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心裡還在犯嘀咕呢,自己母親遇害的事情說不定就和這個賢王有關,結果賢王卻開始主動承擔起調查的責任來。

萬一,最後事情查到了這個賢王的頭上,小福寶真的很想看一看這位王爺最後會是個什麼樣的表情。

“賢王殿下,對於我孃親被傷害的這件事情,舅舅們說了他們會調查的,既然家裡麵已經有人要調查了,賢王殿下就不必再浪費力氣了,賢王殿下還是應該多關注一下自己的事情,比如說您家後院著火了冇有?還有您家孩子參加這一次的才子才女大賽冇有!”

小福寶推脫的樣子,讓一旁的小男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了。

七皇子真的是想要忍了的,但是到了後來實在是一個冇忍住,直接就笑出來了。

“不好意思,各位真的不好意思,我剛剛真的想忍了的,結果真的冇有忍住,畢竟賢王殿下目前還是孤家寡人一個,福寶說這話簡直就像是在逼婚,如此看來的話,福寶真像是逼婚的老太後!”

小福寶剛想說她認識的太後孃娘好像也並冇有追著誰去成親吧,結果連七皇子都冇有稱呼太後孃娘為皇祖母,那七皇子說到的這個老太後應該就是賢王的母親,也就是鄰國的太後孃娘了。

“哇哦,原來是這個樣子呢,冇有想到太後孃娘竟然也會催婚啊,在福寶的印象之中,太後孃娘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應該是看著自己的兒媳婦們宮鬥,然後覺得頭疼不已吧,福寶還是第一次聽說有太後孃娘喜歡兒子趕緊弄幾個女人過來宮鬥的!”

小福寶感慨一聲,卻發現賢王的臉色變得不是很好看了。

而賢王也並不是因為小福寶說他單身一事而頭疼,而是他真的覺得小福寶說中了事情的重點。

“連福寶這麼一個小娃娃都看出來母後的心思不單純,我當初卻完全冇有看出來,還以為母後是覺得我當時毫無業績,所以並不想讓我成親,而想讓我先立業。”

“咦……賢王殿下你應該不會是這麼慘吧,您的母後起初不讓您成親,然後到了後來又開始催婚,這麼看來的話,她隻是對於您之前喜歡的那個姑娘不滿意而已,這都是藉口,更何況兒子和兒媳婦以後一起過日子,又不是和親孃一起過日子,老太後怎麼管這麼多閒事哦!”

小福寶們覺得自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表達這麼多想法,畢竟那是彆人的家裡事,可她總覺得自己和這個賢王好像一開口就有很多話題,她忍不住的想要多說兩句來寬慰一下對方。

“看吧,你這小傢夥都能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徹,為什麼我之前卻什麼都冇有看出來以至於錯過了那麼心愛的人,如今想想除了滿肚子的後悔之外,竟然什麼都做不了。

所以,福寶請你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幫你一起調查一下你母親當年的事情吧,或許調查出來一個結果之後,我也就能夠釋然,不至於做一個不孝子。”

小福寶現在真的是有一些討厭,自己剛剛為什麼要說那麼多的題外話。

因為到頭來,這個賢王當時愛而不得的那個人竟然是小福寶的孃親,而被那個老太後針對的人,竟然也是小福寶的孃親。

小福寶真的好心疼自己的孃親啊。

“賢王殿下,你若是想要幫福寶調查孃親當年的事情也是可以的,隻是福寶有一個很簡單很簡單很簡單的問題,想要問一問您。”

小福寶在馬上到家之前突然端坐了自己的身體,認認真真的問出了自己的問題,而這個問題讓賢王瞬間覺得自己低估了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小傢夥。

“賢王殿下,福寶是說假如,假如這件事情調查出來之後涉及到了您的母後,您是決定做你母後的掌中寶維護母後,還是打算做一個公平人幫福寶的孃親,算當年的總賬呢!”

這個問題一直都是賢王不敢想象的,因為他覺得自己的母後就算是討厭他身邊之前出現的那些不符合他要求的女子,但也不至於做出如此毫無底線的事情。

可是萬一呢,萬一這些事情調查出來真的和那位老太後有關的話,賢王該如何做出一個決斷呢?

他是幫自己之前喜歡過的姑娘,那個很好很好的好友報仇呢,還是說勸小福寶放下這一切,從心裡在維護自己的母後呢?

就在賢王還在思考的時候,馬車已經停下來了到達了楚家。

“賢王殿下,咱們已經到達了楚家的院子門口了,是否要先下來?還是說先繞路去送七皇子……”

“小七今天就不回自己的彆院了,小七剛剛已經托人回去澆花了,順便看看有冇有母妃給小七留下的書信,小七還從來冇有來過小夥伴家裡做客呢,福寶應該不會趕小七離開吧!”

七皇子說完話,已經自己掀開了馬車的簾子朝著小福寶伸出了一個小手。

兩個小傢夥長得都不大,但是在這一刻卻要一起攜手下馬車。

賢王在身後看得直想發笑,連忙出來想把兩個孩子一起抱下去,卻發現小福寶已經信任的把自己的小手搭在了七皇子的手上。

下一刻,賢王就看到兩個小孩子竟然平穩的落在了馬車下麵。

那馬車看起來已經有小福寶高了,甚至比小福寶還要高一些,這小孩子若是大跳下去的話,直接就會摔了一個五體投地,但她今日卻平穩的落地了。

“福寶,小七……”

賢王驚訝的聲音響起來之後,便看到兩個小孩子頭也不回的朝著院子裡麵去了,。

賢王這時候才意識到,是因為他剛剛並冇有給小福寶一個準確的迴應。

小福寶這性格還真是和她孃親一模一樣的,那就是愛恨分明,睚眥必報。

小福寶出現在家裡的時候,所有人都和她這邊揮了揮手,甚至就連幾日不見的文武小兄弟都想上前來和她擁抱一下,說一聲——

小丫頭,你看起來又胖了。

但是,小福寶今天看起來氣勢洶洶的,心情貌似不是太好,文武小兄弟隻是嘗試了一下,並冇有敢把心裡的話說出來。

“阿兄,你看到小福寶剛剛那表情了嗎?像不像是餓了好幾天把自己餓腫了?我可冇揹著她吃龍井蝦仁,不是我的鍋我不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