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列表上的對講機,朱瞻圭差點哭了出來。

來到大明這麼久,得到了很多前世得不到的東西。

女人,金錢,地位,尊敬。

身為大明太孫的他,這些東西幾乎是一出生就有。

日子過得享受是非常享受。

可也有很多地方,還是讓朱瞻圭非常不習慣。

出行速度慢。

百十來公裡一天能趕到,就是極快的速度了。

出行速度慢這點其實還能忍受。

最讓朱瞻圭忍受不了的,那就是各種資訊的不及時性。

先不提平常跟遠處的手下交流。

在打仗方麵就十分難受。

戰場之上時間就是生命。

身為統帥縱觀整個全域性。

發現哪裡有漏洞有缺陷,如果不能及時彌補,很容易造成整局的崩盤。

可在混亂的戰場上,一個人的聲音是有限的。

主帥嗓門再大,在指揮台喊話,前線的將領也聽不到。

就算是用鼓和旗幟號角,可在混亂的戰場上,將領又不可能時刻注意到這些。

哪怕就算是派人專門盯著,手下無法快速分辨命令,很容易搞錯。

統帥這邊派傳令兵出去,可傳令兵趕過去也需要時間呀。

要萬一中途出個意外,將領連命令都收不到。

所以在古代一個統帥最重要的能力,那就是對時機的把控。

在正確的時間,下達正確的命令,並且快速傳達到指定的將領手中。

中途稍微有點失誤,就有可能造成整個戰爭的落敗。

不過再厲害的統帥,也有估算失誤的時候。

人力有窮時,這是冇辦法的事情。

但有了對講機就不一樣。

統帥這邊發現哪裡有漏洞,動動嘴皮子,前線的將領就知道了。

隻是眨眼的時間。

如此短的時間,敵人就算是發現了漏洞,也無法趕過來。

有了對講機,可以把一個統帥的能力發揮到極限。

對講機這玩意兒,朱瞻圭前世可以說算是冇接觸過。

不過他一個朋友買過這玩意兒。

對方跟他介紹過這方麵的資料。

根據那個朋友的介紹。

一瓦的發射功率,在市區好像是200米到800米,在空地是500米到1.5公裡。

按照這個演算法的話,100瓦的發射功率,在市區差不多是10~20公裡,在空曠之地那就是20~40公裡。

朱瞻圭估計在古代這個冇有信號影響的情況下,這個功率可能還會放大更多。

一瓦的發射功率的距離,保守估計至少在2公裡左右。

這一估計,朱瞻圭眼珠子瞪圓。

生存箱給的可是100瓦的。

按照這種演算法,這對講機能在當前環境下,至少有200公裡左右通訊。

想到此,朱瞻圭的呼吸粗重了起來。

買,多少錢也要買。

不要彆的,哪怕光給對講機就行。

快速點了確認接收。

朱瞻圭按照提示,往生活物資區域奔去。

一到地方,朱瞻圭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大紅箱子。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不便宜啊!」

跑到箱子邊看著上麵的價格,朱瞻圭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生存箱的價格是一千兩銀子一個,冇有任何絲毫折扣。

「一千兩一個!」

朱瞻圭眼睛都不帶眨的買了10個。

有錢任性。

這種降維打擊的通訊方式,彆說1000兩了,就是1萬兩朱瞻圭也會咬牙買。

東西買下來後,朱瞻圭取出了高倍望遠鏡和對講機以及太陽能充電板,離開了超市。

「胡玉!胡玉!」

抱著東西剛出來,朱瞻圭就衝著帳篷外麵大喊。

正站在門口,手提著刀冷著臉看著周圍的胡玉,聽到朱瞻圭的召喚,連忙轉身進了帳篷。

「大王!」

冇問什麼事,胡玉直接領命的樣子。

作為朱瞻圭最忠誠的仆人,朱瞻圭無論下達任何任務,他都會無條件的去完成。

「我需要20名最忠誠的人,是最忠誠的。」

胡玉冇說話,行了一禮轉身離去。

不一會兒19名漢子被帶了進來。

轉眼第2天。

朱瞻圭揉了揉疲憊的眼睛,看著興致勃勃正在擺弄對講機的胡玉二十人。

「都學會了嗎?」

正興高采烈擺弄對講機的胡玉等人,連忙身體站的筆直。

「回大王,已經學會了!」

「好!」

朱瞻圭滿意的點了點頭,對著胡玉道。

「給江淮和沉安每人派過去5個,記得要記錄通訊距離,一旦聯絡不上,就立刻確認一下怎麼回事。」

「望遠鏡和大喇叭,每人給他們帶一個!」

「告訴他們這是大明最機密的東西,他們使用就行了,不要問太多!」

「遵命!」

胡玉抱拳領命,見朱瞻圭有些疲憊了,便連忙帶人離開了帳篷,讓朱瞻圭休息。

前兩天打敗安雲武田直信的沉安,經過簡單的修整之後,此時正帶著軍隊往周房而去。

「通知各軍加快速度,不要浪費時間。」

「周圍的那些村莊隻要他們不反抗就不要管,我們的目標是儘快拿下西南區域!」

手拿著簡易地圖的沉安,看了一眼天色皺了皺眉頭。

隨著夏季到來。

小倭瓜這裡進入了颱風季節。

昨天颳了一整天颱風,害怕影響火器部隊發揮,沉安便下令休整一天。

今天天色稍微好一點,他就立馬帶著部隊出發了。

但不知道是颱風冇走還是又回來了,此時又颳起了大風。

「軍團長,大王派人來了!」

就在考慮著要不要在停留一天的時候,一個軍官帶著五個揹著包裹的護衛營士兵趕了過來。

沉安將地圖交給護衛,連忙詢問護衛營的士兵。

「殿下是不是有什麼命令?」

5人領頭的小隊長搖頭。

「大王冇有什麼吩咐,隻是讓我們從今天起跟著您,還給您帶來了一些東西!」

說完,小隊長拿下了身後的包裹,從裡麵取出了一個雙桶形狀的盒子,和一個鐵製的大喇叭。

「這是…」

看著小隊長手中拿的東西,沉安疑惑的撓了撓頭。

「這是新型望遠鏡,這是能擴大聲音很多倍的大喇叭,大王讓屬下送到您這邊,方便您指揮部隊!」

小隊長一邊介紹著,一邊打開瞭望遠鏡演示了一下,遞給了沉安。

「望遠鏡我有啊!」

伸手接過小隊長遞過來的雙筒望遠鏡,沉安還拍了拍自己腰間的單筒望遠鏡。

小隊長嘿嘿一笑。

「沉軍團長,新的望遠鏡可是比你那個老玩意兒,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啊。」

沉安不在意的笑了笑。

他覺得小隊長在開玩笑。

他佩戴的單筒望遠鏡可是整個大明最精良的那種,他可不信現在還有比他的望遠鏡更好的。

再說好能好到哪裡,還不是一樣能看到遠的地方。

想著他按照小隊長剛纔的演示,舉起瞭望遠鏡放在了眼睛。

好傢夥,這一看沉安身體直接僵直在原地。

好清晰啊。

這距離,嘖嘖嘖。

而且鏡子中還有一些條條框框,沉安心中猜測應該是測量距離的。

看著舉著望遠鏡不停往左右看的沉安,護衛營的5個護衛員士兵臉上露出了笑容,這玩意兒的震撼力有多猛,他們可是親自嘗試過的。

當時他們看的時候,都被這種新型望遠鏡給震驚到了

小隊長嗬嗬一笑,為沉安解釋道。

「這是最新型的望遠鏡,理論上能看到14裡遠的東西,不過為了不傷眼睛,一般都是在七八裡十裡左右觀察。」

「它上麵有調節遠近的裝置,可以方便您觀察不同環境。」

「裡麵那些框框相信您也看到了,按照一定的計算方法,是可以算出距離的!」

「好東西,好東西啊!」

沉安小心翼翼的放下望遠鏡,撫摸著望遠鏡,就如同撫摸著新娶的媳婦。

「軍團長給我看一眼唄!」

他旁邊的副將,聽完小隊長的講解,以及自家軍團長那震驚的模樣,心裡那叫一個癢癢。

看到沉安收回瞭望遠鏡,伸著手也要拿過來看看。

「上一邊去,這可是稀罕玩意兒,而且金貴的很,你弄壞了咋辦!」

打掉副將的手,沉安小心翼翼的把望遠鏡放到了盒子中,然後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就像抱剛出生的孩子一樣,生怕用點力就弄壞了。

護衛營的5個士兵見此一幕,會心一笑。

心裡還想著,這個小玩意兒就把你給嚇到了,等那個寶貝拿出來,你還不嚇死纔怪。

等沉安把望遠鏡放好,小隊長把大喇叭遞給了沉安。

「沉軍團長,這是另外一樣,你要不要試試!」

望遠鏡給了沉安很大的驚喜,對於這個大喇叭,他也是非常期待。

「小兄弟演示一下我看看,我是個大老粗弄不好,要是弄壞了那就麻煩了。」

小隊長點了點頭,伸手擺弄了一下,按了一個按鈕。

然後將喇叭放到嘴邊,對著行進的士兵隊伍,喊了一聲。

「兄弟們,你們好嗎!」

哄!

好傢夥,這一嗓子直接炸了窩。

正在行進神機營的士兵被這一嗓子嚎的,嚇得身體一個哆嗦,舉起槍就瞄準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可等看到是他們的軍團長,一個個瞪著眼睛,心中震驚萬分。

好傢夥,這是誰的嗓子這麼大。

這傢夥是喇叭精投胎吧。

沉安先是愣了愣,掏了掏被震的有些嗡嗡響的耳朵,抬腳踹在了小隊長的屁股上。

「你他孃的瞎喊啥,要是引起了混亂,彆以為你是殿下的護衛,我就不敢收拾你。」

小隊長尷尬的笑了笑。

「屬下這不是給您演示一下嗎!」

沉安瞪了他一眼,拿著喇叭對著已經停下來,往這邊看的士兵們怒吼道。

「都他孃的看啥看,冇看過大嗓門的人啊,要是下雨之前趕不到紮營地,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哄!

停下來往這邊看的神機營士兵,聽到軍團長的怒吼,嚇得縮了縮脖子。

隊伍中的軍官們破口罵著娘,讓士兵們趕緊出發。

「這也是好東西!」

摸了摸大喇叭,沉安按照小隊長的指引關掉了喊話功能。

「給…老範,這個分配給你了!」

沉安本來也想把喇叭掛在身上,可無意中注意到身邊的副將那可憐巴巴的模樣。

想了想,覺得好東西不能自己獨吞,於是就將大喇叭遞給了副將。

意外得到大喇叭的副將,興奮的連連搓手。

問了一下小隊長該怎麼用以後,打開喊話功能,提著大喇叭站到了行軍隊伍旁邊,扯著嗓子大聲的喊話。

特彆是當士兵們投過來驚奇的眼神,他心裡那更得意了。

「你他孃的去遠一點地方喊,我這邊事兒還冇有說完呢!」

覺得有些吵的沉安,對著正站在一棵大石頭上,興奮喊話的副將罵了一句。

副將嘿嘿一笑,拎著大喇叭,快速的追著隊伍往前跑。

等副將走遠後,沉安期待的看著小隊長身後的包裹。

「兄弟,你的包裹這麼大,應該還有東西吧!」

小隊長點了點頭。

「確實還有一樣更重要更珍貴的東西!」

一聽到更重要更珍貴,沉安眼睛放亮。

望遠鏡和大喇叭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驚喜,那更重要更珍貴的東西,那該多麼稀罕。

注意到沉安那期待的眼神,小隊長歉意道。

「抱歉了沉軍團長,這件東西大王已經吩咐了,必須在我們身上放著,你有什麼要說的話,可以直接對我們講,我們會幫您傳達的。」

沉安皺了皺眉頭,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有話對你們講,難道你們還會千裡傳音不成?

見沉安那疑惑的表情,小隊長也冇解釋,決定直接演示。

小心翼翼取出對講機,小隊長調整了一下頻道,對著對講機快速的喊道。

「05呼叫01,收到請回答!」

「次啦…次啦…」

對講機中傳來了一陣電波的響動,緊接著一個聲音從對麵響起。

「01收到,05請講!」

一旁好奇看著的沉安,眼珠子瞬間瞪大。

這…這…這個小黑匣子竟然能發出聲音。

第1次見到如此靈異一幕的沉安,魂差點都飛了。

「這…這…這…這能說話!」

手顫抖的指著小隊長手中的對講機,沉安結巴的差點咬到了舌頭。

小隊長點了點頭,隨後再沉安震驚的眼神下,向對麵彙報道。

「我是05,我等5人已經到達神機營第二軍團,第二軍團軍團長沉安已在我身邊,請問是否與他通話。」

又是一陣電波響起。

然後對麵響起了朱瞻圭的聲音。

「讓沉安接電話,哦不對,接對講機!」

「是,大王!」

小隊長一聽是朱瞻圭,身體習慣性的保持立正,高聲回了一句。

隨後將對講機遞給沉安,表情嚴肅道:「沉軍團長,大王要與你通話!」

已經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的沉安,迷迷湖湖的接過了對講機。

「沉安,你們現在到哪裡了!」

聽著手中對講機響起的聲音,沉安想了一下,確實跟朱瞻圭的聲音有點像。

手發抖的捧著對講機,沉安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問道。

「殿下,真的是你!」

這傢夥震驚之下,都忘記了不能喊殿下了。

「嗬嗬是我,這是我大明最頂尖機密,400裡之內,你我就如同麵對麵談話!」

「嘶!」

聽到400裡這個距離,沉安倒吸了一口涼氣,震驚的眼珠子又瞪大了一圈。

「你現在到達了哪個位置,目前是否遇到了強敵?」

還在想著這小小玩意兒,是怎麼能在400裡的距離進行通話的沉安,聽到朱瞻圭詢問戰事,一個機靈連忙回道。

「末將已經到達了周房邊界,根據打探這裡的領主名叫大內長紅,屬下目前還冇有與他們接觸上。」

對講機另一邊的朱瞻圭,在地圖上找到了沉安的位置,畫了一個圈後,對著對講機講道。

「占領了周房以後,你們立刻向長門出發,等你們趕到那裡,估計海軍那邊應該有結果了。」

「到時我會派些戰船過去支援你們,你下一步的計劃就是渡過峽口,向名島,肥前方向進攻!」

「遵命!」

沉安身體一正,大聲的回答。

「好了,有什麼事隨時可以回來聯絡我,就這樣說了!」

為了省電的朱瞻圭,也冇有多廢話,直接掛掉了通訊。

「真是個寶貝呀,有了這,不知道節省了多少時間。」

見對麵冇了聲音,沉安十分不捨得把對講機交給了小隊長。

小隊長笑了笑冇多說,把對講機收好以後,向沉安行了一禮。

「沉軍團長,以後我們5個就會跟著你。」

「如果通訊距離遠了,我們會留下一個人傳達資訊,到時候還希望您留下些人手,保護留下來的兄弟。」

沉安重重的拍了拍胸口,保證道。

「你不說我也會這麼辦,這東西這麼珍貴,可不能出了意外。」

「到時候我會留下一個千人隊,保護留下的兄弟。」

強大的通訊工具,不但震驚了沉安這個穩健的漢子,就連自認為見過大場麵的江淮,也被驚的半天說不出來話。

對講機這種超前的東西,對於古人而言真的跟仙器冇什麼區彆。

江淮那邊為了保證對講機不出意外,直接掉了一個營保護派去的5個人。

並且對所有見識過對講機的將領們下令,冇有他的允許,任何人不許接近這5名士兵。

江淮生怕馬虎的糙漢子們,擠擠碰碰把對講機給弄壞了。

在陸軍將領們體驗新科技的時候,出發了好幾天的海軍,終於抵達了京都灣位置。

此時京都這邊,還不知道他們要對付的敵人,已經來到了麵前。

7月1日早晨。

足利義持意氣風發的出現在京都灣碼頭,準備帶著軍團出發攻打出雲。

「喲西,我大倭國勇士果然威武無敵!」

看著密密麻麻排著隊準備登艦的窩瓜武士,足利義持忍不住一聲驕傲的感慨。

「哈哈,冇錯!」

「如此龐大的軍團,可以說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足利將軍將指揮如此強大的軍隊作戰,將會名傳千古。」

「冇錯冇錯,說不準還會成為未來的神話。」

站在旁邊的手下,對著足利義持那是一頓狂拍。

被拍的飄飄然的足利義持,衝著將領們壓了壓手。

剛要發表一場激昂康慨的戰前演講,一聲大喊從警戒哨上響起。

「有船隊靠近,敵襲!」

足利義持愣了一下,剛扭頭往海麵上看,還冇有看清楚敵艦的位置,就聽到了一陣陣呼嘯的聲音。

足利義持下意識的往聲音傳來的方向去,就見遠處天空上一片黑點,正快速的往他們這邊飛來。

為您提供大神荀焱的《我大明二皇孫,開局掙下一億兩》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176章:萬炮齊發,轟倭瓜。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