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上,或許是為了迎合孩子們的口味,飯桌上的飯菜都是小孩子喜歡的。

尤其是見到了甜蝦後,楚子璐和文武小兄弟幾乎是瞪大了眼睛。

甜蝦的做法本來就適合小孩子,而且在這個季節的新鮮大蝦也不是很便宜。

以往在各家,家裡都有各自的規矩,不允許小孩子吃太多,怕燥熱或者大補過頭。

可是今日,這幾個孩子在楚老夫人這邊,可都是香餑餑,肯定不會在吃食上被限製。

因此,這三兄妹可是絲毫不遮掩眼中的渴望,把那盤甜蝦和旁邊的拔絲地瓜看的死死的。

“祖母院子裡的廚子做飯最是好吃了,那個甜蝦,我要吃十個!”楚子武率先發言,比劃了兩隻小胖手出來。

楚子文雖然冇有楚子武表現得那麼誇張,但也一直盯著桌子上喜歡的飯菜:“我可以吃一大盤子,絕對不浪費。”

兩個哥哥嘰嘰喳喳地分配起桌子上的飯菜了,楚子璐也不甘示弱。

“璐兒最小,是小妹妹,哥哥們要讓著璐兒,那些好吃的,璐兒都要了!”楚子璐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就全部拿下。

三個小孩子吵得冇完冇了,隻有小福寶站在一旁,一動不動,看起來老實又安靜。

周氏也冇想到楚子璐今日會這麼不收斂。

她上前去捏了捏楚子璐的手臂,驚得小囡囡往一旁一靠,不敢繼續張揚了。

倒是周氏站在小福寶的位置上,猜想這個小村姑不說話,那肯定是冇看到飯桌上的內容。

也或許,這個小村姑根本就冇吃過這些好東西。

周氏像是好心一樣,伸手就要去將小福寶抱高高,卻被小福寶靈活躲開了。

“外祖母,還有長輩們先吃,然後哥哥姐姐們吃,福寶不急的~”

小囡囡倒是聽話,先把在場的長輩們排在先,然後把哥哥姐姐們也讓在了前麵。

她乖巧地往後退,討好且小心的姿態,讓人心裡皺巴巴的。

楚老夫人直接就拉住了小福寶的手,把她抱在了自己的腿上。

“福寶和外祖母,一個最小一個最老,各位要尊老愛幼,我們先坐下吃飯了。”

在楚老夫人的支援下,小福寶竟然是第一波坐下吃飯的家裡人。

看著周圍的家裡人都在盯著自己看,小福寶總覺得不是很好意思。

“外祖母,孃親給福寶講過孔融讓梨的故事的,福寶最小,應該尊重哥哥姐姐們的。”小福寶嘴上說著,也打算客氣地從楚老夫人懷裡撤出來。

見小福寶如此懂事,楚老夫人臉上彆提多開心了。

不愧是她寶貝女兒教導出來的女兒,哪怕是年紀小,也從小就打下了好的基礎。

“好好好,我們福寶這麼懂事,外祖母肯定支援你的做法。福寶都已經說了,你們幾個還愣著做什麼?快來吃飯吧!”

在楚老夫人的招呼下,孩子們都坐下了。

見狀,周氏這心裡彆提多厭惡了。

這個小福寶還真是有些手段,還能說出孔融讓梨的典故來,真是有點東西。

隻不過,鄉下來的終究是鄉下來的,嘴上能說不要緊,還得會做纔是真。

“娘,這個甜蝦的原料,可都是江海的朋友弄來的,據說是給皇親國戚食用的,我們能弄到,也全都是江海那邊出力。這東西很不錯的,您快……”

周氏嘴上一個勁兒說著東西是楚江海弄來的,就是為了讓楚老夫人記得楚江海他們這個老二家的好。

而她說話的時候,也一直都在暗示身邊的楚子璐,讓她跟楚老夫人客氣一下。

結果,楚子璐就像是冇聽到一樣,拿了大蝦就往自己嘴裡送。

眼看著,楚子璐把那個最大的就要送到嘴裡了,周氏直接狠狠地撞了她的胳膊一下。

小囡囡冇能吃到夢寐以求的美食,反倒是用甜蝦鉗子把嘴角紮破了。

“啊!好痛!”

變故發生的太快了,楚子璐完全冇意識到,就見到了嘴角見了紅。

小丫頭一直被保護的很好,這一次見了血色,更是哭嚎的冇完冇了。

“啊!出血了!阿孃把璐兒弄壞了!嗚嗚嗚!”小丫頭的聲音很尖銳,直接傳出去老遠。

周氏冇能讓楚子璐在楚老夫人麵前露個臉,反倒是給自己招惹了一大堆的麻煩。

“璐兒,你在這裡亂說些什麼呢?還不是你太心急了,都不讓讓祖母,就在這裡張開大嘴吃,這甜蝦怎麼不紮我們的嘴,偏偏紮你一個!吃吃吃,哭哭哭,你還有什麼用!”

周氏冇好氣地把手帕按在了楚子璐的嘴角,拎著小丫頭的袖子就要回本家去。

楚子璐冇能吃到想要的東西,還把自己給弄傷了,根本就不情願離開。

“璐兒還冇吃蝦,璐兒好餓!”楚子璐依然用渴望的眼神看著那些甜蝦。、

周氏見其他人冇下來檢視情況,心裡彆提多煩躁了。

果然,她們母女若是再不爭取一點什麼的話,怕是早晚要在這個楚家冇什麼地位了。

周氏再看看身邊牽著的幫手如此冇出息,直接又隔著手帕按了按楚子璐嘴上的傷口。

小丫頭被再次弄疼,眼淚劈裡啪啦,卻是在周氏的眼神淫威下,不敢繼續哭鬨出聲。

“璐兒如今都傷了,還是彆吃甜蝦了。你們幾個伺候的冇看到那個甜蝦很危險嗎?趕緊下桌!如果傷到了小主子們,你們可是擔待不起!”

周氏臨走前,心裡想著她們吃不到,彆人也彆吃了。

所以,她以一副關心孩子的虛假模樣,催促著眾人把甜蝦下桌。

“外祖母,福寶扒了一個蝦蝦給您,這個您吃,保證不會紮嘴嘴的!”小福寶恰到好處開口,像是做定了周氏的冤家。

隻見小福寶扒了好幾個蝦仁出來,先是給了楚老夫人一個,然後給了文武兄弟,最後將剩下的那個大的送到了楚子璐手裡。

“福寶幫璐兒姐姐扒蝦仁,這樣,璐兒姐姐就不會痛痛了。姐姐吃哦!”小福寶仰著臉,滿臉陽光地微笑著。

楚子璐猶豫糾結地用手捏著裙襬,不知道是接住給予還是放棄。

“啊呀,怎麼有個蟲子!”周氏卻在此時開口,一下子將那個蝦仁打掉在地。

楚子璐剛想舉起的手就那麼僵在當場,隨即就哭得更凶了。

“蝦仁有蟲……吃不到了!嘴嘴好痛!璐兒的嘴嘴好痛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