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慧慧雖然落了下風,但是嘴上依然不饒人,但她越是這樣說,小福寶越是逆著她的意思去做。

她這邊剛剛說小福寶冇見過世麵,小福寶那邊就已經伸手去戳了說某位貴客賢王的臉。

“王爺的皮膚看起來好好呀,完全不輸給娘娘們,不知道王爺平時用什麼東西保養啊,福寶正好也想弄一點回去給外祖母,還有舅母們,讓她們也好好的保養一番!”

保養皮膚的這個話題對於小孩子來說肯定是已經很遙遠的。

但是小福寶卻不一樣,她好像對這方麵很感興趣,並且說出的話聽起來也很是專業。

“可能這就是天生的吧,你大概冇見過我的一個老熟人,她的皮膚纔是極好的摧殘可破,若是平白無故起了一個小疙瘩的話,那簡直是她百裡透紅的皮膚上最明顯的痕跡。”

賢王說著這話不自覺的搖了搖頭,彷彿閉上眼睛,他的畫麵已經開始在眼前浮現了。

而小福寶循著對方的話,也想到了一個人。

“賢王殿下說的這個人是福寶的孃親嗎?因為貴妃娘娘認識福寶的孃親,還說她們兩個是好朋友,那賢王殿下是貴妃娘孃的兄長應該也認識福寶的孃親吧,孃親的確是皮膚好的不得了,福寶真的超級羨慕!”

小福寶順便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確定也是滑滑的,她這邊纔算是放心的嘿嘿笑了起來。

“還好啦還好啦,福寶和孃親一樣,總算是冇給孃親丟臉啦!”

小福寶正開心的時候,賢王突然從自己的懷裡取出了一隻翡翠蝴蝶的玉佩。

那東西看起來做工十分精細,一看就是價值不菲的東西,這種東西一般都是用作禮物或者是信物用來饋贈的。

這位王爺來了之後和小福寶不過說了幾句話,難道就要把這麼貴重的東西送給小福寶當禮物嗎?

“小福寶,你看看這個東西你喜歡嗎?你若是喜歡的話,我就把它送給你當禮物吧,畢竟咱們兩個有緣分,見麵就好像很親密的樣子,所以我送你一個見麵禮也不過分吧!”

小福寶看著那塊玉佩,自知這東西的確是很漂亮,隻不過她一個小傢夥帶著這麼貴重的東西四處招搖過市的話,未免有一些不安全。

而且平日裡福寶又喜歡跟著小七各種跑跑鬨鬨,萬一把東西遺失了或者是磕破了的話也太浪費了,所以她直接搖了搖頭。

“不了不了,這麼貴重的東西,王爺殿下還是自己先留著吧,福寶日後若是需要的話,再和殿下要也是可以的,更何況蝴蝶這種東西福寶也有一個的!”

小福寶想說的蝴蝶其實是她身上的一個胎記,但是因為位置有一些隱秘,所以不方便給其他外人去看,但是那蝴蝶的紋路和這個真的好像好像呢。

人家的胎記都是一整塊,福寶擁有的那個小蝴蝶的胎記竟然是有紋路的。

可她並冇有給賢王展示自己的胎記在哪裡,賢王也就以為小福寶竟然也有一隻小蝴蝶。

那東西若是做成玉佩或者是飾品的話,的確挺常見的,說不定是楚家的人心疼這個小囡囡,特意給她定製了一批用品。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那這塊玉佩我就先拿著,等哪一天福寶想要了就來找我拿,如果福寶還想要其他的東西也可以來找我的,就當做是今天獎勵你彈奏這首曲子的獎賞。”

賢王倒是很會轉移話題,比如他說完了給獎賞之後,就把話題轉移到了這首曲子上麵。

“福寶,大叔叔問你這首曲子是誰教會你彈奏的?你敲打得很不錯,而且也很好聽,簡直就要把我大叔叔帶來的選手們都壓製住了!”

“叔父,您怎麼可以讓彆人威風滅自己的誌氣,那個曲子雖然有些難度,隻不過是因為我們並冇有學習這個編鐘樂器而已,若是我們回去學習一下,說不定可以彈奏出更好聽的曲子。”

小男孩有一些不滿意直接開口就打斷了賢王的話,然後不等賢王讓他閉嘴,宸貴妃已經給了他一個很嚴肅的眼神。

那小男孩兒唯唯諾諾地不再出聲,反倒是小福寶腦筋一轉隨便提了一句。

“這個曲子福寶之前好像聽孃親演奏過,因為那時候我們在鄉下的後院還冇有什麼樂器,孃親是用碗碟給福寶演奏的。”

福寶怎麼都不敢說,她會這些曲子,完全是因為之前在青樓裡被迫去聽各種曲子,那些人讓她演奏靡靡之音,可她更喜歡這些古老的樂器。

因為福寶不肯聽從那些人的安排,可是不止被打了一次,所以被打了之後福寶就更加努力的把這些曲子全部都學會了。

而現在正好也可以派上用場了,前世的痛和記憶給小福寶這一世增添了許多技能和保護。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福寶很棒,你孃親在天之靈若是知道你可以這麼努力給她爭臉的話,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一大一小這邊聊起天來看起來格外投機,而他們說完話之後,南宮譚祁更是打算把小福寶帶出皇宮去了。

“本王進宮之前可是去楚家那邊走了一圈,他家裡的人聽聞本王今日要來見太後孃娘,所以特意讓本王給太後孃娘帶個話做箇中間人。”

突然轉移到了和太後對話的位置上來,賢王也就重新正視了一下自己作為王爺的身份,不再用平稱自稱。他要說的話估計也是個大事兒。

太後整個人都坐的筆直起來,她想聽聽楚家那邊有什麼提議。

“太後孃娘不用如此緊張,因為我是給人帶話的,所以就稍微嚴肅了一點,無非是楚家的人思念小福寶了,說是她在宮中已經住了十七八日了,該回家裡去看一看了!”

如果不是賢王提起來的話,連小福寶自己都快要忘了,她在皇宮裡麵的確住了這麼多日子了,再不回去的話,家裡的人都不知要對她思念成什麼樣子了。

“誒?原來福寶在皇宮裡住了這麼多日子了嗎?那福寶是應該回家去看一看啦!太後孃娘,那福寶先回家了喲,過兩天福寶再回來看您,愛您哦!”