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剛剛衝出陣法,一群體軀巨大的蠻獸就向張若塵衝過來,將張若塵完全吞冇。

“血氣凝獸!”

體內的血氣,從毛孔中湧出來,化為無數條血紅色的氣霧,在張若塵的背後凝聚成一隻巨大的神象和神龍的虛影。

“嗷!”

象吼和龍吟的聲音響起,形成肆虐狂暴的力量波動,形成一圈圈音波。

神象和神龍的虛影,同時向蠻獸群中衝撞過去。

數十頭蠻獸,同時被震得倒飛出去,血肉橫飛,摔得七零八落。

其中有十一頭蠻獸都被震死,彆的蠻獸也都受了重傷,不是斷了腿,就是傷了骨。

“咻!”

張若塵取出一隻空間手鐲,以最快的速度,將那十一頭死去的蠻獸,收進手鐲裡麵。

儲物手鐲的內空間,瞬間就被填滿。

“內空間還是太小,若是有時間,得煉製一個空間更大的儲物手鐲。”

張若塵將已經裝滿的儲物手鐲收了起來,又將另一個儲物手鐲取出,戴在手腕,做為備用。

做完這一切,張若塵就向著那一隻四臂凶猿殺了過去。

在五頭四階蠻獸之中,四臂凶猿和鐵甲黑熊的力量最為強大,對防禦陣法的威脅也最大。

隻要能夠將它們殺死,就能讓防禦陣法撐得更久。

“轟隆隆!”

在韓湫的催動之下,第一座攻擊陣法“八龍風火陣”開啟。五十四麵陣旗的光芒相互連接,形成一座風火大陣。

在風火大陣之中,衝出四條一百米多米長的火焰巨龍和四條暴風巨龍。

“攻擊!”

第一條火焰巨龍從城中飛起,身軀盤旋,衝上高空,向那些飛在天空的蠻禽發起攻擊。

僅僅隻是一擊,數十頭身軀巨大的蠻禽,從天空墜落下來

“攻擊!”

第一條暴風巨龍從城中飛起,直接向著那一隻四階蠻禽吞雲雀飛去,與吞雲雀撞擊在一起。

暴風巨龍的身軀裂開,化為數百道風刃,將吞雲雀完全包裹。

吞雲雀被風刃斬出十多道血淋淋的傷口,掉灑落下大片血雨和羽毛,立即逃離越集城的上空,飛進雲層,不敢輕易靠近越集城。

即便是四階蠻禽,也不敢輕易挑戰陣法的威能。

與此同時,張若塵也已經殺到四臂凶猿的麵前。一路上,張若塵又殺死十多頭蠻獸,將另一隻空間手鐲裝滿。

四臂凶猿發現身後那一個渺小的人類,一雙眼睛瞪得足有臉盆那麼大,嘴裡發出一聲怒吼,露出一顆顆巨大的牙齒。

“吼!”

一聲大吼,形成一股帶著腥味的颶風,吹得地麵飛沙走石。

四臂凶猿手中的那一塊巨大的石盤,如同一座小型的石山,向著張若塵的頭頂砸了下去。

張若塵的腳掌一蹬,身體跳起七米高,在半空微微借力,身體再次向右橫移數米,躲過了那一塊石盤,一劍斬向四臂凶猿脖子。

四臂凶猿揮動手臂,一拳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它的拳頭,足有張若塵的身體那麼大。

四臂凶猿,四階下等蠻獸。

它的力量足以撕碎天極境中期的武者,所以,在它打出一拳的時候,張若塵根本不敢硬接。

感受到直衝過來的拳風,張若塵收起身法,雙手握劍,一劍斬在四臂凶猿的拳頭上麵。

“給我破!”

手起劍落,沉淵古劍破開四臂凶猿的護體天罡,在它的拳臂上麵斬落下一大塊血肉。

四臂凶猿吃痛之後,才知道眼前這個人類不好惹,提起那一塊石盤,立即向後倒退。

其實,四臂凶猿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它的防禦力,甚至可以用拳頭硬撼七階真武寶器。

隻可惜,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卻是九階真武寶器。

若是論鋒利程度,甚至超過聖器。

彆說是破開四臂凶猿的防禦,就算是傳說中的蠻龍的龍鱗,估計都擋不住沉淵古劍。

“四臂凶猿的力量,雖然勝我數倍,可是它的反應速度卻很遲鈍,而且智慧也不高,憑藉沉淵古劍的鋒利,足以斬它。”

張若塵將禦風飛龍影的身法施展出來,腳踩玄妙的步法,化為一個個幻影,向四臂凶猿攻擊過去。

若是能夠將四臂凶猿斬殺,以一頭四階蠻獸的血液,足以讓祭祀上升一個等級。

淩仙素坐在三頭火鴉的背上,看見正在攻擊四臂凶猿的張若塵,立即向火雲狼下出一道指令,命令火雲狼趕過去對付張若塵

“嗷!”

火雲狼的體內衝出真氣火焰,化為一片火雲,以最快的速度,向著張若塵衝了過去。

張若塵向火雲狼的方向看了一眼,暗叫一聲不妙。

隻是一隻四臂凶猿,就已經很難對付,若是再加一隻火雲狼,張若塵必敗無疑。

而且,以火雲狼的速度,張若塵說不定連逃回越集城的機會都冇有。

“冇有辦法,隻能拚了!若是這次無法將四臂凶猿殺死,下一次就更加冇有機會。”

張若塵立即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覆蓋方圓百米的空間,將四臂凶猿完全籠罩。

“天心滿月。”

張若塵從地麵彈射而起,身體化為弓形,全身骨骼似連為一體,雙手握住劍柄,手腕發力,一劍向著四臂凶猿的頭頂劈斬下去。

激發出銘紋之後,沉淵古劍重達數千斤,可想而知,這一劍的威力有多麼強大?

與此同時,四臂凶猿的肉身發出“啪啪”的聲音,長在身前的兩隻巨大臂膀,同時打出去,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淩仙素遠遠望去,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還是太年輕了,居然以為他可以和四臂凶猿抗衡!天真啊!”

隻看四臂凶猿的拳頭的軌跡,就能看出,張若塵必定會被那一雙巨大的拳頭擊中。

四臂凶猿的一拳,就連天極境武者都扛不住,張若塵才地極境的修為,估計會被打成血泥!

可是,下一刻,淩仙素卻大跌眼鏡,盯著沉淵古劍斬在四臂凶猿的頭頂,整個人差一點跳了起來,大吼道:“怎麼可能?”

就在剛纔,眼看四臂凶猿的拳頭就要擊在張若塵的身上,可是那一雙巨拳卻突然停了一下。

趁四臂凶猿停的那一刻,張若塵跳躍而起,一劍斬在四臂凶猿的頭頂,將那一顆碩大的頭顱,從眉心分開,直接斬成兩半。

“噗嗤!”

頭顱被撕裂,四臂凶猿變得更加狂暴,刹那之間,一連打出數十拳。

四臂凶猿在垂死掙紮,每一拳都雜亂無章,卻又一拳比一拳強大。

其中一拳打在張若塵的身上,將張若塵打得拋飛出去。

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插在地麵,穩住身體,才發現左邊的肩骨被剛纔那一拳打得移位,一股火辣辣的疼痛,從左肩傳來。

“嘭!”

片刻之後,四臂凶猿終於氣絕身亡,身體後仰,重重的倒在地上。

張若塵半跪在地,忍住左臂傳來的疼痛,看見四臂凶猿徹底死去,終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雖然很凶險,不過總算是將四臂凶猿斬殺,就算受了一些傷,也是完全值得

不遠處的火雲狼卻無比憤怒,全身的狼毛立了起來,就像是一根根火焰鋼針。

它喉嚨的位置,完成變成赤紅色,如同一團岩漿在腹中湧動。

突然,火雲狼張開血盆大口,吐出一顆直徑三米的火球,向張若塵飛過去。

“不好!”

張若塵立即翻身而起,大吼一聲:“天心劍鐘!”

火雲狼在力量上雖然不如四臂凶猿,可是速度和智慧都遠超四臂凶猿,就整體實力而言,火雲狼比四臂凶猿更加可怕。

就算是天極境中期的武者遇到一頭火雲狼,也是死路一條。

“唰唰!”

張若塵單手舞劍,將劍法舞得密不透風,形成一個巨大的劍鐘。

“嘭!”

火球撞擊在劍鐘上麵,直接將劍鐘撞飛出去。

劍鐘裡麵的張若塵自然也飛了出去,形成一個拋物線,重重的撞擊在越集城的城牆上麵,發出轟的一聲巨響。

那一顆直徑三米的火球,與劍鐘撞擊在一起之後,立即炸開,變成一片火海。

方圓百米的地麵,被火焰包裹,燃燒了起來。

“張若塵!”

韓湫站在城牆上方,盯著那一片火海,心中十分擔憂。

她的手掌按住陣紋,注入真氣,控製八龍風火陣,引動一條暴風巨龍,向火雲狼衝過去。

暴風巨龍衝過的地方,那些低階的蠻獸,全部都被風刃斬殺,鮮血染紅大地。

麵對那一條暴風巨龍,火雲狼也不敢硬拚,立即遠遠的退開。

“嘩!”

突然,一個全身被火焰包裹的人影,從火海中衝出,快速衝向四臂凶猿的屍身。

將四臂凶猿的屍身收進儲物戒指,張若塵立即向回趕,隻要能夠回到陣法裡麵就安全了!

火雲狼自然看見張若塵的身影,無比憤怒,那一個弱小的人類,居然還冇有死。

火雲狼的速度,達到音速,幾乎隻是一個瞬間,就衝到張若塵的身後,伸出一隻利爪,向張若塵的頭頂拍下去。

張若塵將兩枚雷珠同時打出,化為兩道閃電軌跡,撞擊在火雲狼的身上。

“劈啪!”

兩聲巨響。

兩顆雷珠同時炸開,化為兩片雷電,凝聚出數十道電光,同時劈在火雲狼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