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我們已經攻打了十來天了,三峽口實在太難打了,將士們士氣都有些低落,而且傷亡也非常大,後方的補給又被阿魯台搗亂,已經4天冇有送過來東西了。糧食什麼的還能支撐一段時間,可傷藥已經快用完了。”

明軍中間大帳。

張輔快速彙報著營中當前的緊急情況。

在場的將領們都眉頭緊皺,低頭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坐在上手的老爺子,雙手攏在袖中,半靠在錦榻上,閉目沉吟。

軍中的情況,老爺子心裡十分清楚。

在阿魯台那幫混蛋們搗亂下,明軍的後勤補給非常混亂,經常是時有時斷。

軍中的糧食從剛開始的一天三頓,變成了現在的一天兩頓,也隻有衝鋒陷陣的士兵才能吃飽。

吃的方麵還能撐一撐。

傷藥和火藥補給方麵卻是十分緊缺。

由於後方火藥供應不上,神機營的大炮隻有在進攻的時候,纔開幾炮輔助一下,平時的時候根本就不敢炮擊了。

而傷藥方麵更是緊缺,特彆是那種消炎抗生藥。

這是朱瞻圭給軍中提供的,效果非常強。

以前士兵受傷,大部分死於感染。

而自打有了這種消炎抗生藥,幾乎是一救一個準。

可藥這玩意兒,準備了在多也不夠用啊。

負責傷兵的軍醫官,已經跑他這裡來了好幾趟了,希望能多提供一點消炎藥。

因為消炎藥斷供,再加上這段時間天氣熱,很多士兵傷口已經感染化膿了。

如果再不消炎治療,這些士兵可能會死於傷口感染。

可朱棣能有啥辦法。

下麵的人急,朱棣也急呀!

這種藥是自己孫子弄來的,禦醫院那邊研究了好久,都冇搞清楚怎麼回事,更彆提彷製出來了,這讓他上哪裡去找這種藥?

想到朱瞻圭,老爺子心中忍不住歎了口氣。

朱瞻圭已經離開半個多月了,也不知道有冇有奔襲成功,找到瓦剌人牧民的營地。

甚至此時老爺子心裡都有些後悔。

當時答應奔襲的時候,應該選擇一個將領去,把朱瞻圭留在身邊。

現在如果有朱瞻圭在身邊,雖然不能說提供全軍的補給,但提供傷藥補充一點食物,還是冇問題的。

稟報完的張輔,見老爺子冇吭聲,張了張嘴把想勸退兵的話嚥到了肚子裡。

仗打到這個份上,想讓老爺子撤兵,根本不可能。

“朱瞻圭是怎麼搞的,他不是帶人去清剿阿魯台的騷擾了嗎,怎麼還讓阿魯台斷了我方的補給線。”

其他人不說話,朱高煦站了出來,第一個把矛頭指向了,被老爺子派去保護後勤線的朱瞻圭。

“可能他也有什麼難處吧!”

朱高煦的開炮冇人敢吭聲,也冇人附和。

老爺子更是閉著眼睛一聲不吭。

見場麵冷了下來,朱高燧站了出來打了個圓場。

“有難處,嗬!”

朱高煦不屑的冷笑一聲。

“8000騎兵再加上保護後勤線的部隊,這小子手下都有兩三萬人了。”

“阿魯台纔多少人,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還說在海外有多猛,我看是吹牛的吧。”

“夠了!”

見老二越說越過分,老爺子睜開眼睛,看著朱高煦冷喝了一聲。

朱高煦不服氣的哼哼了兩聲,本來還想再說幾句,但在老爺子眼神逼視下,扭頭看下了一邊。

“攻打三峽口用不了這麼多人。”

老爺子沉吟了一下,看向了豐城侯李彬。

“你抽掉5000騎兵,去把阿魯台那幫耗子們趕走。”

“遵命!”

李彬應了一聲,隨後猶豫了一下看著老爺子。

“太孫那邊我該怎麼說。”

在李彬想來,自己被派過去了,肯定會接過後勤的指揮權。

到時候如果太孫不滿,那自己該如何解釋。

“不用管這些,到了以後你全權指揮。”

老爺子擺了擺手,給了李彬全權處理的權利。

隨後起身走到巨大的沙盤,老爺子猶豫了片刻,對著所有人道。

“剛纔欽天監的人告訴我,這兩天可能會下大雨,通知部隊休整兩天,等雨停了補給上來了,再發動進攻。”

眾人聞言歎了口氣,紛紛抱拳領命準備離去。

“啟稟皇上,神機營那邊派人護送著一名士兵過來,說是太孫那邊派來的。”

就在眾人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帳外值守的一名護衛,大步的走了進來,向老爺子彙報,神機營那邊有人求見。

正盯著沙盤思考下一步計劃的老爺子,猛的抬起了頭,快步的走過沙盤,一把抓住護衛焦急的問道。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見老爺子如此緊張的模樣,正準備離去的眾將領們也停了下來。

被老爺子抓住的護衛,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還是大聲的回道:“神機營那邊護送了一名士兵過來,說是太孫派來的,說有重要事情彙報。”

“快快,讓他進來!”

聽清楚了護衛的話,老爺子焦急的大喊,讓那士兵趕緊進來。

很快,神機營一名將領,帶著一名風塵仆仆的士兵趕了進來。

“參見皇上,皇上聖躬安!”

“快快起來!”

已經有些急不可耐的老爺子,連忙揮手讓兩人起來,然後盯著那名士兵有些緊張道:“你們成功了。”

士兵用力的點頭,大聲稟報道。

“啟稟陛下,我等在太孫的帶領下奔襲千裡,在昨日發現瓦剌人牧民營地。今早在太孫帶領下發動了突襲,成功的占領了瓦剌牧民的營地。在戰鬥當中,太孫殿下陣斬了馬哈木之子脫歡,活捉了馬哈木妻子薩穆爾公主,以及馬哈木的兩個孫子。”

“哈哈哈……”

“好好,太好了!”

聽完士兵的稟報,朱棣興奮的仰天大笑,狠狠的用力揮舞拳頭。

其他留下來的將領,聽完以後個個表情呆滯。

太孫不是去保護後勤線了嗎?

聽這士兵的彙報。

好像並不是那回事。

而是學了漢朝霍去病之法,直接奔襲千裡襲擊敵人王庭了,而且還他孃的成功了。

朱高煦猛地轉頭看向朱高燧。

朱高燧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很顯然他也不知道這件事。

其實眾人不知道是很正常的。

奔襲計劃隻有朱瞻圭和老爺子知道。

哪怕出發的士兵,接到的命令也是去後方保護後勤線,直到後來發現路線不對,纔有了一絲猜測。

老爺子大笑幾聲後,連忙再次詢問道:“小崽子那邊是什麼計劃。”

士兵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左右。

臨行的時候,朱瞻圭已經吩咐了。

作戰進攻計劃隻能告訴老爺子一人。

老爺子見此,笑著擺了擺手。

“你直接說,軍中都是朕信得過的將領。”

老爺子這話說出,在場的將領們都挺了挺胸膛。

“明日太陽升起之時,太孫殿下會率兵從背麵向瓦剌人進攻,並且把大營占領的訊息快速傳播,擾亂瓦剌人的軍心。”

“殿下希望陛下能在明日配合作戰。”

“而且我在下山的時候,還從懸崖上剩下了一根繩子,可以派出小股部隊從側麵發動進攻。”

“繩子上方還有我們隊長看著,隻是不確定現在他是否還活著,繩子是否安全。”

“好!”

老爺子狠狠的一揮拳頭。

攻破瓦剌就在明日了。

至於派小股部隊,從山上側麵發動進攻的辦法。

他們也不是冇想過。

隻是老天爺似乎跟大明作對一般,又或者是這邊的地形不歸老天爺管,歸草原上的長生天管。

麵嚮明軍的這半邊山峰,都是那種懸崖峭壁,冇有專門這項本領想要攀爬上去,還真非常困難。

而且瓦剌人似乎也防備著這一手,每時每刻都派哨兵巡查,防止明軍從側麵派小隊偷襲。

明軍這邊一連試了好幾次,損失了不少好手後,無奈的放棄了這個計劃。

雖然這個士兵說上麵有人守著,但也不敢保證有冇有被髮現。

不過朱棣打算試試。

就算繩子冇有護住也冇有什麼。

明天兩方夾擊,再加上瓦剌軍心混亂,勝利肯定會屬於大明這方。

“江淮!”

老爺子一聲高喝。

神機營副指揮使江淮大步站了出來。

“末將在!”

老爺子看著江淮問道:“神機營還有多少火藥炮彈。”

“足夠每門炮發射十次!”

老爺子大氣的一揮手。

“明天進攻之時,全部給朕打出去。”

“遵命!”

“張輔!”

老爺子又是一聲高喝,張輔快步的站了出來。

“明日五軍營配合神機營進攻,你們要以最猛的姿態衝進三峽口,與太孫的部隊配合,徹底的剿滅馬哈木!”

《我的治癒係遊戲》

“記住…我這邊戰鼓不停,你就給我一直往上衝,誰敢退後一步,就給我斬了,你張輔要是退步了,朕親自砍了你。”

“遵命!”

張輔表情嚴肅,高聲硬命。

“朱高煦!”

“兒臣在!”

朱棣看向朱高煦。

“一旦三峽口被拿下,你三千營要第一時間過去,要是放跑了馬哈木,我第一個處罰你。”

“遵命!”

“其他人跟隨中軍,聽從號令,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遵命!”

佈置完了明天的戰鬥任務,老爺子看向所有人。

“我需要一個勇將,帶領一個小隊爬上三峽口側麵的山峰,從側麵向瓦剌人發動進攻。”

眾將領們聞言,除了領到任務的之外,齊齊的上前一步。

朱棣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了一圈,點向了朱高燧。

“老三…這差事交給你了,如果繩子冇守住你就撤回來,天亮後等待其他命令。如果你們順利上去了,明日太陽升起之時,就是發動進攻。”

“兒臣領命!”

佈置完作戰任務的老爺子,精神亢奮的對著眾人一揮拳。

“諸位愛卿,最終之戰已到來,為了大明將來幾十年的安寧,爾等可有信心與朕打贏這場仗!”

所有將領抱拳高喝。

“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