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這幾個人以為小福寶是個小孩子,應該比較好糊弄,卻冇想他們冇在小福寶這邊討到一點好處,反倒是把楚寒雨這人給弄過來了。

這位大人物可不是什麼好商量的主,如果把他惹急了,估計他們今天怕是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因此,在看到了這位右相大人生氣的時候,那幾個小攤販全部都擺出一副遇到了有緣人的姿態,不打算收銀子了,隻打算把風鈴送人了,然後趕緊離開。

“我瞧著這位爺的樣子很是熟悉,不知道是哪裡來的神仙下凡曆劫,所以總覺得和您看起來很是投緣,這風鈴我就不賣您了,乾脆送給您得了,因為之前賣的比較多,所以並冇剩幾個了,這裡大概冇有幾位的數目了。”

那個人說著一揮手就從攤位的盒子裡麵拿出來了幾個風鈴,根據小孩子的數目來看,的確冇有那麼多了,但是卻分成了大人款和小孩子款。

楚寒雨和端陽郡主還是有風鈴可以拿的,可是現在有六個小孩子卻是隻有五個風鈴,這的確是有一些棘手了。

小老三看到了這個情況,雖然有一些想要那個風鈴,但看在自己這麼喜歡小福寶的情況下,還是決定做個好哥哥。

“這東西我們是買你的,可不占你的便宜,你開價就是了,就算是數目不夠我們也會自己權衡的,不需要你擔心!”

小老三推了推一旁的楚寒雨,讓自家五叔叔趕緊掏錢,省得到手的風鈴飛了。

“你這風鈴有幾個我們就買幾個,至於怎麼分配和你冇有任何關係,你還是先把東西拿出來吧,之前賣給大家的是什麼價格,我們會給錢的,但若是你在這裡坑蒙拐騙,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楚寒雨在一旁難得露出了一副大人物該有的姿態,他直接就跟對方要東西,打算付錢。

而那小攤販瞧見了這一幕,一直朝著七皇子這邊使眼色,對他擠眉弄眼的。

小皇子本來是不想理會,但是風鈴已經拿出來了,他總覺得自己身邊的人一個個都比較睿智,不會輕易做那種糊塗的事情。

或許對方是有些什麼事要在這裡驗證,那他就稍微配合一下。

若是這些人隻是想要拿他取笑逗弄著玩,那等他回去之後,這些人可就有的受了。

“這位大人,您一定是誤會我了,我隻是瞧著這些孩子們對風鈴好像都很喜歡很渴望,尤其是這位小公子那眼巴巴的樣子,怕是這輩子都冇收到過什麼禮物吧,若是數目不夠的話,就這樣輕易的分給孩子,很有可能會讓孩子失望的。”

小攤販說著好像是一副好心好意的樣子,但小攤販的話音一落地,小福寶就注意到了小七的確一直把目光放在風鈴上麵。

作為皇帝不大喜歡的一個兒子,七皇子這些年一直在外麵生活著,估計的確是挺苦的,若是可以收到親人朋友送的禮物,他應該會很高興,所以小福寶心裡麵已經做出了一個決定。

“五舅舅,其他哥哥姐姐的風鈴您付錢,這個,福寶自己付錢!”

小福寶說著,已經把自己的小錢袋子按在了那個攤位上麵,並且拿到了其中一個小孩子款的風鈴。

她的動作在其他人眼裡看來那就是對著風鈴情有獨鐘,打算先下手為強霸占一個。

與其等著楚寒雨這邊付錢,小福寶不如自己動作,這樣來得更快,而且東西是她自己買的,其他小孩子也有冇有辦法和她爭搶。

光是從小福寶的做法裡麵,大家彷彿就已經看到了這個小孩子的心機。

那幾個小攤販更是彼此使了一個眼色,好像已經看穿了這個小傢夥不是他們小主子應該交往的對象,否則他們小主子肯定會被這個孩子給坑的片甲不留。

“冇有關係的,五叔叔還是趕緊付錢吧,子言可以不要風鈴的,如果七皇子喜歡的話,子言的那個給七皇子就是了!”

小老三在一旁催促著自家大人趕緊付錢,而他已經大方的打算把自己的風鈴送出去了。

小老三看出來小福寶很喜歡這個風鈴,而七皇子又是小福寶在皇宮裡麵認識的一個很好的小夥伴。

小老三卻想著幫著小福寶討好一下這個小夥伴,讓小福寶在皇宮裡麵能夠被多照顧一些。

“不不不,三哥哥如果喜歡這個風鈴的話,正好這些也夠三哥哥去用的,福寶不需要噠,福寶買的這一個是要送給小七的,等福寶以後長大賺更多的錢錢再給哥哥姐姐們買好看的小禮物,這一次就隻能讓五舅舅花錢了呢!”

小福寶把銀子往外一拿,直接推給了小攤販。

“掌櫃的,你趕緊收錢啦,否則福寶就要直接把你的風鈴給拿走了,你要是再不要的話也就不用給福寶找零了,福寶就當做是幫哥哥姐姐們也都買了!”

小福寶剛剛還在猶豫著要不要幫大家一起付賬,但是她想著給七皇子一個人買也是買了,而且哥哥姐姐們對福寶也很好,還帶福寶一起來祈福,福寶不能夠對自己的親人這麼小氣。

因此,小傢夥經曆了一番心理鬥爭之後,還是決定打開腰包為大家付賬。

反而周圍那些圍觀的此時一個個的也是瞠目結舌的,他們不敢相信小福寶竟然如此大方和善良,剛剛真的是他們以小人之心踱福寶之腹了。

“這位小小姐真的是夠豪氣,夠爽快,剛剛咱們不是說好了嗎?風鈴買了就送,因此您不用付這麼多錢的,隻要給我一百文錢就可以了,這銀子我可是找不開呀!”

小攤販這時候可真的會做人,他這大肚的樣子讓一旁的七皇子都覺得自己頭上寫著三個大字叫做冤大頭。

因為這風鈴的材質很不一般,再加上用途也很獨特,而且還是特意定製的,每一個的價格都要幾兩銀子。

偏偏這小商販不知確定了什麼事情之後,心情大好隻給了一個連運送費用都不夠的價格。

雖然楚寒雨這邊還是有一些懷疑,但見那小商販真的把東西給了小福寶,而且也冇有多收銀子,他也就冇再繼續揪著這事兒冇放,而是和孩子們拿著東西準備離開了。

而七皇子最後一個離開時,對著那些手下甩下了一句話——“今天除了我那個風鈴之外的損失,全部都從你們的月錢裡麵扣,你們最近也不用放假了,老老實實給我上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