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樂十二年五月初三。

經過兩個多月的行軍,大明50萬大軍,終於到達了斡難河。

而明軍前腳剛到達,後腳瓦剌大軍就殺了過來。

聽著哨探的彙報,朱棣臉色平靜的下令軍隊做好戰鬥準備。

雖然明軍勞師遠行,但敵人來了,不能退而不戰,那樣就弱了大明的氣勢。

以朱棣的性格,也不會下令後退。

隨著各軍快速變換戰鬥陣型,朱棣帶著漢王趙王等幾名大將,來到了一個高坡上,看著正在緩緩列陣的軍團。

手持馬鞭,朱棣指著遠處的一個方向道:“這裡就是斡難河,也是當年草原人的祖先,稱霸天下的起點。”

看著威武的大軍,以及那一望無儘頭的草原,朱棣微微一笑,臉上帶著一絲傲氣道:“五百年來,打到此處的也隻有我了。”

朱棣確實有驕傲的資本。

自打唐朝覆滅以後,後麵的漢家朝代,幾乎都是以防守為主,草原都很少涉獵,更彆提打到這裡了。

今天到了這裡,哪怕就算死了,他朱棣也有底氣跟老朱說。

“我比你看中的朱允炆強百倍千倍,老爺子你自詡一輩子看人非常準,但我告訴你,在選擇繼承人方麵你打眼了。”

朱棣驕傲。

周圍的將領們也紛紛挺起了胸膛。

朱棣是500年來,第一個打到這裡的帝王,同樣,他們也是500年來第一批打到這裡的漢家軍隊。

哪怕今天戰死在這裡,他們也無愧於先祖,也無愧於百姓。

看著遠處地平線已經出現的敵人軍隊,朱棣突然仰天大笑。

“這裡隻是朕的起點,朕還會打得更遠。”

“我朱棣,將是漢家有史以來,開疆闊土最遠的帝王,冇有之一!”

“駕!”

抬手一揮馬鞭,朱棣駕馬往軍陣中而去。

已經列好軍陣的大明士兵,雖然有一些趕路的疲乏。但一個個卻腰桿挺直,眼中充滿了昂揚的鬥誌。

所有士兵看著策馬走入軍陣的朱棣,眼中皆是狂熱與崇拜。

就是眼前這個男人。

就是眼前這個帝王。

帶著他們東征西殺,來到了敵人的腹地,創下了一場場輝煌的戰績。

駕馬走進軍陣中,朱棣看著轉向麵向他的所有士兵,抬手敲擊胸膛。

“明軍威武!”

所有將士高聲怒吼。

“將軍威武!”

聲音直衝九霄。

天空中一隻飛過的雄鷹,被此聲音一震,當場嚇破了膽,從空中墜落下來。

“明軍威武!”

朱棣策馬緩行,眼神炯炯的注視著,眼前一名名熟悉陌生的大明勇士。

“皇上威武!”

將士們嘶聲大喊,迴應著他們的王。

朱棣一拉韁繩,戰馬前蹄揚起發出鳴叫。

“明軍威武!”

這一聲喊猶如九天龍吟,所有將士氣血瞬間被點爆。

“皇上萬歲,萬歲!萬歲!”

“皇上萬歲,萬歲!萬歲!”

“皇上萬歲,萬歲!萬歲!”

朱棣環視周圍的大明士兵,朗聲道:“征戰十數年,奔襲萬裡之遙,今天我們就要會戰敵人的主力了。”

或許感受到了朱棣的鬥誌,戰馬來回的小跑,想要更多的士兵,聽到這位王的話。

朱棣目視眼前的大軍。

“我要你們和我一起馬踏聯營!”

“我要你們和我一起血戰沙場!”

“讓我們的子孫,永不再受戰亂之苦。”

“曾!”

伸手拔出馬鞍上的戰刀,朱棣舉刀高喝。

“不破敵軍誓不迴轉!”

所有的軍官紛紛拔出刀高舉天空。

“殺!”

朱棣手中的戰刀再次往天空中一揮。

“不破敵軍誓不迴轉!”

“殺!”

“殺!”

“殺!”

全軍將士士氣沸騰,高舉著兵器怒聲嘶吼。

向蒼天向後土,向大明萬萬百姓,向慘死在異族的同胞,向他們的王,鄭重宣誓。

此戰,非敵死,便我亡。

“全軍備戰!”

三聲殺聲震天後。

代表朱棣指揮全軍的英國公張輔,下達了備戰的命令。

隨著命令下達。

軍陣開始緩緩的開動。

神機營在前。

五軍營在後。

三千營左右展開。

開始緩慢的向敵人靠近。

遠處的對麵。

馬哈姆率領著5萬騎兵,如同遮天烏雲般緩緩壓來。

兩方軍陣慢慢靠近。

當兩方的距離,還有四裡的時候,同時停了下來。

手持望遠鏡看著對麵的朱棣,對著身邊的傳令兵下令道:“告訴江淮,冇有我的命令大炮不許開火。”

“咱們的客人不知道咱們家的實力,可不能把他們給嚇跑了。”

正在指揮神機營備戰的江淮。

聽到命令後就明白了朱棣的意思。

此次遠征。

神機營共攜帶輕型火炮70門,中型火炮20門,重型火炮10門。

為了把這些重傢夥拉到戰場,五軍營那邊還加派了2000多人,幫助神機營運送火炮。

一路馬拉人拽下,才把這些大爺們送到地方。

這一路之上可是把拉炮的人和馬都累慘了。

特彆是那十門重火炮。

每天行軍的時候,負責運輸的士兵在抽簽的時候,抽到重火炮都渾身打顫。

尼瑪,這玩意兒簡直是真的要命。

“所有火炮進入空心陣地,冇有命令不許開炮。”

“虎蹲炮靠前準備!”

“所有火槍手裝填彈藥!”

“一窩蜂營做好準備,隨時等待點火命令。”

“投擲手靠後,暫時還用不到你們。”

“還有…告訴工匠營那幾個老師傅,把新研究的天神箭給我推過來一個。”

“殿下可是說了,戰場是檢驗裝備最好的地方,現在不用,難道還留著下崽不成!”

天神箭,是工匠營新研究出來的火器。

名字雖然高大上。

但說白了就是放大版的穿天猴。

長約3米5,粗如水桶。

靠引線點燃,然後在火藥的推進下向敵人飛去。

最後靠頂尖的火藥爆炸殺傷敵人。

由於使用的是黑火藥,這玩意兒又粗又重。

射程並不怎麼遠。

根據工匠營點燃一發試驗的結果。

這玩意兒最遠隻能飛三裡左右。

至於準頭啥的,根本就冇有。

命中敵人全靠隨機。

如果中途有偏差或者是風向的原因,偏個十萬八千裡,甚至回頭飛到自己人陣列都有可能。

而且這玩意兒造價非常高。

一發天神箭,造價在1萬兩銀子左右。

用管家老何的話來說。

我他娘一萬換成銀子,砸死的敵人都比你這玩意兒殺的敵人多。

可無奈,誰讓朱瞻圭喜歡呢。

畢竟朱瞻圭明白,雖然這玩意兒現在不靠譜,可這都是積累的經驗。

以後隨著一代代的改進更新,早晚會有一天成為真正的導彈的。

很快,幾個老工匠在幾十名士兵配合下,吭哧吭哧的把天神箭給推了過來。

看著那粗大的天神箭,江淮忍不住心裡有些發虛。

這他孃的彆在自己陣列的炸了。

要是在自己陣列炸了,那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嗚嗚嗚~”

明軍這邊陣列剛練好冇多久,對麵的瓦剌大軍中,就響起了一聲蒼涼的號角。

冇有陣前喊話,冇有武將單挑。

戰鬥就這樣突然開始。

隨著對麵號角聲響起。

一隊千人騎兵,快速的奔出了隊列,往大明軍陣這裡殺了過來。

拿著望遠鏡看著戰場情況的朱棣,見此皺了皺眉,對著傳令兵下令道。

“通知神機營不要開火,讓長矛兵和弓箭兵頂在前,神機營後撤50步。”

“告訴指揮長槍兵和弓箭兵的人,與敵接觸之後立刻後撤,裝出不敵的模樣。”

“長槍兵後撤後,三千營派出一隊騎兵,把這幫雜魚給我趕回去。”

“領令!”

隨著命令下達。

排在最前麵的神機營開始緩緩的後撤,一隊長槍兵和弓箭手頂替了他們的位置。

在左翼的三千營,也派出了一對千人騎兵做好了接應的準備。

敵人的試探進攻非常猛。

這幫傢夥如同送死一般。

頂著弓箭手的箭羽,與長槍兵廝殺一番。

短暫的接觸過後,長槍兵和弓箭手敗退。

待命的三千營小隊,立刻殺出將這隻先鋒趕了回去。

然後明軍的舉動,讓瓦剌人興奮的嗷嗷大叫。

隻見在打退了瓦剌先鋒千人騎兵隊後。

明軍開始緩緩了後撤,一副被瓦剌人凶殘嚇倒的樣子。

“大汗…明軍敗退,咱們立刻全軍壓上,將敵人一舉打垮。”

冇有望遠鏡的瓦剌人,見到明軍隻是打了一小場就撤退了,當時興奮的嗷嗷叫。

一個個嚷嚷著要全軍壓上,把明軍舉打垮。

表情冇有任何喜色的馬哈木,看著緩緩往後撤退的明軍,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他雖然有些傲慢,但並不傻。

明軍要是真的隻有這點戰鬥力,他的先輩們也不至於被藍玉等人,按在地上錘著打。

再加上朱棣第一次遠征,雖然冇有進行過大規模的決戰。

但經過短暫的接觸,也證明瞭朱棣的軍事指揮和明軍的戰鬥力並不弱。

可今天就蹊蹺了。

這纔剛剛接觸,僅是打了一小場,明軍怎麼就撤退了?

難道真的是跑了這麼的遠的路,軍心士氣都有些疲憊,所以簡單接觸一下,見吃了虧,就後撤紮營,先休息好了再戰鬥。

“大汗,你還在想什麼,再不下命令敵人就要跑了。”

“一旦等他們紮營了,我們再想打就很難了。”

旁邊的將領看到明軍開始緩慢後退,馬哈木卻是一點反應都冇有,一個個急的不得了。

“再派一隊騎兵試探一下!”

馬哈木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再試探一番。

他始終覺得朱棣這老小子冇有那麼簡單。

“還試探個屁呀,再試探他們就跑了。”

“是呀大汗,如果真的讓他們跑了,等他們緩過勁來咱們想要殲滅他們,就再也冇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聽到馬哈木還打算試探,將領們紛紛抱怨了起來。

“叮叮叮叮叮叮…”

就在馬哈木準備皺眉訓斥的時候。

對麵突然想起來鳴金之聲。

聽到這撤退的名鳴金之聲,馬哈木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敵人真的撤退了。

看來剛纔自己是多慮了。

敵人跑了這麼遠,本身就非常疲憊。

這一下子突然接敵戰鬥,肯定一時間有些不適應。

“曾!”

想到此,馬哈木拔出了腰刀。

敵人撤退肯定次序不穩,再加上又是疲憊之師,此時不戰,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