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開口向來是說一不二的,他這邊說著要去把小福寶的東西搬過來,那可是會馬上派人去動作起來的。

而小福寶不過是覺得自己認了個乾孃,結果卻要和舅舅還有外祖母分開,這可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呀。

“不要呀!不要!福寶認了個乾孃之後隻是多了一個親人呀,為什麼卻要和那麼多的親人分開呢?這是什麼道理?福寶竟然有一些搞不懂了!”

小囡囡馬上站起來擺了擺手,說什麼也不讓皇帝派人去家裡搬東西。

她這邊一臉猶豫的說著,好像被皇帝的操作弄的有一些說不出話來了。

“小福寶,你可是愛妃認下的乾女兒,自然也就是皇室中的一員了,朕願意接受你,你當然也要跟其他公主皇子一樣住在皇宮裡麵呀!”

小福寶就知道皇家的便宜,可是冇有那麼好占的。

更何況,這個皇帝今日叫她單獨進到皇宮來吃飯,那就有一種鴻門宴的感覺。

小福寶現在更覺得這些大人物是不是提早商量好了,為的就是把小福寶留在皇宮裡麵。

若是這樣的話,小福寶可是不答應的,

她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真的是太危險了,多一個親人就要失去一大堆親人,這從來都不是他想要的結果呀。

“宸娘娘那麼喜歡小福寶,和福寶的孃親也那麼好,宸娘娘是這麼善良的人,肯定不希望福寶和孃親都很傷心吧。”

無奈之下,小福寶隻能想辦法從宸貴妃這邊給自己脫身了。

小福寶想著這也不是什麼太難的大問題,她一定可以找到兩全之策的。

小福寶這邊誇那位貴妃娘娘是一個善良的大好人,這也是這位貴妃娘娘這麼多年來一直想做的事情,為的就是希望可以為當年的事情消除一些罪孽,然後為小福寶和她的孃親祈福。

所以現在小福寶開口誇獎這位宸貴妃的時候,正中下懷,也讓宸貴妃知道自己不應該為難小福寶,而是好好的對待小福寶。

既然宸貴妃的那位好朋友已經不在了,那照顧好小福寶也就是那位好朋友希望她做的事情。

“乾孃自然不會為難小福寶了,隻是乾孃想知道小福寶是什麼樣的想法呢,小福寶是願意做乾孃的乾女兒,但是不想留在皇宮裡嗎?!”

聽到自己寵愛的貴妃如此開口,一旁的皇帝忙把目光轉移到了小福寶的身上,他也覺得這個小福寶很是不一樣呢。

“小福寶,你不願意留在皇宮裡麵,難道是嫌棄朕的皇宮冇有你們楚家的院子好嗎?還是說你覺得朕把你留在這裡會照顧不好你,讓你過不好的日子,你這是對朕不滿意吧!”

皇帝一開口問出的問題就帶著一種很強的壓迫感,讓小福寶意識到自己此時身上揹負著很重的負擔。

如果小福寶一句話說錯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讓皇帝特彆不滿意,到時候楚家可就真的要倒黴了,小福寶甚至自己現在絕不能做出忤逆皇帝的事情。

看來在這種千鈞一髮的時刻,小福寶得發揮自己的特長,好好和眼前的皇帝陛下賣萌撒嬌了。

“冇有冇有,福寶怎麼會對皇帝陛下不滿意呢?皇帝陛下可是這天底下最最最厲害的人了,所有人都覺得皇帝陛下超級厲害,福寶自然也是這麼覺得的!”

小福寶一開口就開始誇獎皇帝,甚至要把對方捧在高處誇,那就是希望對方千萬彆和自己這個小孩子一般見識。

“你這小囡囡既然覺得朕是這天底下最厲害的人了,那朕的皇宮自然也是最好的,朕身邊的人也是很好的,你為何不願意來皇宮這邊陪伴宸娘娘,反倒是想要離開呢!”

“皇宮裡當然很好啦,所有人都想進皇宮來了,小福寶自然也是想的,可是小福寶還有很多親人啊,不隻有宸娘娘一個親人的!而且大家也是好難得才和福寶在一起的,福寶想要把每一天分給每一個親人,而不是誰也見不到呢!”

小福寶一開口,字裡行間還是很在意自己身邊的親人的,她這樣子倒真是挺孝順,讓人很看好的。

可是皇帝還是覺得不大滿意,竟然連一個三歲的小孩子都可以這樣拒絕他了,這未免有一些太過分了。

“真是冇想到你這個小囡囡還是蠻博愛的,知道自己還有其他的親人需要照顧,但是你若是做了貴妃娘孃的女兒,不就應該在母親身邊儘孝嗎?”

皇帝還是有一些不依不饒,想把小福寶留在皇宮這邊陪伴著宸貴妃。

這樣他也可以經常看到這個小囡囡,也算是補償了當年楚梓楠為天下太平,各國和樂做出的犧牲,不至於讓其他人說他的不是。

“女兒是應該在母親身邊儘孝啊,可是若是小福寶做了宸娘孃的女兒的話,那宸娘娘是不是也就是外祖母的女兒了?難道皇帝陛下可以讓宸娘娘去外祖母家裡住著儘孝嗎?!”

小福寶的腦袋瓜轉得格外快,隻一句話就把皇帝給為難住了,皇帝當場就坐在那裡開始哈哈大笑。

“是是是,你這小囡囡說的都對,那在兩家這邊進校的事情可就要麻煩你這個小外孫女了,隻是你不在宸娘娘身邊的話,朕也不覺得你是宸娘孃的女兒啊!”

皇帝還是有一些不想放棄自己剛剛的提議,小福寶這邊也貌似想到了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她直接把自己那可可愛愛的小臉蛋轉向了皇帝,然後伸手去拉皇帝的袖子。

“反正福寶還那麼小,時間那麼長,日子還那麼多,宸娘娘和皇帝陛下一定會長命百歲的,福寶也一定會見效的!要不福寶日後就進宮來跟著宸娘娘一起讀書寫字吧,人家都說孃親有很多事情要教導給女兒的!”

小福寶最近正在想著讀書寫字的事情,如今她看著這位宸娘孃的宮殿裡麵有好多書籍,還有典故。

這麼說來的話,這位娘娘一定是讀過很多書,會很多大道理了。

那小福寶跟著她一起讀書寫字的話簡直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

“而且在孃親冇有出事之前一直說著,等小福寶再大一點就教導小福寶讀書寫字,教會福寶很多大道理,小福寶一直很期待呢!”

而小福寶在說完了這話之後,也冇有說著一定要讓眼前的這位貴妃娘娘教導她讀書寫字的大道理。

她隻是渴望地望著眼前的宸貴妃,那表情之中其實已經說明瞭她此時的想法。

“陛下,臣妾覺得小福寶說的挺好的,臣妾自己一個人在這寢宮之中,每日裡讀讀書寫寫字,一天也就這樣過去了,如果她能來的話,也有人在臣妾身邊陪伴著,臣妾還可以和她說一說體己話!”

“可是……愛妃,哪裡有自家的孩子不在身邊孝敬伺候的道理啊,你若是這樣縱容她的話,萬一日後其他人都覺得你不過是做了個冤大頭,這樣的話朕還是很心疼你的。”

皇帝自然還是很在意這位貴妃娘孃的心情和遭遇的,但在這位貴妃娘娘眼裡,她能有小福寶這樣懂事乖巧的女兒,她就已經很知足了。

“陛下此言差矣,當年楚家的姐姐也完全是因為臣妾的緣故而喪了命,而臣妾這些年也一直未能效力,也冇有能夠報答她的救命之恩我要這麼說的話,陛下難道是覺得當年救了臣妾的楚家姐姐也是一個冤大頭嗎?!”

突然被眼前的宸貴妃說了這話之後,皇帝陷入了沉思。

他先是像思考一般低頭不語,然後又看了看小福寶,又看了看宸貴妃,最後隻能妥協。

“既然如此的話,朕看愛妃也是心意已決,那就允了吧!隻是不知道我們的小福寶,現在又有什麼話要說呢,朕看你可不止一句話要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