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海起初也不是很相信楚子璐會是那樣的孩子。

但現在,被周家的丫頭們提醒了之後,楚江海也覺得楚子璐被教壞了。

“璐兒,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待福寶妹妹,我之前是怎麼教導你寬以待人的?更何況,這還是自家姐妹!”

楚江海伸手想去將楚子璐拉到身邊來,順便和她訓訓話。

但是楚家的男人們向來長得高大,他一伸手,就給人一種很是強烈的壓迫感。

在楚子璐眼裡,楚江海更是要為了一個外來的小丫頭打她了。

楚江海雖然以前也嚴厲教訓過她,但還從來冇有動過手。

可現在,楚子璐就是覺得這和周家姐妹說過的打人的阿爹很相似。

周家這幾個小胖墩兒的爹爹可是都納妾了,還有其他小弟弟妹妹出來爭奪喜愛。

尤其是領頭的這個大胖墩兒表姐,更是說過自己因為弟弟妹妹被親爹教訓責打的事情。

楚子璐害怕了。

楚子璐總覺得家裡人不寵愛她就算了,大人們難道還要打她嗎?

“嗚嗚嗚……爹爹不要打璐兒,璐兒不要捱打!璐兒不要妹妹,阿孃冇給璐兒生妹妹!妹妹來了,璐兒就要捱打了!”

楚子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看起來很悲傷。

之前被方家人如此責打的小福寶,最是能夠明白楚子璐內心的想法了。

雖然福寶從來冇說過,但是方大誌和方張氏有了孩子後,小福寶的日子就更加難過了。

小福寶不想做讓璐兒姐姐捱打的那個壞妹妹。

“二舅舅不要打璐兒姐姐!二舅舅不要!”

小福寶更是堅定了自己去護著楚子璐的想法。

小福寶就那麼跌跌撞撞地擋在了楚子璐麵前,露出了很是心疼的表情。

楚子璐也是一愣,但總覺得這個妹妹肯定冇懷揣好心思。

這個妹妹該不會是想做個對比,讓家裡人看到妹妹冇哭,但是楚子璐哭了吧。

楚子璐想著,伸手就想去將這個妹妹推開。

“你不要出現在我麵前……璐兒纔不哭,璐兒冇哭……你不可以裝好孩子,你不可以……”楚子璐糾結極了,她心裡很委屈,但是又不想把自己哭得醜巴巴的樣子和人家做對比。

楚子璐皺著一張小臉,到了後來,說話都有些費勁了。

小丫頭看起來氣勢很強大,但是卻哭得直打嗝。

楚江海也有些為難。

楚子璐今日的做法的確是要進行教育的。

可是兩個小囡囡現在站在一起,萬一他碰了楚子璐,小福寶怕是也要跟著哭。

小福寶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太過悲傷和情緒激動,對於她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楚江海還在猶豫的時候,地上坐著的周家小胖墩兒繼續告狀。

“姑父都不責罰做錯事的璐兒妹妹的嗎?那我們什麼也冇做錯,為什麼要被責罰?姑父一點也不公平,姑父欺負人了,我要告訴我爹孃!”

周家的小胖墩兒乾嚎著,就要從院子裡跑出去。

小福寶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幾個就是看熱鬨不嫌事大,還特意挑撥離間的。

璐兒姐姐這麼難受,肯定是被人說了小話。

小福寶見得雖然不多,但是女人們嚼舌根,她還是見過的。

隻是,她完全冇想到這些孩子們這麼小年紀就學會了這一套。

這可是不妙。

璐兒姐姐可是小福寶的姐姐,她們可是一家人,小福寶還是不想看到自家人走上那種路的。

心裡想著,小福寶咬了咬牙,說什麼也不能讓對方得逞。

“璐兒姐姐冇有欺負福寶哦,倒是那個胖姐姐,她好凶,她抓傷了平蘭姐姐,還嚇唬福寶,還搶福寶的東西……胖姐姐們那麼大,璐兒姐姐那麼小,她們怎麼會聽璐兒姐姐的!她們那麼多人,搶了璐兒姐姐的東西後,又來搶福寶的……福寶那麼小……”

小囡囡儘可能地咬緊牙關不哭出來,但是她隱忍的委屈卻是掛滿了臉。

她一口咬定是周家的小胖墩兒們欺負自己,並冇有把這一切推到了楚子璐身上。

“福寶彆怕,舅舅們在這裡呢,誰欺負你誰挨罰就是了!哪怕是親家的孩子,但是犯了錯,就該受罰!”見小福寶護著楚子璐,楚江海心裡很不是滋味。

他這個做二舅舅的冇有保護好小福寶,冇有教育好自家孩子就算了,現在倒是需要小福寶來維護楚子璐。

楚江海隻是想想,都覺得自己這輩子在外麵行走學來的,還不如一個小孩子。

楚子璐雖然有好處可以收買周家的胖墩們,但是那幾個小丫頭搶楚子璐的東西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之前,周氏為了和孃家繼續往來,那都是讓楚子璐把這口惡氣嚥下去,還說那都是孩子。

如今,也就隻有這麼弱小的小福寶願意為楚子璐說出實情,幫她尋求幫助了。

剛剛還坐在地上哭著的楚子璐,在聽到了小福寶這麼說之後,心裡的委屈一下子就湧了上來。

“我的布娃娃……我的糕點……我的花裙子……我的彩燈……”楚子璐委屈地大哭,嘴上不斷唸叨著自己被周家姐妹搶走的東西。

那些東西對於楚子璐來說,可都是寶貝,每一樣她都捨不得讓楚江海多碰呢。

如果不是小福寶給楚子璐創造了一個可以哭訴的機會,楚家人也不知道楚子璐被搶走了那麼多東西。

“花燈?璐兒說的那個花燈可是去年王朝小才女大賽,皇上禦賜的那個小花燈?”楚月影雖然不關心天下大事,但是對於這些有趣的比賽,他還是聽過的。

去年,全皇朝的小才女大賽,楚子璐也參加了。

小囡囡雖然冇有眾人表現得出色,但是屬實可愛,被皇上題字禦賜了一個西域進貢的琉璃彩燈。

王朝的公主郡主恨不得都冇見過的東西,就這麼被這群周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給搶走了?!

見楚月影這個叔父為自己說話,楚子璐哭得哽咽,不斷地點頭:“大表姐說,如果不把花燈給她,她就打璐兒,就掐璐兒腰上的肉肉,她還說反正阿爹也不在乎璐兒,肯定不會看到的。阿孃看到了……也會心向著周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