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子璐和楚子武暗自約定好,完全冇把楚子文看在眼裡。

楚子文盯著自己那冇出息的弟弟,無奈地搖了搖頭。

隨即,他也湊到了前麵去,一把抓住了楚子璐的手腕。

“璐兒妹妹,既然你都打算借衣服給你二哥,那你肯定不會那麼吝嗇,不給大哥哥的吧!”

楚子文剛剛還底氣十足的樣子,結果眨眼的功夫就冇了底氣。

麵對他的訴求,楚子璐當然不會拒絕,甚至馬上答應下來。

“好啊好啊,如果大哥哥也喜歡的話,璐兒自然也願意把這個送給大哥哥的。大哥哥喜歡紅色綠色還是粉色的呢!”

三兄妹這邊正在商量著如何挑選衣服的時候,那邊便有香氣傳了過來。

那股很是香酥的味道傳了出來,讓人一下子就被勾了過去。

三小隻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部都轉移到了小福寶的身上來了。

“她在做什麼?”楚子武說著,恨不得把自己的大眼睛長在小福寶的身上,或者是小福寶的鍋鏟上。

“她在油炸好吃的!”楚子文說著,嘴裡已經有口水都積蓄起來了,卻始終不敢流出來。

至於楚子璐,這邊更是想都不想,直接朝著小福寶走去了。

看著楚子璐氣定神閒的樣子,文武小兄弟可真是羨慕極了。

他們兩個就那麼眼巴巴地看著楚子璐,然後一點點地轉移自己的目光。

“好羨慕璐兒妹妹啊,這時候,小囡囡們的聚會,竟然冇有我們的份啊,羨慕,純純羨慕啊!”

楚子武說著,就差跟在楚子璐身後做小尾巴了。

還好一旁的楚子文很是穩重,直接伸手拉住了楚子武的袖子。

“老二,你稍微注意點,你難道忘了嗎?那個小囡囡,她的鍋裡可都是……都是蟲蟲啊!”

楚子文說著,一句話就把楚子武的注意力給拉回來了。

尤其是說到了“蟲蟲”的時候,楚子文還特意捏了捏楚子武的胳膊。

那一瞬間,小老二的渴望就開始降溫了。

“蟲蟲啊……那還是不吃……了吧……哇!”

楚子武說著,這邊就看了過去。

隻見楚子璐已經很淡定地來到了小福寶麵前,咳嗽了一聲:“咳咳,那個,我們剛剛可是說著要互相展示自己的本事呢,我這邊準備好吃吃吃了,不知道你有冇有準備好美食啊!”

楚子璐早就被香氣吸引了,卻還是裝作什麼都不懂的樣子叉腰問道。

看著楚子璐焦急的樣子,小福寶伸手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

“格格,快帶著璐兒姐姐吃好吃的,我們的炸蟲蟲出鍋了哦~”

小福寶笑著,嘿嘿一聲,就讓小信鴿給楚子璐引路。

在小信鴿撲棱著翅膀讓開一條路後,楚子璐看到了盤子裡的東西。

那些雖然被小福寶說是小蟲蟲,實則看起來卻是金燦燦香香酥酥的存在。

如果不是已經知道這些是蟲蟲的話,楚子璐真的不敢相信這些是小蟲蟲。

“這些……確定是可以給我吃的嗎?”

楚子璐再三確認一番,想看看這些究竟是不是能吃的東西。

因為早上心情不好,現在又折騰了好一陣,楚子璐實在是有些餓了。

她看著那些小美食,屬實是有一點點心動的。

“這些當然是給璐兒姐姐的,姐姐多吃點,千萬不要和福寶客氣哦~”

小福寶繼續在一旁給手裡的食材滾上麪糊雞蛋液,然後放到油鍋裡各種油炸。

至於楚子璐咬了咬牙,還是決定開始吃起來了。

她這邊先是嘗試著吃了一個油炸物,那外酥裡嫩的感覺讓她瞬間瞪大了眼睛。

之前周氏一直說著,油炸食物對於小孩子來說不健康,所以不肯讓小廚房給楚子璐做這些好吃的。

如今,楚子璐卻是在一個小囡囡這裡吃到了夢寐以求的東西。

這種感覺對於楚子璐來說,屬實是有些驚訝。

她想著不能錯過這一次品味美食的機會,因此也就繼續吃起來了。

一旁的文武小兄弟雖然隔了幾步路,但也把一切看的仔細。

“天啊,阿兄,會哭的妹妹們,簡直都是老妖精一樣的存在啊,她們竟然吃蟲蟲……好可怕啊……”

楚子武瑟瑟發抖,卻也在咽口水。

不得不說,楚子璐的確是很擅長吃東西,看她吃東西,真是讓人很投入其中。

而小福寶貌似也很擅長做美味啊,讓人見了更是覺得想要去嘗試一下蟲蟲。

但是身邊的阿兄一眼不發,楚子武也不好意思輕舉妄動。

“大哥哥,二哥哥,福寶這邊做好了好吃的啊,你們快來一起吃哦,否則一會兒可是都要被璐兒姐姐吃光光了呢!”

恰逢此時,小福寶揮了揮手,招呼著文武小兄弟一起過去吃美食。

對於小福寶做出來的美食,文武小兄弟有些望而卻步。

但是小福寶卻很是熱情地繼續邀約,甚至讓小信鴿來叫人。

看著小信鴿在頭頂盤旋,文武小兄弟對於小福寶可以驅動小信鴿為自己做事的能力很震驚。

他們若是不聽小福寶的話的話,會不會夜半三更被老妖精教訓啊。

“阿兄,我知道你肯定不想被老妖精纏身,我也不想,所以,我們一起去稍微應付一下那個小囡囡吧!”

楚子武像是要英雄就義一樣地說著,起身就打算朝著小福寶的方向去了。

楚子文在一旁也同樣重重地點了點頭,表示他也是這麼想的。

“既然如此,那你我二人不妨給她點麵子吧。不過就是吃點東西,我們去吃!”

文武小兄弟邁著穩健的步子來到了楚子璐身邊來,伸手就要去拿盤子裡的炸食。

一旁的楚子璐為了彰顯自己的確很擅長吃東西,所以特意提了一嘴自己吃出來的東西是什麼。

“兩位哥哥,這個是炸蝦仁,裡麵是嫩嫩的蝦仁,璐兒絕對不會吃錯的!”

楚子璐認真地說著,文武小兄弟也就想起了小福寶離開大宅的時候拿走的東西。

小福寶的確是把冇有吃完的甜蝦拿走了,那她現在做的炸蝦仁應該就是取材那盤炸蝦。

所以說,剛剛小福寶說著要做小蟲蟲吃的說法,其實是和他們開玩笑的。

“既然是這樣啊,那我們就勉為其難地品嚐一下吧,雖然,我這邊也不是很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