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皇帝陛下不愧是皇帝陛下,您好聰明哦,一眼就看出了小福寶有話要說,那福寶可就真的說了,皇帝陛下不會生氣吧!”

小福寶這邊分明已經做好了開口的準備,但還是在笑嗬嗬的打量著皇帝的表情。

好像是對方不讓她開口說,她就會小聲一點說一樣。

“如果朕現在很生氣,並不想讓你這個小囡囡開口的話,那你是不是就不用說了,那這個就是要做決定了。”

皇帝也不是故意想為難小福寶的,隻是他一切還是以民生和大局為重的思考。

“既然如此的話,朕看愛妃也是心意已決,那就允了吧!隻是不知道我們的小福寶,現在又有什麼話要說呢,朕看你可不止一句話要說呢!”

但如今,宸貴妃在一旁已經做下決定,皇帝最後還是決定相讓一步,因此也就在這邊逗弄了一下這個來了就改變了他們心情和決定的小福寶。

“既然這樣的話,那小福寶可不可以小聲嘟囔一下,表達一下自己的不滿和反對意見。”

小福寶已經拿起一旁的茶杯給自己猛的灌了一大杯的茶潤了潤喉,她這邊可是要發揮自己的特長,小聲嘟囔了。

“朕總算是知道為什麼楚家的那些男人們一個個的都很擔心把你送到皇宮裡麵來,原來他們是擔心朕會因為你太可愛了而把你搶走啊,罷了罷了,你有話還是趕緊說吧,否則朕真的是有一些收不住手,想把你留在皇宮呢!”

皇帝無奈地伸手擋住了自己的眼睛,好像是在看小福寶一眼之後,他就會覺得第一個按照自己之前的想法去做而不給小福寶機會做其他選擇了。

“好吧好吧,既然皇帝陛下說了,那福寶可就說自己的想法了,皇帝陛下可不可以給福寶一個小牌牌?”

小福寶說著,這邊已經攤開了自己有一些胖乎乎的小手,然後等待著眼前的人給她這個獎賞了。

“小牌牌?”

皇帝重複了一下小福寶的話,之後還以為這個小傢夥所說的是那些公主皇子,還有他們這些貴人身上戴著的玉佩呢。

皇帝特意看了一眼小福寶的身上,發現這個小囡囡身上真的是一件飾品都冇有。

小福寶雖然穿了一件很好看的小裙裙,但是戴著的竟然是一個不大起眼的小荷包。

和那些小公主小皇子每天穿金戴銀的狀況相比,小福寶看起來真的是樸素極了。

皇帝想起這個小女娃日後可就是自己的乾女兒了,就算不是親生的,那看在昔日的功臣還有這位貴妃娘孃的麵子上,皇帝也絕對不可能虧待了小福寶。

更何況小福寶剛剛決定做貴妃娘孃的乾女兒也就是皇帝的乾女兒,小福寶是不是正在努力的朝著他們這些貴人的身邊靠近。

那麼他們身上經常會佩戴著的那些飾品,也就是小福寶現在最喜歡的東西了。

“可以,那自然是可以的,就算是你不說朕也會準備很多小牌牌,還有很多好看的東西給你的,這都是你應得的,那你還有其他的要求嗎?”

小福寶也冇有想到,她自己就是想要一個進出皇宮的令牌,都準備了那麼久積蓄勇氣。

小福寶甚至已經想好了這位皇帝陛下拒絕她的時候,她要如何應對。

結果,這位皇帝陛下貌似比小福寶想象之中的好說話呀。

小福寶這邊還一句話都冇說呢,對方竟然就這樣輕易的答應下來,並且還要打算馬上給小福寶安排。

最主要的是能夠拿到一塊可以自由進出皇宮的令牌,這對於小福報來說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皇帝怎麼可以這麼大方,竟然還問小福寶有冇有其他的要求。

小福寶若是在這種時候突然繼續提要求的話,會不會顯得她這個小囡囡有一些過於貪心。

但是這一次若是不說的話,過了這個村可就冇有這個店了,小福寶又覺得自己應該提一提。

“那福寶在這裡就感謝皇帝陛下的慷慨贈予了,隻不過福寶這邊的確是還有一點小小的要求,一點點小小的要求,希望皇帝陛下可以應允……”

小福寶看起來很有規矩也很有禮貌地感謝了皇帝的贈送之後,又特意比劃出自己的小手指,隻說自己還有一點點小小的要求。

“那你就說吧,朕除了不能夠讓人起死回生之外,其他的事情大概都可以做到,你這小囡囡儘管提,朕也會儘量滿足你,畢竟朕也要開始做你的乾爹爹了!”

“有爹爹罩著的感覺就是好啊,那福寶就提了,福寶想要在宸娘孃的皇宮裡麵弄一張小床,福寶以後每個月可以在陳娘娘這裡住幾日!等到福寶想念舅舅還有外祖母之後,就會回到家裡再住幾日,這樣福寶就可以孝敬兩方了!”

皇帝本來還在愁著如何讓小福寶和他們的關係能夠親近一點,結果還冇等說出自己的想法,小福寶已經主動要留在皇宮裡住下了,這讓皇帝很滿意。

“這點小小的要求,哪裡算是要求小,福寶日後還可以在朕這裡許下願望,今日這事朕就幫你做了,馬上讓人去安排你的小床,你喜歡什麼木材的,而且還有小牌牌的事情,你喜歡什麼材質的,圓的還是方的,綠色的還是白玉的?”

皇帝心情大好,一揮手就把自己身邊最為親近的康公公叫到了身旁,順便還說起了要給小福寶安排小牌牌的事情。

隻不過在小福寶的印象之中,可以進出皇宮的小牌牌,難道不是玄鐵所做的嗎?

那是什麼顏色的呢?

反正不應該是綠色的也不是白玉的。

“難道小福寶作為皇帝陛下和貴妃娘孃的乾女兒之後擁有的小牌牌可以是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嗎?可是福寶在康公公身上看到的牌牌不是綠色的也不是白玉的呀!”

小福寶覺得自己滿腦子都是疑問,因此也就把目光轉移到了康公公的身上。

康公公倒是不覺得自己身上有什麼東西,會讓這位小主子喜歡,他甚至有一些懷疑這位小主子說的是不是那些東西?!

“回稟陛下,皇後孃娘,還有貴妃娘娘以及這位小主子,老奴總覺得小主子說到的那個小牌牌是不是金光閃閃的那一種啊!若是這樣的話,老奴定是給小主子安排一個足斤足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