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囡囡雖然冇有明麵說出自己的意見來,但也冇有阻止小福寶來家裡做客。

楚江海微微一笑,心裡很得安慰。

雖然,周氏的確是讓人厭倦,好在楚子璐和周氏不是很相似。

“福寶,既然你璐兒姐姐都說了,你明日就來玩,子文和子武也來玩,孩子們多,顯得熱鬨!”楚江海當即做下了決定。

楚子文聞言,冇有言語。

而楚子武在一旁捏了捏下巴:“女孩子們都去玩手工,布娃娃,我們男孩子去玩什麼啊?”

“二叔叔可是弄到了魯班鎖,你們要玩嗎?”楚江海隻一句話,就換得楚子武的歡呼雀躍。

“去去去!明日,子武和哥哥一起去二叔叔家裡!”

而楚江海這邊已經從口袋裡摸到了銀針,直接打算朝著格格身上戳一下。

小信鴿見狀,咕咕一聲“複活”了。

“好了,格格冇事,福寶彆擔心。二舅舅這就讓家裡人給格格加餐補充營養,讓格格一直在福寶身邊做好夥伴。”楚江海對格格的遭遇很愧疚,馬上讓人準備了果仁大餐。

周氏走了,楚江海抱著困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楚子璐也要回到自家院子去了。

小福寶看著眾人全家和樂,都有父母照顧著,她倒是有些小傷感了。

雖然,舅舅們和外祖母都是福寶的親人,可是親人們也不能一直在福寶身邊轉悠啊。

福寶歎了口氣,捏了捏自己胖乎乎的小奶手。

“福寶在想什麼?平蘭給福寶紮小辮子吧!明日,福寶可是要去二爺家裡做客呢,平蘭給福寶弄個好看的髮型吧!”平蘭在一旁對福寶又愛又感謝,憐惜地要給福寶紮小辮子。

福寶聞言,眼前一亮,搗蒜一樣點頭。

“好呀好呀,辛苦平蘭姐姐!”

福寶滿心雀躍地坐在門前,讓平蘭給紮小辮,而格格又撲騰了幾下,開始咕咕起來。

隻是福寶看著格格,總覺得這隻小鳥兒在說其他的事情。

難道,福寶今天積攢到了福氣了嗎?!

當天晚上,楚子文和楚子武就要去楚江海家裡做客一事討論起來了。

“二弟,你該不會是真的要去二叔叔家裡吧?璐兒和小村姑妹妹湊到一起後,她倆哭起來絕對會天崩地裂水倒流的!”

楚子文抱著自己的枕頭,很是認真地和楚子武說著。

聞言,楚子武臉上微微變色,但還是在片刻後咬牙做決定。

“去啊,為什麼不去呢!阿兄難道不想去看看二叔叔弄回來的魯班鎖嗎?據說那個東西超級好玩!還有,二叔叔還弄瞭如意鎖玲瓏鎖,反正都是好玩的,不去白不去啊!”

楚子武貌似對於去楚江海家裡做客一事,誌在必得。

但對於他臉上絲毫不遮掩的自信,楚子文總覺得這位小二弟誌不在此啊。

“子武,我們可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你如今都對阿兄如此藏著掖著了,我怕是冇法和你一起去玩了,我總覺得你要和妹妹們站在一起,不要我這個阿兄了……嗐……”

楚子文說完這話,歎了口氣,直接就擺出了躺平的姿態。

見他這樣,楚子武忙拉著楚子文的胳膊撒嬌。

“阿兄,我坦白,我說實話,我就是想……”

楚子武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一下四周,然後拉過楚子文的胳膊,兩個人如此種種,說了不少的悄悄話。

他這邊說著,楚子文那邊眼睛瞪得溜圓,好似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子武,哎喲,不錯哦!”

而小福寶這邊餵了格格吃了不少好東西後,自己也困了。

不過,她還是強忍住一天的疲憊,跑去了楚老夫人那邊說晚安。

隻是,當小福寶走到門口時,就聽到了屋內有啜泣的聲音。

此時,楚老夫人把身邊伺候的人都屏退了,自己一個人在屋內小聲啜泣。

小福寶聽得清楚,知道外祖母定是在傷心。

小囡囡猶豫再三,還是鼓起勇氣,臉上掛了一個很是燦爛的笑容去敲門。

“外祖母,您在嗎?福寶可以進來嗎?”小囡囡軟聲細語地喊著外祖母,站在門外很有規矩地等待著。

片刻之後,有一個沉重的聲音朝著門口走來了。

“福寶,外祖母的心肝兒,你來了就快進來,外祖母好喜歡你的!”

楚老夫人強忍住悲傷,主動開了門,將小福寶喚了進來。

小福寶剛一進門,就瞧見了楚老夫人的淚眼。

小囡囡知道楚老夫人白日裡為了鎮場子,都是強壯鎮定。

其實,一直抱著生的希望尋找了女兒這麼多年,卻得來了這樣一個結果,不管換作誰,都會很傷心的。

更何況,楚家的內宅好似並冇有外人眼中看起來那麼和諧淡定。

小福寶知道外祖母這些年一定是很苦的,也就忙伸出小手手去給楚老夫人擦眼淚。

“外祖母不要難過了,福寶還在哦,福寶會代替孃親一起照顧好外祖母的,外祖母會長命百歲的!”

小福寶很懂事地說著,把楚老夫人的心溫暖起來了。

“好好好,我的寶貝心肝兒最是心疼外祖母,外祖母一定會長命百歲,等到日後,外祖母還要給福寶帶娃娃呢!”

祖孫兩個抱在一起,一起看星星,唱歌謠。

小福寶最後直接在楚老夫人的房間裡睡了。

第二日,周氏早就在家裡準備好,打算藉著邀請小福寶為由,帶著楚子璐來老宅這邊吃早飯。

畢竟,昨日一事後,周氏知道自己不能太心慌了。

反正,她家寶貝女兒楚子璐可是在楚家長大的千金小姐,不是什麼鄉村小村姑可以比得了的。

隻要有對比,楚家人還是會知道楚子璐纔是家裡的小千金,而那個小福寶註定是個外人。

就算是那個小福寶被留下,以後的日子註定也是學習規矩禮儀,每日忙得不可開交。

而楚子璐隻需要在楚老夫人麵前撒嬌做好孫女,周氏就不愁楚家的好處流不到自己的腰包裡。

昨日,她為了周家那幾個胖墩兒的事情,可是拿了不少的好東西給周家。

今日,她就絕對不能浪費任何一個表現楚子璐的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