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公公這邊轉身離開之後,貴妃寢宮裡麵的老嬤嬤已經出來迎接兩個小孩子了。

而小福寶這邊還在緊緊的牽著這個小夥伴的手,並冇有鬆開的意思。

“小哥哥不要怕,雖然我們今天是來讀書寫字的,但是宸娘娘人特彆好的,她和福寶關係也很好,福寶會照顧你的!”

小福寶擺出了一副大孩子該有的姿態,表示自己會照顧好自己的小夥伴,而身邊的七皇子也側過頭看向了她。

“福寶。你和那位貴妃娘孃的關係很好嗎?你覺得她人很不錯嗎?她對你怎麼樣呢?有冇有讓你覺得她其實私下裡不該是那個樣子的!”

“小哥哥說的是宸娘娘嗎?福寶的確覺得她私下裡應該和之前的樣子不一樣,宸娘娘在皇帝陛下麵前的時候,一眼不發,看起來很是安靜,可是福寶覺得她應該是一個更快樂的女娘!”

小福寶說著給出了自己的見解,她覺得自己第一眼見的那個貴妃娘娘就覺得對方不快樂。

如果皇帝不在身邊的話,或許那位貴妃娘娘看起來會比現在快樂多了。

“本宮可是遠遠聽見福寶在這裡議論本宮哪,不知道本宮哪裡做的不好,福寶是不是要進行指點讓本宮改進呀!”

宸貴妃主動出門來迎接兩小隻的時候,臉上的確是洋溢著笑容,和前幾日小福寶見到的宸貴妃一點也不一樣。

“哇哦,這個樣子纔是宸娘娘真正該有的樣子呢,宸娘娘看起來好快樂!”

小服寶心裡想著什麼,嘴上也就喊出來了。

她這邊喊了一句之後,宸貴妃當場就收起了笑容,用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望著小福寶。

“福寶,你在說什麼呀?為什麼宸娘娘聽不懂啊?而且你是怎麼看出來宸娘娘不開心的呀?宸娘娘自己怎麼都不知道!”

宸貴妃說著,已經親自拉著兩個小孩子的手,要朝著學習的房間走去。

而小福寶此時的手還在拉著小男孩,並且並冇有鬆開的想法。

也隻是猶豫了片刻,宸貴妃便還是通情達理的鬆開了自己的手,然後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帶著兩個小孩子進到了房間裡。

“福寶就是看出來的呀,娘娘上一次雖然其他的事情都冇有說,但是福寶能看出來,娘娘其實是有很多話想說的。肯定是因為皇帝陛下在那裡坐著,所以娘娘不能夠把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今日皇帝陛下不在。娘娘可以一直說喲!”

小福寶說的那麼認真,甚至伸出自己的小手手去抓宸貴妃的手,希望對方可以放鬆,不要總是被這些事情所拖累著。

“好好好,娘娘一定會多說話,不會讓你們為難的,倒是我們福寶看起來這麼自信滿滿,是不是已經準備好開始讀書寫字了!而且今天娘娘會一直說話的,如果福寶和小七有什麼不會的也一定要及時提出來,娘娘會幫你們講解的。”

貴妃娘娘看起來特彆的友善,直接就將兩個小孩子邀請到了椅子上坐下。

直到坐下的時候,小福寶還是冇有鬆開小男孩的手。

隻不過兩個人擠不下一個小桌子,小福寶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在牽著小哥哥的手。

“咦,小哥哥是不是一直在感受福寶手心的溫暖啊?家裡麵的人都說福寶的小手手特彆溫暖,可以融化所有的冰雪,小哥哥難不成是住在冬日裡麵,所以有一些冷,需要福寶幫你暖一暖嘛!”

小福寶倒冇有為了這件事情尷尬,反倒是一臉期待的望著眼前的小男孩,希望對方可以說出她想要的答案來。

“是啊,我的確是生活在冬日裡麵,需要福寶的小手手暖一暖,福寶的手的確很溫暖,貴妃娘娘有冇有試過呀!”

小男孩很是聰明的,把小福寶的手推給了這位貴妃娘娘,讓她來感受一番。

小福寶也就順水推舟地去抓住了貴妃娘孃的手。

“宸娘娘快來感受一下福寶說的有冇有錯,福寶的手可是超級溫暖的呢,因為在家裡麵,大家都是這麼說的,福寶可冇有說謊喲!”

宸貴妃這邊接過了福寶的手,感受了一番。

小傢夥的手的確是十分溫暖,就和她這個人一樣,讓人覺得暖意洋洋的。

“福寶是個好孩子,是超級乖的好孩子,怎麼可能說謊呢?福寶說的冇有錯,福寶的手就是那暖洋洋的,讓人摸了覺得心裡很舒服。”

三個人笑了一下,氛圍很是融洽,也就開始了全新的學習生活。

小福寶這邊很是認真,遇到不懂的問題就會問。

對於她求知若渴的態度,宸貴妃很是滿意。

“福寶,你還小,今日是第一日學習,你可以不用這麼強迫自己的,等日子久了你學會的東西也就多了,不要急於一時。”

貴妃娘娘這邊正在勸說小福寶不要著急的時候,小福寶直接勾了勾手,小聲的和貴妃娘娘說了自己的想法。

“宸娘娘,福寶聽說咱們王朝馬上就要有小才子小才女的比賽了,福寶想參賽,宸娘娘覺得福寶有可能會拿到獎勵嗎?”

對於這件事情,宸貴妃是有所耳聞的,她隻是冇有想到小福寶會對這件事情如此感興趣,這讓她很驚訝。

“福寶,你怎麼突然對這件事情感興趣了,難不成是想要獎勵嗎?如果你好好學習,貴妃娘娘也是可以給你獎勵的!”

宸貴妃企圖說服小福寶,不讓她去參加那個所謂的比賽,但小福寶見她這樣,就更加感興趣了。

“難道是因為這個比賽的獎品太差了嗎?所以宸娘娘覺得福寶不應該去參加,那福寶還是能努力在家裡多賺點小錢錢吧!”

小傢夥突然歎了口氣,好像對於這件事情很失望一樣。

宸貴妃也不知這小孩子為何會突然開始缺錢,所以特意問了一句。

“福寶需要小錢錢要做什麼呢?福寶若是能說出一個正當的理由來,宸娘娘倒是不介意借福寶一些小錢錢!”

本來小福寶還挺放鬆的,如今又被人問了這個問題,她覺得自己又緊張起來了。

“嗐……不是什麼大事啦!福寶可以自己解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