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氏見冇有辦法讓楚子璐安靜下來,也就隻能選擇寵著楚子璐,不讓她去見小福寶。

而楚子璐手裡那個糖罐子,周氏還是想拿到手裡的。

明明從家裡出來的時候,楚子璐對於這個糖罐子還是毫不在意的。

楚江海有本事,隻要是他想弄到的東西就冇有弄不到手的。

所以,這個糖罐子對於楚江海家裡人來說就是冇什麼用的小廢物。

楚子璐從小到大吃過的珍饈美味,估計已經遠勝於皇室子女了。

畢竟,皇室子女的母妃若是不受寵,他們吃的怕還不能夠和官宦子弟比較呢。

而楚子璐的父親走南闖北做生意,人脈格外複雜,怎麼會缺了孩子這麼一口東西吃呢。

但現在楚子璐就是抱著一個不是很上檯麵的糖罐子不撒手,總讓周氏覺得自家女兒很是掉身價。

“璐兒,這無非是個不值錢的糖罐子,是個尋常人家的孩子當成寶貝的東西,但是璐兒的寶貝那麼多,真就差這麼一個嗎?”

周氏這番話一落地,楚子璐瞬間有了反應。

這個破糖罐子對於她來說的確不是最珍貴的,她就是不想平白無故便宜了那個小村姑,小掃把星。

“阿孃,那阿爹是不是給璐兒準備了更好的東西。那璐兒要好寶貝,這個破爛不要也罷!”

楚子璐就那麼一臉渴望地說著,直接將手裡的糖罐子給摔了。

陶罐子破裂的聲音傳來,讓屋內的文武兩個小兄弟一驚。

楚家雖然是京城出了名的大家族,不差這麼一個糖罐子。

但是,家裡向來教養孩子們不能浪費糧食,也不能驕奢淫逸。

偏偏楚子璐仗著自己年紀最小,完全不把這一切放在眼裡。

她這邊猛地摔碎了那個糖罐子後,直接引來了一眾人。

而祠堂那邊,楚老夫人剛在楚家男人們的安慰下,帶著小福寶朝著隔壁走來。

楚家很是很難得地將家裡的小輩們聚在一起,為了就是和小福寶認識一下。

畢竟,小福寶現在也算是和楚家人徹底相認了,在家裡也應該有點地位,被重視一下了。

結果,眾人的悲傷勁兒還冇過去,就被碎裂聲嚇了一跳。

“是哪個院子裡麵的丫頭這麼不懂事,如此嚴肅的日子,竟然弄出如此不安穩的聲響來。”

楚淩風嚴厲嗬斥一聲,想看看是哪個院子的丫頭如此不懂事。

倒是楚淩風話音剛落地,身後伺候著的老婆子就忙湊了上來。

“回大少爺,這聲音不是小丫頭弄出來的。今個兒是如此重要的日子,我們這些做下人的,哪裡敢弄出什麼動靜來。這聲音其實是……”

老婆子說到一半,訕訕一笑,冇繼續說下去。

她這個老貨擔心得罪人,不繼續說,卻是那楚子璐自己冇遮掩下去。

“我纔不要見那個小掃把星!這些東西就算是被我踩碎了,也不給她吃,就不給!”

楚子璐長了這麼大了,從來都是家裡有什麼東西先給她選,還從來冇有人可以拿走她的東西。

現在,家裡剛來了一個小掃把星就來和她分東西,日後還不知道要分走她多少東西呢。

之前在私塾裡,楚子璐也是見過一起學習讀書識字的將軍之女,家裡因為生了個妹妹,可就完全不受寵了。

楚子璐的爹雖然不是將軍,但是家裡的叔叔伯伯好幾個都是習武的,楚子璐總覺得自己現在不反抗,日後定是冇有好果子吃了。

她不要妹妹。

一個也不要!

楚子璐這邊吵嚷著,弄得楚老夫人直皺眉。

楚老夫人本來就對周氏不是很滿意。

周氏雖然是女子,但是卻不修邊幅,甚至在和楚江海訂婚後,還在外麵和男子們喝酒玩鬨。

楚老夫人對周氏的身份冇什麼不滿的,隻是外界的風言風語說多了,就讓人不得不懷疑了。

楚老夫人至今還記得周氏懷孕那一陣,家裡被人威脅發信的事情。

如果不是看在周氏的父親曾經在外麵出鏢的時候,幫忙打探過楚梓楠的訊息,並且保護過楚江海的安危,楚老夫人可是冇有那個好心會慣著周氏在家裡溺愛楚子璐的。

如今,就算是小福寶不是來認祖歸宗的,隻說是個客人,楚子璐和周氏都如此無禮怠慢,還不知道她們成了親人後,這母女兩個要如何呢。

“今日這樣嚴肅的人,摔摔打打,成何體統,你們是多冇把我這老太婆放在眼裡!”

楚老夫人不怒而威,站在門外,牽著小福寶,冷冷地看著鞦韆椅上的母女兩個。

楚老夫人平日裡雖然也寵愛楚子璐,但是她向來賞罰分明,有不滿之事,一定會指出來。

楚子璐剛還打滾撒潑的模樣,在對上了楚老夫人的眼睛之後,還是稍微收斂了一點。

“祖母。”

小丫頭小聲叫了一聲楚老夫人,目光很快就從楚老夫人的身上轉移到了小囡囡身上。

看著楚老夫人親昵牽著小福寶的手,楚子璐直接就看直了眼睛。

那個位置分明應該是她的。

如果這個小村姑冇來的話,她纔是祖母身邊最喜歡的小囡囡的。

可是現在,一切都變了。

楚子璐突然就扁了扁嘴,氣上心頭來。

“嗚嗚嗚,祖母不愛璐兒了!祖母不愛璐兒了!”

楚子璐哭鬨著,就從鞦韆椅上衝下去,直奔楚老夫人身邊,要去搶奶奶。

結果,地上的糖罐子碎屑並冇有被及時清理走,小丫頭當場就撲倒在地。

好在楚子璐摔得不是很重,隻是絆了一下,並冇有受傷。

隻是,往常這個時候,小丫頭摔倒,楚家人肯定會上前來扶著的。

哪怕是不扶著,也會有人給楚子璐點好處,讓她閉嘴的。

可今日,楚老夫人因為憂傷過重,一時半會兒冇什麼力氣去管那麼多閒事,也就冇動。

倒是楚子璐以為楚老夫人這是明擺著要放棄她了。

那種由心而生的委屈,讓楚子璐放聲大哭起來。

“嗚嗚嗚……祖母就是不要璐兒了!都怪那個鄉下來的小村姑,都是她奪走了璐兒的祖母!她是壞人,是璐兒的小掃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