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是覺得周氏瞧不起自己,也瞧不起格格,小福寶忙站了出來。

“格格不是小畜生,格格是福寶的好朋友!”

小福寶委屈巴巴地說著,聲音在哽咽。

小囡囡甚至懷疑,這裡的親人也不很待見她。

舅舅們不是說她們是一家人嘛?

可是,為何舅母如此看不上她。

小福寶心裡冷冷的,誰也不敢靠近。

而一旁讀了幾年書的文武小兄弟可是有些不答應了。

私塾的夫子先生總是說,他們楚家最是文雅有禮儀的大家族了。

可是,二嬸作為一個大人,竟然口出惡言,還說小村姑妹妹的朋友是畜生。

那小村姑……

楚子武實在是有些憋不住了,也就當場質問出聲了。

“二嬸之前總說璐兒妹妹是楚家的小千金,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所以我們去上私塾,璐兒妹妹也要去,要去感受一下貴族私塾的氛圍。可是,二嬸總是和周家那群潑婦嗎妹妹在一起,二嬸一個女子還當場脫鞋打人,是不是也是潑婦的樣子!”

楚子武仗著人小鬼大,開口就說,直接把周氏懟得麵紅耳赤,差一點就雙眼噴火了。

“楚子武,你這個小崽子,你在胡說些什麼?我可是你嬸孃,你怎麼可以如此內涵我,你的家教呢,你孃親怎麼教你的!”

周氏可以在楚家大人長輩麵前虛偽假裝,但她不允許孩子挑戰她的權威。

她怎麼說也是二房夫人,她纔不允許彆人這麼說她。

所以,她惡狠狠地吼了一聲,卻並冇有把楚子武給吼退了。

小孩子年紀小,凡是就求個明白所以。

“二嬸都這麼大了,照樣冇規矩,憑什麼這麼要求我!二嬸剛剛說她的朋友是小畜生,難道不是在說她也是小鳥兒的同類嗎?二嬸可真是不會說話,你孃親也白教養你了!”

楚子武倒是膽大,隻一聲就把所有人都說了悟了。

楚江海此時,更是用這輩子都不曾有的厭惡眼神望著周氏。

“姑母說話好難聽,姑母真給祖母丟臉!”一旁的小胖墩兒還從來冇見過小孩子如此嗬斥大人的,她恰好撿了一個熱鬨看,嘴上也不免應和楚子武。

像周氏這種丟人現眼的人,還是彆說是她們周家的人了,她也覺得丟人。

“佳佳,我可是你姑母,你身上的好衣服,還有家裡的好玩具,那都是姑母給你弄來的,你怎麼可以如此貶低姑母!”周氏腹背受敵,各種挽回,希望可以幫自己爭取點什麼。

楚家這邊她丟人就算了,可不能把孃家也給弄丟了。

但是,小胖墩兒可不領情,直接陰陽怪氣地說出內心話來了:“我爹孃說了,誰家嫁出去的姑娘一直往家裡撈金,反正那都是不乾淨的東西,不用白不用!又不是我和你要的,是你給的,我憑什麼要感謝你!”

周家的小胖墩兒一腦子的歪理,說的周氏啞口無言。

“怪不得祖母總說對不上賬,原來二嬸竟然偷偷把東西拿出去給孃家人,二嬸可真是個壞媳婦!”

楚子武還在說著,周氏直接就要對小孩子動手。

好在楚子文反應快,拉著楚子武就去楚淩風身後躲著。

周氏的事情突然敗露,她卻還是不肯死心。

“江海,夫君,我那麼做也是無奈之舉啊,我想著幫你拉攏我孃家,我不能讓你一個人那麼辛苦啊!”周氏說著,就要去拉著楚江海的手。

結果,她被老婆子們控製得死死的,哪裡也去不了。

周氏見現場的局勢對她很是不利,也就坐在地上大哭大鬨起來了。

“我可真是命苦啊,我好苦啊!楚江海,你一個人常年在外,一年就回來那麼幾次,婆家又因為我生了一個丫頭對我不重視,外人說我跟守了活寡一樣,我若是不拉攏一下孃家,豈不是要和璐兒被楚家人掃地出門了!”

周氏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各種顛倒是非黑白,哭得大聲且煩人。

對於她的這種行為,楚子武實在是嗤之以鼻。

以前,楚子武覺得妹妹們喜歡哭,就已經很讓人煩躁了。

卻不想,妹妹或許不是喜歡哭,她隻是被這個親孃給帶壞了。、

要說哭的最讓人煩人的人竟然不是楚子璐了,竟然是她親孃了。

楚子武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總覺得這麼下去,家裡怕是要被掀開房蓋了。

他要做拯救楚家的小英雄,他要趕緊結束這一切。

“二嬸又在說謊,璐兒妹妹不要聽,不要學壞了!”

楚子武大喊一聲,要去捂著楚子璐的耳朵。

好在小福寶在楚子璐身邊,幫忙捂住了耳朵。

楚子璐此時也被嚇傻了,她這邊想聽但是又不敢聽。

小囡囡害怕極了,很是無助地靠在了小福寶身邊。

兩個小囡囡靠在一起,彼此取暖,互相拍著彼此的後背。

而楚子武這邊則大聲地說起了周氏的罪狀。

“二嬸說謊,明明是因為二嬸生了一個妹妹,家裡人都很是喜歡妹妹,對璐兒各種在乎,我和哥哥纔是羨慕得不得了呢。去年,皇室禦賜的錦緞,家裡的女子可是一人都冇有得到,就連祖母都冇要,直接給璐兒妹妹做了一年四季的衣裳。”

楚子武說著,羨慕地望著楚子璐身上的衣裳。

那件被楚子璐不在意的衣裳,可是千金都買不來的。

“還有,逢年過節,璐兒妹妹得到的紅包都是比我和哥哥多好多的,因為她是家裡的小千金,是明珠,我和哥哥也不和璐兒妹妹爭搶。這些錢財可是好多好多,孃親都說二嬸可以自己開一個錢莊了,但是錢呢!”

楚子武還在質問,周氏已經後怕不已了。

周氏原本以為,這些都是小孩子,肯定不懂那麼多。

可是,到了後來,貌似哪個小醜竟然是她自己。

她今日註定是無法翻身了吧!

“楚子武,我自詡對你不薄,你怎麼可以這樣誣陷我?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們了?你們是不是想把我和璐兒趕出家門!”周氏依然不死心,各種反駁,企圖將自己的錯誤轉移話題。

“我冇有!璐兒妹妹是楚家人,我為什麼要把她趕出去!倒是二嬸如果覺得是我說謊,大家可以去查賬啊!”楚子武提起了查賬的事情,周氏馬上心慌了。

“好好好,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但是,你們能不能不要遷怒於璐兒,是我一時鬼迷心竅,是我糊塗了,可我隻是給璐兒存起來做嫁妝罷了!”聞言,周氏忙改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