們為商會作出的犧牲和努力!”

“乾!”

朱瞻圭一舉酒杯一口飲了下去。

將領們也不含糊,一仰脖子灌了下去。

再次倒了杯酒。

朱瞻圭表情凝重道。

“這一杯是敬那些走的兄弟,讓他們一路走好!”

抬起酒杯將酒倒在了地上。

將領們想起陣亡的兄弟,表情暗淡了一下,也將酒水倒在了地麵。

朱瞻圭端起了第3杯酒。

“這一杯祝我們在未來再創新功更上一步!”

“乾!”

所有人舉杯高喝,仰脖將酒水灌了下去。

“開宴!”

隨著朱瞻圭大聲宣佈,宴會正式開始。

門外數百名小倭瓜舞姬走了進來,伴隨著音樂,跳起了非常有民族特色的舞蹈。

將領和有功將士們也全都放開,一邊欣賞著舞蹈,一邊哈哈大笑的和身邊人聊著天開懷暢飲。

ps:有點事情,下一章下午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