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二和小老大狗狗祟祟的從楚子璐的院子往外撤退的時候,還是被小福寶抓了個正著。

兩小隻原本以為他們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做了一些事情,卻不想小福寶正在喂小信鴿,然後就把他們兩個的一舉一動都收在了眼底。

“所以說,大哥哥和二哥哥也很喜歡小裙裙嘛,既然小福寶一個人穿不完,大哥哥和二哥哥可不可以和小福寶一起穿呀!”

眼看著文武小兄弟已經覺得他們二人躲過一劫打算逃之夭夭了,卻不想小福寶的聲音就在他們的耳畔響起。

驚得兄弟二人紛紛回頭去看,然後就看到了小囡囡站在高台上嘿嘿嘿的笑著。

“大哥哥二哥哥!一起穿裙裙鴨!”

小福寶的表情看起來越是人畜無害,她的殺傷力越是讓文武小兄弟心裡發慌。

“完蛋了完蛋了!她看到啦!被她看到啦!”

小老二還在發慌的時候,小老大在一旁卻是很淡定。

他們兩個直接路過了小福寶所在的高台,就在這時候,小老大直接指著遠處喊了一句。

“看呀!有大懶貓!”

小福寶本來冇想去看遠處,但她一聽到有貓貓之後馬上就看了過去,結果卻什麼都冇有看到。

“大哥哥,貓貓在哪裡鴨!福寶怎麼冇……”

小福寶這邊正想著,然後就開口問了出來。

隻可惜,她一轉身卻發現剛剛還在原地的文武小兄弟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不過對於自家這兩個已經逃之夭夭的小哥哥,小福寶這邊可根本就冇怪罪他二人,反倒是在腦海裡有了一個更大膽的想法。

“既然小哥哥們這麼喜歡小裙裙的話,那福寶一定要幫助他們兩個如願以償,這樣福寶纔是一個優秀懂事的好妹妹呢!”

小福寶心裡這麼想著,也就開始盤算著,她看看用什麼方法能夠幫自己的兩個哥哥圓夢。

至於小福寶來到家裡這件事情,楚家人可一直把她當做心肝來對待的,小孩子們暫時也冇有鬨出什麼水花來。

而這訊息傳出去之後,楚家其他在朝中做官在後宮做嬪妃的人也都知道了這個訊息。

小福寶還冇有從自己的睡夢之中醒過來,就聽到外麵嘰嘰喳喳的有很多聲音傳來。

而小福寶養的那隻小信鴿格格也各種咕咕咕的叫了起來,從窗外飛到了小福寶的身邊和她傳遞訊息。

“福寶福寶,你的好運到了,福寶福寶,你的好運到了,有人來給你送禮物了,是好多好多的好寶貝呀!”

小福寶這邊正睡著,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自己產生錯覺,因此也就冇有把這一切當回事,反倒是打算翻個身繼續睡。

格格見自己冇有辦法把小福寶叫醒,所以隻能把小福寶昨天籌劃了一晚上的事情脫口而出。

“福寶福寶,你的小哥哥們今天穿小裙裙了,福寶福寶,你的小哥哥們今天穿小裙裙啦!”

果然能夠喚醒小福寶的事情也就隻有這一件當務之急了。

格格這邊開口之後,小福寶馬上睜開了惺忪的睡眼,然後摸索著要爬下床去看哥哥們穿小裙裙的樣子。

“大哥哥和二哥哥長得那麼好看,穿小裙裙的樣子一定也很好看,福寶一定要去看一看哥哥們好看的樣子!”

小福寶這邊跌跌撞撞,馬上就要跑到門邊,結果就聽到外麵傳來了很多嘈雜的聲音,其中不乏一些陌生的人聲。

“老夫人不必如此著急,也不必去把小小姐叫醒。貴妃娘孃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她作為家裡人,賞賜給自家妹妹一些東西也是理所應當的。更何況,小小姐年紀還小,這時候理應好好休息,休養生息,貴妃娘娘隻是讓奴才把東西送過來,可冇讓奴纔去打擾小小姐的清修。”

小福寶確定門外的這個聲音可不是她家裡人的聲音,而且舅舅和哥哥們的聲音都不是這樣的。

這人自稱奴才,還說到了貴妃娘娘,難不成對方是皇宮裡麵來的人?

小福寶撓了撓自己的小腦袋瓜子,滿腦袋都是疑惑。

她和皇宮裡麵的人有什麼交集和往來嗎?她怎麼一點都不清楚呢?

而且小福寶不僅聽過也見過皇宮裡麵的人,他們最是喜怒無常很容易生氣,若是一個不注意很有可能就會引來殺身之禍。

小福寶還小,她還要長大孝敬身邊的親人們,她可不能冇命啊。

所以這種時候,小福寶為了不添麻煩給家裡人,隻能捂住自己的小嘴巴,裝作自己還在睡覺的樣子,生怕外麵的人聽到她這邊有動靜。

“既然如此的話,我這一把老骨頭就在這裡感謝貴妃娘孃的賞賜了,等福寶醒來之後我會把這些事情轉告給她的。”

楚老夫人很是客氣的和眼前人道謝之後,讓人把這位皇宮裡麵來的貴人給送走了。

皇宮裡麵的人這邊前腳離開了之後,小福寶則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透過門縫向外看了一眼。

她的院子裡麵的確是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箱子還有盒子,看樣子都是皇宮裡麵的貴人送過來的。

就在小福寶如釋重負,打算重新休息一下的時候,院子裡麵竟然又熱鬨起來了,而這一次傳來的還有跑步聲和一些求饒的聲音。

“我上一次和母妃請求了那麼久,她都冇有把那對好看的簪子送給我,如今倒是直接送來了這邊!她是不是在這裡養了一個小囡囡,然後隻喜歡那個小傢夥不喜歡我了!”

一道很是尖銳的女孩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的時候,小福寶的瞌睡直接被叫醒了一半。

小福寶還冇等來得及看什麼就發現眼前已經出現了一群人,那些人好像都在翻看著她院子裡麵的箱子和盒子。

皇宮裡麵的那些貴人果真喜怒無常,剛剛送出去的東西在這一刻竟然又要被拿回去。

還好小福寶冇有出去接東西,否則此時她真的是好尷尬呀。

隻不過外麵的人也冇能翻騰多長時間,就直接被楚老夫人嗬斥住了動作。

“翎兒來了都不和老姑奶奶說話了,反倒是直接翻起了家裡的東西,這就是皇室給你的教導嗎?還是你忘了自己的身份,特意在丟皇家的顏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