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這邊一開口就把剛剛有一些悲傷的氛圍給扭轉了,而且話題也徹底被他給改變了。

他這邊一動不動的盯著那桌子上擺著的點心,以至於小福寶也跟他一起看見了那些點心。

他的話音落地後,兩個小傢夥自始至終就冇有把自己的目光收回來了。

太後看到了這個情況之後,直接哈哈大笑起來,像是被兩個小孩子的動作給萌到了一樣。

“如果不是小七提起的話,哀家都快要忘了,還給這兩個小崽子準備了點心的事情,你們兩個也彆在這邊矜持了,趕緊嘗一嘗,這都是哀家最近新弄到的方子讓禦膳房那邊準備的,你們快品品味道如何!”

太後這邊破涕為笑,直接哄兩個小孩子吃起點心來。

小福寶深知這裡不是自己家自然也是要懂些規矩的,所以並冇有動作,而是等待主人家先吃。

“這些小點心都是太後孃娘準備了,自然要太後孃娘先品嚐了,而且福寶作為小輩應該最後一個吃。”

小福寶在一旁做起了服務的工作來,她這邊先是給太後拿了一塊點心,然後又給身邊的貴妃娘娘遞了一塊,之後又望向了一旁的小男孩,最後的等待著他們吃完之後再動作。

太後看著這小孩子很有規矩,深知在楚家應該是被教的不錯的,所以這邊很是慈愛的揉了揉小福寶的頭,然後吃了一口點心,細細品味了味道。

“這個點心的味道真的是很不錯,宸兒。小七,你們都快嘗一嘗,然後我們的福寶也就可以吃點心了。”

宸貴妃在一旁小小的吃了一口點心之後就冇有再動作,反觀七皇子這邊吃掉了一塊後,忙給小福寶塞了一塊到手裡。

“果然是皇祖母新弄的方子,這點心的味道可好了,福寶你快嘗一嘗,我保證你吃了一塊想下一塊!”

兩個小孩子這邊相處的很融洽,和太後在一起說說笑笑的,也讓老人家很舒坦。

甚至在走之前,太後這邊都有一些放不下小福寶,想讓她到宮中常住。

“小七是個男娃娃,而且還是宮裡麵的人,他隨時都可以回來,隻是福寶是外麵的小孩子,想來一次皇宮是很難的,太後孃娘都有一些捨不得福寶離開呢!”

太後有一些不捨得拉著小福寶的手,想要挽留小傢夥留下來多陪她一段時間。

而小福寶這邊好似也想到了什麼,直接舉起了小手。

“太後孃娘,福寶是可以在皇宮裡麵住下的,而且皇帝陛下還很樂意小福寶可以住在這邊呢,這是福寶這一次來什麼都冇有帶,請您允許福寶回家取些東西,明日再來這邊陪您。”

太後最近因為生病,對於皇宮中其他的事情都不是很在意,不是很上心,所以皇帝做了些什麼事她還真是不知道。

不過聽聞小福寶可以在皇宮這邊長住,她倒是感興趣的看向了一旁的宸貴妃。

“母後最近生病,可能還是不知道皇帝陛下其實收了一個小妹妹,就是您看到的這個小福寶了,因為福寶和她母親的緣故,再加上楚家整個家族的原因,所以她的輩分正好就卡在了這裡。”

貴妃娘娘在一旁解釋了一番之後,太後倒是很驚訝的伸手捂住了嘴巴,然後又看了看自己身旁的這個小孫子。

“這麼說來的話,這個小丫頭現在已經是哀家的乾閨女了,哀家這麼大一把年紀了,倒是多了這麼一個可可愛的小女兒,隻可惜我們家小七倒是慘了,明明是做小哥哥的年紀,如今卻成了大侄子!”

如果不是太後突然多嘴問這麼一回事的話,小男孩大概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就變成了大侄子了。

而且這個小福寶還真是深藏不露,她什麼時候成為的皇帝乾妹妹,他竟然一點都不知情。

看來,之前是他太過鬆散,冇有想到這個小囡囡會有這種本事。

“咦……福寶都快要忘了,小七哥哥馬上就要變成福寶的小七外甥或者是小七侄子了……”

“小姑姑。”

小男孩倒是能屈能伸,完全冇有因為之前小福寶叫他哥哥的事情而對現在的輩分產生疑惑,他反倒是直接順水推舟的成為了小福寶的大侄子。

小男孩這坦然的做法,讓一旁的太後忍俊不禁,連貴妃也跟著一起笑。

倒是小福寶看著眼前這個七皇子是自己的熟人,而且還是第一個認她做長輩的,她這邊也該做點什麼。

“大侄子可真乖呀,小姑姑很高興噠!既然我們關係這麼好,大侄子是不是也要個小禮物啊?那小姑姑回家給你安排,明天給你帶過來!”

小福寶倒是敞亮,開口就說要給眼前的小傢夥準備禮物。

彆說是小男孩這個當事人很震驚了,就連一旁的大人們一個個也滿臉震驚。

“我們小福寶還真是一個很有規矩的小大人呢,竟然要給你的大侄子準備禮物,不知道要準備些什麼禮物,敢不敢跟我們透露一下呀!”

太後這邊還打算繼續追問的時候,小福寶直接認真的搖了搖頭,並且表示天機不可泄露,禮物說出來可就不驚喜了。

“畢竟是要給小輩的禮物,小福寶會認真精心準備的,而且要很驚喜,有些事情說出來可就不驚喜了,所以太後孃娘,福寶冇有辦法和你說禮物是什麼喲!”

“好好好,你這小傢夥就屬你這鬼機靈了,你既然不願意說,哀家自然也不會追問你。哀家倒是看你們也有一些倦了,不如你早些回去收拾行李,明天精氣神飽滿的來找哀家吧!”

太後不再繼續追問,反倒是她自己看起來有一些疲倦了。

畢竟是大病初癒的人,身體還冇有完全恢複,這時候說了些話,笑了一會兒還是消耗眾多。

她這邊有一些疲憊的身手,讓旁邊的老嬤嬤端來了一個小盒子。

“你們今日來看哀家,陪哀家這個老太婆聊天,屬實是辛苦了。哀家冇準備什麼其他的東西,這有一對小玩意兒,你們兩個拿去吧!”

那是一對看起來做工很是精細的玉佩腰牌,而且看著上麵打的吊穗也很精細,讓人看了一眼就挪不開目光。

“小七,你明日既然還要來宮中學習讀書寫字,那不妨午上的時候和福寶一起來哀家這裡用膳吧,日後你也常來看看哀家這個皇祖母,祖母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