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

越集城的城中心,衝起一道明亮的血光,形成一根連接天地的光柱。

就算站在百裡之外,也能看見光柱頂部,形成的血色雲霞。

這樣的景象,隻有在每年冬至日,祭祀大典進行的時候,才能看見。

“他們到底在乾什麼?已經這個時候,他們居然在越集城中祭祀,難道他們以為,可以將真神請來?”

淩仙素撚著鬍鬚輕輕的笑了笑,覺得張若塵和韓湫太幼稚,已經死到臨頭,竟然還把希望寄托在虛無縹緲的神靈的身上。

無知!愚蠢!

淩仙素口吐音波,聲音傳入城中:“兩個小輩,你們就算求神也冇有用,今天,就算神也救不了你們。所有蠻獸聽令,全力攻擊。”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轟然一聲,越集城的護城大陣最先被攻破。又過去半炷香的時間,兩座防禦大陣也被攻破。

蠻獸,就像漆黑的潮水,源源不絕的湧進越集城。

祭台下方,張若塵吸收了大量祭祀之力之後,終於突破境界,達到地極境中極位。

將武魂收回體內,張若塵的身上散發出一股淩厲的氣勢,全身骨骼發出“咯咯”的爆聲。

盤坐在張若塵的對麵的韓湫,全身散發出柔和的白光,端莊美麗,猶如一位清純無瑕的仙子。

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晶瑩如玉,隻有眉心的位置,凝聚著一輪墨黑色的月牙形狀的印記。

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那一個月牙形狀的印記,與她身上的氣質完全不同,給人一種陰森、黑暗、冰冷的感覺,吞噬周圍一切靠近的光源。

“她修煉出來的竟然是‘黑暗冷月氣海’。”張若塵盯著韓湫,有些訝然。

一般來說,武者隻有修煉到天極境,氣海纔會完全穩定,形成獨有的形態。

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武者的氣海的形狀,都是最普通的“圓中氣海”。

隻有那些天賦異稟、體質特殊的武者,才能修煉出獨特的氣海。

像韓湫,在地極境大圓滿,就將氣海修煉成形,而且還是十分罕見的“黑暗冷月氣海”,可以說,已經算是相當了不起。

氣海成形,韓湫的實力又提升了一步。

韓湫的瞳孔閃動著烏黑色的光華,有些感激的看了張若塵一眼,道:“張若塵,謝謝你!我感覺,我體內的兩股相沖的力量,已經冇有以前那麼強烈。”

張若塵道:“吸收祭祀之力之後,你的武道的確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若是再加上那一枚聖光丹的藥力,短期之內,你應該冇有什麼大的凶險。若是你能夠突破天極境,達到更高境界,就能改修彆的功法,我建議你修煉太極道的鎮宗法典《太極先天功》。”

“太極之道,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陰陽相生。修煉《太極先天功》,既可以化解你體內兩種相沖的力量,同時又能合理的利用那兩股力量,對你來說,是最佳的修煉功法。”

韓湫疑惑的問道:“太極道?”

張若塵微微一笑:“在崑崙界,有三道九流的說法,‘天下武功出三道,九流百家遍天下’。意思就是說,天下之間的武學,全部都是從三道中流傳出去。隨著武學演變,人族疆土的擴展,逐漸形成了無數個一流勢力、二流勢力……九流勢力。”

“太極道,就是三道之一。太極道,除了總壇以外,一共有三大分支,分彆是兩儀宗、四象宗、八卦宗。”

“這三大宗派都是一流勢力,聖者輩出,傳承與上古時代,鼎盛與中古時代,現在太極道的弟子已經遍佈天下。”

“我們學習的陰陽兩儀劍陣,就是兩儀宗的頂尖劍陣。”

“我傳授給你陰儀九劍,應該也算是一種機緣。你若是想要學習《太極先天功》,今後可以考慮拜入兩儀宗門下。想來兩儀宗的那些前輩聖師,看在陰儀九劍的麵子上,肯定會收你為弟子。當然,若是真的有那一天,你可千萬不要告訴他們,陰儀九劍是我傳給你。”

韓湫十分認真的記住張若塵說的每一個字,簡直就像是一個安安靜靜的學生,在聽老師講學。

不可否認,張若塵的見識,讓韓湫感到折服。

而且,若真如張若塵所說,兩儀宗是一個一流勢力,那是何等恐怖的龐然大物?

即便是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稱王稱霸的雲台宗府,也隻是一個四流勢力而已,在一流勢力的麵前,就像螻蟻的一樣的存在。

張若塵為何會懂得兩儀宗的頂尖劍陣?

“難道……張若塵是兩儀宗某位大人物的弟子?應該是這樣,要不然的話,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怎麼可能精通陰陽兩儀劍陣?”

張若塵看著韓湫的眼神,提醒道:“我身上的秘密,希望你不要告訴彆人。”

“放心吧!任何人都不會說,即便是我的父親,我也絕不透露半個字。畢竟……你救過我,又幫我壓製住了體內兩股相沖的力量,使我能夠踏入武道的更高境界。”

韓湫笑道:“而且,經過這一次修煉,我感覺我實力又有提升,雖然冇有突破到天極境,但是要跨越四個境界戰鬥,應該已經不是難事。”

張若塵道:“四絕了?”

“應該差不多吧!”

韓湫心中十分欣喜,道:“張天圭就是四絕天才,被稱為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我覺得我的實力,已經不在他之下。”

“恭喜你了!”張若塵道。

韓湫眨了眨眼睛,雪齒輕咬著嘴唇,露出傾世的笑容:“我更加好奇,你達到了幾絕天才的地步?”

“我又冇有去過九絕宮,怎麼知道達到幾絕天才的程度?再說,所謂的三絕天才、四絕天才,根本冇有太大的意義,也隻有愛出風頭的年輕人,才喜歡這些稱號。”

張若塵的眼中,突然露出兩道銳色,道:“不好,越集城被攻破了。真正的戰鬥,終於要開始了!”

他立即站起身,真氣狂湧而出。

韓湫的身上戰意盎然,將白玉古劍抽出,露出一股英氣,道:“我們的修為都有突破,要殺出去,應該不是難事。”

“戰!”

張若塵提起沉淵古劍,揮劍一斬,劈出一道十多米長的白色劍氣,將祭台劈成兩半。

一隻爬到祭台上的三階蠻獸金蜥甲蟲,在劍氣的攻擊下,直接變成兩截,摔下了祭台。

“轟!”

張若塵從祭台中衝了出去,施展出禦風飛龍影,化為九道殘影,衝出數十米遠。

“噗嗤!”

“噗嗤!”

……

當他停下的時候,地上出現九具蠻獸的屍體。

每踏出一步,就能將一頭蠻獸斬殺。

韓湫也從祭台下方衝出,一劍橫空刺出去,形成一道光柱形的劍氣,將兩頭蠻獸的軀體同時擊穿。

“轟!”

一隻四階蠻獸青翼血蟒從了出來,全身長滿巴掌大小的鱗片,身軀長達百米,揮動蛇尾,向張若塵抽過去。

張若塵的腳尖一踮,騰飛起二十多米高,躲過青翼血蟒的攻擊。

青翼血蟒全身真氣流動,緊盯著張若塵,嘴裡吐出一口青色的寒氣。

“哧哧!”

方圓百米之內,所有建築,所有蠻獸,全部都被冰封。

啪的一聲,張若塵破冰飛出,身體旋轉,一劍斬向青翼血蟒的頸部。

青翼血蟒的頭顱一縮,躲過劍氣,又吐出一口寒氣。

這一次,張若塵不再躲閃,伸出左臂,直接打出一掌,打出一片靈火真氣,與那一股寒氣衝撞在一起。

“哧哧!”

兩股力量不斷抵消。

當青翼血蟒的真氣不足,停止噴吐寒氣的時候,張若塵抓住機會,一劍斬過去。

“天心滿月!”

戰劍從青翼血蟒的頸部穿過,橫劈了過去,留下一道長長的劍影。

“嘭!”

青翼血蟒的屍體,重重的落在地上。

“修為突破之後,要對付四階下等蠻獸,果然要輕鬆許多。”

張若塵再次衝進蠻獸群中,繼續戰鬥,準備殺出一條血路,逃出越集城。

“嘎!”

一隻長著神龍頭顱的黑色巨鷹,從天空撲下去,像是一片黑雲,足有數十米長的身軀,帶著一股莽荒的氣息,壓到張若塵的頭頂。

四階蠻禽,龍鷹,堪稱天空中的霸主。

它的一雙爪子,無比鋒利,如同龍爪一樣!

張若塵的身體一閃,橫移出去,躲過龍翼的爪子。

“啪!”

龍鷹的爪子抓在地麵,石板就像豆腐一般,瞬間就變成齏粉。地麵上,露出一個巨大的爪印。

淩仙素冷冷的盯著下方的戰場,道:“居然躲過了龍鷹的攻擊,這小子的實力似乎提升了不少!”

龍鷹是他召喚來的最強大的戰獸,所以,他對龍鷹有足夠的信心。

張若塵並不和龍鷹硬拚,反而向淩仙素衝過去。

“馭獸大師在控製蠻獸方麵的確很厲害,但是,他的自身實力未必就有多強,隻要能夠殺死淩仙素,眼前的危機,自然迎刃而解。”

張若塵雙腿一蹬,騰空飛起,衝向淩仙素,劍如流星一般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