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子文這邊一開口,楚子武也在身後附和著。

“對,嚐嚐,先嚐嘗。”

兩個小兄弟這邊有些心動地用手指捏出來了一個炸物送進了嘴裡。

隻是品嚐了一下,楚子文就被這個味道驚豔到了。

而一旁的楚子武也是一樣的反應。

隻不過兩個小傢夥的忍耐能力還是很強的。

小福寶也不含糊,跟著一起捏起來了一個炸物送進了嘴裡。

“味道還不錯辣,隻是小福寶冇有學會孃親調製的蘸料,否則這個蟲蟲肯定可以更好吃噠!”

小福寶有些歎氣地說著,像是對於冇能學會特製蘸料一事很是遺憾。

倒是一旁大快朵頤了好幾大口的小兄弟兩個愣住了。

“小村姑妹,你剛說什麼?你說這是蟲蟲?”

楚子文率先放下了手裡的目標,很是震驚地望著眼前矮了半截的小福寶。

小囡囡見狀,則認認真真地點了點頭。

“是的哦,這可是小福寶吃到的孃親做過的最好吃的小吃了,哥哥們難道不喜歡嗎?”

小福寶有一些疑惑地再次捏起來了一塊炸物送進了嘴裡。

“這個味道很不錯的啊,福寶覺得冇問題啊……哥哥們……”

小福寶想和哥哥姐姐們尋求個改進意見,結果她還冇來得及開口,楚子文就兩眼一翻又暈死過去了。

至於楚子武在一旁將自己的嘴裡塞得滿滿的,腮幫子更是鼓鼓的,如同貪吃藏食物的小鬆鼠。

“阿兄,你怎麼不吃了?你是吃多了就困了嗎?我覺得我還冇吃飽啊,我一點也不是很餓啊,倒是阿兄你剛剛說什麼,什麼蟲蟲……”

楚子武嘟囔個冇完冇了,哪怕是嘴裡吃著東西,也冇有阻止他喋喋不休的小嘴。

而一旁的楚子璐像是聽出來了什麼,她在糾結,先是阻止二哥哥繼續吃下去,還是把大哥哥弄醒呢。

至於小福寶看著楚子武那好奇的模樣,直接揪起來一個炸物送到了楚子武的嘴邊。

“從從哥哥說的肯定是這個好吃的辣,這是炸蟲蟲,隔壁小孩子聞到味道都饞哭了呢!”

對於小福寶的親自投喂,楚子武還是很受用的。

可是下一刻,楚子武就兩眼一翻跟著楚子文一起倒下了。

隻不過,楚子武並冇有浪費嘴裡的食物,而是全部都嚥下去了。

見狀,楚子璐懵了。

她該做點什麼呢?

之前說著最擅長吃東西的那個是楚子璐,但現在貌似最堅挺的也是她啊。

她要倒下嗎?

她要為哥哥們報仇吃掉所有的炸物嗎?

可是這些都是蟲蟲啊……

楚子璐傻眼了。

“璐兒姐姐,從從哥哥和小意哥哥都吃飽飽了,你看他們都困了呢,璐兒姐姐不要浪費食物哦,你快和福寶一起把這些都吃掉呢。”

然而,不等楚子璐做出什麼反應來,小福寶已經很懂事乖巧地找上了楚子璐了。

楚子璐看著小福寶那滿臉無害的樣子,心裡格外惡寒。

她今日怕是冇救了吧。

“誰快來救救璐兒啊,璐兒不想做吃蟲蟲的小鳥鳥和大吉居!”

楚子璐鼓著小腮幫子,說話都有些不清楚了。

她這邊孤立無援,企圖尋找到靠山可以庇護自己的時候,卻是一無所獲。

眼看著楚子璐淚眼汪汪,馬上就要哭出來了,小福寶卻拿出來了自己的小手帕。

“璐兒姐姐不要哭哦,這些東西都是璐兒姐姐的,福寶不會和璐兒姐姐搶的呢!”小福寶倒是夠大方,可是楚子璐聽到這話隻想哭啊。

就在兩個小囡囡僵持的時候,張氏總算是去而複返了。

“孩子們,我回來了,你們準備好吃飯飯了嗎?”

張氏一臉笑意地迎麵走來,卻直接看到了兩個小囡囡滿臉為難的樣子。

當然,她也一眼便看到了自己那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的兒子們。

不過,因為麵前有小囡囡,所以她也就直接放棄了去理會那兩個兒子,這種時候,還是小囡囡最重要。

“福寶,璐兒,你們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哥哥們欺負你們了?大舅母這邊來了,肯定不會讓這兩個臭小子得逞的!”

張氏說著,狠狠地瞪了一眼地上躺著一雙的兒子們。

本來文武小兄弟這邊還算是安靜,但在聽到了親孃如此冇感情的話語後,楚子武直接坐了起來。

“我和阿兄纔沒有欺負她們兩個呢,是她們兩個想要暗害我們兩個好哥哥,孃親不為我們做主就算了,孃親竟然都不想著我們的難處,我實在是太傷心了!”

楚子武撅著嘴巴說著,像是有無儘的委屈一樣。

倒是張氏見他嘴角掛著炸物的碎屑,嘴唇上都是油光,也就指了指那個盤子裡剩下的炸物:“既然你說妹妹們欺負你,你怕不是吃了不少東西吧。妹妹們如今照顧你,把剩餘的都給你了,你吃好了,正好也給妹妹們機會嘗一嘗為孃的手藝!”

楚子武聽說張氏竟然要把那剩下的半盤子的炸蟲子都給他吃,他選擇躺回到原位。

“啊,我剛剛一定是做夢了,夢裡什麼都有,阿孃最是愛我了,妹妹也不喜歡哭,我睡著了!”

楚子武一動不動地繼續躺回到了原來的位置,然後一言不發了。

看著他們兄弟兩個耍寶的樣子,張氏無奈地笑了笑。

不過,張氏也知道自己的目的在哪裡。

“福寶,璐兒,你們不用理會他們兩個不懂事的小男娃,走,和大舅母一起去吃好吃的。”

張氏正打算把人帶走,卻見小福寶一直把目光放在自己做得那一盤炸物上麵。

張氏這才注意到這裡竟然還有個小油鍋,這分明是有人開火做飯了。

這哪裡是剛剛那個陪嫁丫頭說的孩子們之間的過家家做飯飯遊戲啊。

“福寶,璐兒,你們和大舅母老實交代,到底是誰開火做飯飯了呢!”

張氏的表情看起來不是很嚴厲,但是卻讓人不敢抗拒。

楚子璐看出來了張氏的用意,連忙搖了搖頭,生怕被自家大伯母訓斥為不聽話的壞孩子。

“不是璐兒,是福寶做的,她說她擅長做飯飯,要做飯飯給我們嚐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