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攤販熱情的樣子好像是隻要小福寶不算自己的姻緣,他們如何虧錢都可以。

小福寶這時候也是很想吐槽的,她一個四五歲的小囡囡算什麼姻緣啊。

雖然這時候的女子成婚都早,難不成他們還想給她訂娃娃親,這些人可真是閒出屁了。

再說了,小福寶的家裡人一個個的都冇有著急,怎麼這些外人看起來比家裡人還要焦急啊,他們這樣子讓小福寶總覺得這些人好像是另有所圖。

若是這樣的話,她都不想算這姻緣了。

可是見對方已經如此嫻熟的把東西都拿出來了,小福寶還是決定瞧一瞧。

“那是自然了,福寶家裡麵有很多個厲害的舅舅呢,他們一個個的還都是單身,福寶很著急,想要有一個小舅母多生幾個弟弟妹妹陪福寶一起玩兒,這樣小七也就可以多幾個小夥伴了,不知道這位大師你還能不能算啊!”

如果說小福寶之前說著不給她自己算姻緣,那個算命的就已經很心動了。

如今一聽到小福寶這算姻緣是打算多生幾個弟弟妹妹跟他們一起玩,而且還能夠惠及到七皇子,這些手下一個個也就心動不已,甚至開始對小福寶有所改觀。

他們都覺得這小福寶是個很不錯的小孩子,自家小主子能夠和她做小夥伴,那絕對是有福氣的。

“能算能算,我這麼多年都是靠算命出名的,你也不想想這麵我自稱半仙,還有誰敢和我一較高下,不過就是算個姻緣,那是多簡單的事情啊,我現在就給你算起來!”

算命的直接就伸出手來,那意思大概就是和小福寶要某兩個新人的生辰八字。

但小福寶心裡已經有所打算,壓根兒就不打算拿這東西給眼前人,而是讓眼前人憑空操作起來。

“您可都已經是半仙了,不過就是算個姻緣而已,要生辰八字豈不是太妨礙了!姻緣這種事情又不是天地註定的,隻要兩個人有情有義總歸是能走到一起的,您說我說的有冇有道理!”

小福寶一開口那個算命的當場就懵了,他也算是幫人算這些東西很準的一個人,他還從來冇有見過像小福寶這樣的要求呢。

他好像冇能轉過彎來,而一旁的七皇子貌似一下子就明白了小福寶的說法。

七皇子又開始懷疑了,這真的是一個小孩子能夠想到的辦法嗎?而且還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孩子想到的辦法!

小福寶的想法實在是太過超前了,如果不是七皇子積累了諸多經驗的話,他也不敢相信這回是一個小孩子說出來的話。

見對麵那個手下還冇有反應,七皇子在一旁輕輕的捂住嘴,咳嗽了一聲,給了對方一個提醒。

“我們今天表麵上說著是來算姻緣,實則是打算讓你給稍微證明一下某兩個人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根本不需要旁人來幫忙算出合不合適。如果一切都要靠算命來說的話,那我們活不活這豈不也是你們一句話的事情了!”

七皇子現在在一旁已經成為了小福寶的專業翻譯,可以完全讀懂小福寶心裡的想法。

他這邊解釋了一番之後,那個算命的好像也懂了這兩個小孩子的說法。

“我明白了,你二位是什麼意思了?既然如此的話,不知道你二位想讓我算的是哪一個,讓我仔細看一眼,畢竟我也是見了很多人的,若是他們兩個真不合適,這姻緣我也冇有辦法幫你們算!”

算命的還是有一點自己的原則,並冇有一口應下來小福寶的要求。

小福寶也冇那麼遮遮掩掩的,而是大大方方的指了指遠處的年輕人們。

隻看了一眼,那個算命的就嘖嘖嘖起來,好像看到了什麼讓他這老人家有些受不了的畫麵。

“那兩位原來還冇有成婚在一起嗎?我瞧見他們二人的樣子,還以為他們已經膩膩歪歪恩愛,準備生一屋子的孩子了,卻不想竟然還冇有成婚,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呀!”

連一個外人都能夠看出來,楚寒雨和端陽小郡主之間絕對是有感情的,偏偏這樣的人自己卻不承認,讓人屬實也是有一些無奈。

而這算命的在見到了那二人的情況之後,也直接答應下來,打算幫小福寶好好的給這二人算一下。

“無非就是一點小事而已,且看我給這兩位有緣人好好的算一算讓他們知道彼此在彼此心目中的重要性。”

算命人這邊伸手就打算寫出來自己所算的內容,小福寶卻突然按住了那人的手,然後將一個小元寶放在了桌子上麵,順便對眼前的人眨了眨眼睛,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這位大師也已經看出來了,他們兩個像是有緣人,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我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大師一定要把他們二人寫的毫無緣分可言,並且說著會馬上遇到心愛之人,讓他們兩個也感受一下緊張擔憂是什麼滋味!”

小福寶的確不是一般的小孩子,她隻是一開口,七皇子在一旁就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而眾人見到自家小主子又笑了,彆提心裡有激動了,就差上前去把小福寶給抱在懷裡,好好的感謝一下這位小小姐了。

“原來是這個樣啊,小小姐的確很有遠見,是我剛剛想的太少了,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幫小小姐好好的寫一下,隻是不知道小小姐要不要隨意花錢雇傭一個有緣人幫忙撮合撮合這二位啊!”

這個手下還真是大膽開口又提到了要錢的事情,他是真以為七皇子要破產窮死了吧,竟然把賺錢的主意都打到了小福寶的身上來。

七皇子在一旁看著,直接把那個小元寶給收了回來,扔了幾文錢在桌子上麵。

“原本這也不是什麼大事,絲毫冇有浪費這位大師的體力,若你不願意做這門生意的話,我們換個人也就是了,你剛剛還說這有緣人不收錢的,怎麼現在就獅子大開口了,你當真以為我們不敢和你好好算賬!”

七皇子都已經說狠話了,手下們哪敢還愛在自家小主子麵前張牙舞爪啊。

他們一個個都變得柔聲細語的,像是順毛的小貓咪一樣。

“我們說了咱們是有緣人,算命不要錢的,這錢我收了就當做是幫二位雇傭一個有緣人幫忙撮合新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