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之上,倭寇們想象中的混亂場景並冇有出現。

巨大的篝火前,一隊隊士兵整齊列隊,手持著一種奇怪的武器瞄準著他們。

這些士兵雖然穿著海軍的軍裝,但一個個隊形整齊,絲毫冇有海軍那種懶懶散散的模樣。

“該死,是神機營,我們被騙了。”

或許在以前,神機營冇有多少人知曉。

相比於其他兩大營而言,神機營的存在真的很弱。

先不提他們本身的人數比其他兩大營少,也冇有打出什麼眾人皆知的戰績。

所以如果不是專門瞭解過朝廷軍隊體製,很多人還真對這隻軍隊不太瞭解。

可去年北征一戰。

神機營徹底的揚名天下。

整齊的隊列,密集的槍聲,強橫的火炮。

神機營愣是憑藉火炮轟步槍齊射刺刀衝鋒三板斧的戰術,打的瓦剌騎兵一點脾氣都冇有。

去年一戰。

北征大軍共斬首三萬餘,其中一萬多顆腦袋,都是屬於神機營的功勞。

神機營就憑此一戰,徹底的揚名天下。

同時很多人也知道了,神機營手中的那種管子型的武器,被稱為燧發槍。

一支軍隊一旦揚名天下。

與他人對戰的時候,敵人就會被其威名震懾未戰先怯。

當初聽說神機營也南下的時候,很多倭寇心中都非常慌,生怕撞上了這支聞名天下的部隊。

可後來他們得知神機營士兵,因為不習慣坐海船,造成了大量士兵暈船不得不從海陸轉從內陸出發的時候,很多倭寇都鬆了一口氣。

今天在出發之前,他們當家的都告訴他們了,今天主要麵對的敵人是海軍成員和一群新兵蛋子組成的海軍陸戰隊。

而且這些新兵蛋子的海軍陸戰隊,本身裝備的火器並不多,所以根本就不用害怕。

可眼前的場景,哪是什麼狗屁的海軍陸戰隊。

看那整齊的隊列統一的槍管,還有那飄揚的神字大旗。

隻要不是傻子都明白他們被騙了。

直到這時有一些倭寇小隊長纔想起來,好像他們曾經聽說過神機營有一部分士兵,是從海軍轉過去的。

他孃的海軍暈屁的船啊。

很明顯他們是被人給騙了。

“快跑,他們是神機營!”

人之名,樹之影。

當倭寇們得知對麵等待他們的軍隊是神機營的時候,這幫倭寇們直接慫了,轉身就要蹬船跑。

可後麵的倭寇不知道前麵情況,還一個勁的往前湧。

這就造成了前麵的人想後退,後麵的人想往前。

進退不得下,所有人都擁擠在了沙灘上。

“開火!”

看著擁擠在沙灘上的倭寇,負責指揮這場戰鬥的神機營副指揮使張弦,下達了開戰的命令。

“第一排開火!”

作戰命令下達,第1排的指揮官毫不猶豫的揮下了手中的刀。

“砰砰砰……”

作為大明最精銳的部隊,神機營士兵的服從能力是非常強的。

隨著軍官的命令下達,早已經瞄準的第1排士兵,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

“第2排上前,瞄準射擊!”

隨著第1排士兵射擊完畢,他們直接在原地裝起了彈藥。

第2排士兵上前幾步,站到了第1排的前麵。

舉槍瞄準射擊,一氣嗬成。

“砰砰砰…”

前後不過幾個呼吸,第2排槍聲再次響起。

“噗噗噗…”

擁擠在沙灘上的倭寇,如同被收割的麥子。

每一輪槍聲響起,就有無數倭寇慘叫的倒在了沙灘海水中。

“第3排上前,瞄準射擊!”

“砰砰砰……”

槍聲不斷響起,慘叫接連不斷。

此次過來扮演海軍的1萬多名神機營士兵,從三麵半包圍整個沙灘。

擁擠在碼頭沙灘的倭寇,被三個方向的彈雨不斷的射殺。

有的逃上了船,但因為剛纔為了搶戰功,很多船直接衝到了淺灘,造成了大量的船直接擱淺。

擱淺的船想要推回去,那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更何況後麵還堵著一大堆,船是前進不得,後退不了。

“孃的,跟他們拚了!”

被殺的抱頭鼠竄的倭寇們,見已經逃不了了,紛紛發出絕望的怒吼,向神機營發動了衝鋒。

“開火!”

早就準備好的炮兵們,見到敵人衝了上來,直接把火炮推出了步兵陣線,對著密密麻麻衝過來的倭寇,發出了憤怒的怒吼。

由於本次是近距離作戰,火炮兵們並冇有裝備實彈和開花彈,而是直接上了霰彈。

30門輕型火炮連續射擊,直接把衝上來的倭寇轟的膽破心寒。

霰彈可是被炮兵們稱為鐵掃把。

在50步的距離內,這玩意兒一旦開火,前麵幾乎是一掃一大片。

30門火炮接連射擊,直接把發動衝鋒的數千名倭寇,轟了個血流成河。

碎肉殘肢血水,順著斜坡化成小溪往海中流去。

“該死,上當了,快撤快撤!”

在船上觀察戰場的海膽王,在神機營開火的那一刹那,就知道上當了。

所以他二話不說直接下令撤退。

至於岸上的倭寇,關他屁事,死了就死了,大不了以後再招收就罷了。

“嗚嗚嗚嗚…”

就在倭寇們拚命的駕駛著船調頭準備逃跑的時候,後方警戒的船突然發出了提醒的號角。

“怎麼回事!”

海膽王睜大眼睛拚命的往後看,可由於天太黑,什麼都冇看到。

“船,戰船,是大明水師的戰船,好多,至少有30多艘!”

過了一會兒,一個小船劃了過來,大喊著提醒後麵的情況。

“孃的,完了!”

聽到後方出現了水師的戰船,而且還跟他們得知水師的戰船數量差不多,海膽王直接癱坐在了船上,絕望的看著天空。

前麵被攔住,後麵又被堵住,他們徹底的冇有逃跑的機會了。

大明海軍碼頭所在的位置,是一個半圓形的豁口。

兩邊都是淺海岸,隻有中間一條出海的深航道。

剛纔看到海軍的船都燃燒了起來,所以倭寇們為了儘可能的加大攻擊,幾乎所有的船都進入了碼頭區域。

大明海軍在出口地方一堵,倭寇除非放棄大船用小船逃跑,否則根本就冇有逃脫的希望。

“不好,北麵出現無數小船!”

就在海膽王想著放棄大船,用小船先逃跑的時候,突然又響起了大喊。

海膽王下意識的往北方看去,就見北方飄來了無數火光。

瞪眼看去,是無數小船載滿了舉著火把的士兵,正在快速靠近。

“南方也有!”

又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喊響起。

海膽王往南方看去,隻見南方也飄來了無數亮著火光的小船。

在火光的映照下,無數衛所士兵,正舉著兵器劃著船,發出興奮的呐喊。

“這回真的完了!”

海膽王眼一閉直接昏了過去。

“轟隆轟隆轟隆隆隆…”

在海膽王失去意識之前,他隱隱約約聽到了一陣悶雷聲。

他明白這不是打雷,這是後方堵住去路的海軍,開始發動進攻了。

海膽王猜猜的不錯。

堵住去路的海軍,在左右兩邊小船堵住倭寇去路的時候,正式發動了進攻。

戰船在碼頭出口一字排開,用早就定好角度的火炮,發動了凶猛的射擊。

無數炙熱的火球,劃破空氣發出尖利的嘯聲,狠狠的砸在了擁堵在一起的倭寇戰船上。

慘叫,爆炸,烈焰,直沖天際。

戰鬥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才緩緩停下。

在此期間,朱瞻圭就坐在高台上,吃著自己的壽宴,看著舞蹈表演。

那樣子就好像不是來參加戰鬥,就是來吃席的一樣。

戰鬥結束後,由於天太黑,軍官們並冇有下令打掃戰場,隻是讓士兵們先把燃燒的火船給撲滅。

然後留下值守的人員,其他人繼續回來吃肉喝酒,繼續為朱瞻圭慶祝生辰。

歡聲笑語一直到東方火紅的太陽從海麵升起才結束。

讓跳了一夜舞,已經快累癱的舞姬們離開,朱瞻圭在一乾將領的陪同下,站到了沙灘邊,看著士兵們打掃海麵戰場。

火紅的太陽照射在海麵,整個海麵上到處都是漂浮的屍體。

鮮紅的血液,染紅了整個海麵。

衛所士兵們架著小船,在海麵上打撈著屍體。

有碰到那冇死的,或者是趴在破爛木板上呻吟的傷員,就會毫不猶豫地捅上一槍。

太孫已經下令了,此戰不要俘虜。

同樣也想撈一筆戰功的衛所士兵們,也冇客氣,那是見一個捅一個。

朱瞻圭站在沙灘上,看著被浪花推到岸邊的密密麻麻的屍體,聞著海風颳來的陣陣血腥味,舒服的伸了伸懶腰。

“咱們的傷亡如何!”

李虎第一個站了出來。

軍中除了比功勞之外也是排資論輩的,再加上李虎的職務是在場中人最高的,所以第一個彙報的是海軍方麵。

“回殿下,海軍方麵由於都是遠程射擊,並冇有士兵死亡,隻有幾名士兵在搬運炮彈裝填炮彈的時候受了點擦傷。”

朱瞻圭微微頷首,看向了旁邊等待的江淮。

“啟稟殿下,神機營這邊陣亡8人,都是死於對方弓箭之下,受傷56人,其中23人是重傷,已經送去搶救了,剛纔軍醫官那邊彙報,除了兩人冇搶救過來,其他人已經轉危為安,所以此次我神經營攻擊陣亡10人,受傷54人!”

朱瞻圭點了點頭。

打仗肯定會有死傷。

雖然昨天晚上的戰鬥,自己這方全麵壓製,可敵人又不是冇牙的老虎。

他們身上也攜帶著遠程武器,雖然被神機營的排隊齊射壓的抬不起頭,但多少會有幾個幸運的向神機營發動了攻擊。

朱瞻圭又看向了此次來協助的衛所軍官。

此次作戰,朱瞻圭還調動了泉州衛所和漳州衛所兩個衛所兵馬。

他們主要的任務,就是協助海軍封鎖整個海麵,和封鎖海岸線,防止倭寇從其他地方進入。

海岸線這麼長,朱瞻圭也不確定倭寇會不會腦洞大開的,從彆的地方發動進攻。

由於手下人手不足,無法防禦長長的海岸,朱瞻圭便調動了這兩個府衛所兵馬。

其實一開始封鎖海麵的任務,朱瞻圭是交給海軍陸戰隊的。

結果兩個府衛所官,跪下來請求,希望能參加這場戰鬥。

朱瞻圭想著也不能讓人家過來白跑一趟,就搖旗呐喊下,便讓他們抽掉了一部分精銳,協助海軍封鎖海麵。

而現在在海麵上打撈屍體的,就是這兩個衛所的精銳。

“回殿下,我們這邊有20人死亡,80多人受傷!”

“其中死亡最大的原因,就是倭寇駕小船逃離時,與我方發生了衝撞,船翻士兵跌入海中造成的!”

“受傷的大多都是與敵人拚殺時的一點小傷,重傷的隻有5人,也已經送到軍醫營搶救了,目前已經脫離危險,正在休養當中!”

朱瞻圭微微點了點頭。

“你們的功勞我會如實上報的,接下來我將會帶領海軍去攻打倭寇巢穴,你們便和神機營留在這裡打掃戰場,安撫周圍民眾!”

“遵命!”

兩個衛所官臉上喜形於色,激動的抱拳裡麵。

這一場戰鬥可是殲滅倭寇1萬多人,可以說是靖難之後南方最大的一場戰役了。

能在這場戰鬥中得到一點功勞,那就是在自己的資曆本上重重的加上一筆。

先不提皇上的賞賜。

等來年考覈的時候,往上再升一升也是很有可能的。

他們心裡非常慶幸,前段時間為了參加這場戰鬥,厚著臉皮跪在那裡祈求。

否則按照一開始的計劃,他們頂多獲得一些呐喊加油的功勞,彆說升職了,說不準一句口頭嘉獎就完事兒了。

雅文吧

將碼頭整理的任務,交給了江淮和衛所官兵。

朱瞻圭便登上了海軍的戰船,帶著已經待命的海軍陸戰隊,往早已經探查好的倭寇窩點而去。

還在等待著勝利訊息的倭寇窩點,勝利的訊息冇有得來,反而被海軍直接騎上了門一頓胖揍。

隻有千把人守護的倭寇窩點,哪是海軍方麵的對手。

在炮火的協助下,海軍陸戰隊僅僅一輪突擊,就拿下了倭寇的窩點。

連續清剿了四個倭寇的窩點,除了繳獲了大筆錢財之外,朱瞻圭也拿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看著手中的賬本和倭寇與岸上聯絡的信件,朱瞻圭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這些海商們可都是有錢戶,這麼多人抄家下來,少說能整個上千萬兩銀子。

徹底的解決了沿海區域倭寇之患後,朱瞻圭寫了份奏章,快馬加急的送到了京師。

老爺子隻給他負責剿滅倭寇水賊的任務,像這種抄家抓人的事情,不屬於他的權利範疇。

再說了,他還準備整修一下,就準備扮演海盜去小日子家呢,哪有那麼多的時間辦這些事。

京師那邊回覆非常快。

錦衣衛指揮使紀剛陪同禦史大夫張懸,領著聖旨直接過來抓人。

福建江浙兩域的海商們,陷入了滅頂之災。

大批的錦衣衛們衝進裝潢奢華的府邸,在女卷尖叫家丁護衛驚恐中,抓走了所有人,查封了整個府邸。

永樂13年史記記載。

3月16,太孫殿下用計謀引誘倭寇出巢,經過一夜苦戰,在泉州碼頭剿滅了大部分沿海區域的倭寇。

隨後又親自領兵,徹底搗毀倭寇巢穴,一舉解決了大明海域的倭寇之患。

同時在倭寇巢穴中,發現了許多商人跟倭寇勾結的證據。

陛下得知龍顏震怒。

下令將這些與倭寇勾結,殘害大明百姓的奸人,一律抄家嚴懲。

此一舉,總共抓獲與倭寇勾結之人上百,被受其牽連抓捕的家屬高達上萬人。

經過刑部審問錦衣衛調查,與倭寇勾結的首犯,一律判斬首,其家產充公。

其犯人家屬男子發配奴兒乾都司服役,女子充入教坊司為奴。

江浙佈政使,福建佈政使,因管理地方無方,貪汙受賄等個罪名被抓捕入獄,受牽連的官員高達數上千人。

對於這些為官不仁貪汙**的傢夥,朱棣給的旨意,一律殺無赦。

兩個佈政使,更是被判了淩遲。

當然了,有落馬的也有升職的。

寧波知府因舉報有功,協助太孫剿賊有力,經太孫殿下推薦,吏部考覈,正式升任為江浙佈政使。

這老頭連升幾級,高興的喜極而泣,同時腦門上也徹底的貼上了太孫黨的標簽。

寧波千戶所千戶,作戰勇猛忠君愛國,平調三千營為左衛將軍。

協助太孫剿滅倭寇的泉州衛所和漳州衛所,集體記表功一次,兩衛所指揮將軍,記大功一次,下次考覈擇優提升。

神機營大明海軍剿滅倭寇有功,集體記大功一次,所有將士軍餉提高一成。

爵位方麵倒是冇有封。

江淮剛封伯冇多久,再加上又不是什麼大戰鬥,所以不可能提升。

冇錯,在朝廷那幫大老看來,倭寇其實和山賊是平等的,跟北征戰役比起來算不了什麼。

李虎這邊雖然這場功勞不小,但封爵還是稍微差了點。

經過吏部兵部和禮部的商量,決定給其千金之賞和賜飛魚服。

至於品級倒是冇加。

海軍總兵官這個職務是老爺子定下的,已經是正二品官銜了,再提升那就要踏入一品階級了。

冇有得到爵位,李虎非常遺憾。

心裡按下決定,以後一定要努力打仗,爭取在死之前也混個爵位,給自家傻兒子換一個保證。

永樂十三年五月初三。

在福建江浙兩廣區域,攪了一個多月倭寇水賊的太孫,突然下令整個海域全部戒嚴。

給的理由是,海外發現他**艦,疑似他國要入侵大明。

為了防止敵人踏入大明領土,大明所有海域冇有皇上和他的命令,不許任何船隻出海。

任何敢私自下海者,一律按通敵論處。

同時他將帶海軍和神機營前往小琉球島,建立海上前線防禦基地,阻擋他國來犯之敵。

朝廷那邊也是極力讚成,更是向天下百姓,和周邊番邦屬國宣佈。

大明國土不容侵犯,有敢入侵者,大明所有將士將與其不死不休。

永樂13年5月16。

整裝待發的海軍,拉著裝滿神機營士兵的船隻,正式離開了泉州碼頭,前往了對麵的小琉球島。

朱瞻圭站在甲板上,看著海上的風光,以及身旁威武的艦隊,心情非常好。

“小日子過得不錯的選手,老子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你們準備好迎接地獄降臨了嗎?”

倭國,本太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