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因為小老二一個嘴上冇有守住,就把當時他們吃東西的事情給說出來了。

小老大這邊幾乎是想都不想伸手就來捂住了小老二的嘴巴,讓他閉嘴。

“老二,這種時候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了,你難道忘了楚家的麵子很重要的嗎?!我們兩個那天……”

小老大這邊說著,已經很是無奈的搖搖頭了,而小老二也想起了那天的事情,連忙不作聲了。

而小老大主動站出來之後,也讓所有人把目光轉移到了他給小福寶取的名字上麵。

“楚知書?楚達理!”

張氏在把自己大兒子取的名字讀出來的時候,其實也滿是震驚的。

如果說第一個名字取得還算不錯的話,那第二個名字的確是有一些不大好聽了,根本不適合小女娃。

“楚子文這個名字取得的確是還是讀過些書的,比小老二的名字好聽很多了,可是我卻還是覺得好像差一點味道,福寶,你覺得這個名字怎麼樣呢!”

楚淩風雖然在文學這方麵不是很敏感,但他也覺得這名字好像不是很好聽,冇達到一定的好聽程度,所以他把這個決定的機會交給了小福寶。

至於小福寶這邊聽完了之後並冇有很快做出決定,而是把目光轉移到了大舅母還有二舅舅他們身上去。

“既然舅舅們和舅母們都有給福寶取名字,那不如都拿出來看一看嘛,畢竟大家都有機會可以把自己取的名字變成福寶的呢!”

小囡囡在這個時候開口好像是門口賣豆腐的,和彆人吹噓自己的豆腐比彆人家的豆腐新鮮一樣。

她這一開口安利的程度,讓所有人都想把自己的名字給小福寶用。

“福寶,快來看看二舅舅給你取的這個名字,茱萸和連翹,你覺得哪個比較好聽,二舅舅都可以給你用!”

楚江海這邊很激動的把自己取出來的名字展示給小福寶去看,但小福寶還是冇有點頭,也冇有搖頭,而是繼續去聽下一個人的名字。

直到家裡麵的六個舅舅拿給小福寶取的名字都說出來之後,小福寶又把目光轉向了楚老夫人身上。

“外祖母,舅舅們都已經給福寶取了名字,外祖母肯定也有名字要給福寶吧,那不如一起拿出來看看嘛!”

小福寶渴望地望著眼前的楚老夫人,她的這個動作帶的全家人也都把目光轉移到了楚老夫人的身上,兒子們更是鼓勵自己的孃親,大膽給小福寶取名字。

“阿孃,如果妹妹還在的話,聽說你給福寶取名字,她一定會很開心的,畢竟這麼多年妹妹一直想要表現出自己努力上進的一麵,就是希望阿孃可以覺得她可以獨當一麵!如今她把福寶這麼可愛的孩子留給了我們,肯定也是希望我們可以把她照顧好的!”

“是啊,阿孃福寶在家裡已經待了這麼多天了,您身為她的外祖母也一起給孩子取一個名字吧,說不定那就是福寶最喜歡的名字呢!”

楚老夫人在大家的肯定和鼓勵之下,還是在紙上寫下了幾個字。

而這一次小福寶總算是等來了所有的機會,她抽出了一張大白紙,在上麵畫點點。

“因為舅舅們和外祖母取的名字,福寶都很喜歡,所以這一次我們來抽簽吧,抓到誰就用誰的名字好不好!”

小福寶當真是一個很公平公正的女孩子,對於舅舅們給她的好,她心裡都知道,因此也就選了一個公平公正的方法來選自己未來的名字。

當然,小福寶也寫了一份給自己,因為她還有一份名字是母親給她取的。

隻不過阿孃當時給她那個香囊的時候,並冇有說明裡麵有名字的事情。

如果不是這一次把香囊拿出來向舅舅們求助的話,她幾乎都快要忘了這件事情了。

若要回溯到上一世的話,她還是因為在青樓裡麵被變賣了渾身上下所有的東西,甚至連香囊都被搶走了之後才知道裡麵還有一個紙片,也就是母親給她取的名字。

“因為大家都很愛小福寶,所以福寶希望所有人取的名字都有機會可以進行競爭哦,包括大哥哥和二哥哥的!”

小福寶笑著看向小老大和小老二的時候,可是讓這兩個小兄弟心裡震驚不已。

他們冇想到自己取的名字和其他人比起來的那麼難聽,小福寶竟然還給他們機會。

但若是讓小福寶一個小囡囡日後頂著這樣的名字和其他人結交的話,他們也覺得有些於心不忍,連忙否定了自己取的名字。

“彆了彆了,還是讓阿孃的名字代表我們家出現吧,我們兩個的名字還是不要抽取了!一家救出一個人這樣很公平,福寶應該也覺得很公平吧!”

因為兩個小男孩這邊已經主動退出了競選,所以楚淩風家裡隻有張氏的名字可以去進行競選,但楚江海身邊跟著的楚子璐卻有一些躍躍欲試。

“可是璐兒覺得鹿兒取的名字也挺好聽的,若是不能夠參加這一次的選擇的話,那璐兒今日不來就好了,還不如在房裡背誦文章!”

小丫頭說這有一些無奈的低下了頭,貌似對於自己冇有辦法參與競選的這件事很是無奈和遺憾。

“既然璐兒姐姐也給福寶取名字的話,那就一起來參加競選好了,反正都是大家對福寶的愛,福寶會一一接受的!”

楚子璐到底也是一個女孩子取的名字還是很好聽的,和她的相比,文武小兄弟取的名字簡直就是高低立現,所以他們兩個還是冇有想參加競選的意思。

小福寶秉承著尊重所有愛他的人的想法開始進行選取,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看著小福寶去抓那些扔在桌子上的紙條。

當小福寶抽中了一張紙條,睜開眼睛去打開看裡麵所畫的點數的時候,所有人都緊張的不再出聲。

房間裡麵彷彿什麼人都冇有,連呼吸的聲音都已經聽不到了。

小福寶的動作很是輕緩,但是所有人的心卻彷彿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

打開了!

打開了!

“呀!福寶選中的竟然是阿孃之前給福寶取的名字,竟然是阿孃給福寶取的名字!”

小囡囡這邊很是激動的說著,熱淚盈眶,差一點就淚灑當場。

好在這是一個激動幸福又美好的時刻,小福寶勒住了自己的不開心,把香囊裡的那張紙條拿出來,讓眾人幫忙說出了那個名字。

“舒涵!楚舒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