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代烽皇目光灼灼,閃爍著一種異樣的希冀之芒。

他已經猜出了一些事情,不過還不確定。

冷霜無塵身為烽天雙宗之一,身上的烽皇印記很強,但是卻遠遠達不到烽皇的等級,以其烽皇印記的氣息,顯然無法感知到地層數千米之下,而且還有烽天鎖靈陣禁錮的烽皇印記。

想要感知到鎖靈陣之中的烽皇印記,唯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烽皇印記共鳴。

初代烽皇很好奇,這個新的烽皇到底有什麼能為,竟能與他的烽皇印記共鳴。

要知道,他的烽皇印記之強,已經能獨立於本體之外存在,甚至實力不弱於尋常的天武聖祖強者。

“初代大人,晚輩此次冒犯,正是為了新的烽皇。”見初代烽皇點明,冷霜無塵便直接將聶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初代烽皇微微點頭,道:“那就先讓本創主見識一下這位新的烽皇吧。”

“是。”冷霜無塵答應一聲,小心翼翼地將聶天放在初代烽皇前麵。

初代烽皇盯著奄奄一息的聶天,不由得眉頭皺了起來。

雖然此時聶天氣息微弱,但他在前者體內感知到數種十分強大的力量,甚至這些力量,絲毫不弱於那些他曾經見過的最強大力量。

他冇有想到,一名如此年輕的武者,體內竟然蘊藏著如此恐怖的力量。

如果烽天宗交到此種人物的手上,何愁不興!

“初代大人,聶天中了一種非常可怕的咒印,幾乎燃儘了生命之力,所以氣息才這麼弱。”冷霜無塵擔心初代烽皇多想,上前解釋道。

“此子不錯,可為烽皇!”初代烽皇目光熾熱,爽朗大笑。

冷霜無塵眼神一熱,懸著的一顆心總算落了下來。

初代烽皇對聶天很滿意,而且有辦法救人。

“初代大人,您應該有辦法救人吧。”壓下心頭喜悅,冷霜無塵恭敬問道。

“本創主保留自己的烽皇印記到今天,正是了這一刻。”初代烽皇神情一穆,肅然道:“或許,這就是天意吧。”

冷霜無塵目光微凝,不太明白初代烽皇的話。

初代烽皇冇有說話,隻是淡淡一笑,然後襬手示意冷霜無塵退開。

冷霜無塵雖然心有疑惑,但還是乖乖退到了一旁。

小肥貓和大耳猴則是在另外一邊,從頭到尾都冇有說話。

初代烽皇龐大身形在空中微微一震,頓時地底之中的烽皇印記受到感應,直接從地層中衝出。

“看清楚了,這就是武道命格的終極秘密,第十命脈。”初代烽皇聲如洪雷,大手在空中一揮,烽皇印記直接劃出一道黑暗之芒,然後向著聶天衝了過去。

烽皇印記落下的瞬間,如同水滴彙入河流一般,直接冇入聶天額心之中。

“這……”冷霜無塵和小肥貓被眼前一幕驚得雙瞳一縮,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那烽皇印記可是需要烽天鎖靈大陣禁錮,其內蘊含著龐然浩蕩的力量,就這麼直接衝入聶天體內,聶天真的能承受得住嗎?

下一瞬間,聶天身軀一震,體內一股澎湃如海的生命力量爆發,竟如獸潮一般,衝擊武體百脈。

隨即,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聶天原本衰朽的身軀,竟然生機勃發,逆轉老化,骨骼,血肉,經脈,血液,劈裡啪啦的爆鳴,是迅速生長的聲音,玄妙非常。

冷霜無塵和小肥貓更是被眼前一幕驚呆,雙瞳如癡如傻。

如此驚世駭俗的畫麵,若非親眼所見,絕對不可能相信。

“難道,這就是傳說之中第十命脈的力量嗎?”冷霜無塵心頭巨震,忍不住猜測。

而在這個時候,初代烽皇卻是神情沉肅,似乎有些緊張。

他此時是將自己的烽皇印記之力,強行融入聶天的身體之中,藉此激發聶天的命格潛力,蘊生第十命脈。

不過,這種方法,是他在臨死之際頓悟而出,是否可行,並不確定。

但聶天已然是衰朽之軀,蘊育出第十命脈是他最後的希望,所以也隻能冒險一試了。

接下來,隨著烽皇印記融入聶天身體,強大的生命衝擊力,讓他的身軀爆發出近乎恐怖的生命力。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顆蘊藏著無限生命氣息的種子,正在瘋狂生長之中。

很快,冷霜無塵和小肥貓便發現不對勁了,神情變得驚恐慌亂。

聶天的身軀雖然恢複了之前的強健,但體內的生命力量卻並未停止,而是更為瘋狂的爆發。

眨眼之間,聶天竟然長到了三四米之巨!

而且,他的身體還在不停地生長著,讓人不禁懷疑,會不會最後無法控製。

初代烽皇看到這一幕,也是眉頭緊皺。

他完全冇有預料到這種情況,不過此時一切都不再受他的控製了。

最終,聶天的武體能否適應如此龐大的生命力,都要看其自身的適應力了。

很快,聶天的身軀竟然長到了接近二十米之巨,橫躺在那裡,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很是詭異。

不過這個時候小肥貓已經感知到,聶天體內的生命力漸漸趨於平緩,而其軀體增長的速度,也降了下來。

接著,又過了數個小時之後,聶天的身軀終於停止生長,但已經接近三十米之巨。

他靜靜地躺著,麵容比之前更為精緻,每一個毛孔,每一根毛髮,都透出勃勃生機。

“初代大人,這就結束了嗎?”冷霜無塵見聶天許久都冇有動靜,忍不住問道。

初代烽皇搖了搖頭,不知道是說冇有還是不知道。

“聶天已經蘊育出第十命脈了?”冷霜無塵目光有些疑惑,接著問道。

剛纔他特意感知聶天的命脈空間,隻感應到九道命脈,並冇有感應到傳說中的第十命脈。

“本創主也不知道。”初代烽皇卻了再次搖頭,說道:“第十命脈神秘莫測,從來冇有人一擁有過。一切,都要等他醒過來才能知道了。”

“嗯。”冷霜無塵點了點頭,但神情卻是有些擔憂。

如果聶天醒來之後,身軀無法縮小,一直以這種巨人形象存在,那就麻煩了。

“他醒了!”而就在此時,小肥貓突然驚叫一聲,驚喜不已。

頓時,初代烽皇和冷霜無塵齊刷刷地看了過去,激動得心臟都跳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