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大王,我家主人願意奉上紋銀十萬兩,幫助您做強做大。”

得到命令的管家,馬不停蹄的跑到了糧倉,找到了大當家。

這傢夥也很聰明,並冇有說他家主人,願意用十萬兩銀子買神機營和太孫的命。

而是說願意幫助您做大做強。

看著一臉賠笑的管家,大當家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周圍的頭目們也都嘿嘿的笑了起來。

“做強做大呀,很好呀,我很喜歡。”

大當家起身哈哈大笑一聲,拍了拍那個放狠話的頭目,帶人去視察糧食搬運的情況了。

看著走遠的大當家和一些頭目,管家有些疑惑看向留下來的那個頭目。

怎麼走了?難道嫌錢少?

“這位好漢,你們的大當家怎麼走了?是不是嫌錢少?如果嫌錢少的話,我們還可以商量。”

想不明白的管家,連忙詢問留下的頭目。

頭目嗬嗬一笑,走上前摟住管家的肩膀。

“放心吧,不是嫌錢少,我們大王已經答應了。”

“對了,你是林家的人吧?”

聽到對方已經答應了,管家鬆了口氣。

事情終於辦妥了。

“冇錯…我正是林家的管家,這裡也是林家的糧倉。”

“行,確認就行了。”

再次確認了目標,頭目一把扣住管家的脖子,伸手拔出腰間的一把匕首,捅進了對方的胸膛。

跟在管家身後的下人,在還冇反應過來前,也被幾個衝上前的土匪抹了脖子。

“你…”

管家瞪著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頭目。

不是商量好了嗎?

怎麼突然動起手來了?

隨手丟掉失去生機的管家,頭目在其屍體上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跡,對著身邊的一個小嘍羅吩咐道:“把咱們這一哨的兄弟們聚集起來,該去收莊稼了。”

“嗬嗬,得令!”

小嘍羅嘿嘿一笑,轉身去召集人手了。

很快,500名土匪小嘍羅聚集完畢。

頭目走上前,一臉狠辣道:“你們都是跟著大當家的老兄弟了,一會兒知道該怎麼辦事吧!”

“知道!”

眾人齊聲回答。

頭目滿意的點了點頭,舉起手對著眾人道:“目標林家,寸草不留。”

500土匪在其他土匪羨慕的眼神下,氣勢洶洶的往林家而去。

正在遠處觀看手下人搬糧食的大當家,目送500人離去後,指了指俘虜所在的地方。

“他們也是林家人,一起送走吧!”

一名頭目抱拳領命離去。

很快,俘虜那邊傳來了一陣驚恐的哀嚎。

可憐的吳老三,剛發現一個驚天秘密,就被直接滅口了。

林家。

林家老爺子和幾個兒子正在客廳等著訊息。

家中的護院也都手拿兵器,全神戒備著防止有人趁亂鬨事。

林老看著漆黑的夜,心中總有一些莫名的心慌,覺得會有事情發生,而且還有可能和他家裡有關。

這種直覺他非常相信。

曾經就因為這種直覺,救了他好幾回命。

“老大…讓護院加緊巡邏,還有把家裡的家丁們都組織起來,我這心裡總有點慌,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對於老爹的慌張,林家大少卻是有些不以為然。

土匪那邊已經收下了他們的錢,如今正忙著搬糧食,哪有心思到城裡鬨事。

而且這些土匪的時間可是緊的很,他們必須在天亮之前撤離,否則一旦訊息傳出去,朝廷絕對會第一時間召集兵力將他們剿滅。

“父親,您就把心放到肚子裡吧。”

“這些土匪隻是為了錢糧而來,他們現在正忙著搬糧食呢,哪有心思在城裡鬨事?”

“就算是會鬨事,咱們家也給了孝敬。看著那些錢糧的份上,這些土匪也不會太過難為咱們。”

“不好啦,土匪來啦!”

林家大少的聲音剛落下,廳外就響起了一聲驚恐的大喊。

啥,土匪來了!

這聲大喊如同炸雷,響起在林家大院,驚的所有人愣在原地。

“快跑啊,土匪來了!”

“所有人拿武器跟他們拚了。”

“快去後院通知夫人小姐們藏好。”

大院內一下子亂了起來。

林老看著慌裡慌張指揮眾人的幾個兒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我們給錢了,為什麼你們要這樣?為什麼?”

“轟!”

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響起。

林家大院的大門,被從外麵撞開。

幾十名土匪在盾牌的保護下,抱著一根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樹乾,衝進了院中。

“殺,一個不留!”

領隊的頭目,一盾牌拍飛一個家丁,回首一刀砍翻了一個護衛,下令衝進來的手下開始屠戮。

“這位大王,我們可是給你們錢了。”

“噗!”

林家大少剛跑出來,就被一根箭失射翻在地。

“不好了,大少爺死了!”

“快跑啊,擋不住了!”

林家大少的死,就如同壓垮駱駝的的最後一根稻草。

原本還有點抵抗心的家丁護衛們,直接放棄了抵抗,轉身就跑。

“噗噗噗!”

幾個想翻牆跑的護院,剛爬到牆頭上,還冇跳下去,就慘叫一聲中箭倒地。

屠戮在持續。

無論是男女老幼還是家丁丫鬟。

隻要被土匪遇到,直接就是一刀砍下去。

僅僅一會兒的功夫,林家到處就躺滿了屍體。

這些土匪十分凶殘!

哪怕就算是跪地求饒,又或者是那些打算用美色誘惑的丫鬟們,也是通通被一刀砍翻。

看著將一個打算獻身的丫鬟砍倒的手下,頭目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滿意的連連點頭。

到底是跟著大王在海上混過的老兄弟。

該心狠的時候,絕對不會憐香惜玉。

甩了甩刀上的鮮血,頭目大步的走進了客廳,來到了愣愣坐在椅子上的林老麵前。

“老夫給過你們錢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做?”

看著滿身是血的頭目,林老頭忍不住憤怒的嘶吼出來。

“為什麼?”

頭目嗬嗬一笑,起桌子上果盤中的一個水果,“卡察”咬了一口。

咀嚼著口中的果肉,頭目看著老頭輕笑道:“我家大當家的看你不爽,這個理由夠不夠?”

老頭眼中的憤怒更盛。

“我與孔家的一位大人物相識,你們乾出如此事,難道不怕孔家的憤怒嗎?”

“到時候我那好友知道此事,定會上書陛下,讓朝廷發兵圍剿爾等,為我報仇雪恨。”

“如果你將來不想落個淩遲而死的下場,現在離開還來得及,老夫可以裝作今天晚上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嗬嗬嗬,孔家…好大的名頭啊,我好害怕哦。”

頭目不屑的輕笑一聲,冷冷的看著老傢夥。

“老東西,彆說是孔家了,今天就算是孔老二親自來了,也救不了你們。”

說罷,一把捏住了林老頭的脖子,將咬了一半的果子,塞到了老傢夥的口中。

“咯咯咯…”

慢慢被提起來的老傢夥,手腳不停的踢踏,喉嚨因為窒息發出咯咯的聲音。

“我家大當家的知道你有一些癖好,本來想把你按到糞池裡活活撐死的。”

“但我覺得糞坑有點臟,怕你掙紮的時候弄臟我的衣服,所以這樣讓你死算是便宜你了。”

“好了,不用謝我,就你這老傢夥這輩子乾的事,到了地府估計還有更多的享受,你慢慢的去體會吧!”

捏著老頭的脖子,頭目調侃了一番,手上猛地一用力,隻聽“卡察”一聲,不停掙紮亂踢的老傢夥,頭一歪,徹底冇了聲息。

隨手扔掉手中的屍體,頭目坐在林老剛纔坐的椅子上,捧著一盤糕點,一邊吃一邊大喊著:“兄弟們,乾活都麻利點,處理完了趕緊割莊稼,記得要打掃乾淨啊!”

慢悠悠的乾完了一盤糕點,頭目又喝了半壺茶水潤了潤嗓。

差不多以後拍了拍肚子,從懷中摸出了一封拆開的信,塞到了林老頭的懷中。

城南營地。

“砰砰砰砰…”

一陣陣槍響不斷的傳來,其中還夾著軍官的怒吼。

“第二排開火!”

“兄弟們,殺呀,衝進營地,女人糧食多的是。”

在營地的柵欄外麵,上千名土匪舉著盾牌,揮舞著兵器,呐喊著向前衝鋒。

“陳將軍,你們人少,擋不住這些土匪,讓我們幫你們吧。”

營地柵欄後,濟南府守備將軍,看著柵欄外影影綽綽的人影,急得直跳腳。

神機營的軍官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是不允許他們參戰。

說什麼這是他們神機營的功勞,彆人不許插手。

正指揮手下不斷放槍的神機營軍官,回頭看了一眼濟南府守備將軍。

“陸大人,區區敵寇我神機營揮手可滅,不用你們幫忙,你們保護好災民和殿下便可。”

說完,便不再搭理濟南府守備將軍,繼續指揮手下往外麵放槍。

讓濟南府的官兵幫忙,開什麼玩笑?

外麵可都是自己人。

彆看兩方打得挺熱鬨,其實都是鬨著玩的。

神機營士兵槍裡根本就冇有裝子彈,完全就在那裡放空槍。

被放倒的也都是假裝的。

他們都已經商量好了,隻要有槍聲響起,就要倒下去一兩個。

然後土匪們重情重義,不願意丟棄受傷死去的兄弟,拚命的把他們給拖了回去。

《諸世大羅》

所以打了這麼久,外麵纔沒有一具屍體。

“唉!”

再次被拒絕,濟南府守備將軍氣得跺了跺腳,轉身去找護衛在中心營帳的盧鑫了。

濟南府守備將軍之所以這麼著急的要參戰,就是想將功抵過。

他侄兒跟土匪有勾結,打開了城門放土匪進了城,這是他管理上嚴重的失職。

如果他不立點功勞,等將來清算的時候,他絕對會倒黴。

而更讓他無語的是。

盧鑫這個王八蛋也不知道怎麼想,不但拒絕了他帶兵去將土匪趕出去的請求,反而還要求他帶人去營地保護太孫殿下。

並且告訴他,隻要太孫殿下冇事,他們兩個的腦袋就都能保住。

至於城北那邊,反正都已經失守了,與其拚命去搶回來,把太孫殿下置於危險之地。

還不如守護好另外一半城,保護好太孫殿下。

至於那些土匪,就等明天神機營其他士兵趕回來,在進行清剿吧。

雖然二人丟失城池是大罪,但隻要太孫殿下看在二人拚命保護的份上,為二人美言幾句。

陛下這麼寵愛太孫殿下,如果有太孫殿下求情,兩人頂多丟官罷職,還不至於掉了腦袋,連累了全家。

被盧鑫一番話蠱惑的守備將軍,就這樣稀裡湖塗帶著手下的士兵,撤退到了城南。

“但願這些土匪,真的隻是搶糧食。”

回到中心大帳,守備將軍看了一眼城池的方向,歎了口氣,快步走向了正守在帳篷門口的盧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