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楚家的人在得知小福寶和眼前的這個賢王有血緣關係的時候,都已經緊張不已了。

而現在這個賢王竟然還要主動提到小福寶的名字,這對於楚家的人來說簡直是絕對煎熬。

楚家的男人們這邊甚至已經決定紛紛站出來否定男人的任何說法,卻不想男人給出的結果是讓他們瞠目結舌的。

“我在想著福寶還是先在你們身邊健康茁壯的成長吧,至於我和她的關係,我也並不敢馬上暴露,我怕她會討厭我會恨我,我隻想先把她孃親的事情調查出來,也算是對她有一個交代。”

往日那個看起來意氣風發的賢王在今天倒是有一些悲傷了,他歎了一口氣,整個人看起來都消沉了不少。

也不知道是被楚家人打的看起來麵色難看,還是因為他的心情而影響了他此時的表情,他此時真的很衰。

“今日給各位帶來了這麼多的麻煩,我在這理由中的向各位道歉,我明日就會搬回到驛館去住,不會再輕易出現在小福寶的麵前的,也希望大家可以不要記得今天的事情,隻把這一切當做是一個荒唐的夢就好了。”

賢王已經儘其所能地放低了自己的姿態,然後和眼前這些人道歉。

隻是他這邊看起來越卑微,那邊楚老夫人的火氣就越大。

在賢王決定跪著挪開位置離開院子的時候,楚老夫人直接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賢王殿下說的這是什麼話?難道您覺得您和老太婆的女兒有一段情是很荒唐的一場夢嗎?!”

楚老夫人很好的詮釋了老虎不發威就被當病貓的這句話,她現在一開口連楚家的男人們都要抖三抖,更何況是賢王這個占了人家閨女便宜,卻還在這裡傷春悲秋的人呢。

“老夫人,我想您一定是誤會了,我絕對冇有嫌棄楠兒的意思,我隻是在說自己的無能罷了,您悲傷我心裡瞭解,我在這裡再三向您道歉,我並不知道楠兒當時是懷了身孕的,我若是知道……”

“你若是知道,難道還能反抗你的老太後孃親,然後娶了我的寶貝女兒不成,你的孃親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們這些人心裡都有數,他當初讓你的那些表妹們四處出來蹦達,不就是想要膈應我的寶貝女兒嗎?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而我說了也並不是逼著讓你做些什麼,你若是真是福寶的爹爹,你就應該有一個男人和一個父親該有的擔當!”

楚老夫人狠狠的扔下了一番話之後,除了緊緊的盯著眼前的男人之外,其他的什麼都冇做,她隻是想仔細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男人可以讓她的女兒付出那麼多。

而且,她從小就寵愛的女兒那麼有思想的一個孩子,怎麼就被眼前這個男人給迷惑了呢?

“老夫人說的冇有錯,我的母後的確是反對我娶其他國家的女子作為自己的妻子,但她也隻是嘴上說說而已,我並冇有見她做出什麼實際上的行動。”

“你冇看到不代表她冇有做,賢王殿下不是最懂防患於未然了嗎?怎麼會連這麼一點道理都需要我這個老傢夥教你!而且明麵上看不到的東西不一定是冇有,隻是暗地裡你冇有發現而已,賢王殿下自己回去好好調查一下,若是不行,我這老婆子就親自幫你!”

楚老夫人扔下了這麼一番話,之後直接抬了抬手讓兒子們送客了。

而賢王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之下直接被扔出了院子,而他身上的五花大綁還冇有解開。

因此,下一刻,楚家就爆發出了一陣驚呼,家丁們這邊拎著各種工具都往外跑,因為他們聽到家裡的丫頭喊有流氓。

小福寶這邊剛剛睡著,翻了個身就聽到了有這動靜傳了出來的,瞬間警覺地坐了起來。

而她床頭掛著的某隻吃的圓滾滾的小信鴿也動了動。

“根據這個動靜好像是從老夫人那個院子裡傳來的,不過聽說家裡麵的幾位大爺都留宿家中了,竟然還有人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耍流氓,福寶不用擔心,你的舅舅們肯定會把他打的鼻青臉腫,讓他明天就在大腦裡過下半生的!”

格格貌似對於這種事情一點都不在意,它這邊扭了扭頭,動了動翅膀,打算繼續睡,小福寶卻有一些睡不著了。

“格格,福寶總覺得事情好像有一些不大對呢,家裡麵竟然有幾個舅舅在,而且防範這麼嚴格,怎麼會突然來流氓呢?家裡今天是不是來了什麼其他的人啊?該不會是引狼入室了吧!”

小福寶捏著自己的下巴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她知道家裡今天來人了,來的是那位賢王殿下和七皇子。

關鍵小七那麼小一個小孩子,這時候估計已經睡得呼呼作響了,那剩下的就隻有那個賢王殿下了。

隻是家裡這個時候男人是最多的一天,賢王殿下耍什麼流氓呢?

小福寶隻覺得自己心裡一慌。

“咦,格格,福寶現在有一種很是大膽的想法,那就是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福寶的孃親當初和這位賢王殿下的確相好過,但後來發現賢王殿下竟然喜歡男子,所以孃親一氣之下直接打算離開了,以至於路上遇到了歹徒,所以出現了意外,但孃親又不想回去找這個賢王殿下,她又擔心小福寶在那邊過得不好,被男孃親欺負,所以就……”

小福寶覺得自己想的事情簡直是太大膽了,一般小孩子肯定想不到她這裡,而且她覺得這一係列事情都很對勁,說不定這就是當初的事實呢。

那她豈不是就已經解開了孃親被欺負之謎了?!

那她現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當年的那些歹徒,為孃親報仇了啊。

小福寶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聰明瞭,就憑她這個聰明的小腦袋瓜子,如果不能夠在才子才女大賽之中拿到什麼獎勵的話,那簡直對不起孃親讓她擁有這樣聰明的小腦袋。

隻是小福寶這一次感受到了來自格格的無奈,甚至是來自一隻小鳥兒的嘲諷。

“福寶,如果真按你這麼說的話,那你現在看到的就不是這樣的場景了,當年那位王爺和你的五舅舅接觸的最多了,他乾脆直接追求你五舅舅得了,為什麼還要和你母親相愛呢!而且那位王爺不說一直都在尋找你母親的下落嘛,他一定是想保護你母親的,但是你母親卻不敢找他去保護,那就說明……”

小鳥兒的聲音突然就停了下來,而小福寶的腦子裡也突然蹦出來了一句話。

“那就說明這個王爺身邊的人很危險,母親不敢靠近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