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皇子麵上看起來毫無反應,實則已經咬牙切齒了,但是他這反應在他的這群手下的眼裡,看來可是有一些不大對勁了。

他們家小主子和這個小福寶的關係不是特彆好嗎?什麼時候竟然因為這麼一點點小風鈴而產生矛盾了!

難不成是小主子最近和小福寶在一起玩的時間太久了,所以被花了很多錢,因此現在變得窮了?!

如果要是這個樣子的話,那他們剛剛的做法是不是太過分了?

本來小主子就已經如此貧窮了,他們竟然還這麼大方的花小主子的錢,這對於小主子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那他們應該做點什麼來緩和一下小主子的貧窮呢?!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麵麵相覷,心裡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但是卻不敢輕易的實行,生怕丟了小主子的臉。

結果眾人的隱忍也不過是片刻之間的事情,因為片刻之後,她們就發現那幾個孩子已經朝著祈福的方向去了。

而在那中間的廣場上會有很多活動的,他們心裡一橫咬了咬牙,換了一身衣服就朝著廣場那邊走去了。

至於小孩子們來到了祈福大堂之後,紛紛找到了自己想要去祈福抽簽的攤位。

其他小孩子雖然不怎麼來做這種事情,但看起來對這一切也已經是輕車熟路了,隻有小福寶看起來對這一切格外生疏。

她平日裡麵連鄉下的那個破院子都出不了,彆說是可以出來欺負抽簽了。

小福寶每每有什麼想法就會雙手合十在孃親的身邊,希望天神仙女可以多多庇佑她們母女二人。

可是有些時候天神好像也不大好使,比如小福寶就失去了自己的孃親,孃親生病的時候那麼難受,小福寶各種祈福也冇能夠挽留住孃親的生命。

所以如今當小寶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其實是有一些冷漠在身上的。

但又看著哥哥姐姐們如此認真,她也不好打斷大家的積極性,隻能隱忍著把這一切都往肚子裡麵咽。

而一旁的七皇子和小福寶的反應差不多,兩個小孩子對於這一係列祈福活動看起來都無動於衷,甚至是站在一旁玩起了小風鈴。

那風鈴在一旁滴滴嗒嗒的響著,聲音很好聽,但也很快吸引了廣場上站著的剛剛去而複返的那群人。

看到自家小主子和小福寶在分享一個小風鈴,那群人心裡還是有一些心疼自家小主子的,所以不知道又從哪裡摸出來了另外一個風鈴送了過來。

“可算是找到了幾位小客官了,剛剛有人來推了一個風鈴,說是不喜歡了,我們想著還欠您幾位一個風鈴,所以特意就送了過來,您二位可以一人玩一個了,不用再一起分享了!”

那個小攤販看起來很認真,不過他身上這衣服換得到也是很迅速,小福寶瞧他那個樣子,覺得這人一會兒可能還要表演一個什麼節目。

因此把風鈴拿到了手裡之後,小福寶的目光一直冇有從那人身上挪開,而是一直盯著那個人。

原本那人還想不動聲色的隱藏到人群之中去,但他冇有想到小福寶會一直盯著他,讓他毫無動手的機會可言。

之前眾人一直都認為自家小主子如此聰明,找到的朋友肯定也都是那種聰明伶俐,讓人不敢輕易靠近的小才子小才女。

他們現在已經對之前對小福寶的貶低和瞧不起而道歉了,因為他們已經清楚的感受到小福寶不是一般的小孩子了。

就拿現在來說,他們連一個小孩子的目光都害怕,還真是給自家小主子丟臉啊。

不過這些人畢竟是在江湖中混的,所以一個個的自我調節能力還是很強的。

看著小福寶如此睿智的盯著他們,他們反倒不覺得丟人,還覺得很是榮幸。

畢竟小福寶是他們家小主子看上的好朋友,小夥伴那自然和他們小主子的性格很相似了。

他們能夠在小主子以及這個小夥伴的眼皮底子底下如此輕易自如的活動著賣東西,那就已經是一種成功了。

他們並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一些拉垮,反倒是覺得很是順暢。

“兩位小主子可不要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們啊,有什麼問題你們兩個自己解決,我這邊還要去乾點其他營生賺錢養家呢,就不和您二位在這邊說話了,我先走了!”

那個小商販一轉身就消失在了兩個人的中間,直接朝著大廣場中間的人群之中湧了進去。

而他這邊一走,小福寶手裡也多了一個風鈴,便跟著七皇子一起搖晃起來了。

兩個小孩子這邊玩的正高興,小福寶卻突然喃喃自語。

“小七,你剛剛有冇有聽到他說些什麼?他竟然叫我們兩個是小主子,難不成他是誰家的小奴才嗎?冇有想到現在大戶人家的小奴才都要出來賺錢了,那這個大戶人家究竟窮成了什麼樣子呢?!”

七皇子這邊本來玩的還挺放鬆,結果被小福寶這一句話說的直接緊張起來了,而那躲藏在左右的人聽到了這話之後,恨不得把剛剛來送風鈴的那人給掐死在路上。

“咱們家小主子本來看起來就已經夠可憐的了,現在不知道有多窮了,結果他最好的小夥伴還這樣說他,我現在幾乎都能夠感受到小主子心裡麵的絕望!”

其中一個手下歎了一口氣說道,好像對自家小主子很心疼,但一旁的另一個手下去拿出自己懷裡藏著的小算盤扒拉了一番,並不苟同這個同伴所說的話。

“不對啊!你這話不對啊!根據我的瞭解,我現在手裡麵所管轄的小主子的那些商鋪可冇有一個是虧了錢的,那可都是賺了錢的!你這話說的好像咱們小主子已經破產了一樣,小心小主子把你這個月的報酬全部都扣光了!”

“不不不,咱們小主子這麼有錢,怎麼可能會差我這兩個錢呢?我剛剛就是說著玩兒的,就是說著玩兒的,那是無心之舉,小主子知道了肯定不會怪我的!”

看著孩子們相處的如此順暢和諧,大人們在一旁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而事後冇有多長時間,孩子們就全部進到大堂裡麵去抽簽算卦了,如今派上用場的也就是在大堂裡麵的那些個屬下了。

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之後,手下們差一點就衝到一起去,把七皇子給圍在中間噓寒問暖了。

但是小福寶的目光看起來那麼睿智,讓手下們也不敢輕易造次。

“這位小小姐,我看你麵容和善和我是個有緣人,要不要在我這裡算一卦?我這裡可以算姻緣壽數財運官運,你想要哪個,我都可以給你算一算!”

對於身邊的人主動伸出了橄欖枝,小福寶這邊也就頓下了腳步,仔仔細細打量了一排掛著的那個紅旗。

紅旗上麵寫著的的確是算命,但是這人未免太有意思了吧,小福寶不過就是個小女娃,她算什麼姻緣啊。

就在七皇子對著那人暗暗的擠眉弄眼的時候,小福寶竟然發話了。

她要算——姻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