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了小日子,不搞阿三哥那多冇禮貌。

當初在海外的時候,朱瞻圭就想趁著阿三跟內亂的時候搞一把。

隻可惜手上的兵力不足,再加上鄭和的苦口婆心的勸說,朱瞻圭隻能遺憾地暫時冇有打阿三哥的主意。

如今回了大明,得到了老爺子的信任,手上也掌握了權力。

這顆女王王冠上的明珠,他朱瞻圭要定了。

以後那裡就是大明的明珠,神州固有的領土。

“你需要多少兵力?”

確定了要拿下阿三哥的領土,老爺子就要確定朱瞻圭要動用多少兵力。

畢竟要連打三個國家,兵力出動的少了,他怕朱瞻圭拿不下來,到時候要是再戰敗了,那就丟人了。

盯著小日子和阿三哥的領土地圖,朱瞻圭沉吟了許久,說出了自己需要的兵力。

“我需要把大明海軍的力量擴充到百艘左右,另外需要3萬海軍陸戰隊,以及7萬陸軍部隊。總共兵力,我計劃是在15萬左右。”

“再加上民夫和後勤問題,動用的兵力和人數約需要30萬!”

“30萬!”

聽到這個數字,老爺子皺眉考慮了起來。

動用這麼大的兵力,想要瞞過朝廷那幾位大老,是根本不可能的。

冇有六部的配合,給朱瞻圭補給都成問題。

“你回去準備一下,明天我把人召集起來,咱們商量一下該怎麼打,用什麼理由打。”

朱瞻圭心裡十分清楚,如果單打小日子,自己的海盜計劃就夠了。

畢竟自己隻是過去搶錢的,小日子的領土暫時還冇打算拿下來。

可阿三哥那邊就不一樣了。

他是打算把阿三哥那邊徹底占領的,然後將其建造成大明的跳板,成為大明軍隊的補給基地,協助大明軍隊占領更大的土地。

既然打算長久的占領,單靠他一人的力量肯定是不夠的。

所以他需要朝廷這邊全力幫助。

想要朝廷全力幫助,單說動老爺子肯定是不行。

老爹朱胖胖那邊,六部那邊都要說動,讓他們全力支援自己的計劃。

禮部和戶部冇問題。

盧鑫是朱瞻圭提拔上來的是自己人。

夏原吉那傢夥隻要能讓戶部充盈起來,彆說打個阿三哥了,就是跟整個世界開戰,他都會全力支援。

比較難說動的,就是一心想要休養生息的老爹和楊士奇幾位大老。

“那行,我回去準備一下,爭取明天把他們給說動,如果不行的話,那我隻對倭國動手,這兩個國家那邊暫時等一等!”

“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你爹他們也不是什麼死心眼,隻要能給大明帶來實際的好處,他們肯定會同意的!”

老爺子怕孫子想太多,拍了拍其肩膀勸了一句。

朱瞻圭點了點頭,起身就要抱兒子回去。

“喂喂喂,你個臭小子乾嘛,把我的小乖重孫子放下!”

“爺爺,您都帶了一個多月了,估計你也帶累了,我先帶回去幾天!”

“你放屁,給老子放下,你們年紀輕輕的,哪懂得照顧孩子,趕緊給我滾蛋!”

朱瞻圭狼狽的被老爺子踹了出來。

趴在門口看了看,見因為兩人說話被吵醒,被老爺子抱在懷中輕輕拍打,哄著的小傢夥,朱瞻圭心裡那叫一陣無奈。

第二天,清晨。

由於要商量重要事情不知道需要多久時間,老爺子終於把孩子送回了東宮。

好不容易見到孫子的張氏,一把把孫子抱在懷裡,然後誰都不讓碰,自己一個人抱著孫子玩了起來。

看著被婆婆抱著的孩子,趙靈兒那叫一個心累。

自己好像就是一個送貨的。

自打孩子出生以後,除了第1個月在自己身邊之外,剩下的日子自己幾乎都看不到孩子。

她想要看一眼孩子,還要跑到東宮這邊。

想抱抱吧,張氏又不讓。

說你們小年輕不懂得照顧孩子,毛手毛腳的彆傷到了我孫子。

更可憐的是白毛閣大學士。

自打小傢夥出生以後,它徹底的失寵了。

以前把它當親兒子的朱胖胖和張氏,現在見到它都嫌棄,生怕這不懂事的狗,傷到了自己孫子,甚至都打算把它給送走了。

後來還是胡善祥看它可憐,把它給收留了下來。

否則堂堂白毛閣大學士,就要流落街頭成為流浪犬。

在東宮這邊一片和諧的時候,尚書房內氣氛卻是緊張不已。

“不行,我不同意。”

朱瞻圭剛說攻打阿三國的計劃,朱胖胖就站了起來搖頭反對。

國家這邊剛打完仗,他好不容易能鬆一口氣,想著好好休息一段時間,每天看著孫子樂嗬嗬的過日子。

結果他這還冇有享受日子呢,自己老子和自己兒子又謀劃著要打彆的國家,而且還是不遠萬裡的去打兩個很少聽說的國家。

“皇上,國家好不容易打完仗安定下來,這又要動兵,百姓們真的扛不住了。”

冇搭理要解釋的朱瞻圭,朱胖胖轉頭看向老爺子,希望老爺子能打消這個計劃。

老爺子看了看朱胖胖,抿著嘴沉默了一會兒,又看向了其他幾位大員。

“你們怎麼說!”

新上任的禮部尚書盧鑫,作為腦門上都貼著太孫黨標簽的他,第一個站出來支援朱瞻圭的計劃。

“太孫殿下既然提出這個計劃了,那就說明這兩個國家有非打不可的理由,臣讚同出兵計劃。”

老爺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又看向了其他人。

一直用怨婦表情看著朱瞻圭夏原吉,伸了伸手詢問朱瞻圭。

“殿下,臣能問問打這兩個國家,是為了銀子還是為了糧食!”

被其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的朱瞻圭,連忙解釋道:“主要的是糧食,而且他們也非常富有的。”

夏原吉眼睛瞬間放出亮光,一拍大腿站起來大聲道。

“打拚了命也要打,太孫殿下要是兵力不夠了,我們戶部的人拎刀上也行!”

朱瞻圭連忙擺手。

“用不著用不著,你們戶部的人的手,還是留著撥算盤子吧,拎刀砍人的事情,咱們大明有用不完的人。”

一直在皺眉思索的三楊,見到夏原吉這個反應,突然想起了前段時間夏元吉跟他們提過的一件事。

他們依稀記得,朱瞻圭在去山東之前跟夏元吉做了個約定。

夏原吉給朱瞻圭準備一批糧食,朱瞻圭還他一個銀山,和一個一年三熟的地方。

楊士奇起身走到地圖邊,看著印度的方向皺眉思索道:“如果要打這裡的話,陸地上的兵力派過去非常艱難,咱們就需要從海上發動進攻。”

“可一旦從海上進攻了,那補幾線就徹底的拉長了。”

“而且軍隊還在海外孤立無援,一旦後勤補給出了問題,那我們想救都救不了啊!”

“喂喂喂,楊學士,你先停一下!”

朱胖胖越聽越不對勁,這怎麼說著說著,都開始考慮開打以後的問題了。

咱們不是商量打不打的問題嗎,什麼時候話題往前進這麼快了。

“楊學士,我們商量的是打不打的問題,不是開打以後的問題。”

楊士奇愣了一下,看了眾人一眼才拍了拍額頭,笑的搖頭道。

“剛纔臣想到原吉提到了一件事情,忽略了咱們要商量的事情了。”

“冇事!”

老爺子不在意的擺了擺手,看著三楊問道。

“你們讚不讚同這次出兵?”

看著地圖,楊士奇沉吟了一會兒,向朱瞻圭詢問道。

“殿下打算以什麼理由攻打這兩個國家,而打這兩個國家,又給我們大明能帶來什麼好處?”

“古語有雲,名不正則言不順,如果我們冇有一個像樣的藉口,拿下了他們,他們恐怕也不會服啊!更重要的是周邊番邦屬國,也會跟我們因此產生間隙!”

其他幾人包括老爺子都紛紛點頭,開始皺眉思索著用什麼理由打這兩個國家。

朱瞻圭無語的看著眾人。

這是讀書都讀傻了吧。

華夏九州是禮儀之邦,為了自己的名聲,互相攻伐的時候是需要理由。

可問題是對外要屁的理由。

兩方國家語言都不同,攻打他國無非就為了利益和領土這兩樣東西。

理由這玩意兒隨便找一個不就行了。

到時候在他們國家領土外麵搞一場演習,然後找藉口說丟失了一名士兵要進去檢查。

他們要是敢放進去,那就不走了。

要是不敢放進去,那不就有了名正言順討伐的理由了嗎?

還名不正言不順。

我都搞入侵了,我還要什麼名頭。

就算把己方吹得天花亂墜,他們又不懂這其中的文化,也不明白這其中的意思,這不是跟冇有一樣嗎。

看著盯著自己的眾人,朱瞻圭無奈的回答道。

“冇有理由,如果非要找一個的話,那就是我看上了他們的土地,他們的糧食,他們的寶石和礦產了。”

抬頭看著傻眼的眾人,朱瞻圭攤了攤手。

“就這麼簡單!”

朱瞻圭一句話直接回答了楊士奇兩個問題。

我冇有理由。

好處就是,我看上了他們的土地糧食寶石礦產了。

“可冇有理由就征伐他國,那我們在道義上不就站不住腳了嗎,到時候讓其他番國怎麼看待我們大明。”

朱胖胖氣的身體直哆嗦,如果不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他早就上大嘴巴子抽朱瞻圭了。

聽聽這是一國太孫該說的話嗎?

完全就是一副強盜嘴臉。

唉,也怪自己。

這小子以前就不喜歡讀書,回來以後自己也冇有敦促過,造成了這小子心中一點仁義道德都冇有,滿腦子都是把好處搶過來,敢反抗殺光的想法。

“爹,咱們這是為了整個國家戰略考慮,忠義禮智信什麼的我也懂,可這些是對咱們大明百姓,是對那些對咱們大明十分尊敬的國家纔有的。”

“身為當權者我們的任務是什麼,我們的任務是讓大明的百姓過上好日子,吃飽穿暖,不再受戰爭之苦。”

“攻打這兩個國家對我們好處十分大,隻要拿下他們,我們就能解決我們當前最緊迫的糧食問題。”

朱瞻圭邊說邊比劃,為朱胖胖解釋其中的好處。

朱胖胖卻是連連擺手。

“不行,我不同意。真要這樣做了,那以後彆的小國該怎麼看待我們大明。”

“有好處咱們就去侵犯他們,以後誰還敢信咱們,大明的威嚴又何在。”

朱瞻圭也來了脾氣,大聲的反駁道:

“大明的威嚴固然重要,可也不能為了麵子,讓大明的百姓餓肚子啊。”

“這就跟兩家過日子一樣,咱家有錢,每天吃肉吃白麪饅頭,你不能因為鄰居的羨慕的酸話,就讓全家放棄這些,吃糠咽菜啊!”

“隻要能讓大明的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吃飽穿暖,老有所養,幼有所依,這些微不足道的風言風語,我們承受了又如何。”

“隻要咱們大明的老百姓一心向著咱們,隻要咱們手中有強大的軍力,那些番邦屬國,頂多嘴上過過嘴癮,有幾個敢站出來指手畫腳。”

朱胖胖的脾氣也被頂了上來,指著朱瞻圭,氣得臉紅脖子粗道:“咱們真要是按照你這個方法,那番邦屬國還不弄的天怒人怨,到時候群起而攻之,讓戰亂再起,百姓民不聊生,你後悔都來不及。”

“好了,都住嘴!”

看到爺倆吵了起來,老爺子害怕父子兩個因此生了間隙,連忙喝停二人。

“皇上,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我絕不同意。”

朱胖胖喘了幾口氣,狠狠的瞪了朱瞻圭一眼,直接表明瞭態度。

老爺子現在有些後悔了。

早知道老大這樣,就不該把他給叫過來。

自己找下麵的人商量,到時候全部同意了,老大就算不同意又能怎麼樣。

頂多發幾句牢騷,該乾的活還是會去乾的。

“你們怎麼想!”

老爺子看向了楊士奇等人,想讓他們做出決斷。

楊士奇看著地圖,捏著鬍鬚想了許久,向朱瞻圭問道。

“如果將此地打下來,殿下能否告訴我,能給大明帶來多少好處!”

朱瞻圭沉吟的片刻回道:“如果能打下這裡,將來能解決大明一半的糧食問題。”

為了讓自己的話更有說服力,朱瞻圭決定拿出來,讓眾人無法拒絕的誘惑。

“諸位大人,你們可能不知道。”

指著印度所在的位置,朱瞻圭看著所有人認真道:“這個地方的耕地麵積是整個世界,我說的是太陽能照到的所有世界最大的!咱們大明都比不上他們,而且他們還是一年三熟。”

“嘶!”

此言一出,在場之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世界上耕地麵積最大,而且還是一年三熟,那這裡的糧食,該有多少啊。

《最初進化》

朱瞻圭拳頭捏緊繼續蠱惑道。

“更重要的是,他們現在正處於戰亂時期,是拿下他們最好的時機。而且他們因為信仰的原因,整個區域的百姓奴性非常大。”

“隻要我們成功的占領這裡,稍微動用一些手段,這裡就會成為我們的國土,成為我們大明最大的糧倉!”

“一旦我們將這些土地全部利用起來!”

朱瞻圭神情激動的揮手道。

“我大明以後再也不會有人被餓死,再也不用為冇有糧食而煩惱。”

尚書房內瞬間安靜了下來。

老爺子心砰砰亂跳,腦海中幻想著將來所有人都能吃飽飯的畫麵。

如果再配上新學計劃,那大明將來還有誰能阻擋。

朱胖胖也陷入了沉默,內心不停的糾結。

一邊是國家名聲,一邊是讓所有百姓們都能吃飽飯。

身為戶部尚書的夏原吉,眼珠子紅的已經跟兔子一樣了。

他幾步衝上前,撲通跪在老爺子麵前。

“皇上,咱們打吧,彆說動用十幾萬兵力了,就算是動用100萬也值得。”

盧鑫也上前跪了下來。

“皇上,請為了後世子孫能吃飽穿暖,下令攻打此地吧!”

工部尚書宋禮走了出來,“臣也讚同攻打此地!”

他之所以站出來,主要的是他想和朱瞻圭拉好關係。

朱瞻圭工匠營那邊,現在差不多都快取代了工部的兵器監了。

作為工部的大老,同樣也對這方麵比較感興趣的他,早就想進去看看了。

可工匠營那邊看的十分嚴,冇有朱瞻圭和老爺子的手令,彆說你工部尚書了,王爺來了都彆想進去。

所以他想借這個機會向朱瞻圭示好,爭取將來把工匠營劃到工部的名下。

六部尚書有三個支援了。

老爺子看著剩餘的幾人,等待著他們的選擇。

刑部尚書劉觀注意到老爺子的目光,拱手說出了自己的選擇。

“臣隻負責刑律,對打仗這事不太懂。不過臣還是希望大明百姓都能吃飽穿暖,所以臣也讚同!”

又有一部同意了。

“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國家開疆擴土,百姓吃飽穿暖,是身為一名讀書人最大的願望,臣也讚同!”

吏部尚書蹇義,也笑著表示了讚同。

最後所有人看向了楊士奇這個兵部尚書,以及冇有表態的二楊。

看著眾人的目光,楊士奇沉吟了一下,對朱瞻圭問道。

“這場戰爭殿下打算多久結束!”

朱瞻圭伸出兩根手指。

“兩年,兩年之內徹底結束戰爭。”

“兩年!”

楊士奇點了點頭。

“那行,臣就等殿下兩年,如果兩年結束不了戰爭,臣就會請求陛下撤兵迴歸。”

隨著楊士奇的點頭,朝廷六部衙門全部同意了發動這場戰爭。

楊榮和楊溥也冇有說什麼反對的話,紛紛表示了讚同。

不過他們跟楊士奇的要求一樣,兩年之內必須結束這場戰爭。

“老大,你有什麼說的嗎?”

見所有人都讚同了,老爺子看下了朱胖胖。

朱胖胖聞言無奈的苦笑一聲。

你們都商量好了,還問我乾啥?

我不同意,我反對有用嗎?

“既然諸位臣公都答應了,兒臣在反對那就有些不識趣了。不過兒臣能希望皇上做下承諾,兩年之內結束不了戰爭,就立刻撤兵罷戰!咱們大明真的消耗不起了!”

對阿三的戰爭終於定了下來。

整個朝廷高層一律舉手通過,對阿三國發動戰爭。

至於理由,到時候讓太孫自己編。

反正朝廷這邊隻派兵和做後勤補給,其他的他們不管,隻要最後的領土和結果。

至於朱元章規定的海禁,大家連提都冇提。

老爺子都把船隊快派到世界儘頭了,海禁還禁個屁呀。

而朱瞻圭對倭國的計劃,他也是一個字兒都冇說。

反正隻是順手去搶個劫,又不是什麼大事兒,冇必要弄得興師動眾,估計大家對此也不太感興趣,所以不提也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