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子璐說著說著,聲音就更小了。

小福寶看著楚子璐可憐兮兮的模樣,一個冇忍住就撲到了她身邊去了。

小福寶的動作太突然,讓在場所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

就連楚子璐都忘了做動作。

小福寶就這麼給楚子璐抱了一個滿懷,兩個小囡囡緊緊地靠在一起。

小福寶分明看起來比楚子璐還小一圈,但是她的堅定卻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璐兒姐姐不要怕,以後福寶會保護好姐姐的!格格也會保護璐兒姐姐的!”

小福寶說著,那隻不知道飛到了哪裡去了的信鴿倒是回來了。

而且小信鴿貌似很通人性,它好似知道了自己的小主人被欺負了。

就在所有人都懷疑這隻小信鴿如何幫助自己的主人,那周家的小胖墩兒們就叫嚷起來了。

“啊啊啊!蟲子!大蟲子!”

“孃親,孃親救我!”

“我再也不來了!我……”

周家的丫頭們想藉著這個機會逃跑,卻被小福寶阻止了。

“格格,她們欺負璐兒姐姐和福寶,不能讓她們走,要讓她們道歉!”

小鳥兒好像可以聽懂小福寶所說的話,竟然真的飛去堵住了大門。

小鳥兒也不知道帶了多少蟲子回來,就那麼站在門口用爪子勾著蟲子嚇唬周家的丫頭們。

“啊啊啊!阿孃,阿爹,救我!姑母救我!”

周家的小胖墩兒第一個看到了被攔在門外的周氏,大喊著求助。

周氏也把院內剛剛的對話都聽到了,才知道楚子璐心情不好。

但她又不想冇了孃家這個靠山,隻想著去把鳥兒趕走。

“你這煩人的鳥兒給我走開!”

周氏先是呼扇袖子去趕鳥兒,但是卻並冇有得逞。

加上那幾個老婆子也想看熱鬨,冇有把她直接弄回到新宅去,也就給了她機會做點什麼。

周氏無奈之下,當場就把鞋子脫下來,朝著格格扔了過去。

小鳥兒因為在幫福寶攔住小胖子,根本無暇分身去躲避,直接就被砸在了翅膀上。

“咕咕~咕咕~”

格格因為被周氏的鞋子砸到了,整個小鳥兒都穩不住了,直接朝著下麵掉了下去。

因為小鳥兒被砸得疼了,也就冇勾住那幾隻蟲子。

蟲子滴溜溜掉在了小胖墩兒的身上,嚇得小胖墩兒當場兩眼一翻暈死過去了。

眼看著小鳥兒就要摔得半死,小福寶一個健步衝了出去。

奈何,小囡囡腿短,跑得不快,反應也不快,隻能看著格格在眼前落下。

“格格!!!”

小福寶幾乎是撕心裂肺地喊著,嗓子都喊劈了。

在場的孩子們都愣住了,不敢相信福寶竟然那麼愛護她的小鳥兒。

好在楚淩風反應快,直接揮出佩劍,用劍尖接住了小信鴿。

但信鴿貌似被重創,哪怕是被小福寶接到了懷裡,也冇撲騰起來,而是癱在了她的懷裡。

“格格,都是福寶不好,都是福寶不好……”小福寶心疼得直落淚,看的眾人很是心酸。

就連楚子璐也忘了哭,倒是覺得心裡苦滋滋酸溜溜的。

要不是小福寶和小鳥兒要攔住周家表姐們,小鳥兒大概也不會被打得這麼慘。

楚子璐猶豫了一下,還是冇能說服自己去看看小鳥兒的情況。

楚子璐想著,家裡人都這麼不喜歡小福寶的鳥兒,還讓小福寶感受到了危險,她應該就會自己離開了吧。

楚子璐暫時不想著去為難小福寶,但她更希望小福寶知難而退,自己離開楚家。

小福寶無聲地哭著,淚珠一串串地流淌。

楚子文和楚子武兩個小男孩本還在嫌棄妹妹們哭,但他們直接偷看的時候看到了二嬸對小鳥兒做的事情。

這麼看來,那個小乞丐妹妹好可憐啊。

她冇有什麼親人,還被周家的胖墩兒盯上了,最主要的是還被大人欺負了。

在楚子文和楚子武眼裡看來,他們小孩子的事情小孩子之間解決就好了。

為什麼二嬸那個大人要插手,而且還欺負那麼厲害的小鳥兒。

看到這裡,楚子武可是有些不答應了。

他最是喜歡小動物了,尤其是如此用靈氣的小動物。

二嬸這個樣子在他眼裡,就像是那些欺負小動物和小孩子的老妖婆一樣。

哪怕是一家人,他此時也忍不住了。

更何況,文武兩兄弟的孃親可是說了,孃親是最愛他們的人,阿爹若是無暇顧及,孃親也一定會護住他們兩個的。

可是,二嬸這時候都不護著楚子璐,竟然胳膊肘往外拐。

二嬸是個壞孃親,和那個小乞丐在鄉下的小娘一樣壞。

兩個小男孩雖然冇見過方張氏的壞,但總覺得現在卻在二嬸身上看到了那個壞小孃的身影。

咦,這簡直是太可怕了!

“是二嬸,二嬸打了小乞丐的鳥兒!二嬸跟小乞丐鄉下的壞小娘一樣壞,都不護著璐兒妹妹,還欺負保護璐兒妹妹的人和鳥兒!”

楚子武最後還是站出來了,大聲地喊出來了真相。

聞言,楚江海直接奪門而出,狠狠地瞪了一眼周氏。

“周金玉,你這個惡毒的女人,連自己的女兒都不保護,卻在這裡欺負孩子嚇唬孩子,你真是枉為人母!我和你毫無感情可言,今日就和離!來人啊,把這個給周家送去!”

楚江海本想著看在孩子的麵上,再忍一忍。

可是這個周金玉一而二再而三地重新整理他的底線,他忍無可忍了。

今日,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周金玉就對一隻鳥兒動手。

改日,若是大家不在,她是不是還要對孩子們動手啊!

楚江海不能再這樣縱容周金玉了,他要趁早斬斷這段孽緣,確定孩子們是安全的。

日後,就算是他照看楚子璐,也不能再讓女兒被人欺辱。

“夫君,我隻是一時心急,我聽到孩子們哭喊,我還以為是這隻鳥兒嚇唬我們璐兒,我冇有傷害這隻小畜生的想法。”

周金玉還企圖上前去拉著楚江海的袖子求饒,這一次卻是被老婆子們抓緊了。

她麵上卑微,心裡卻恨得要死。

都怪這個後來的小囡囡,都怪這個小掃把星,她今日就冇有順遂的時候。

她可是楚家的二房夫人,她的一切都不能被一個小囡囡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